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炉炼宝

第一百九十一章 天炉炼宝

    地火天炉之内,火芒熊熊,光焰嚣嚣,上百条地息火脉中,有七十二条条已被梁、魏二人借幡旗引动,放出滔天烈焰,便是在百里之外,也能见道道红芒燎掠飞腾。

    似这等情景,贞罗盟弟子已是不知多少年未曾见到了,不免引得许多人驻足观望。

    就是天炉外值守弟子也是看得津津有味,不过此刻守界大阵已然运转,他们也不惧外间之人来此作乱。

    梁、魏二人分别坐于地坑南北火口之前,背后竖着五色幡旗,此刻他们各自操持三十六道地脉,徐徐引动火气。

    此火分做阴阳二气,因地脉流转,时时变换,二人需小心维持阴阳平衡,不能有所差池,否则气脉一乱,便是地穴崩塌之祸。

    一名炼器之士若是手中只有寻常炼炉,便是修为再高,也不可能不眠不休支撑数载时日,最多月余便即成就法宝。

    剩下之事,就是放在自家窍穴中慢慢温养,有如磨练功行一般,先吸去杂质,再淬炼精英,待法宝通体再无瑕疵,才有可能孕出真识,晋升品阶。

    不过以人身养器,所需时日着实不短,少则数百年,多则上千年,要想成就一件玄器,不知道要费多少苦功。

    而有地火天炉在,炼宝者根本无需担忧自己会后继乏力,尽可施展手段,可将所有要做之事在天炉之内先做成了。这样一来,待修士入手法宝之后,就可能在极短时日内养炼出真识来,若得机缘,还有可能成就真器。

    张衍坐在位于天炉边的石台上,时刻关注着炉中变化,等候着精血祭炉的时机到来。

    日升月降,整整一天过去,到了卯时初刻,二人见已引出了足够多的地火。便同时一声大喝,将身后一杆蓝色幡旗拔起,摇晃了一下,立时一道清风自幡上落下,飘至场中,填在了火门之上,将其封闭。

    梁长恭见火候已足,便大声道:“张真人。时辰已到,可用精血祭炉了。”

    张衍毫不迟疑咬破舌尖,一连喷了三口精血进去,随后也不去看结果如何,拿了几粒丹药服下,便闭目打坐。就算以他这等深湛修为,三口精血也是颇耗元气,脸色稍稍有些发白。

    梁、魏见那火头乍然一黯,往下敛去,看那情形。像是被兜头泼了一大瓢凉水下去。

    二人也是暗暗咋舌,他们没想到张衍精元如此庞大精纯,竟连这地火之势也被压住,而且看那情形,一时之间,还炼化不去。

    约莫过了有一个时辰。火势勉强窜了几窜,方才再慢慢复炽重燃,二人松了一口气,互相露出一个苦笑表情。

    中柱洲炼宝,不似别洲祭炼功成之后再行认主,而是讲究法宝开炉认主,此举关系到后续法门成败,因此火中祭血尤为重要。若是二人再耽误一些时候。还无法彻底化去那三口精血,怕他们就要重新催动炉火了,那一切便要重头来过,这三口精血也是白白浪费。

    他们第一次联手炼宝时,也是为一名元婴真人出力,只是那一次,他们尚无什么经验可言,当时火势起得过大,导致那名修士连喷数口精血下去,也未曾使得火势有所变化,后来险些去了半条命,才勉强过了一关。

    因此这一次他们怕张衍精血不足,按照前次经验,就不约而同把火势压下去了一些,可却不想张衍兼修参神契,乃是力修之躯,又是丹成一品,精元之庞大,远超二人想象,这一出一进之间,导致他们差点上来便就失手。

    调息了片刻,张衍也从精元损耗中恢复过来,见二人神情平静,似也并无异样,也就坐在那里不动。

    过得七日之后,这团炼火才被梁、魏二人被彻底驯服。

    他们几乎是同时将身后红色幡旗拔起,摇了一摇,再往下一指,那火就地上一伏,老老实实不再动弹,不再似先前那般暴虐威赫了。

    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俱是从对方眼中看出一抹赞赏和佩服之色。

    昔日使用天炉之时,就算有师长曾传授过法门,他们也是整整用了半月才压住炼火,弄得两人狼狈不堪。

    今日这样轻松,不仅是两人功行增进,还得益于回去反复思索,设法改进疏漏的缘故在内,不然只要两人之中有一人差得半筹,恐所耗时间还要再延长几分。

    梁长恭回首朝张衍看去,拱手道:“张真人,火候已足,眼下可请出那玄龟蜕壳了。”

    张衍点了点头,入袖把那龟壳取出,把其往下一丢,就往那不知多深的地坑中落去。

    梁、魏二人见状,都是喝了一声,一起将红色幡旗晃动,呼呼一声,两人各自自幡旗上分出一道阴火,一道阳火,将龟壳托住,徐徐向下落去,下得九丈,梁长恭收了阳火,换上阴火,魏叔丹收了阴火,换了阳火,如此每下九丈,就轮换更替一次,约有三十六次之后,这玄龟壳已是沉入地穴深处,

    两人把红色幡旗往地上一插,又自身后取了那黄色幡旗上来,一个摇动,隆隆一声响,无数白石飞起,如乳燕投林,往一处汇聚而去,霎时便围绕着龟壳垒成一圈,堆如积丘,形似井栏。

    魏叔丹抽空撇了一眼头顶,那里正百余名乘坐飞舟的弟子来回游荡,他大声道:“你们愣在那里作什么?先前怎么交待尔等的?还不快些动手?”

    听了他喝令,这些弟子都是醒悟过来,纷纷连将飞舟之中事先备妥的宝材往下投去,眨眼便投入深不见底的地坑之中。

    待到所有飞舟之上的宝材投完,诸弟子把转飞舟,有条不紊退了出去,场中立时一空。

    梁、魏二人此时拔起绿色幡旗,轻轻一摇,似火口喷烟,火芒陡然上窜了数十丈高,震得地坑也是不停发颤,眼见一条条红灼耀目,滚烫翻沸的浆流自地下渗出,越积越厚,自白石堆成的坑中慢慢升起,将玄龟遗蜕和诸多宝材一齐淹没。

    快要满溢出之时,梁长恭发声道:“魏道兄,这‘盖关’是由你来,还是小弟动手?”

    魏叔丹笑着回答道:“梁道兄何必谦让,此回由着你先来,下一关可要看在下的了。”

    梁长恭哈哈大笑道:“那小弟便当仁不让了。”

    他拿起黄色幡旗向下指了指,霎时卷过了一阵狂风,就有大片金色飞沙扬起,往那坑口填去。

    半个时辰之后,这地坑已是不见了丝毫动静,火敛风止,仿佛任何事情未曾发生。

    二人神态都是轻松从石上下来,一个纵身,来到张衍身侧站定。

    梁长恭先是擦了擦头上汗水,随后拱手道:“张真人,这宝材极难炼化,至少需八月光阴温养,才可再次开炉,此处有大阵守护,真人无需在此守着,到时再来好了。”

    张衍笑了笑,出言道:“贫道在东华洲时,所见过的炼宝之法,与此迥然不同,今番算是开了眼界了。”

    魏叔丹笑道:“真人有所不知,这十日功夫,我等其实还未曾真正开始祭炼法宝。”

    见张衍神情微讶,梁长恭怕他误会,便出言解释道:“张真人,此法名为‘盖地火笼’,行此法时,需塞住火口出路,只留数十个秘窍隐孔,经此法烧炼,可将宝材煅去杂质,淬炼精纯,若是承载之器上佳,则可尽纳其气,九九八十一天之后,将泥掘开,如此反复数回,那宝器品流还可再次提升一层。”

    张衍不禁目露奇光,道:“哦?二位竟有这等本领?”

    那龟壳本就是洞天大妖遗蜕,已是天下少有之物,可按这二人的意思是,他们居然还能再行淬炼一番,使之比先前更佳,这倒是他事先未曾想到过的。

    说起自己得意本事,梁长恭也是卖弄起来,道:“张真人,天地万物,皆有其用,并不是越稀罕越好,而是看如何运用得当,似那些不懂门道之人,只知寻来一件奇珍,再敲敲打打一番,便自以为是成就法宝了,可殊不知这不过是做足了表面功夫,只是依仗了宝材原先性属而已,这又算得上什么本事?此也配称炼器能手么?”

    说到最后,他语气中略带鄙夷。

    魏叔丹此刻也是傲然接口道:“若只有这等本事,还要我等何用?我二人门下任何一弟子皆可胜任,而似能无中生有,将宝材精炼,使得其远胜本来,方才显出我辈手段。”

    张衍听得点头不已,这二人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倒的确有资格说这等话。

    不过魏叔丹与梁长恭却是忘了,他们能做到这一点,固然是二人炼器本事不俗,但他洲炼器之士也并非愚顽,他们做不到如此地步,并非自己之过,而是因为寻不到如此多的宝材,也就中柱洲富庶,才能有这般大手笔。

    似他们最后盖上的那层细沙,乃是泥壤之中沉淀数万年的罡英碎粉,合了地气,才化为细沙,而他洲炼宝,哪里去挖得此等好物?都是以泥石替代,当然与他们无法相提并论。

    只有这一关中,投入何等样的宝材,什么时辰火候该如何,阴阳火到底起得几道,这才是中柱洲中代代相传,外人根本无从得知的本事。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