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光克敌 妖施魔功

第一百四十七章 真光克敌 妖施魔功

    泉和妖王这一掌下来,几有摧山之威,本拟将张衍强行迫开,这样他身后妖众便能顺利渡河而过,冲入垂州城中。

    张衍笑了一笑,起了玄功,自顶门之上飞出玄黄大手,初时还是一丈大小,但倏忽间长至三十余丈,待到高处,已是比泉和身躯还要大得几分,往上一架,将其落下手掌稳稳托住,道:“泉妖王力气不小,火气也大。”

    见一击无功,泉和妖王也不吃惊,爆喝一声,手掌一翻,不知从哪里拿了一柄六角金锤出来,挥舞起来,照着张衍顶门就砸。

    张衍运起玄黄大手,亦复往上一迎,这柄神兵威力甚大,一砸之下,玄黄大手霎时崩散,化为一团如丝如缕的黄雾,在城楼观战的杨太守等人看得一阵惊呼。

    泉和妖王以为抓到了机会,虽是他身躯庞大,但动作却丝毫不慢,只把金锤往上抬了抬,便又倾力砸下。

    张衍神情不变,不慌不忙,把法诀一拿,自顶门上又冲出一道黄色真光,与那金锤撞在了一处。

    两者一触,顿时爆出一声大响,张衍身形不由晃了一晃,而泉和妖王只觉一股大力自手中生出,饶是他力大无穷,也被反震得手腕生疼,身躯向后一仰,倒退了半步出去。

    泉和身后那些妖众看得王上似乎吃亏,齐皆大吼,当即有十余名妖将跃起在空,驾风冲来。欲要与张衍为难。

    这些妖修俱都是顶盔带甲,手持兵刃,装扮形如凡俗武将一般,他们修为也是不俗,皆有化丹境界,若是寻侈士,在十余同辈围攻之下,能持住守势不败已是难得,更何况留在原地不动。

    只是张衍学得法门乃是玄门正宗,又是丹成一品。以他丹煞之雄浑,玄门之中实在少有可与他比肩之同辈,因此见状毫无惧色,放声一笑,道:“来得正好。”

    他把水行真光一撒,霎时一道水色光华冲天飞起,似壁障一般横在面前,两名迎面而来的妖将收势不及。顿时就落了进去,余下妖将见状大惊,哪里还不识得厉害,立时裹足不前,隔着数十丈纷纷将自家神兵祭出。

    泉和此时已是回过气来,举锤再挥♀一次,却是一个横扫,顿时暴起一阵沉闷破空之声。

    张衍冷笑一声,心意一催,身上宝衫之上现出数尺豪光。那金锤正正落下,打在了那光华之上,可他身躯只是轻轻颤了颤,便又稳住,竟是分毫不伤。

    他一甩袖,就见那一道水色真光再度扬起。那些个神兵往其中一落,被水势一卷,滚滚荡荡,就不知去了哪里。

    那些妖将见自家兵刃落入敌手,不由慌张,拼命催动法诀,想要收拿回来,只是无论怎么使力。一个个俱都涨红了脸,却还是得不得半分回应。

    战至如今,张衍一直盘膝而坐,而此刻,他缓缓站起身来,立在云头,顶上黄雾收拢,将那玄黄大手又重聚出来,冷声道:“尔等既然来了,也不要走了,便都留下吧。”

    妖王泉和看出不妥,大呼一声,道:“快退!”

    他方才要挥动金锤,张衍却起脚一跺,水行真光激荡而起,狂涌过来

    泉和顿觉自己似被一股潮水扯动,似要将他拖拽进去,急忙将身形稳住,顾不得去照应那几名妖将。

    同一时刻,张衍伸手一点,那玄黄大手折撑至数百丈大小,如云遮天,投下大片阴霾,照着几名妖将,往下就是一抓,这数名妖将猝不及防,一下都被抓在了掌心之中。

    张衍冷然一笑,一催法力,大手五指乍然合拢!

    只闻一阵骨肉碾磨折裂的声音传出,哪怕是力道修为再是强横,在这等抓拿之下,内外俱是搅作了一团,已是无法保全性命了。

    这些妖将原本仗着身躯坚实,才敢上来发难,只是见得这般惨状,哪怕再是悍勇,也禁不住心惊胆颤,望向张衍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怖之色,一时都是踌躇不前。

    此刻远处观览战局的,除了溟沧派弟子之外,便是数家小宗门下,他们见张衍一个人面对十数名妖修围攻,却打得一众妖孽毫无还手之力,无论来势多么凶猛,都是被从容化解,不曾退得半步,

    其中一名中年修士射奇光,赞叹道:“这位张道友好生了得。”

    与他并肩而立的一个同门撇了撇嘴,一副理所当然的涅,道:“溟沧派十大弟子,这位张道友排在第九,自是了得的,更何况这位张道友还是丹成一品,数千年来唯此一人耳,胜出我辈着实太多,能有这等手段,倒是不用奇怪。”

    先前那中年修士叹了一声,平日里他也自视甚高,虽曾听说过溟沧派十大弟子如何如何厉害,但因为却从未领教过,是以一直以为纵然是比之自己来得高明,却也不是难以望其项背,可如今却是见识到了,当真是不能比。

    这些个妖将在张衍面前几乎无招架之功,但若是令他们上去交战,也要费一番手脚才能拿下,如是对上两个,那只能设法自彼,这还是对方没有法宝随身的前提之下。

    临清观宋泓此次也是随众而来,当年他与张衍也有一面之缘,此时看着前方衣袂飞扬的身影,不免心生感慨,暗道:“溟沧派不愧是万年大派,根基深厚,似张师兄这等人物尚且在门中排名第九,不知排在他之上的几位道友又是怎样了得?”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韩素衣,这位女子方一出手,就如秋风扫落叶一般,令成百上千的小妖瘫倒在地,也是极厉害的。

    而且此女行事极有条理,到如今泉图部所有举动的皆在其把握中,颇为几分运筹帷幄之能。

    只是在众人看来,韩素衣出手得再多,对付得也是一些小妖,而张衍毕竟独自一人力抗妖王与一众妖将,与之比起来,她场面上未免有些不如了。

    霍轩事先曾写书信给临清观掌门,言名可扶助其宗门,共抗魔劫,身为门中大弟子的宋泓,原本并不同意此举,只是此刻心中却另外有了主意,暗道:“回去当要与恩师重再商议一番了。”

    泉和妖王看着自己族人被张衍当面一把捏死,再也忍耐不住,怒吼一声,使了真本事出来。

    他张嘴一吐,毫光闪烁,一颗拳头大小,浑圆无暇的金珠飞了出来,照着张衍就打了过去。

    如此近的距离之内,金珠几乎瞬息便至,砰的一声,砸在了张衍胸腹身上,将那宝衫之上毫光撞得一阵乱摇,几欲散去,

    张衍随手一拨,将宝光定住,心中却是微讶。

    要知他这宝衫乃是一件玄器,哪怕对上神通**也能抵住,却不想这件法宝一击之下,竟险些打散宝光,虽不至于真能伤及自己,但对方此物,已极是了得了。

    泉和心中更为吃惊,此是自身孕养的一桩本命法宝,有碎石裂金之能,每用一次,其威便会下降一筹,直至彻底无用,往日里从不轻用,他也是被逼无奈,方才祭出此宝。

    没想到便是如此也奈何不了张衍,此时他也意识到了,对方有这等宝衣护身,那是绝无可能被自己逼退的。

    泉和狠声道:“这位道友,我不欲与你溟沧派撕破脸面,你今日撤开门户,快快放了我等过去,那还好说,如若不然,我泉和也不是好欺负的,今日就拼个鱼死网破!”

    张衍却对这等威胁之语毫不在意,笑道:“贫道正缺一名看门灵兽,泉妖王可否愿意前来屈就?”

    泉和瞪着通红双目,死死盯着张衍,身后越来越的小妖倒在幻真云玉烟之下,他心中不免有些急躁,大喊一声,道:“拼了!”就自嘴中吐出一道如墨玄气来。

    此气一出,霎时引发了旋流狂卷,刮起了一阵无边黑风,其中有无数细小坚砂来回飞舞。

    这风极是古怪,原本尚算晴朗的天空立时被遮,昏昏惨惨,日月无光,不但站在后方观战之人只看了一眼,便觉得神思恍惚,浑浑噩噩,有几名修为低微若不是有同门拉住,便要掉下云头了。

    此风乃是泉和借地底阴气秽精养炼成的一口浊气,一旦施展出来,便能迷人神智魂魄。

    泉和隐身风中,把高大身形收了,伸手一抓,卷了百余名修为尚可的族人过来,一声不吭,往外遁走。

    这是他见无法从张衍这里杀出一条活路,因此先故意虚张声势,随后放了这迷风出来,不求伤敌,只求将其阻得一阻,借迷风之助遮掩身形,再悄然逃窜出去。

    韩素衣这时秀眉蹙起,她一按扶手,忖道:“这妖魔怎会施展魔道之术?这其中必有道理。”

    若是放在三年前,张衍倒也拿这黑风没有太多手段对付,可如今却是难不倒他。

    他伸手一点,一道雷光迸现,紫芒飞驰,连连发出霹雳之音,霎时将黑风雾气强行扫除开一大片。

    他转首一望,恰巧瞧见泉和那欲走身影,便猛然喝了一声,道:“泉和,你今日已然输了,还不快快放下兵刃,束手就擒!”

    他这一声大喝,已是用了些许力道法门,首当其中的泉和当即被震得头晕眼花,身形一抖。

    张衍把法诀一拿,玄功挪转之间,扬起一道漫漫黄芒来,往对方身上就是一压!

    ……

    ……(未完待续。,投推荐票、月票,,。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