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狼血裔 玄水素衣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天狼血裔 玄水素衣

    张衍与霍轩一番商议,决定三日之后便即出发,至于具体人手,他便不插手了。

    他从十峰山洞府告辞出来,便回返了昭幽天池.

    入了主殿之后,他把小壶镜一转,光影涟涟,就现出了阵中景象。

    见汪氏姐妹与田坤犹自那妖修王魁甲相斗,因是免去了生死之危,还有翁知远,袁燕回时不时在旁照应,这三名徒儿最初还是拘束局促,现在已是手脚放开,打得有模有样了,彼此之间甚至还又隐隐有了几分配合。

    张衍心下思忖道:“我这三个徒儿与这妖人修为境界毕竟相差太远,似眼下也只能是这等粗浅练手了,待日后修为上来,便可如雁依一般放出去历练了。”

    想到此处,他瞄了那翁、袁二人一眼,神情微微一动。

    几人在阵中这一场好斗,持续了足有一天,见三个徒儿已是疲惫不堪,张衍就传命镜灵,将他们转出大阵,送回洞府之中,随后又把翁,袁二人召来。

    这二人来得殿上,与张衍见过礼后,便束手端立。

    张衍目光投注下来,沉声道:“如今你们二人如今也已修炼至玄光二重境界了,我且问你们,是想出外寻药,撞一撞机缘,还是想在洞府之中化药凝丹?”

    袁燕回听了这话,并不开口,只是望着翁知远。

    她对这位师兄尤为信任,不管他做出何等决定。自己都唯其马首是瞻。

    溟沧派中师徒一脉,按理说都应该外出寻药,但翁知远听得出来,张衍的话中却透出另一个选择,就是他们可在这洞府之中凝丹,所需外药由这位府主拿出。

    现在他只要一开口,化丹之药,便唾手可得,从而就能免去一场辛苦奔波,就是以翁知远的城府。也是忍不住心动。

    只是他毕竟是冷静睿智之人,心下觉得,如是眼下得了化丹外药,看似是少走了一段弯路,占了不少便宜,但实际上很可能使得张衍认为自己二人没有坚定的修道之心,或许不会放弃他们,可将来定然不会再对他们有所看重了。这却是因小失大了。

    反而如果放弃了捷径,选择出外寻药,虽是多了番波折,但对日后长远来说,却是能到得更多的好处。

    他思索了没有多久,就有了决断。努力压下心底这份诱惑,拱手道:“府主,如是可以,请放我师兄妹二人出外寻药。”

    张衍目光平静,道:“你可做好决定了么?机缘错过。那便不再有了。”

    翁知远打躬道:“弟子已然决定了。”

    既已下定了决心,无论是对是错,他也不会再更改了。

    张衍面无表情道:“既如此,稍候我命张境各赠你二人一件法宝,你们回去修炼之处,随时都可出外寻药。”

    他一挥袖。这大殿之中就起了一阵大风,瞬息之间就把二人推出了主殿。

    等二人回过神来,已是身在殿外了。

    袁燕回眉宇间略有担忧之色,道:“师兄,府主这是怪责我们么?”

    翁知远笑了一笑,自信言道:“师妹,恰恰相反,却是我等选对路了。若是府主怪罪我等,又怎会有法宝赐下?”

    袁燕回偏头想了想,觉得有理,欢喜道:“说得也是呢。”

    翁知远自入府之后,虽然表面上一副轻松模样,但毕竟是寄人篱下,心下一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做错了什么事,可如今却是心神稍定,吁出了一口长气,放松言道:“师妹,回去收拾收拾,我等这便出门寻药。”

    袁燕回似也感染到了他的心情,娇俏一笑,道:“是,师兄。”

    张衍挥退二人之后,就喝了一声,道:“张境,把那妖修给我带了上来。”

    镜灵领命,催动护山大阵稍加挪转,将王魁甲送了出来,扔在了大殿之上。

    王魁甲与几个小辈相斗,每次出手,都被阵法护住,有力无处使,正憋了一肚子火无处发泄,突见眼前景物一变,头重脚轻,一跤跌倒在了地上。

    等他一骨碌爬起,抬头一看,只见张衍坐在大殿正中,立时看出他乃正主,头脑一热,大叫一声,仗着皮糙肉厚,就不管不顾冲上前来,一拳奔向张衍面目而去,殿中顿时呼啸之声大作,涌起一阵猛恶狂风,压将过来。

    张衍面现哂笑,起手一抓,拿住了对方拳头,轻轻一使劲,就将其掀了一个跟头,

    王魁甲顿时摔了个昏头涨脑,只是他犹自不肯服输,仰天一声长啸,把身一扭,自平地之上掀起了一阵腥气,黑风绕旋之中,一只耳竖吻长,白毛褐瞳的铁背苍狼现出身来,凶睛中现出几分残忍之色,四爪一顿,踏烟而起,又一次扑上前来。

    只是这次还未到得近前,张衍只是屈指一弹,十几滴幽阴重水如珠而出,接连打在王魁甲身躯之上,只闻一声声的闷响,纵然后者修得乃是力道,身坚体固,但也经不住等冲击,浑身被打出一个个血洞不说,一身铁骨也被打得几欲折裂。

    张衍这一轮攻势,一直将其挫退至十丈之外方才罢手,王魁甲将身躯抖了一抖,伤口瞬时合拢,他瞪着张衍,这时才知道眼前这人实在不好惹。

    他并不死心,就地一滚,又复了人形站起,手一晃,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对铜鞭来,分左右持了,嘿了一声,将身形猛地拔高至三丈之高,似巨人一般,脚下只向前一步,就到了张衍面前,高举铜鞭,朝着当头砸落下来。

    张衍对那来势视若无睹,神色不变,一捏法诀,就见玄黄大手自顶门腾起,将王魁甲身躯一抓,再一催动,竟把他凭空拿起,扔去了数十丈外,登时将其摔了个四仰朝天,浑身酸麻。

    王魁甲胸膛起伏不定,他哀嚎一声,把两根铜鞭一丢,自暴自弃道:“我不是你这道人的对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衍呵呵笑了一声,摇头道:“听闻你乃是泉图部妖王泉和帐下亲卫,我还以为是何等人物,如今看来也并无什么出奇之处,着实令我失望。”

    王魁甲平时最恨别人看他部族不起,闻言顿时一怒,口中大嚷道:“放屁!放屁!我乃是王上麾下旱广将军亲卫,似我这微末道行,又岂能与王上相比?”

    张衍淡淡言道:“我从罗娘子处得知,你嘴中那王上也不过是化丹修为,我却看不出,与你有什么不同?”

    王魁甲闻言更是恼怒,道:“你这道人分明是胡说八道,我家王上乃是天狼后裔,大妖血脉,所修功法则岂是我这等小妖可比……”

    他滔滔不绝,越说越是起劲,张衍又时不时刺他一下,不知不觉之中,便把泉图部分的老底给都抖了出来。

    张衍听了半晌,最后点头笑道:“原是如此,我此去讨伐你们泉图部,正愁不知路数,还要多谢你告知详情了。”

    王魁甲愣了愣,这时才反应了过来,知道是上了当,怒骂道:“你这道人不是好人,竟然套我的话……”

    张衍已然得知了自己想知道的,这王魁甲在他面前便再无作用,也无心与这等蛮妖计较,挥了挥手,就令镜灵将其重又困入阵中。

    他事先从罗萧那里知道,在那泉图部中,最高修为也不过是化丹修士,但妖修之中,便是同一境界,却因修行功行和血脉的关系,道行也是各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那等寻常小妖,只是仗着妖身能欺压凡人,通常无法与玄门弟子相争。

    只有那等立下大功,或者天赋过人之辈,方能得大妖或族长赐下精血残骨,去浊化清,提升自身修为,直至逆反大妖之身。

    看一名妖修修为,若其修炼的乃是力道,只需看其出身,便知大概。

    似罗萧这等拣选气道之路者,毕竟乃是妖修中的少数。

    张衍本还打算带上几名府中徒众前去观战,不过听了那王魁甲所言,知道那泉和乃是天狼血裔,族中也颇有几个硬手,不好对付,思虑了一番,觉得自己一人来去自由,遇到什么危险也能及时抽身。

    打定主意后,他就回了小壶镜,入定打坐去了。

    三日之后。

    张衍从定中醒来,他摆袖乘风,化一阵轻烟出得洞府,来到天池之上,这里经过商裳一番布置之后,又增添了不少雅致的亭台水榭。

    他来到一处临近湖畔的小亭中,负手而立。

    此刻天高日丽,碧水清冽,泛起粼粼波光,风光极是怡人,直教人生出泛舟垂钓之心。

    按照约定,今日霍轩便会遣得门中弟子与前来他会和,一起前去剿杀妖部。

    心中正想着霍轩会派何人前来,这时却忽有所觉,不禁抬头望去,

    只见半空中,正有一名盛颜仙姿的女子轻举莲步,自云中走来,每一步脚下都生成一朵冰雾也似的凝烟,清清玉润,甚是雅洁。

    她身着荷色曲裙,纤腰修束,鬓上佩有蝶翼挂饰,环佩璆然相击,发出悦耳之音,人还未至,就有一阵清雅暗香袭来。

    张衍有些出乎意料,本拟此次与他同行者,很可能是那方振鹭,但未曾想竟是此女,他走前一步,稽首言道:“原来是韩师姐到此,有失远迎了。”

    韩素衣落至地下,也是敛衽一个万福,静静言道:“张师弟安好,此次霍师兄命我与你一道,同去清剿妖孽……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