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府内二妖破关门

第一百五十四章 府内二妖破关门

    张衍手握残玉,心神正沉入其中,费心推演。

    他之识海之中,衍生出去三条大道,这正是他辛苦耗神推演出来,通向木行真光法诀的法门正途。

    这个时候,他身躯突然一颤,其中一条大道轰然崩塌,只余下那最后两条。

    只要再斩去一条道途,这门法诀就能被他彻底反推出来。

    正在要继续推演之时,突然间灵机涌动,他似是心有所感,立时收摄了心神,自残玉之中退了出来,把小壶镜一挥,镜面如水,泛起阵阵波澜,这才知晓发生了何事,笑道:“原来罗道友也是化药凝丹,踏入此境了。”

    此刻大殿之上,罗萧神情喜不自胜,双颊酡红,似饮了美酒一般,娇靥欲醉,又如那盛开繁花,颜色妍丽,虽未曾饰上得妆彩,整个人却焕发出明媚艳色来。

    看她这副模样,张衍知是方才凝丹,周身生机勃发出来,旺盛过极所至。

    就如他当年凝丹初刻,就奋身飞跃,欲冲天远扬,遨游万里,也是这个道理。

    并非只是心境欢悦,还有气血张扬的缘故在内,修士只需运转金丹,缓缓运转收敛,不过数日就能行貌如常。

    张衍起身开了阵门,抬步跨去,到了主殿之中,大笑道:“罗道友成就化丹,寿至六百载,可喜可贺,我当送上一分贺礼才是。”

    罗萧此时还自沉浸得破关后的喜悦之中。见得张衍出来道贺,喜滋滋还礼道:“当不得老爷之贺,奴家能有今日之果,不全是仰赖了老爷之助么?”

    修道者迈入化丹之后,寿元大致是六百载,但这也是因人而异,有人长些,亦有人短些。

    而玄光境修士不过三百载寿元,罗萧在遇见张衍之前,她修道已有两百载。眼见寿数无多,尽管面上看不出什么来,可是内里也是焦灼烦闷,此刻功行完满,终得跨入化丹之境,她又怎能不喜?

    张衍微笑道:“不是什么大礼,道友莫要嫌弃。”

    他一甩袖,就有一十二口法剑随烟气飞出袖囊。各自头尾相连,化成一圈,盘在空中,一时剑气森森,寒光砭肤。

    这一十二口法剑乃是张衍自萧穆岁袖囊之中取得,乃是溟沧派宝阳院中所炼制。虽算不上是法宝一流,但也锋利无匹,寻常法器难以与之相比。

    罗萧见这十二口法剑宝气流转,泛出道道冷芒清辉,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她伸手一点。法剑俱被牵动,落将下来,再一招手,便清吟一声,倏尔合作一柄,投入手中。

    张衍初时拿到这法剑后。也从未拿来试过手,倒也未曾想到可有这般变化,一怔之后,便笑道:“罗道友,看来此物果真与你有缘,合该你得了去。”

    这法剑之上的法力早已被张衍抹去,罗萧稍加祭炼,就能运使自如。她拿在手中演练,运使其来去飞驰,见随她心意,这法剑分分合合莫不由心,神色之中不由焕发出丝丝喜意,道:“老爷,此礼奴家就厚颜收下了。”

    这时张衍门下几名弟子听得动静,也是纷纷自修道洞府中出来,来得大殿之上,汪氏姐妹眼中带着艳羡之色,上来万福道贺道:“罗娘子,恭喜了。”

    姜铮同样笑着上前恭贺,只那田坤不善言辞,拱了拱手就算道过喜了,罗萧知他性子,也不以为意。

    商裳与罗萧接触最早,又同为妖修,在洞府之内,两人交情算得上最好,也是衷心为罗萧高兴,待众人俱都道过喜后,她才过来道:“姐姐,妹妹为你道喜了。”

    罗萧见了她,妙目一转,一把执着她的手腕,牵着她来到张衍面前,嗔道:“老爷,商妹妹性子柔弱,又向来无欲无求,只是这些年来,为老爷打理洞府上下,没有功劳亦有苦劳,奴家今日为她讨个人情,请老爷允她一门上好功法,助她早日成道。”

    商裳化形之后,一直别无上乘功法修行,看府中他人能修仙求道,说不艳羡那也是假的,不过她知道自己乃是妖姬出身,是以并未有太多奢望,此刻突然罗萧开口求请,她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有些慌张,有些心乱,道:“老爷,这,姐姐,你……”

    张衍看她一眼,颌首道:“商娘子确实不易,罗道友,我曾与你百数种功法,你择一门,传授了给她吧。”

    罗萧嘻嘻一笑,推了一把商裳,道:“妹妹还不谢过老爷?”

    商裳惊喜无限,噙泪下跪,道:“奴婢拜谢老爷。”

    张衍笑着点头道:“不必谢我,该谢谢罗道友,你去准备一桌酒宴,今朝要为她庆贺一番。”

    商裳依言站起,取出手帕,拭去泪花,道:“让老爷见笑了,奴婢这就去准备。”

    她正要挪步,就在此时,忽听得那东北角之上,也不知那第几层殿宇之中,一声长长啸音,似是长空雁叫,鸾凤清鸣,紧跟着有震颤大响传来,这洞府之内顿时灵气翻搅,每个人心神之中都是有一股异样感觉泛起。

    罗萧若有所思,抬头看了一眼张衍,惊讶道:“这莫非是……”

    张衍一摆袖,笑道:“应该是了,稍候便见分晓。”

    见两人如打哑谜一般,众人有些不明所以,但也有那心思灵慧,又对府内情形熟悉的,如汪氏姐妹二人,那灵巧心思一转,就是猜到了其中原委。

    这时一股祥和气息涌入殿中,众人往入口望去,只见一名长发披肩的白衣女子走了进来,她似素白净莲,一身气息清澈宁和,返璞归真,直至到了殿中,她对着张衍万福道:“贫道见过府主。”

    张衍没有如往常那般托大,而是郑重还礼,口中言道:“卢真人,无需客气。”

    此女正是卢媚娘,她已然跨过了那道门户,成就了不知多少妖修难以企及的元婴境界。

    她自己也是惆怅不已,虽然一朝步入元婴,乃是值得庆幸之事,但她寿近六百,此生若想踏足象相之境,那是极为飘渺了。

    张衍朗笑一声,道:“不想连卢道友今番也是破关而出,当要大贺才是。”

    这昭幽天池之中,如有一名元婴真人坐镇,看管阵法禁制,那就与往昔大大不同了,自此再也不虞被敌手寻上门来,日后他若是出外远游,便可放心而去。

    商裳得了张衍吩咐,立刻下去安排,她将府内所有婢女都支使差动起来,布置酒宴。

    不过一刻功夫,婢女就如穿花蝴蝶一般,在殿中来走着,不停将珍馐美味奉上,

    这昭幽天池之内,有的是奇鱼异兽,珍果佳露,平日外客也是不多。府内又多是修道之人,甚少拿出来做吃食,今日趁着这机会,却是都端了上来,摆满了殿前桌案。

    汪采婷乃是大家出身,又是个爱热闹的,此刻咕哝道:“有酒无歌,无趣无趣。”

    罗萧耳尖,听得她声,侧过头来看她一眼,巧笑嫣然道:“汪小娘子说得不错,商妹妹那些族人倒是皆是能歌擅舞,只是她们需借水起舞,方能观得其妙。”

    鱼姬美人歌舞皆是有名,尤其是那舞姿,更是一绝,但因其为水中之舞,是以世人少睹。

    卢媚娘轻轻一笑,道:“这有何难?且看贫道略施手段。”

    她抬起手,一捏指,就摄了一道气息过来,嘴中念念有词,再向下一指。

    只闻泊泊水声,竟从那殿角摆放的漱盆水缸之中引出一道清泉,落于地平之上,有无数水气自四面而来,渐渐汇集起来,最后化作一池,大小有百丈,足够数十鱼姬在其中献舞了。

    张衍也从未见过鱼姬之舞,正要细观,那镜灵却不知从何处转了出来,在他耳边低语道:“老爷,那萧翊求见,说是有要事相告。”

    张衍面色不变,借饮酒之机,道:“你带他去后殿等着,我稍候去见。”

    当日大比之上,张衍答应萧倜,将族中萧翮交还,但此人其实早已萧翊占据躯壳,夺舍而去,这是张衍当日顺手埋下的一枚暗子,并未十分放在心上,但此人胆大心狠,亦有几分智慧,不会无缘无故跑来此处,因此决定去见上一见。

    萧翊被引去后殿候着,没有丝毫没有不耐之意,他平静等了半个时辰,方才见得张衍踱步进来,他立刻起身,深深拜了下去,恭敬言道:“见过府主。”

    张衍伸手对他按了按,自己在主位上坐下,沉声道:“你来找我,不会无因,可是有什么要事?”

    萧翊顿了顿,低声道:“倒也不是什么要事,只是有一人甚是可疑,或对府主不利,小人今日因得暇出府,机会难得,是以特意来禀报府主一声。”

    他说到这里,抬头看了看,见张衍正在听着,于是继续言道:“半年之前,我萧族之中,新来了一名族人,名为萧翱,也有玄光修为,此子虽自称是我萧氏族人,据闻修道亦有三十余载,但奇怪的是,小人之前居然从未听说过此人。”

    他自嘲一笑,道:“呵呵,不怕府主笑话,小人就是有个疑心多虑的毛病,因此遣了心腹前去查探,只是什么也未曾查出来,根本不知这些年来是跟谁修道,他若是一个寻常弟子,又何必把自己弄得这般隐秘?因此小人大胆猜测,此人出身来历定有问题。”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