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山形倾压降力妖

第一百四十八章 山形倾压降力妖

    妖王泉此刻无心恋战,不欲与地纠缠,因此对张衍这一道真光不闪不避,他心中打算硬捱一次,争取到片刻时机,好带着麾下儿郎脱身逃离此处。

    他原本主意倒是打得不错,他乃是力道修士,哪怕受了些许伤,也不用在意,只是这一道真光下来,却猛然吃了一惊,他背上竟是一沉,身形顿时向下一矮,像是骤然间驮上了一座山峰般。

    这巨力一压下,他胸中一阵烦恶,腥气入喉,眼见着就要从空中摔落下来。

    他立知这股力量无法抗衡,这时也顾不上逃遁了,连忙发一声吼,把身躯再度长开,双足踏地,向上就是一拱!

    竟是血勇之气上来,要发力将这道真光顶开。

    他却是不信了,哪怕此刻自己背后当真是一座山丘,也要使力将其掀了去!

    张衍见他不肯降服,微微一笑,也不急着将其拿下,只要被他这真光压住,想要再轻松挣扎出去,除非对方法力境界皆是高过于自己,否则那是休想。

    他轻起丹煞,好整以暇催发玄功,不断化出土行真光,一道接着一道,重重叠叠压了上去。

    那光华原本只是泛出淡淡黄芒,只是随着积蓄真力越来越多,渐渐变作了浑黄深色,似如土石累积,山岳叠盖,不断增发力道。

    在他土行真光之下,哪怕当初苏奕鸿也是铩羽去命,更何况他如今之修为远胜当初,任凭那泉和怎么挣扎,也去不了身上大山。

    泉和在他逼压之下,身形越伏越低,过不了多时,膝盖一屈,身体一倾,两手亦是撑在了地上。

    他身为妖王。也有一股蛮横之劲,尽管身躯被压住,但却仰首向天,额上青筋暴突,神情狰狞,不断发出困兽嘶吼,就是不肯低头。

    此刻张衍面上云淡风轻,无有丝毫烟火之气。一派道家高人风范,与妖王那等声嘶力竭的模样形成既然对比。

    有了张衍在前阻拦,韩素衣轻松将后方所有妖修拿下。

    便是那些见势不妙逃窜出去的小妖,也无法破开阵旗阻碍,被一个个驱赶了回来。

    韩素衣将门下分遣出去,将那些个有几分修为的妖怪俱是拿符印镇了,捆缚起来,而那些未曾化形小妖她自不会去理会,只是交由门下弟子随意处置。

    这些弟子平日也是艳羡师长同门有精怪看守洞府,作那厮仆使唤。这些小妖虽是修为差了些,但却正合他们的心意。将看得入眼的抓了许多回来,至于余下那些,皆是随手杀了。

    就是那些观战的小宗修士也是一齐动手,整个泉图妖部在半个时辰不到的时间里,已是烟消云散,不复存在。

    此时泉和在土行真光之下,浑身骨节都在发出吱嘎摩擦响声。似是受不住力了。

    此刻他已不是为了脱身,而是为自己性命苦苦挣扎。

    他很是清楚,如今背上之力已经大到难以想象。自己一个松懈,就有可能被压成一滩肉酱。

    心中叫苦不迭,这样下去,自己只是等死而已,眼珠一转,出声大喊道:“道长,且,且松手,我,我愿作……愿作那守府灵兽了。”

    张衍听他说话虽有断断续续,似从喉咙里憋出来一般,但也听得此妖还仍有几分气力,而且这番话说得心不甘情不愿,显是贼心不死,还在那里设法脱逃。

    他哂笑道:“泉妖王虽有此意,但尊驾毕竟是一方妖主,野性难驯,需得好好修理一番,贫道方敢收容。”

    泉和见张衍并不松口,再也无法可想,索性咬牙不再开口。

    又支撑了一会儿,他已是把体内最后一丝力气都压榨了出来,大汗如雨而下,面色由红转白,浑身剧烈颤动了起来。

    眼见得他就将命丧真光之下,这时远处却有一道玉烟飞来,到了近处,烟云散去,露出韩素衣清丽姿影来,她把素手拨转,收了周身瑞雾,轻唤一声,道:“张师弟,手下留人。”

    张衍回首望去,笑道:“韩师姐何故此妖求情?”

    韩素衣对张衍一礼,正色道:“这妖孽适才竟使出那魔道功法,此事有几分蹊跷,我观张师弟犹自留有余力,不妨先擒拿下来,交予霍师兄处置。”

    张衍自无不可,见泉和已然无力,便把袖一摆,撤了那真光回来,朗声道:“既然韩师姐开口,那便暂且饶此妖孽一命!”

    泉和原本也是油尽灯枯了,此时那真光一去,顿时虚脱倒下,趴在地上不停喘气。

    韩素衣玉容看不出什么神情变化来,但心下却是暗自吃惊,道:“张师弟这门道术极是奇异,也不知他从何处学来。”

    她这念头也就转了一转,便自放下。

    玄门弟子在外游历之时,获得几手玄奥道术,那也不是什么稀罕之事,似溟沧派修士逾万,但能做到十大弟子之位的,又有哪个会少得了机缘的?

    张衍抬眼望去,见视界之中,再无半个站立着的妖魔,略作思索,道:“韩师姐,如今泉图部虽除,但尚有两部往东、西两方而去,来回追赶,未免耽搁行程,不若我等各自分开,最好能抢在其攻陷州城之前拿下了。”

    韩素衣思索一会儿,觉得此议可行,便点头道:“张师弟所言有理,那你我便分头行事,听闻那夜艁部在余下二部之中实力稍胜一筹,师弟能者多劳,此部便交予你,你看可好?”

    张衍浑不在意,韩素衣便是不来此,以他剑遁绝空之能,也有办法将这泉图部收拾了,只是要多花费一番手脚罢了,对付势力尚还不如的夜艁部,自是不在话下,爽快点头道:“如此甚好。”

    他把袖一挥,收了水行真光,转眼飘至城头,对那下方言言道:“姜铮,我这飞宫之中,尚缺几个人手,你且随我来吧。”

    姜峥心中一阵波澜起伏,忙不迭跪下,万分欣喜道:“弟子遵从恩师之命。”

    张衍一招手,就有一股无法抗拒之力将他身形摄起,随后举云升起,携其往飞宫去。

    韩素衣也是身上飘带一个飞旋,化烟腾空,倏尔不见。

    底下杨太守携一干属吏见他们离去,都是齐皆拜伏在地,纷纷拜谢大恩。

    那杨太守忽然想到了什么,顾不得跪拜,急着大呼道:“仙长,还望示下名姓……”

    只是呼了几遍,都不得回音。

    他不免失望,这时一名幕僚挤开人群,到了前方,道:“大人,莫要急,下吏知晓那位仙长姓什么。”

    杨太守侧首一看,见这幕僚正是方才献上水淹之计之人,只是此刻他也无暇问及这人如何自捆缚之中脱身的,奇道:“你是如何知晓的,莫非你认得这位仙长?”

    幕僚马上言道:“不然,下吏适才见得这位仙长与那位女仙说话,虽则两位仙长说些什么在下吏不知,但下吏眼力上佳,又擅读唇语,若是猜得不差,这位道长应是姓张!”

    他虽是说得谦虚,但言辞之中满是自信,

    杨太守仔细回想,觉得倒的确有很大可能,只是他表面上却连连摇头,嘴中叹气道:“此等猜测之言,岂能作数?兹事体大,若是写错了名姓,因故惹恼了上仙,反而不美,还是算了吧……”

    那幕僚顿时急了,猛然上前,一把抓住杨太守的袖子,铿声道:“大人,下吏愿已身家性命担保,此番判断,定是无差!”

    杨太守呵呵一笑,道:“秋先生,我信你了。”

    幕僚立时回过神来,这是太守怕自己担待不起,所以耍了个心眼,让他来出这个头,不过他也无所谓的很,只要太守认可自己便成,嘿然一笑,轻松退到了一边。

    张衍与韩素衣离了垂州之后,驱使飞宫向另外两处妖部搜寻而去,这两部势力远不及泉图部,在二人联手之下,不过半日时间,就被先后扫除。

    扫灭三部之后,他们也不在外间久留,俱是回得山门复命。

    韩素衣与张衍在昭幽天池之前分别之后,便单独往十峰山来见霍轩。

    霍轩命婢女将她迎入内,请她坐下之后,缓缓言道:“师妹此番辛苦了。”

    韩素衣万福为礼,幽幽道:“小妹为师兄出力,乃是心甘情愿,当不得‘辛苦’二字。”

    见她那幽怨之色,霍轩神情不禁有了些变化,忍不住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转开话题道:“师妹此去,不知张师弟修炼到了哪一步?”

    听他如此说,韩素衣玉容之上微现失望之色。

    她毕竟也是玄门高弟,稍稍理了理心绪,立时心如止水,恢复到先前那副清冷模样,接言道:“按师兄先前所言,张师弟习练那紫霄神雷之术之多不过三年时日,可小妹今日在旁细观,张师弟此神通应是已有小成,这等修道资质,莫说小妹比不过,就是比之当年大师兄,也是不遑多让。”

    霍轩默然半晌,随后感叹道:“天纵奇才,不外如是。”

    韩素衣轻摇螓首,道:“师兄,张师弟虽是不差,但毕竟乃是师徒门下,如今你却对他之看重,尤胜我世家弟子,我听得族中几位长辈言谈之中,对你颇多微词。”

    霍轩似是并不在乎,他摆了摆手,冷笑道:“由得他们说去,这般鼠目寸光之辈,岂知我心中大计!”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