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琅琊意期入渡真

第一百五十二章 琅琊意期入渡真

    张衍把那玉碟接过一看,便见其上多了数十行如蚁文字,待将其看完之后,方才知晓为何这蔡德延敢如此断定。

    他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这事若当真发生,无论魔道玄门,确实也只能顺势而动了,而且如此人所言,的确是暗含莫大机缘在内,但亦伴有万般凶险。

    此事真假虽还有待商榷,但他凭直觉判断,却觉得多半可能不虚。

    蔡德延见他在那里思忖不语,大声出言道:“道友放心,老朽好歹也是一门长老,似此等事,无有必要欺你,便是老朽不说,想必你门中师长用不了多久也能察知。”

    张衍笑了一笑,好似漫不经心道:“诚如道友所言,此事便是道友不说,我师门长辈迟早亦会知晓,道友今日这番话,能值几何?”

    蔡德延却放声笑道:“不然,以道友之智,岂能不知,此事若先一步知晓,便能占得一步先机,其中好处,自不必老朽来多言了吧?”

    张衍微微一笑,抬首看向殿外,言道:“已是辰时了。”

    适才双方那番言辞并无赌咒发誓,全凭信义,蔡德延见自己说出实情后,张衍果无拦阻之意,顿时放下心来,拱手道:“六十四年转瞬即过,道友可要着紧了,老朽这便告辞了。”

    张衍亦是一个回礼,淡然道:“不送。”

    蔡德延大步出府。到了外间之后,辨了一辨方向,便扬起一阵大风,腾掠而去。

    此人走后,张衍坐下仔细思量。

    十六派大比,往昔这只是玄门之间的较量,魔宗弟子不过是忝陪末座而已。

    可此番不同,魔劫一至,这便是玄门魔道两大势力相斗,乃是你死我活之争。

    而今魔门竟然先一步知晓此事。莫非说诸多魔宗高人的修为已然凌驾于玄门之上么?

    想到此处,他心中微微一动,要说门中几位洞天真人不知晓这个消息,倒也未必,或许他们早已察知,只是碍于某种原因,或是顾念大局,或是出于私心杂念。是以暂且暗埋心中,不愿意说出来。

    若真是如此,自己得以提前知道了这消息,那却是万幸了。

    他暗自盘算,要想在六十四年之内迈入元婴之境,那是难之又难。

    如今五行功法尚缺三门功法未曾推演完毕。便是成了,还有最后一关“眠阴用藏”要过。

    这一关这却是耗费时日最为长久,他原本打算用百年时间慢慢熬炼,如今看来却是不成了,要赶上这场大比。当要用上一些非常手段了才能过去。

    琅琊洞天之内,异香阵阵,薄雾袅袅,淙淙溪水,流之不尽,满庭菡萏清影。散馥沁芳。

    钟穆清一身素白襕衫,负手站在广场之上,看着大殿之外数百名云鬟青鬓,俱是一袭水袖轻衣的女修,笑道:“越师姐,这洞府之内,弟子是越发多了。”

    与他站在一处的乃是一名额头光洁,鼻梁窄细的道姑。她看着满殿弟子,也是觉得欣慰,虔心言道:“托真人之福,我琅琊洞天气运正隆,福泽绵长,可享万载。”

    钟穆清含笑道:“真人闭关已然百日,算来出关近在眼前了。”

    越师姐微微点头。

    等了约莫半日功夫,两人突然听闻隆隆之声,似是滚石落道,随后一声大响,磬声一响,对面厚重石门轰然开启。

    越师姐抓紧了手中拂尘,满脸欣喜,言道:“是真人出关了。”

    忽然水声沥沥,有奇香袭来,众弟子只觉微风清拂,面前池塘之中荷花瓣瓣绽开,一阵轻云雾霭飘过,秦真人身披皓月紫道衣,朱唇一点,凤目含威,已在玉莲花上坐定。

    底下数百弟子齐皆倒伏,道:“弟子拜见真人。”

    秦真人凤目扫过,把手中水玉碧瑶如意持起,点了几人,道:“你等几个,上得前来。”

    她每过八年,必要择选几名弟子亲授法门,自此便是其门下真正弟子了,被指到的几名女修都是心中欣喜,但却免不了些许忐忑,小心走上前去,跪在其跟前。

    秦真人玉指轻弹,飞出几点晶莹玉花,入了其眉心之中,过得须臾,她微微颌首,言道:“你等改日来我座前听讲。”

    这几名女弟子喜不自胜,忙跪下叩拜。

    秦真人心中一叹,她观这几名女弟子,资质也算勉强入眼,但心性一途,却不免有些差了。

    她虽也有心修成成仙了道,但天威莫测,大道难求,溟沧派自开派以来,得飞去他界者不过寥寥几人而已,可见其是何等艰险。

    若是一旦寿尽而死,只能转世再修。

    如此便需好生调教弟子,彼辈修道有成之后,方能接自己转世之身再入道门。

    她门下本有十二名嫡传弟子,其中有五名入得元婴境界,但有三人已然老死,虽还有二人,但眼见得寿数也是不长了。

    至于殿上这些个女弟子,则皆是徒孙辈,虽有不少已然凝丹,但丹成上三品之人只有寥寥二三人,且大多寿元不过剩下一二百载,根本无法承袭她之神通法门。

    最低一辈之中,其实还有数名佳徒,但修为尚浅,且魔劫近在眼前,能保全下来多少,也是难说的很。

    她不由想起周崇举,虽只收得张衍一个徒儿,但却胜过眼前百数人,想到此处,不免有些意兴阑珊,挥手道:“你等都且退下吧,穆清,你留下。”

    众弟子不敢有违,拜礼过后,纷纷退下。

    那越师姐不觉嘴边发苦,她苦修数十载,自觉功行大有精进,今日兴冲冲来拜见秦真人,本是期冀能说上几句话,得到几句勉励之语,但秦真人却是根本未曾朝她这里看哪怕一眼,反而独独留下了钟穆清。

    她失望之余,心中不免多了一丝嫉恨,冷冷看了钟穆清几眼之后,哼了一声,垂首退了出去。

    以钟穆清之修为,自是听得清楚,也明白此道姑为何对他不满,但他身为十大弟子之一,又哪里会把这名道姑放在心上?

    待众人俱都退走之后,他理了理袍袖,走上前去,揖礼道:“弟子见过真人。”

    秦真人对他言道:“前些时日我打坐之时,忽然心有所感,察觉似是有一桩大事到来,便于定中推算,发现自今日始,自那六十四年之后,有一物涉及到我玄门气运的大事……”

    似是此事至关重要,她声音越到后面越低,以钟穆清的定力,也是听得面色数变,心神激荡。

    但听完之后,他吁出了一口长气,道:“依真人所言,决定此物归属,当应在那十六派斗剑会之上?”

    秦真人赞许点头,道:“不错,只是此番需去得那天极罡风之上,那便非元婴之境不可了。”

    钟穆清深深拜了下去,道:“真人之意,弟子已然明了,我如今功行渐趋完满,至多三四十载内,定能成就元婴。”

    秦真人看他一眼,叹道:“穆清,对你我是极放心的,你与齐云天年齿相近,若不是我当年讨得你来做弟子,耽误了你不少功行,怕是早已成就元婴了。”

    钟穆清慌忙往下一跪,大声道:“真人厚恩,百年悉心栽培,弟子没齿难忘,虽百世亦不得相报,岂敢有半分怨怼?”

    秦真人轻轻一笑,皓腕抬起,道:“你且起来吧。”

    钟穆清不敢违抗,依言站起。

    秦真人对着他温和言道:“若此次你能自那处回返,取了那物回来,日后那渡真殿殿主一位,必是你的。”

    她虽则说得轻描淡写,可钟穆清听了之后,却也是忍不住心头泛起一股喜意。

    那三殿殿主之位,只有上极殿殿主之位已然确定,将来必定是那齐云天的。

    而那昼空殿殿之位,如今看来,以霍轩最有可能接掌。

    但陈氏似是对他有所不满,而且他只是一名赘婿,却也未必会完全信得过他,将来如何,却也难说。

    但若不出意外,则必为世家所得。

    至于这渡真殿殿主之位,秦真人却是属意钟穆清。

    在她看来,无论是修为寿数,还辈分师承,都以此子最为合适。

    只要有此位在手,哪怕有掌门师兄用彭真人来制衡于她,自己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是以此事万万不可出差。

    秦真人凤目撇来,见钟穆清面上喜色流露,却也并不见责,只是提醒他道:“你休要大意,此番你也不是没有对手,庄不凡、洛清羽,宁冲玄,俱是天资出众之辈,还有便是那张衍,我猜他必会与你相争,你要加倍小心才是。”

    钟穆清却是不解,道:“真人,庄、洛、宁三位师弟倒也罢了,可那张衍如今方才化丹二重,六十余年间,他要想跨入元婴之境,那却又如何可能?”

    秦真人淡淡言道:“若是掌门师兄出手相助,这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钟穆清听得心中一惊,道:“真人是说,掌门真人有意扶持那张衍替代弟子么?”

    秦真人神色之中微现冷意,言道:“掌门师兄修为日深,心思也是越发难猜,若是他此番置身事外,那也罢了,但若定要与我过不去,那我也不会坐以待毙,到时唯有请师叔出面,前来主持公道了。”

    钟穆清听到此言,先是一惊,继而一喜,若是能请得这位太上长老出面,那便当真是万无一失了!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