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祸水东引

第一百七十四章 祸水东引

    白可传斗法经验与张衍相比不说天差地别,也是相距极远,偏又胆子不大,被那十道分光剑影逼住后,为自身性命着想,竟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只是他也知,这样下去终归不是办法,他这护身宝衣,需无时无刻倾注法力,这才能护持身躯,根本不用张衍来动手,等到自己法力耗尽,就是落败身亡的时候。

    他本想着御使那沉斛牌荡开那十道贴身剑光,怎奈那四色气柱往下一撞,每次虽将其磕开,可那剑芒到得外围,只是一个兜转,就又折了回来,根本驱之不去。

    他正着急之时,目光一撇,却见张衍已然将他同门扫平,此刻又转了过来,正朝此处而来。

    他心中不由骇惧,哪里敢任由其接近,立时起了法诀,沉斛牌中逼出道道灵光,须臾又大了几分,刹那间四气合一,一道荡漾波光如柱落下,只是此次却不是攻向张衍,而是反将自己罩住。

    得了这法宝庇佑,他心神稍稍放定,目光看向张衍,将姿态放低了几分,勉强挤出了几分笑容,道:“这位道长,今日之事本是一场误会,如今你已除了我同门去,想必已是出得几口气,你看不如这样,那些法宝,权且当是赔礼,你我就此罢手休战,你看如何?”

    张衍见其正全力守御自身,因此也不过来,只是负手站在云端,神情淡然道:“今日你来追索擒拿于我。便这么放你回去,那岂非显得贫道太过好欺?”

    白可传自修道以来,一直顺风顺水,何时这般低声下气过?听得此语,心中不免羞恼,顿时忍耐不住,他捏紧了拳头,骂道:“你这道人,休要得寸进尺,我乃是列玄教神坛弟子。祖师像前上香有我一份,我师庞裕钟,乃是元婴真人,你若拿我,我恩师与教中长老必不会与你干休。”

    张衍看出他已是色厉内荏,笑道:“如今你在我眼前,便是你老师修为再高上十倍,又能奈我何?”

    白可传呼吸一滞。他本是性格反复不定之人,想及此刻处境,眼底不禁流露出几分慌张,只是一股戾气之胸,却是不肯低头,厉声道:“你以为赢定了我不成?”

    白可传咬破舌尖。仰首向上一吐,一道精血喷出,立时染在了沉斛牌上。

    此牌得了这口精血之助力,牌身倏尔一颤,放出数十道盛光彩焰。随后竟变至十丈高下,四色光华一转,一散,复又落下,只是其声势比之方才猛烈了数倍不止。

    张衍哂然一笑,道:“你这法宝虽也有几分门道。但在贫道看来,要破之却也不难。”

    也不见他怎么作势,只把肩膀轻轻一晃,身后就有一道青蒙蒙的光华升腾起,绿意无尽,生机勃发,只往上一起,就与四色光华撞在一处。只闻一声震响。空中流芒飞散,水火风雷一齐荡开,那青色光华须臾便被削落一截去。

    白可传见他竟然正面硬撼自己这桩法宝,不禁面露大喜之色,暗道:“好个不知死活的野道人,你若一意躲避,我真个拿你无法,可你自己撞进来,且让你看看我恩师授下法宝的厉害。”

    只是他还未曾高兴多久,脸色就渐渐变了。

    那四色气芒虽是如落雹而下,可随他怎么催发使力,却始终不曾将那青碧光华击溃,反观对方,却仿似原上之草,断去又生,灭去又长,似是无穷无尽,生生不息一般。

    张衍微微一笑,休看白可传现下气势十足,似是占了几分优势,可是刚不可久,只等其这一轮攻势过去,便只能束手待毙了。

    这沉斛牌虽是厉害无比,但是威力却是由持宝者法力大小所决定,不过十几息,白可传就觉一阵疲惫之感袭来。

    见自家法宝拿张衍无可奈何,他斗志立时遭受重挫,心中不禁生出绝望之意,不免又是开口讨饶,只是这一回,张衍却不理不睬,只当没有听见。

    此消彼长之下,张衍渐渐占得上风,那一道木行真光愈发繁盛,渐渐逆冲上去。

    过不了多久,这道光华猛然向上一冲,将那沉斛牌一顶,只闻轰隆一声大响,就将其撞翻了出去,那四色芒气顷刻消散而去。

    白可传如遭重击,浑身猛地一颤,吐出了几口鲜血,捂着胸脯仓皇后退。

    张衍清喝一声,一甩袖,发了一道水行真光出去,只一个卷荡,就将其卷入其中,随手伸手一召,将那沉斛派摄手中,放置眼前一看,发觉其竟是一件玄器,不由叹道:“这法宝倒也奇异,只是这人法力不济,不能尽释其妙。”

    他手掌一翻,将此宝收入囊中,随后目光向一扫,沉吟了一会儿,把剑光一展,向东疾掠而去。

    不过一刻,他就见得三个人影在前方匆匆飞遁。

    杨秉清忽有所觉,他转首向后看了一眼,不由苦笑了一声,道:“丁道兄,不必再走了,走不脱的。”

    丁道人与司徒蓉闻言,亦是向后看了一眼,面上流露出惊容,彼此看了一眼后,都是相继将身形止住。

    他们也是想得明白,此地空旷,又无本盟中人接应,对方身为剑修,想要追上自己那是极易,与其丢了面子,还不如停下身来与其好生言语,若是真要杀人灭口,那么再斗不迟。

    他们本是心存戒备,只是出乎意料,张衍到得三人面前,却并不如他们想象中般来势汹汹,而是一个稽首,客气言道:“敢问三位道友何来?”

    丁道人怔了一怔,他看杨秉清二人并不接口,便上前还礼,道:“道友,有礼了,我等乃是贞罗盟中修士,因列玄教无故进入我宗地界,是以前来查看,方才见得道长神威大展,将这干人等俱都拿下,因恐贸然露面,怕为道长所不喜,因此未曾到打得招呼,还望勿怪。”

    张衍露出几分玩味之色,道:“听道友所言,莫非贵盟与那列玄教关系不睦?”

    丁道人本不好直接回答这话,但为了取信张衍,便正容回答道:“不错!列玄教弟子向来霸道乖张,盛气凌人,我盟弟子常深恨之,道友想必也是有所体会了。”

    张衍,伸手一点,一道光华流淌而出,那白可传便滚了出来,道:“贫道正想如何处置这人,贵盟既与此派有仇怨,那便交由贵盟处断,你看可好?”

    丁道人一怔,面色难看起来,这白可传可是个烫手山芋,若是接了下来,那是极为不妥,可若不接,适才那番话等若白说,还有可能惹得对方起了疑心。

    他犹豫了半晌,最后一咬牙,道:“好,这人便交由我等处置。”他一举手,放出一道丹煞,将昏迷不醒的白可传接了过来。

    张衍见其收了白可传,先是意味深长对杨秉清投去一瞥,随后稽首道:“此事既了,那贫道便告辞了,三位,日后或再有相见之期。”

    他一转剑光,倏尔远去,几息之后,便就不见。

    丁道人看着手中白可传,心中憋闷无比,面上露出几分愁苦之色,

    杨秉清叹道:“此乃祸水东引之计。”

    丁道人又岂能看不出来?接了这人下来,列玄教岂能善罢甘休?最终事情到哪一步,实在不好猜测,不过方才那等形势,他岂敢出言回绝?

    司徒蓉看了白可传几眼,兴奋道:“两位道兄怕个什么,依小妹看,此是好事,这白可传闯入我等地界,而今擒获在手,回去盟中,又怎能不记我等一功?”

    丁道人却没有她这么乐观,摇头道:“这白可传身份不同,乃是列玄教神坛奉香弟子,此事闹大了没有好处,几位长老若是存了息事宁人之心,将人送回去,再处罚我等,也是有可能的。”

    司徒蓉一怔,道:“会是如此?”

    杨秉清叹道:“屏西之地虽不及屏东繁华富庶,但也算安逸,试问哪几个长老愿意与列玄教当真交恶,若是早有作为,岂会让其欺负到地头上来还无有动静么?”

    杨秉清目光闪动,道:“在下倒是有一法,可免此祸,只看丁道兄,司徒娘子可否敢做了。”

    丁道人看了过来,眼中带了期待,道:“道兄请讲。”

    杨秉清低声道:“只需将这白可传杀了即可。”

    丁道人怔忪了一会儿,只需杀了此人,盟中长老想要和缓两派也是绝无可能,到了那个时候,自然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死人与他们翻脸,反而还会大大褒奖他们一番。

    他心中立时翻腾了起来,有些犹豫不绝。

    司徒蓉倒是看得清,道:“丁师兄,这白可传擅入你与杨师兄值守地界,捕拿此人,也是你们二人职责所在,正占着道理呢,失手杀了,盟中谁也无法说你们不是,况且还有小妹在此,你又怕什么?”

    她这一言,立时使得丁道人下定了决心,倒并非是因为这番话,而是司徒蓉在盟中几分背景,愿意与他们站在一处,此事也多一分担待,叹了一声,道:“也只能如此了。”

    他此语一出,杨秉清伸手一抚,一道黑白刀气飞出,就将白可传头颅斩下。

    张衍辞别了这三人之后,也不去管他们如何处断白可传,只是按照山河童子所指,向西南飞遁,行了又有月余,只见天云之中,有一片乌青之色,仔细看去,竟是一方浮在半空中的悬空陆洲,不知有多少广大,此地便是那秦掌门口中所言崑屿了。

    他看了几眼之后,便起剑一拔,化一道虹光入云中,直奔这陆洲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