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两百章 炉中玄宝早通灵

第两百章 炉中玄宝早通灵

    青芒乍现之后,张衍便一挥袖,转身入到其内站定。

    他全神催运法力,只见这一道碧芒不断生长,越拔越高,竟生出一股不可阻挡的煊赫之势。

    列玄教五人不明此光蕴含何等玄妙,只是忌惮于张衍道术神通厉害,不敢轻易上前,唯有将手中罡雷接连掷下,试探深浅。

    在公羊盛牵头之下,但见一道道清色雷芒炸裂虚空,在天际之中响个不停,不断轰击这道木行真光。

    然而此光甚是奇异,每削去一丛,其必又再生出一丛来,仿佛原上之草,除之不尽,斩之不绝。

    五人合力,竟是丝毫没能阻止其向上攀升。

    五行真光,各有妙用,要论守御这等连绵而来的攻势,还是以木行真光为最佳。

    且此光最是难以遏制,一旦起势,便是生生不息,若法力不息,便无有断绝之时。

    就在这时,张衍似有所察觉般,目光忽然向下撇去。

    他感到那地火天坑之中,正有一股勃然焕发出来的旺盛生机,就似那那雏鸟即将破壳而出,却因有最后一层障碍梗阻,还差得那么一点点,无法出世。

    他不由精神大振,不用多想,也知是此宝即将炼成了!

    如是这样,只要自己能撑过这片刻功夫,待这法宝出世,再入手之后,那么到时是战是和,是去是留,便全由得自己做主了。

    公羊盛等几人出手一刻之后。却发现底下这道如柱青芒非但丝毫没有削减,反而更为壮盛。

    罡雷初时还能将其击撞得几分摇颤,可此刻上去,反是波澜不起,难以撼动了。

    未有多时,这地火天坑之上,就似矗立起一座青峰宝塔,峻伟挺拔,支天柱地,高耸入云。

    只看其貌。就知这一番辛苦,都是白费苦功。

    公羊盛等人不禁面面相觑,脸色难看,他们这回请动了祖师神像,付出了如此大的代价,如是还不能奈何得了此人,将来回得教中,中柱也难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了。

    这消息一旦传出。教众必是人心涣散,清师观和金凌宗也定会来落井下石。

    此时他们已是骑虎难下了。

    沙道人面上阴沉,道:“师兄,今日不杀这张道人,万难善了,何不解了那第二道禁制。”

    这一道法禁。能助长诸人法力,而这第二道禁制若是解开,便能请动一道性灵法符,能将列玄教诸人法力集合一道,将一桩法宝威力催发至最大。

    公羊盛叹了一声。点头道:“也好。”

    得他允许,沙道人神情一肃,把掌竖起,嘴中念动法咒,不旋踵,顶上罡云之中就飞出了一道赤光。射有三尺,有一物顺着光华跃出,到了外间,受那天风一吹,原本皱巴巴的身躯抖了开来,却是一只胀鼓鼓,灌满了气的灰布口袋。

    公羊盛转过身来,对着身后祖师神像跪下。叩头一拜,祝祷道:“祖师恕罪。”

    方才拂尘已被五灵白鲤梭所坏,他又从袖中取了一柄出来,对着这神像一拂。

    像是脱去了一层蜕衣,那原本已是灵光耀耀的神像忽然光芒大放,如日照耀,刺得他身后几名同门都是无法睁眼。

    公羊盛却恍若无事,神情恭谨,再对神像拜了一拜。

    耳旁听得一声悠悠宣号,自神像顶上冒出袅袅气烟,有一枚似雪片般的灵符浮出,缓缓飘落至他手心。

    他捏了一捏,感受到其中那浩荡法力,捂在心口,对此像又一躬身,唱了个喏,随后起食中二指夹住此符,使了个秘传心法,往那口袋上一丢,顷刻融合进去。

    沙道人这口袋,名为“捉星玲珑袋”,能盛千顷沙水,本也是一件玄器,原先貌不起眼,表面暗沉沉如同涂了一层灰蜡,但得了这法符之助后,却是凭空一旋,转了十几圈后,竟是褪去那一身污浊,绽出宝光,焕发奇辉。

    沙道人把手一指,此袋立时倒转过来,袋口对准下方,照着张衍处就当头罩来。

    同时他大声道:“诸位教友助我。”

    公羊盛等四人闻言,立时一齐催发法力。

    这口袋子原本已是不小,这时忽忽间涨至如山大小,落将下来时,但觉天地一暗,往上看去,袋内黑洞洞深不见底,广大空远,似是能将整座鹿歧山都笼了进去。

    张衍始终提神防备,哪会任它罩落下来,立刻御使身周冲霄青芒,往上迎去。

    列玄教五人法力合在一处,实是远胜张衍一人,这时正面硬撼,这口袋不断压下,一点一点吞噬青芒。

    可张衍却并不焦急,但照此势头,要想压服于他,至少还需要半个时辰,到那时,底下那法宝早已出世,他再无后顾之忧,可以放手一搏了。

    公羊盛看着战局,眼神闪动,顶上第三朵罡云忽大忽小,似是要有什么动作。

    他每一朵罡云之内,皆是藏有一件法宝,这是为了平日温养法宝方便,那碧玉如意和黑铁尺已是使过,而最后一朵罡云之内,所藏之宝乃是一根白木发簪,是以白苍木所制,也是请能手祭炼,得他温养数百年,还从未有过动用。

    他双目寻来看去,眼神乱瞄,在寻找合适的出手时机,可是几次抬起手来,又都放下了下去,他心中总有一分感觉,似是自己这一出手,并不能建功。

    他又望了几眼,心中一动,似也是察觉到了底下的变动,暗忖道:“看来那法宝将成,此物一出,这张道人必然分心他顾,到那时我再出手不迟。”

    他看了看左右,向身侧几名同门递了个眼神过去,伸手手掌作势欲推,又指了指自己顶上罡云,这是要他这几名同门到时一齐发力,牵制住张衍,他好出手暗袭。

    这四人也知他有一桩法宝未曾使用,看他动作,立时心领神会。点头便示了然。

    张衍这处,感受到底下炉烟高炽,知是那宝物现世已是近在眼前。

    然而越是事到临头,他越是全神戒备,眼神也是如刀一般,更是森寒锐利了几分。

    他很是清楚,似此等关键时刻,反而最为紧要,万万松懈不得。

    在法宝出来的那一刻,列玄教那几人肯定出手阻挠,不会容得他轻松得宝。

    双方心中都有心思盘算,一时战局对峙,呈现僵持之势。

    又过得一炷香,忽然底下地火天炉之中轰隆一声大响,似有一道天雷在耳畔炸开,这一声似开山陷地,群山回荡震动,便是五百里外双月峰上,所有人都是耳中嗡嗡作响,头脑发胀。

    张衍似是也被这声音吸引住了心神,把头微微偏了过去。

    公羊盛眼中精光一闪。

    就是此时!

    他把手一指,一道白光,自罡云之上如矢飞出,电光火石之间,直直射向张衍!

    张衍虽是早有防备,但也未曾想到此物来得如此之快,正要将身上宝衣精光祭起,硬扛这一击,那地火天坑底下,却有一物晃了一晃,倏尔隐去,眨眼之间,竟出现在张衍身侧,挡在前方!

    竟是法宝感应到主人危险,主动跃出,以身相救!

    只闻“哧”的一声,这根白木发簪,竟是只一下扎穿了此物。

    张衍也未曾想到,这新炼法宝竟有虚空挪转之能,惊喜同时,却又不免心中疑惑。

    这法宝乃是大妖遗蜕所炼,便是不敌那玉簪,又怎会被其扎穿?

    正奇怪间,忽然一股心神相连的感觉涌了入心田,不由一阵诧异,再往那法宝上一看,就已知晓了前后因果端倪。

    他不由一声大笑,冲着公羊盛一个拱手,道:“多谢道友,助我法宝破气开窍!”

    公羊盛听得此言,先是不解,随后面色陡然变得难看无比,显是知道发生了何事,他身子耸了一耸,只觉胸中一阵气血翻腾,险些没有吐出血来。

    法宝出世之时,需已法针扎破事先留好的孔窍,使其能吞吐灵息,感应凉暖,与天地交换气机。

    然而也不知是因为这件法宝所用宝材太好,还是其他什么缘故,其质地实在太过于坚牢,底下炼宝二人毕竟只是化丹修为,怎么努力,也无法破开气窍,完不成这最后一步。

    本来张衍在外,还能请他出手施为,可他正与诸人交手,根本无暇分身。

    梁长恭与魏叔丹也是急得满头是汗,若是错过了时辰,这法宝最后便不是一桩废宝,其流品也要大大降低,白费了他们先前一番辛苦。

    在他们正彷徨无计之时,谁想得到这宝物竟然会主动飞出护主,借公羊盛那根暗算张衍的白木发簪,顺势开了灵窍。

    此窍一开,此物得以感应天地灵机,内外交融,于顷刻之间,成就为一件至宝!

    张衍一伸手,这法宝便自动落在他掌心之内,仔细看去,见其似一片小巧柔嫩的金色贝叶,不过婴儿巴掌大小,通体脉络清晰,幻彩流溢,云光致致,颇是是精致喜人。

    这宝初临人世,正自欢欣鼓舞,迫不及待向他心中传递来的一阵阵活泼雀跃之意。

    张衍微微一笑,那梁、魏二人,果是不负宗师之名。

    他也未曾想到,此物甫一出世,就已是一件蕴含有真识的通灵玄器,能自发护主,挡去灾劫。如是再放在身中窍穴或罡云之中孕养,不定日后就能孕出真灵,成就真器!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