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九章 魔功梦中来 五徒入门墙

第一百四十九章 魔功梦中来 五徒入门墙

    韩素衣在十峰山中逗留了许久,与霍轩密谈了一些事宜,临别之时,方才将此番剿灭妖部经历详细禀告清楚。

    听闻那妖王泉和竟会驭使魔门功法,霍轩立时起了警惕之心,觉得此事有些不同寻常。

    他不免暗生疑虑,思忖道:“此次这三部妖族南下东华肆虐,难道其后有魔宗的影子在内?”

    若是北冥洲妖部与魔宗弟子联起手来,那对溟沧派而言,却是一个极为不利的消息,且还可能打乱他原先的布置。

    想到此处,他不禁神色有些沉凝,为了慎重起见,便将那妖王泉和提了过来询问。

    泉和妖王先前与一番张衍斗法,已被磨去了不少锐气,此刻自己身处溟沧派之中,修为被符印所镇,又独自面对一位元婴真人,哪里还敢摆什么妖王的架子?

    听得霍轩问询,立刻恭顺老实地回答道:“回禀霍真人,小妖自家也不知晓那功法从来何来,只是有一日一觉醒来之后,这门法诀留在脑海之中了,倒似天生便会一般。”

    霍轩微微皱起了眉头,听此妖所言,这倒像是魔门中的入梦侵神之法,不过那法门乃是一门恶法,只为伤及对方精气神魂所发,且自身也不是毫无损伤,似这等传法之举,倒是少见了,于是又问道:“你得了此法后,便放心修炼了么?”

    泉和摇头道:“并非如此。小妖起先也是小心,唯恐中了他人的什么算计,但因见其是什么惊世骇俗的法门,更无需什么外物相助,便忍耐不住练了,后来也未曾有过什么异状。”

    这功法只能在惑敌逃遁之时所用,对付修为浅薄之辈还可,似对付张衍便没有什么作用了。

    霍轩看出他所言不虚,又问了几遍,见实在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他也无心在这等妖王身上花费太多时间,正要随手处置了,韩素衣却突然出言道:“似是张师弟先前曾言,要收这妖王为他护府灵兽,霍师兄不妨将此妖送与他处置。”

    霍轩想了想,神色一缓,语声平和道:“也好,那便劳烦师妹你去一回了。”

    韩素衣盈盈起身。轻声道:“师兄,那小妹便告辞了。”

    霍轩默默点头。

    韩素衣对泉和一招手,就有一道轻烟飞出,将其摄起,整个人化一阵清风飞去。

    泉和全然不知自家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不过事到如今。他也没得选择,只能顺服地跟随韩素衣去了。

    霍轩轻轻挥手,神色平静的将洞府之内残留的一丝淡淡暗香抹去,便封上洞门,入定去了。

    此刻昭幽天池之中。姜峥对着座上张衍三个叩首,正式完成了拜师之礼。

    张衍微笑道:“徒儿,且起身吧。”

    姜峥再起身时,不免心潮澎湃,三十余年了,自己本以为此生无缘再见当初那位老师之面。却不想今日终于能够得列入门墙之中,思及此事,起源头全是因那心起善念之故。

    当年若不是张衍救助他脱离洪灾,便无今日之姜峥,若无他千里迢迢赶来垂州为百姓阻挡妖魔,其后也无入门之幸,心中暗暗道:“若是我翌日修道有成,当要多行善举才是。”

    张衍看着他道:“姜峥。你入我门中,而今算做记名弟子,门中不限你去留,除昭幽天池外,我此处尚有许多灵岛奇峰,你若有意,可选去一处辟为自家洞府。”

    姜峥抬头道:“弟子愿在老师身侧聆听教诲。”

    张衍笑道:“这也随你,我传你一道法门,可去自行领悟,再赐一件法宝与你防身。”

    他袍袖一摆,灵光乍现,飞出三物,一为袖囊,二为拂尘,其三为一枚符箓,各是光华四射,灵气逼人,悬浮在空。

    姜峥上去接了,再次跪地拜谢。

    张衍掐指算了算时日,自己要闭关修炼木行真光,怕是无心来照应这徒儿。

    想了一想后,他起了一道煞气,将前次凝丹所余四候水、一气芝,明石乳卷了些许出来,用灵光一起裹了,指给了姜铮,道:“你把此三药送去罗娘子处,为师不日即将闭关,你修行之上若有不明之处,可去问她。”

    姜峥这些年都是在凡俗之间往来,听了立时心领神会,老师这是要借他之手做个人情,乃是照拂自己之举,应道:“是,恩师。”

    张衍轻轻挥了挥袖,道:“你去吧。”

    姜铮跪下拜了一拜,退出了大殿。

    他一出门,却想到此处殿宇重重,路径极多,自己初来乍到,倒不知应该住在哪一处。

    他倒也是不急,脚步沉稳缓缓向前行去,打量周围景致,不免对那美轮美奂的胜景赞叹连声。

    不知不觉中到了宫宇拐角之处,这时却见迎面走来一名面貌甜美,眼神灵动的红衣少女。

    他不知对方是何来历,不过看那模样,倒不似寻常婢女,因此不敢造次,避道一边。

    汪采婷今日来此,本是向张衍请教修道上的难问,却突然瞧见一名相貌陌生的年轻道人立在一旁,不由瞪大美目,看着他道:“咦,你是谁?我怎么从没见过?”

    姜峥忙欠身一礼,道:“在下姜峥,乃是张师新收弟子。”

    汪采婷面现恍然之色,随即好奇地打量着他,道:“原来你就是恩师新收的小师弟啊。”

    姜铮论年纪,也几近五十岁了,突然被一名娇俏活泼的少女唤成小师弟,心中顿时泛起古怪之感。

    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暗想修道之人岂能从外貌判断年岁,不定这女子年齿远在自己之上,便不失恭敬地言道:“正是,师弟新来门中,不懂规矩,不识同门,还要请教这位师姐如何称呼?”

    汪采婷嘻嘻一笑,道:“你听好了,我姓汪,在门中原先最小,既然你来了,就该唤我一声四师姐才对。”

    姜峥暗道:“原来老师有四个弟子。”

    虽然他看这位汪师姐似是修为尚不及自己,但他在凡俗间历练许久,人极谦逊圆滑,没有丝毫小视之心,面上更是礼节不缺,躬身道:“原来是四师姐,小弟这处有礼了。”

    汪采婷欢喜应了一声。

    她先前就听门中婢女说老师又带了个徒儿回来,心中好奇,本想抽空去看下是何等模样,好不好玩,却不想在这里遇上了,虽然看起来不似她心中所想,但对答之间却让她找到了一丝做师姐的感觉,一摆手,喜滋滋道:“师弟多礼了,你以后在府中修行,有什么不明之处,就来问师姐我好啦。”

    姜峥看出她是个没心机的,笑了笑,便顺着她口风道:“是,小弟但有疑惑,定来请教,还望师姐不要嫌弃。”

    汪采婷更觉高兴,她在府中过得也是苦闷,汪采薇,田坤只顾着修炼,从来不与她多说闲话。此刻见了姜峥,也不放他走,而是拖着他道:“来,师弟你与师姐好好说说那些凡俗间的事,嗯,要拣好玩的说。”

    她从未去过溟沧派之外,只从长辈那里听说过一些,自然不免有好奇之心。

    姜铮倒也推脱不得,只得选了一些新奇之事说来,好在他确实见多识广,而且仗着一身修为,不惧猛兽毒虫,许多人迹罕至的深山古林也去过,听得汪采婷津津有味,却忘了来此的初衷。

    这几日她凝结了玄种,只差最后一步就跨入玄光之境,可左右也迈不过去。不免急躁了起来,只是越急便越是过不去,沮丧之余,便来向张衍请益。

    却不想听姜峥说了那些趣闻轶事之后,只觉心中欢悦活泼,多日来羁绊熊中的烦闷一扫而空,重回自然天性,忽然间,浑身气脉一顺,似乎什么桎梏撞破了一般。

    霎时,一道灵光冲出重重阻碍,自卤门之上闪现出来,红彤彤的一团,邢若芝状,似烧云炽碳,悬在头顶。

    姜峥不免吃惊,怔了怔后,他起手一拱,由衷言道:“恭喜四师姐了。”

    他突破玄光境也是这几年之中的事,因无老师指点,其中不知费了多少苦功,却不想这位师姐只在这里与自己说了几句话,就突破了境界,心中不说羡慕那是假的,适才入得师门的喜悦也淡去了几分,心中暗下决心,道:“老师门下,想来俱是这般人物,我要有一席之地,极是不易,自今日起,当要奋起直追了。”

    汪采婷只用了三年多的时日,就突破玄光境,一来是因为她资质绝佳,根基稳固,在凝元一途之上用了十载左右光阴;二来是张衍为她所选功法乃是自百余种道册之中选出,最为合用,本也是一门进展奇速的法门,再加上有这昭幽天池之助,灵气不是外界洞府可比,才有了今日成就。

    多日来的难关竟迎刃而解,汪采婷也是欢喜了好一阵儿,等反应过来时,才发现把姜峥冷落在了一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妙目一转,自香囊中取出一物,塞到姜峥手中,道:“师弟,这是师姐送与你的见面礼。”

    姜峥稍作推辞之后,便收了下来,但还未看清楚那是什么,汪采婷上来一把拉他袖子,道:“来,随我走。”

    姜峥怔道:“去何处?”

    汪采婷秀目眨了眨,笑道:“师弟,你还有一个师姐,一个师兄,怎能只叫我一个人出礼,他们也应是有份的!”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