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斗剑之期已有定

第一百五十一章 斗剑之期已有定

    这老魔转了几个念头,慢慢冷静了下来,最后还是决定,暂不轻举妄动为好。

    他这“心引魔咒”还并未练到至高境地,施法之时,尚需接近选定之人百丈之内,方才能起得奇效。

    而如今自己困顿此处,若不去了捆缚,那定然是毫无作为的。

    可以眼下这具躯壳的身份,不过是这洞府中的一介囚徒罢了。

    在那洞府真灵看顾之下,休说接近那女妖,便是走动几步,也必定会引得起其警觉,想要近前施法,那不亚于就此破府而出,是以还需另想他法。

    就在他这里起心之时,那正在洞府之中修炼的卢媚娘却似是心有所感,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想起陶真人昔日所言,立时停住了运功,转而寻觅不妥之处。

    只是待她收束了功行,仔细理了一遍气机后,却并未曾发现什么异状,不由暗道:“怪了,我方才觉得一阵心悸,如同猛兽毒蛇窥伺在侧,然现在搜查,却一无所获,莫非真是真人所言心魔不成?”

    昔日张衍回得溟沧派后,她还留在清羽门中聆听陶真人讲道,从其口中得知,她破入元婴之境时,必有一小劫要过,只是具体为何无法知晓,因此特赐了一道法门与她,言及若能按其叮嘱,耐心修习这门法诀,必可无虞。

    修士凝聚了法力真印,到了化丹三重境界之后。需吸纳海量煞气,天地精华,用来孕养金丹,积蓄冲破境关之力,玄门把这一观称之为“眠阴用藏”。

    卢媚娘寿限临近,若是还停在外海荒岛之上苦修,十有**是老死在那处。

    是以必须寻一处灵气满盈之地,慢慢渡过这道难关。

    到了这昭幽天池之中后,她功行可谓进展一日千里,远胜先前。想到此处在昭幽天池之内。自有阵法阻碍,就算有大敌来犯,也能及时发觉,是以便把这门法诀抛在脑后了。

    然而此刻她陡然忆起此事,想及陶真人所言定然不会无的放矢,不敢掉以轻心,沉吟良久之后,便自香囊中取了一枚顾盼玉简出来。伸手一抹,解开其上禁制,晃了一晃,便放出一道虚影来,上现数十行心诀法门。

    她细细读了一遍,就凝定心神。演练起来。

    她本也是功行不浅,这里稍一运转功法,气息就立时为之一变,收敛藏聚起来。

    那老魔为怕错过机会,每过半日。必定要放咒念出去查探动静,然而这一次,他却并未能如同前次一般察觉到卢媚娘的所在,心中不由奇道:“咦,怎得本座再也探不到那女妖气息了,莫非她出府去了不成?”

    亏得他魔功造诣非凡。再仔细探访后,方才察到那一丝若有若无的气息。

    然而他不喜反惊,对方此刻也不知用了什么功法,竟是与自己咒念有排拒之用。

    有这法门护身,他再想如先前那般出其不意种下心魔咒念,进而夺取躯壳,已然是不可能了。,

    他惋惜地叹了一声。只道是自己运气不好。

    难道要退而求其次,先在这洞府中门人弟子身上种下魔咒,再设法靠近那女妖么?

    方才想到这个主意后,他却摇了摇头,立刻将其否了。

    这等办法也不是不起作用,但这却需要长时间耐心等待和更好的运道,若对方几个月不曾来理会自己,那岂不是白等?

    不定到那个时候,那妖修已然破入了元婴之境,而自己却还是无所作为。

    他乃是魔门长老,没有这么多时日在此间虚耗。

    如今魔穴中灵气几乎冲出地界,魔头无数,往日横亘前,能阻挡数十乃至上百年的难关只一步就能跨过,往日那些苦苦思忖,不得其门而入的难题几乎是迎刃即解,魔宗弟子多数都在闷头苦修,以图未来与玄门争斗之时能大有作为。

    以他本人来说,便同时兼修七八种魔功,岂肯吊在此处。

    他仔细一想,既然这条路走不通,那么便以那条最方便,也最省却气力的路试上一试了。

    他呵呵一声低笑,理了理袍服,站起身来,大声出言道:“九灵宗门下,长老蔡德延,欲与本府主人一会。”

    他声音隆隆,转瞬传了出去。

    张衍正在洞府之中修炼木行真光,已然半年未有动静,闻言立时被惊动了。

    他双目陡然一睁,眼中闪过一道摄人精光,他挥开小壶镜,先是看了一眼,随后略微思索了一会儿,神色放缓,沉声道:“既有客到来,还请入殿一见。”

    蔡德延闻言哈哈大笑,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整个人就从云阳金锁上摆脱出来,施施然站起身,自己寻了阵门,三转两转之后,就走到大殿之上。

    张衍看他穿阵那举重若轻的模样,不由眉头微皱。

    纵然是镜灵得了他关照未曾作什么困阻,但对方如此轻易就寻到了这阵法的脉络,这让他设法使完善阵法的心思又一次浮了上来。

    其实这阵法也是因人而异,若是桂从尧在此主持阵法,布置粗糙一些也无妨,哪怕是洞天真人也是毫无办法,然而张衍修为远不及这名象相大妖,不能完全使出小壶镜之威,这阵法漏洞便多了些。

    蔡德延虽仍是那泉和的模样,但行走之间举止自有一番气派,虽也昂首阔步,顾盼生威,看得出坐镇一方的人物,但其所显露的气质也是与那妖王迥异。

    到得大殿后,他好似自己当真是此间宾客,对着张衍一个稽首,便很是随意地坐了下来,双袖抖了抖,再抬首对张衍一笑,道:“多谢府主招呼了。”

    张衍拱手回了一礼,上下看他一眼,道:“蔡道友,那泉和不知如何了?”

    蔡德延轻舒袍袖,轻描淡写道:“神魂已去,不复再存,自此世上再无此人矣。”

    张衍双眉一挑,道:“这位蔡道友竟能潜伏修士之身,更换神魄,还能令他人无法察知,魔门功法果然玄奇精巧,诡秘莫测。”

    蔡德延笑道:“哪里哪里,些许小道耳,哪入方家法眼,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张衍淡淡一笑,做了个手势,命婢女送上果蔬佳酿,随后开门见山地问道:“道友今日显露身份,还要与贫道相见,不知有何指教?”

    蔡德延端起桌案上的美酒喝了一口,眯着眼道:“别无他事,老朽观府主洞府中那位女妖修与我功法甚合,不知可否将其转送与老朽,自然,老朽也绝不叫府主吃亏就是。”

    他直接将自己来意说了个清楚明白,并不做什么掩饰,只看那字面上意,乍一听倒似有挑衅之嫌,但他说得坦荡,倒是让人生不出什么恶感。

    张衍袍袖一拂,断然回绝道:“此事休提。”

    先不说卢媚娘是北辰派严长老结发之妻,便是自己府中门徒,也绝无可能为了什么好处,送出去魔宗门上的道理。

    蔡德延见张衍态度坚决,知晓没法商量,虽微觉惋惜,但也知趣,不再提起此事。

    他将杯中之酒饮尽,道:“既然此事不成,那便请府主网开一面,放老朽这具肉身回去如何?”

    张衍面上淡然,不置可否。

    蔡德延目光朝张衍脸上一撇,笑道:“不瞒张道友,老朽此刻乃是一缕分神魔念在此,便是灭此躯壳,也伤不得本体分毫,但道友若能开了阵门,放得回去,老朽这里,可将许多隐秘之事告知,必对道友有用,道友若是不愿听,那也罢了,这具躯壳虽是废了老朽不少功夫,毁之可惜,但还不到割舍不去的境地。”

    张衍听他这番言语,心中恍然,原是如此,难怪这老魔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蔡德延见张衍还是不愿表明态度,目光转了转,叹了一声,道:“可惜,可惜了。”

    张衍暗自冷笑,他哪里看不出对方是故意如此,不过嘴中仍道:“不知可惜在何处?”

    蔡德延似是极为惋惜,道:“道友乃是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一,想来翌日也欲在那十六派斗剑会之上有一席之地,请恕老朽直言,此番比斗,无论魔道玄门,与每人而言都有莫大机缘,不可错过,只是能去此会者,非元婴之境不可,我观道友,想必还未曾修到那化丹三重境上,若能在六十四年之间迈入此境,方才能有所作为,若是不成,怕就要错过这等千年难逢的机会了。”

    张衍听他所说,倒不似虚言,不由神色一肃,道:“据贫道所知,十六派斗剑之期需各派掌门互议,如今尚未议定,道友这六十四年一说,却又是从何而来?”

    蔡德延哈哈大笑,拍了拍桌案,道:“老朽绝非胡言,只是其中详情么……”

    说到此处,他意味深长地收住了话头。

    张衍心知这是此人故意露出的些许口风,好让自己判别其中价值。

    若是自己不答应其离去,怕就再也不会说与自己知晓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觉得既然那泉和神魂已灭,这魔头也不是本体在此,躯壳毁之无用,倒还不如听他言明此事原委。

    拿定主意后,他冷然道:“道友乃是魔宗门下,此地确实不便久留,稍候且请自行离去吧。”

    蔡德延站起身来一礼,道:“那便多谢张道友了。”

    他自桌案之上抓起一只玉碟,随后拍了一道黑气入内,再往张衍处一抛,道:“道友看过便就明白。”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