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蝠王庙拜师

第一百五十八章 蝠王庙拜师

    蝠王庙中原本那凄厉嚎哭之声,在张衍踏入庙中的那一刻起,就突然销声匿迹,隐去不见。

    他身上那庞大无比的丹煞,时刻流转护体,不用刻意施展,哪怕是泄了少许在外,也将这里的阴秽之气给镇压了下去.

    这殿内有十数只似猫似狸,身有虎纹的异兽,正趴在地上惊惧至极地看着他走进来,浑身瑟瑟发抖。

    张衍不去理会,他冷然看了一眼四周,眼中放出尺许白光,似是森厉剑气一般。

    这庙宇应是荒弃了百十年,但周围并无灰尘蛛网,倒好似有人时常扫洒,知是这些异兽所为,想来此处应当是它们平日居处,才会这般照顾。

    此庙倒是不小,共分前后二殿,他起步到了后殿,抬眼望去,只见供案之上立着一尊土地神塑像,虽看上去也是慈眉善目,但却突唇立耳,尖牙外露,红眼黑肤,两颊边是白白的绒毛,不似人貌。

    张衍心下忖思,这庙宇既已蝠王为名,此应是修成精怪的蝙蝠精,后被当地村民供奉为土地。

    这倒也不稀奇,似偏远乡野之地,精怪若是肯护佑一方平安,免其遭邪祟侵害,不但能好生修行,也可得享香火血食,便是道宫的道士也不会前来找麻烦。

    只是他再看了几眼,便看出几分不对来。

    起手一拂,就将塑像之上一层干泥扒去。露出底下深黑色的木纹来,其上贴了一张淡黄色的符箓。

    他冷笑一声,道:“此处并无设置阵法,我道却为何阴气这般郁结,原来根源在此。”

    这座土地庙的塑像只是外面裹了一层泥,又刷了一层彩漆,而里间是用了一根被法术祭炼过的阴纠木雕刻而成。

    这木像不知用何秘法炮制过,原本可用作辟邪,可如今却是阴中藏阴,但凡附近有人死去。其魂魄便被其吸纳过来,禁锢其中,转炼阴气,天长日久,便成了一处养魔之所。

    若是不闻不问,放任不管,再过个百十年下去,必会养出一头魔头出来。

    似这等手段。他一看便知,是魔宗弟子先前缺少魔头祭炼邪法,是以另辟蹊径,孕养魔头,而如今魔劫一起,魔穴之中魔头不知凡几。是以便用不着这等手段。

    这怕也是这庙宇废弃在此处的原因。

    这百数年下来,这木像之中不知拘禁炼化了多少阴魂,便如此刻,还有十余头新近拘来的魂魄,正在受那炼魂之苦。本是痛苦不堪,只是张衍在前,却被身上庞然道气压得出不了声。

    张衍略一思忖,此处虽则已废,但生人沾染阴厉之气,难免神思恍惚。眼前整日里异象频生,时日长久,也要伤了元气,自己既然撞见了,便不能任其这般下去。

    他一指点出,正中那道符箓,只闻一声轻响,当即破了法术。这木像颤了几颤,再也收束之不住阴魂,那十余头魂魄自那上面下来,对着张衍拜了几拜,便各自散去了。

    张衍也不去管他们,一抖袖,一道紫电飞出,绕着这木像转了一转,就将其中数百年积攒下来的阴气扫荡一空。

    做完此事之后,他正欲寻一地打坐,那十余只异兽一直在看他动作,这时期中一只鼻头短短,毛色纯亮的的异兽双耳向后一折,叫了几声,衔了一只干净蒲团过来,又起身而立,如人一般对他作揖。

    张衍点头道:“你等倒也懂事。”

    他略一沉吟,取了一枚丹药出来,道:“我坏了你们藏身之所,这一颗化形丹就赐了你吧。”

    那异兽状似惊喜,用嘴叼了过来,又对张衍拜了几拜之后,就去了一边,叫唤了几声,便带着那一众异兽出庙而去,顷刻间走得无影无踪。

    张衍在那蒲团之上坐了下来,闭目不言,只等有缘人上门。

    他当时与那王三郎说话之时,并未刻意回避那一干小厮,尽管王三郎特意嘱咐不得说出去,但有仙师传法的消息却仍是不胫而走,闹得沸沸扬扬,虽有不少人心有异动,可当一听说要往那蝠王庙去。却又望而却步,缩了回去。

    不过仍有一些胆大不怕事的,敢冒险往此而来。

    可古怪的是,凡是去往此庙的村人,待到第二日醒来,却发现躺在自家床上,而昨日之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是身子骨却比以往强健了许多。

    这消息一经传出后,却是引得更多人往此间前去。

    距离蝠王庙二十多里地,有一处名叫魏庄的所在,村西头有一座四处漏风的茅屋,屋内有一名孩童正拿了小块裁剪得齐整的棉布,为瘫病在的老母细心把挂在嘴角的口涎擦去,他轻声道:“娘亲,你安心歇着,孩儿去陪佟四家的少爷读书。”

    老妇人眼皮动了动,算是应答。

    这小童名叫魏子宏,其父早些年征发徭役,去开凿运河,结果染疾而死,只留家中孤儿寡母。

    他尚且年幼,魏氏又瘫痪在闯,只靠邻里宗亲接济度日,家境甚是困苦。

    当听说有一位仙师有法子使人变得力大无穷,可敌百人,他便下决心要去拜师。

    他并未想得太多,只想那时便有一身力气,能赚些钱来治好阿母的病,再也不愁吃穿。

    魏庄距离蝠王庙二十多里路程,对村民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他这等孩童却极是不易,若是孤身前去,莫说遇上人贩子,匪贼,便是野狼也能将他叼了去。

    他虽只有七八岁,却有成年人般的老练,早在数天前就与一名熟悉的行脚商人约定,凑此人贩货之时一起上路。

    此时天边白肚微露,他怕错过了时辰,便决定早些前去。

    先在身上揣了半只干饼,又去邻家要了些烧开的水回来,倒入了葫芦中,紧紧塞好,再找了几块破布过来,塞了些干草进去,然后用麻绳把小腿绑了,跺了跺,见掉不下来,就出了门,找到了那名走货商人,一起上了路,

    他也是懂事知趣,虽然人小,但也是帮那商人提了个篮子,两个时辰之后,就到了镇上。

    此处距那蝠王庙还有小五里的路程,而且子时未至,他向那行脚商人讨了一小块雄黄,告辞之后,一个人往山林中去。

    走了未有多久,他看准一棵大树,爬上去找了一根枝叶茂密的粗壮树干,靠在其上休息。

    也是走得疲累的缘故,不过一会儿,他便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睡了也不知多久,忽觉有些异动,睁眼一看,却见是一只白毛小猴儿正睁着滴溜滚圆的眼睛,不停地推着他。

    魏子宏翻了起来,摸头道:“小猴儿,这是你的地方么?”

    他抬头一看,见天色已黑,拍了拍脑袋,叫道:“啊呀不好,糟糕,莫要错过了拜师的时辰。”

    他看了看四周,此时夜色浓重,又是荒郊野外,伸手不见五指,前方路径也不好辨认。

    不过他却有一桩本事,就是夜能视物,这也是他有信心来拜师的缘故。

    这时他隐隐约约看见前方一处地界中有亮光传出,看那方向,正好是蝠王庙的去处,便赶忙从树上爬下来,朝着那处亮光跑了过去。

    那只白毛小猴儿忽然一跳,上了他的肩头,魏子宏脚步顿了顿,好奇道:”小猴儿,你也是去拜师的么?”

    白毛小猴儿吱吱叫了几声,不停点头,魏子宏见它颇通灵性,生出几分欢喜之意,摸了摸它的毛发,只觉入手颇为柔顺,道:“那便一起去吧。”

    白毛小猴儿又是叫了几声,魏子宏欢笑了几声,便任由其攀在自己身上,向前奔走。

    他常听说此地闹鬼,虽是壮胆而来,可也难免也是心中忐忑。

    或许他运气好的缘故,这往日这被乡人传得凶险至极的地界,什么古怪之事也未曾发生,竟是平平安安到了那蝠王庙前。

    只是远处本还见着有亮光,可到了近前之后,却是黑漆漆的一片,连一点声息也不曾听闻。

    魏子宏终究是个孩童,心中略微有些害怕,脚步了慢了许多,只是想起瘫病在床的老母,转瞬又坚定起来,走上前去,吱嘎一声,便将老朽的庙门推开。

    他探了探脑袋,扒着门一脚踏进去,见并未有什么动静,便胆子大了起来,小心往里走入,不过二十余步,转过了一层布幔,就见得一名闭目打坐的年轻道人坐在那处。

    他不禁睁大了眼睛,随后醒觉过来,忙往地上一跪,用清脆童音言道:“小子魏子宏,寻道长拜师来了。”

    言罢,连连叩首。

    张衍睁开双眼,往这小童身上看去。

    见他额前有一截留海,身体羸弱,皮肤白净,看起来瘦瘦小小,似乎风一吹便倒,不过眼神灵动,根骨更是奇俊不凡。

    他暗忖道:“莫非便是这孩儿么?”

    这些天来,也有十余人找上门来拜师,只是皆不是他欲寻之人,而且根骨太差,也习不得道术,指点了几门强身健体的法门,便打发他们回去了。

    他温和说道:“既然是来拜师的,那便上得前来。”

    魏子宏依言走上前去。

    等他站定,张衍伸出手去,似乎要额前留海掀起,魏子宏顿时一阵慌张,双手遮住,道:“道长,不可。”

    张衍放下手来,笑道:“为何不可?”

    魏子宏用双手依旧这挡在额头之上,认真回答道:“道长,小子这里有古怪,旁人只消见了,便会立时晕厥过去。”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