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心有冲天龙虎意,倒海翻江还天青

第一百七十九章 心有冲天龙虎意,倒海翻江还天青

    张衍留下的替身毕竟隐瞒不了多久,不过两年时间,就被亲自入山查看的端木励看出破绽来。

    端木励发现之时,也是又惊又怒,只是大阵未破,他也不知张衍究竟是离了此地,还是弄什么其他玄虚去了。

    他倒不怕张衍还藏身在此山之中,而是恐其引了外人前来,夺了这异宝去。

    尤其是张衍懂得出入这崑屿之法,委实令人坐卧不安。

    他开始还吩咐弟子小心谨慎,严加戒备,紧守山门,只是一连十数年下来,却是毫无动静,这才稍微心安了一些。

    如此又再安稳过得十余年,这件事端木励已不似先前那般放在心上了。

    若是对方不死,又贪图至宝,早便应该来此了,不会等到如今。

    他在这里闭门谢客,安心潜修,然则外界却是风云变幻。

    二十余年前,列玄教借口贞罗盟杀戮教中弟子,起得数万教众,大举杀入屏西之地,偏偏这个时候贞罗盟中自起反乱,因而这些年来几番交手,都是节节败退,失了大片地界,如今已然退至深山之中。

    因屏西之地地域广大,再加上清师观与金凌宗怕列玄教势力过于庞大,也是暗中掣肘,攻伐脚步这才放缓下来。

    但谁也不知,列玄教这般大张旗鼓,明面上虽是为了侵夺修道仙家福地,但实则另有用意,为此一事。更是准备了三百余年。

    这一日,端木励正自打坐,忽觉心中一阵烦躁,便想起上一课,忽然听得外间似有玉磬钟琴之声传来,不免诧异,沉声道:“怎么回事?童儿,出去看一看。”

    小童领命去了,出去不久,却又连滚带爬跑了回来。惊慌失措地指着外间言道:“观,观主,山外来了好多人。”

    “什么?”端木励猛然站起,暗忖道:“莫不是那张道人引来的不成?”口中则道:“二师弟,随我前去看看。”

    只是他叫了几声,却得不到回应,这才想及,自己已是一日未曾见到其人了。便问道:“二老爷何在?”

    那童儿战战兢兢道:“二老爷方才出山去了。”

    端木励猛得拽了一把胡须,心中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对,忙道:“你速速去把三老爷唤来。”

    此时崑屿之外,虚空中密密麻麻立有千数名修士,高处一顶罗盖之下,十几面云筏一字排开。一名身着日月袍的老道人坐于正中,数十名形貌各异的男女弟子,都是坐舟骑禽,乘云驾风,伴在身后。

    他身侧还有一名道人。也是一般坐着,只是神情之中,多了几分狠戾之色,看那面貌,正是白可传之师,庞裕钟庞真人。

    这时自那崑屿之中有一道烟气飞出。往那老道人面前一落,一名胖道人自其中现身出来,他远远一揖,恭敬道:“洪安恭迎两位真人。”

    那老道人眼皮微抬,道:“洪安,那异宝可曾有失?”

    洪安忙欠身道:“回禀郭真人,小的日日夜夜守在山下,不敢稍有懈怠。如今那宝贝还好生生在那龟蛇山上,只等列玄教中诸位仙师来取。”

    言罢,他又对庞裕钟讨好似得躬了躬身。

    郭真人摆动手中拂尘,道:“嗯,你既愿祭拜我教祖,那便也算我列玄教较众,得宝之后,回去论功行赏,少不了你一份。”

    洪安大喜,立刻跪下,道:“多谢真人。”

    这一阵耽搁,庞真人已经有些不耐烦,道:“还磨蹭做什么,还不前面带路?”

    洪安诺诺起身,当先而行,带着一众人等入得山中,此刻正值斜阳倾洒,郭真人见满地琪树瑶草,山色如染,风光秀美,微微颌首道:“如此福地,正可做我教道场。”

    庞裕钟也是附和道:“师兄所言甚是,似那等庸碌之辈,哪来福气得享这片山川?”

    他们在这里肆意评点,洪安听得清楚,但他却是神色自若,仿佛说得话与自己毫无半点关系,郭、庞两名真人那些身后弟子看他背影之时,眼中便免不了露出鄙夷之色。

    洪安正飞遁向前,忽然身形一顿,看着远远飞来的端木励和陆果,脸色微微一变,远远稽首道:“大师兄!”

    端木励铁青着脸,他强自按捺住自己心中沸腾欲起的怒气,嘴唇有些哆嗦道:“洪安,你,你好……为何要如此做?”

    陆果也是气愤异常,眼中满是怒意,一瞬不瞬看着这位二师兄。

    洪安不敢看他们二人,低下头去,道:“大师兄,人力有时而尽,已我等修为寿数,便是占了这龟蛇山中这灵物,又有何用?不如早些献了,换得数百年富贵极乐,岂不美哉?”

    端木励似是从来不曾认识他一般,盯着他死死看了好一会儿,惨笑道:“想你我同门修道数百年,我视你为手足骨肉,不想你竟然做出这等事来,竟要将门中历代相传的宝物拱手让人?今日我便要代恩师清理门户!”

    他一抬手,劈手打出一道清雷,洪安大惊失色,眼见得那雷当头落下,已是躲避不及,庞真人冷然一笑,伸手一指,那清雷还未飞至,便于半途消散而去,随后道:“端木道友,这洪安如今已拜入我列玄教门下,乃是我教弟子,还不论到你来处置。”

    端木励看了他一眼,又往那郭真人看去,厉声道:“郭明德,你莫非以为贫道好欺不成?若是当真拼个鱼死网破,你带来这些个弟子,又能留下几个?”

    不待郭真人开口,庞裕钟却嘿嘿一笑,站了出来,道:“端木励,别以为本真人不知你的底细。若是你功行仍是完满,我等倒还要好生踌躇一番,可你早年被那贞罗盟中欧阳虚重创后,将养了这些年,到了如今,也未曾恢复得过来,似那纸糊的一般,我师兄弟二人又岂能惧怕与你?”

    端木励知道今天不能善了,只是他也不甘心束手就擒,正要动手。只是那庞裕钟目光一闪,却已抢在前面,袖子微不可察的一抖,就有一块玉板旋着飞出。

    此物无光无华,去势极其隐秘,待端木励察知之时,已然飞到面前,正要躲避。却见那玉板上放出一道黄芒,霎时将他罩住,他只觉身子一僵,手脚顿时不听使唤。

    那玉板这时飞至,在他额头上轻轻一磕,便双目一翻。失魂落魄般栽倒了下去,人事不省。

    庞裕钟一招手,将那玉板招了回来,冷声道:“拿来。”他身后立时有两名弟子飞出,将其擒住。

    陆果见一交手间。自己大师兄便被拿了,目眦欲裂,他伸手往袖囊中,要想取出法宝出来斗阵。

    坐在那里的郭明德撇他一眼,只是随意一挥袖,一道狂流卷至。就将其掀飞出去,亦有两名弟子上来,轻松将他拿住。

    其中有一名云鬟彩佩的女子,笑吟吟道:“师尊,这人长得倒也俊美,不如带回去,抽了神魂,炼作那神坛力士。”

    郭明德摆了摆手。淡淡道:“你自处断,休来问我。”

    那少女高兴道:“谢师傅。”

    庞裕钟命弟子将端木励送至眼前,作了个法将其唤醒,问道:“端木道友,你可愿尊我等祖师为神明?”

    端木励瞪目怒视,道:“要杀便杀,要老道我欺师灭祖,却是不能!”

    庞裕钟再劝几句,端木励兀自喝骂不休,他耐心已是磨尽,冷声道:“冥顽不灵,那留你已是无用!”

    他起一指,倏尔点在其眉心上,端木励身躯一颤,顷刻间就已死去。

    这二人一去,崑屿中便再也无有阻拦之人,

    郭明德看向远处,指着一处奇形山峦,言道:“洪安,此处可是就那异宝藏身之地?”

    洪安见自己大师兄在二人面前竟然如此不堪一击,不免庆幸自己先前选择,脸上带着些许讨好之意,道:“郭真人慧眼如炬,此正是那龟蛇山,那异宝正在那山中。”

    郭明德抚须点头,道:“你昔年那信中曾说,似有一人入得阵中?”

    洪安脸色微微变了变,忙垂首道:“确实如此,当日小人唯恐有失,因此不得已才发来飞书,只是这些年过去了,也未曾见得有什么动静,想必不是走了,便是早已死了。”

    郭明德转过首,对庞裕钟言道:“听闻此人非但灭了我教一处分坛,还杀了庞师弟一个弟子?”

    庞裕钟冷哼了一声,道:“师弟我此来正是为了这人,若是此人已亡,那便罢休,若是还在,定要将他魂魄拘来,置于神坛之上,永世收刑难之苦。”

    郭明德道:“洪安,你且前面引路,带我师兄弟二人前去山中观阵。”

    洪安一个弯腰,道:“是,两位真人请随小人来。”

    龟蛇山巅。

    张衍已是在此坐了二十八载岁月了。

    这些年来,他吸纳了不下千枚青阳罡玉,用以温养内丹。

    仍而他那一品金丹似是无底深洞一般,无论来得多少精气,都是吞噬一空,如今他手中又是一枚青阳罡玉炼化而去,成了一堆灰白粉末。

    他睁开双目,正要再祭鱼鼓,取那青阳罡玉下来,然而这个时候,腹下金丹忽然一个轻颤,随之周身窍穴亦是跟着跳动。

    他眼神不由一凝,连忙坐定,不敢妄动。

    这是精气已饱吸到了极致,转而发生蜕变的前兆。

    他隐隐感觉到,那成婴时机似是已至。便把定心神持定,缓缓吐息,也不去扰了其中变化,任其自然。

    又过片刻,忽有身躯之中有一股力量蠢蠢欲动,先是细不可察,再是如溪泉泊泊流淌,继而越来越强,越来越巨,似是江河奔流,百川汇海之力。

    这力量起到极点之时,他身躯一震,只觉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爆发出来,脑中轰的一声,腹下金丹骤然破碎,但闻一声响彻崑岛的震天大响,一道清气自下升腾而起,蘧然冲出顶门,其勇烈之势,竟将那极天罡气撞了一个窟窿出来。

    那股清气冲至极天之上,去了足有百十里方才停下,随后倏尔一个颤动,轰然向外开散,便自那无尽光明之中,现出一尊丈许高的金身元婴来。

    这尊元婴立于虚空之中,足踏祥云,身浴百丈金光,五色光气在背后轮转更替,耀芒闪烁,瑞彩流溢,更有百道灵光于其身侧环绕游走,似那流萤飞星,漫天飞舞。

    这元婴一现,龟蛇山巅一片金光洒散,半边天空俱被照亮,千万辉芒,彻照群山,曦光大放,如日临尘,声势一时无量,哪怕是千里之外,亦能遥望得见崑屿上有一道虹霞映天。

    这般大的阵仗,便是那郭明德和庞裕钟两名真人见得此景,也是相顾骇然,不由停住了脚步。

    张衍此时只觉浑身法力暴涨,似是手足一个举动,便能演出煊赫威能,他心意一动,那元婴便起手一指,轰然一声,一道紫色雷芒自极天之上落下,落于龟蛇山中,一气穿破二十七阵,余势犹自不减,出阵去了百十丈外,方才徐徐散去。

    张衍微微一笑,振衣而起,口中吟唱道:“阴阳两气参性命,精元藏胸演五行,神意巍然攀山岭,擎天柱里炼罡英,九霄云中鸣剑音,扫荡妖氛涤气净,心有冲天龙虎意,倒海翻江还天青!”

    他将那鼓荡内气一一收束,随即那顶门之上清气一落,元婴便自回了体内,再一卷袖,将那山巅怪石收了,再举步向外轻轻一踏,竟是于瞬间挪去千丈之外,眨眼便自至山下!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