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九章 阵分三势

第两百一十九章 阵分三势

    法宝到了真器这一地步,就算到深山老林中过个百数年无拘无束的逍遥日子,也不至于如何。

    但如千多年不得高明之士祭炼,岁月消磨之下,真灵也难以永固,是以原主去后,若是可以,总还希望寻一个可以托付之人。

    卢氏一门覆灭之后,那“精囚壶”便自来投奔陶真人。

    陶真人身为一门之主,开派祖师,还是洞天真人,又精通阵法之道,对这件真器而言,自然是不错的选择,不过听要将自己送与他人,这法宝就立刻心生抵触,生出有一种“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不满之感。

    陶真人看了那少女几眼,见她满脸的不高兴,就笑道:“你既不愿,我也不来逼迫于你,随我来吧。”

    他把手一拿,便发一道精光下来,那少女见他松口,露出喜孜孜的神色,也不抗拒,把身一抖,就倏尔化作一只玉雪玲珑的宝壶,任由自己被其摄去。

    只是她方至陶真人手中,却忽然传出惊怒慌张之声,“陶老儿,你这是何意?为何困拿我?”

    陶真人并不说话,面无表情接连打了几道法诀上去,那玉壶震颤不断,似要飞去,但却脱不出来,少女声音愈发微弱下去,到得后来,就渐渐没了声息。

    陶真人见其再不挣扎,淡淡一笑,往袖中一丢,对张衍点点头,和颜悦色地言道:“道友此次为我清羽门了去一事。我本打算以此真器相报,奈何此辈多是桀骜不驯,非得好生管教不可,待来日驯服之后,再作酬赠。”

    他原属意将此宝赠送张衍,是为偿还这回所欠下的人情。

    至于这只精囚壶,他其实并不十分看重,只是不愿意其白白落入渠真人之手,免得凭空令其多一臂助。

    如今壁礁府已除,此一役后。更可说得上是震慑东海,清羽门下来至少可得百十年安稳,待他日后炼得自家真器,此宝有与不有,也是无关紧要了。

    张衍却是笑道:“此等宝物,多是不服管束,在下要来也不用处。”

    这些法宝真灵,好脾气的确实没有多少。如山河童子那般的,实确凤毛麟角。

    且似那“精囚壶”,跟随了壁礁府足有数千年,而他恰恰是覆灭壁礁府之人,此宝能为自家出力多少,很是值得商榷。

    既然不愿意跟随自己。那便由得其去,否则就算请了回去,也御使不得,何必来自寻烦恼。

    陶真人见他确实不愿收,并非说什么客套话。也不再提及,略一沉吟,道:“既然此事不成,那唯有另寻他物相谢了,我这清羽门中,不知道友可有属意之物?”

    张衍微作思忖。再抬头时,眼中神光熠熠,沉声道:“在下愿向真人请教阵法一道。”

    陶真人深深望他一眼,继而呵呵一声笑,道:“既然道友要学,老道也不藏私,如此,我这里有一页古籍。本是自仙府中得来,名曰《汇衡详书》,可以赠你。”

    他自袖中取了一张金霞灿灿的书页出来,手指一弹,就轻飘飘飞了出去。

    张衍抬手接过,手指一捏,只觉页面柔韧,似金非金,似帛非帛,粗粗一扫,上有密密麻麻的蚀文排列,显是古册无疑。

    页上蚀文对他人来说或许是头疼之物,但对他而言,却并无太大窒碍,不外是花费些时间推演罢了,因此也不细看,先自收了,稽首道:“多谢真人授法。”

    陶真人却摆手一笑,道:“先不忙谢,此册道书艰深奥难,习之不易,我这里另有一本《阵要》,由繁至简,论述阵法演化转合之道,道友可先拿去细观,若有不明不之处,可再来我处。”

    他一挥袖,又送了一本不起眼的道书过来。

    张衍听其话语中意,显是不明这《阵要》,怕是无法习得那更为高明的阵法,而且此法还可能是陶真人自家所学,便立即起身,郑重接过。

    见他收好,陶真人话头一转,笑道:“适才我见那卢常素投奔了你,可否将此人借我一用?”

    张衍眼中一闪,他心思灵透,一听这话懂其中之意。

    壁礁府这一战虽是差不多覆灭了,但卢氏一门万年积累,应还有不少私藏,想来陶真人是打这个主意,便笑道:“真人尽管拿去使唤。”

    陶真人点了点头,他也不客套,手中如意一晃,一道清光符箓飞出宫门。

    卢常素方才见张衍抬手之间就毁去大阵,不觉庆幸先前决定。

    而之后张衍径直去了玄灵岛,却并未关照他如何,心中有些忐忑,他已发下了誓言,因此不敢离去,只在岛外来回徘徊。

    这时忽有一道光华落下,将他罩住,随后不由自主拔身而起,往玄灵岛祖师殿中而来。

    待他脚踏实地,见张衍与陶真人皆在殿上,登时吓了一跳,忙跪倒在地,战战兢兢,不敢出声。

    陶真人曼声道:“卢常素,我欲收服壁礁府残众,你可愿为前驱?”

    卢常素看了一眼张衍,见他并无反对之意,忙道:“小人愿意带路。”

    陶真人道:“你持我符诏,出门寻我三徒儿王英芳,她自会交代该如何做。”

    卢常素忙不迭的答应下来。

    张衍见接下来已无自己什么事了,有心回去观览道书,便站起身道:“如无他事,贫道先行告退。”

    陶真人颌首道:“我玄灵岛后山有一处秀苑庄,立派之时,也经过我细致修葺,又用灵气灌润,乃是一处修心养性的绝好去处,道友若是不嫌弃,可去那里修持。”

    张衍稽首一礼,谢过之后,陶真人关照了一声手下童儿,带他前往别宫。

    秀苑庄乃是一处静雅别院,引植流泉,四季花开,张衍随道童入了庄园后,就见面前有一片桃树林,香浓娇艳,春水环游,风光正好,他颇觉满意,转了一圈后,就将童儿打发走了,随后信步往里步入。

    走不出百步,就见林中出现一处停楼,亭顶黑瓦上落满粉色花瓣,朱漆靠栏上半点灰垢也无,里内有一只石案,三只石凳,雕琢成石蛙蹲坐模样;颇见雅趣,他迈入亭中,在石凳上坐定,取出《阵要》一书,放在案上打开,观览起来。

    阵法之道,不外乎是借助天地人三势,修士通常称其为天德之阵,地德之阵以及人德之阵。

    天德之阵,乃是虚无缥缈,传说中有自天地开辟以来从鸿蒙中诞生的先天阵图,甚至有颠倒乾坤,混一阴阳之效,因此书中只是寥寥几语,便就带过,他也没有细看。

    书中下来,说得就是地德之阵。

    此类阵法张衍接触最多,乃是借助山水地势,灵脉精气,再辅以法器借气排布机巧,安下禁制。

    外间之人若要攻破阵势,就等若撼动这方天地,不是大能修士,休想做到。

    诸如溟沧派中各家各岛洞府禁阵,就是如此施为。

    但对修士而言,此不过是死阵,一旦离开洞府,便护不得自身了,用处着实太过狭隘,因此地德之阵中还有一门活阵。

    此法是以大法力炼化名山大川,江河湖波,化入方寸之间。

    不过这种法子非有大神通大机缘才可,就算集合数位洞天真人,也未见得能炼制出来。

    张衍只听得十大玄门之一的补天阁中,似乎就有这么一张阵图在手,因此门掌门可携灵穴任意游荡,行踪不定,弄得常常无人知晓其山门所在。

    这等阵图可遇不可求,不是寻常修士能使唤得起来的,是以活阵之中还有一法,就是采集天地精粹,仿山水形胜,用以演化阵图,虽比不补天阁那等阵图,但一旦炼成,威力也是不小。

    甚至有修士一生只精研一种阵法,师徒相授,不断变化衍进,可使得这阵图之威更强。

    《阵要》一书中倒是罗列了数种阵图出来,底下还有炼制之法,甚至从何方采集精粹,也都是交待得清清楚楚。

    然而张衍却摇了摇头,他要研习阵法,往远了说,是为了避过魔劫,而眼下,却是想赶在十六派斗剑法会之前,再为自己添一臂助。

    而炼制阵图,不是一夕可成,洛清羽手中那张“青平涵烟阵图”就不知耗费了多少心血方才炼得,眼下他尚无心多加关注,也是先自掠过不看。

    再往下去,就是讲述人德之阵了,他神情不免专注了几分。

    壁礁府以三十余万妖兵排布的“伏鲲海力大阵”与“正反星斗大阵”就是此等阵法。

    从道理上来讲,布阵之人操演愈熟,则阵法威力愈强。

    若是布阵之人再修为高些,还有一个上好的立阵法宝,那更是能收得奇效。

    张衍先前就是属意这阵法,因此把那三十万妖兵收了二十余万进来,这样就无需耗费太久时日,也能排布得一门阵法出来。

    至于无有真器镇压,那也无妨,人德之阵讲究的是一个“人”字,他也用不着其有什么惊天动地之威,只要有人斗法之时,能多一种手段对敌,那就已然达到目的了,哪怕这些妖兵俱都抛却了也无关紧要,反正也白来的。

    只是想到这里,他神情略略一动,又把书翻到阵图一页上,目光闪动不定,似是这一瞬间,有了什么主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