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一十章 换改门庭敌友易

第两百一十章 换改门庭敌友易

    w自公羊盛等人败亡之后,贞罗盟便将其在屏西地界的势力尽数拔除。

    列玄教没了一干元婴长老,自是无力反抗,死忠教众皆被斩杀,余者逃散,各地分坛纷纷冰消瓦解。

    贞罗盟本还忌惮那位列玄教背后的供奉,但试探了几次之后,发现这位洞天真人并无意出面插手,因此胆子也大了起来,把触角渐渐伸到了屏东之地。

    只是此举这却引得金凌宗和清师观大为不满。

    他们本来是想坐山观虎斗,等贞罗盟与列玄教两败俱伤之时,再行出手,可未曾想里列玄教败亡得如此之快,等反应过来之时,下手已是晚了一步。

    数月以来,三宗弟子冲突不断,俱是死伤了不少。

    而这名金凌宗道人之所以在这个时候还敢来到双月峰,自然是有几分底气的。

    此刻听得张衍打听程真人下落,这道人只是冷笑,他身后一名弟子有得意洋洋言道:“好叫你知晓,你们那位程真人,与列玄教供奉在天雄岭一场斗法,不敌败北,如今已然身故了。”

    那道人抚须冷笑,眼神斜扫过来。

    在中柱洲,一个门派若无洞天真人坐镇,那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他本拟张衍听了这消息,定会失魂落魄,惊慌失措,可一看之下,却发现其神情淡然,波澜不惊,不免有些惊诧。

    这时却听道宫之中一把洪亮声音传出。道:“严长老,莫非你以为程真人一去,我贞罗盟就怕你金凌宗不成?”

    那道人与张衍回头一看,却是章千古大模大样走了出来,可他脸上并无半点畏惧之色,行至雅亭边上,对张衍拱了拱手,随后那道人冷笑道:“严真人,你可知这一位是何人?”

    严长老初始还未曾在意,坐在那里也不站起。漫不经心道:“你们贞罗盟中长老,我又何曾认得全。”

    只是看到章千古似笑非笑的表情,他不禁一怔,过了片刻,似是想起来什么,神色猛然一变,惊疑不定地看了张衍一眼,他不敢再坐着。缓缓离座,拱手道:“可是张真人当面?”

    张衍淡淡看他一眼,道:“正是贫道。”

    严长老倒吸了一口凉气,脚下也是不禁退了一步。

    清师观与金凌宗两派联手,实则实力已是高于贞落盟,但他们却是不敢逼迫太紧。这里面一大半的原故,便是因为张衍。

    由于他一人扫平公羊盛七人的战绩委实太过惊人,打听得他还在双月峰炼宝,而两派也拿不准他与贞罗盟的关系,因此始终有所克制。不敢逼迫太甚。

    要不是听得程真人已故,严长老也不敢这般大模大样找上来,只是未想到一来便遇见张衍,言语之中还得罪了对方,心中顿时有一丝惊慌,可要他说出歉语。却也拉不下这个脸来。

    在原地踯躅半晌,他对着张衍一拱手,欠了欠身,把袖一卷,纵云而起,竟是一语不发转身走了。

    章千古看着其狼狈而去,不禁得意一笑。

    这名严长老来了双月峰已有两日了,只是太过盛气凌人。因此他们却始终避而不见。

    今日恰巧听得张衍来此,他灵机一动,便命人请了其过来,好借张衍名头杀一杀此人的气焰,如今看来,却是效果颇佳。

    他转过身来,满脸堆笑地对着张衍说道:“张真人可是炼宝已成,来还那牌符的?不妨入殿一叙。”

    张衍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只是方迈出一步,他却一挑眉,忽然想起一事来。

    贞罗盟没了洞天真人庇护,在金凌宗面前本该是没什么底气的,可却仍是这般强硬,要么是程真人败亡的消息有误,要么就是另外寻到了靠山。

    要说金凌宗消息出错,他是不信的,否则那位严长老也不会这般嚣张地欺上门来,那么便是后一个原因了。

    可中柱洲洞天真人就这么几人,仓促之间,又哪里去寻一个来做供奉?

    想到这里,他心念电转,猛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脚步突然一顿。

    章千古见他止住了身形,不由回转身来,眼神闪烁道:“真人,怎么不走了?”

    张衍看他一眼,微微一笑,道:“贫道是想也不必那么麻烦了,就将令符交予章真人吧。”

    章千古一怔,眼神之中溢出狂喜之色,迫不及待将手伸出,道:“如此甚好。”

    张衍眼睛微微眯起,脸上笑意不变,手则缓缓伸手入袖,只是他的眼底深处,却隐藏着一丝冷意。

    然而就在此时,却有一缕虹芒自道宫之外飞来,陡然横亘在了两人之间。

    二人不由都是后退了一步,仔细看去,发现却是一枝寒梅,冰花琼枝,粉染雪盐,瓣瓣含香。

    这株梅花一摇,就往张衍处来。

    他双眉一扬,将其拿在手中,不禁目光连闪。

    半晌,他抬头看了章千古一眼,笑着言道:“贫道想起,今日还有一桩要事要办,就此告辞了。”

    言罢,他一甩袖,腾空而起,就出了飞屿道宫。

    章千古不由怔住,追在后面连唤了几声,也得不到回应。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了什么,神情顿时大变,便急急跑回了大殿,将方才之事一说,道:“诸位,怕是张真人已看出什么来了。”

    大殿之内,张衍前次见过的五位长老一个不缺,俱在此地。

    欧阳虚皱起眉头,转首向黄左光看去。

    黄左光不悦道:“欧阳长老,你看我作甚?张真人虽对黄某有恩,但我已是用两本道册偿还了,似这等事,一个不好,惹得他将大阵发动,我等在座之人,又能跑掉那个?黄某怎会这般不知轻重?”

    车子毅缓缓道:“问题恐是出在那株梅花之上。”

    大长老段涵峰迟疑道:“梅花,莫非是……程真人?”

    众人听了这话,皆是心头惊凛,在座诸人,哪一个不是在贞罗盟中待了数百年,谁都知道梅花是程真人生前最爱之物,如今那花枝来得这般古怪,又能在飞屿道宫之中随意来去,若是无有意外,十有**这位洞天真人所为了。

    黄左光不禁打了个冷颤,道:“不是……不是说程真人已是死了么?”

    欧阳虚摇了摇头,沉声道:“此事难说的很,那一位只是说我等奉他为供奉,程真人定不会来与我贞罗盟为难,听那语气,也不像已然亡故的样子。”

    章千古心惊胆战,慌张道:“若是这样,那令符可在张真人手中啊,我等现下与那一位有了勾连,还意图以大阵将他擒下,他若知晓了原委之后,岂会轻饶了我们?”

    车子毅咳了一声,他表情甚为笃定,道:“诸位且放心,我等才奉那一位做了供奉,程真人若是出手,那一位定不会坐视不理,否则何以服众?”

    他这样一说,众人这才放下心来。

    张衍出了飞屿道宫之后,一道剑光破开罡云,去往极天之上,不多时就离了双峰月,行了一个时辰之后,他寻了一处山峰,运起法力,开辟了一处洞府出来,随后入内端坐。

    他将那枝寒梅取出,也不多做动作,只是静候了片刻,其上就缓缓飘出一阵清香,随后冲出一道瑰色云霞。

    待到光气其散开,只见一名玲珑娇小的女子正悬空盘膝而坐,肌肤雪嫩,樱唇一点,双目晶亮,有若天上星辰,青丝披肩而下,只是整个人不过巴掌大小,看得出是一具分身化影在此。

    张衍站起身来,对她打了个道揖,道:“程真人,贫道有礼了。”

    程真人看他一眼,清声道:“道友可是疑惑我为何唤你来此?今日你若将那令符交出,那必是一场祸事了。”

    张衍点了点头,道:“真人好意,在下岂能不知。”

    程真人听他语气,不免为之讶然,好奇道:“莫非道友已是看出来了什么不成?”

    张衍淡淡一笑,道:“若不是真人相召,贫道会先将那章千古拿入乾坤叶内问询,若是证实心中所想,那定要杀他一个天翻地覆。”

    他先前只是有所揣测,只是等那寒梅到手,便几乎已经肯定心中所想,贞罗盟如今定是找上了那一位做供奉。

    今日之事的确很是凶险,如是他未曾看出不对,而程真人也未有出面相阻,一旦将那牌符交到贞罗盟手中,禁阵若是发动起来,那当真是万难脱身了。

    程真人稍稍一想,便知是章千古言语之中露出了破绽,才让张衍提前察觉到了。

    她轻轻一叹,道:“张道友,我毕竟受了贞罗盟四百余年供奉,也有几分香火情在,如今张道友既未曾伤得半分,还请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他们一马吧。”

    张衍认真思虑片刻,点头道:“贫道可以应下,不过真人今日唤贫道来此,想必不是为了此事?”

    程真人道:“不瞒道友,我与那一位斗法之时,受了不小损伤,决意兵解转生。昔年我曾出手相助过陶真宏陶真人,我听闻张道友与陶真人亦有几分交情,是以想请道友送我之躯壳去往外海,不置可否?”

    张衍一转念,程真人借了自己那枚禁阵令符,着实帮了他一个不小的忙,这人情倒可借这机会还了,因此并没有多做考虑,立刻点头答应下来,微笑道:“此事在下义不容辞。”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