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六章 通神妙法岂轻授

第一百三十六章 通神妙法岂轻授

    张衍之所以要收纳袁燕回和翁知远二人,那是做得招揽英才的打算。他本是看重二人的资质禀赋,并不指望他们能如何,但未曾想这翁知远倒是给了他几分惊喜。

    他不觉点头,此二人毕竟是祝长老费尽苦心培养出来的弟子,无论祝长老为人如何,这挑选徒弟的眼光倒是不差的。

    不过能否重用,还需再看上一看。

    张衍淡淡撇了二人一眼,把袖一拂,一言不发,就转身走了。

    袁燕回和翁知远皆不知他此是何意,心下惴惴,不敢起身离去,这一跪,就是数个时辰。

    罗萧离去之后,这府中诸事就是商裳打理,张衍离去后,她也自离开,处理几桩小事,转了一圈之后,又一次大殿之上,见二人还跪在那里,心中顿时有些不忍心。

    她莲步轻移,上来轻声细语地说道:“两位且起来吧,老爷行事素来果断,若是责罚你们,定是方才就处置了,老爷不说,那定是真个未曾责怪。”

    商裳乃是洞府中旧人,说话是极可信的,翁知远闻言,顿时松了口气,站起身来,拱了拱手,感激言道:“多谢商娘子提点。”

    商裳柔柔一笑,万福回礼,道:“不碍事的。”

    袁燕回也是忙不迭站起身来,轻轻拍了拍饱满胸脯,道:“师兄,府主那一板脸,却是吓死小妹了。”

    翁知远也不责备她。只是笑道:“师妹以后行事切不可这般鲁莽了,你若死了,没了人在为兄面前吵闹,却也不惯的很。”

    袁燕回脸颊微红,起手轻轻捶了他一拳,忽又想起什么,瞪大秀目,道:“师兄,那两人该如何处置?”

    翁知远冷静想了有一会儿,道:“那人毕竟是我等师叔。不能杀,然另一人辱及恩师,却不得轻饶。”

    袁燕回一直信服这位师兄,重重“嗯”了一声,大声道:“小妹都听师兄的。”

    张衍离了大殿之后,便回了十二重主府之中,他往玉榻上一坐,稳住心猿。准备着手修炼那紫霄神雷。

    起袖一挥,把那一斛紫盈罡砂取出,尽皆倒在地上,似细沙流下,堆起数尺之高,霎时灵气满室。眉眼皆紫。

    这一斛斗中置有数千罡砂,此物平日只靠元婴修士偶尔去天极之上修炼之时,方才带回来些,因此积攒也是不多。

    张衍面前这些,几乎是灵机院数十年来的所有偶积累了。

    灵机院乃是世家把持之地。若是霍轩不是想卖个人情给他,他虽也有办法去他处另觅,但总要花费一番手脚。

    而眼下时间对他来说却是最少的,从这方面来说,世家拦阻他获取罡砂,其实也算是拿准了脉络的。

    按照那紫霄神雷所载法门。手指一点,一粒罡砂飞起,起了丹煞化气成刃,上去就是一斩,登时将那罡砂一剖为二,外壳一破,一道紫色光华迫不及待飞腾出来,

    看准此物。喝了一声,起丹煞一圈,罩了进来,身躯一个后仰,就把这缕紫气自口鼻内吸入体内,他身子倏地一个震动,只觉一股刚强狂猛之力在身躯内来回窜动,蛮横冲撞,激得筋骨酸麻,好一会儿方才镇压下去。

    直至彻底降伏了这股气机之后,他才运转玄功化去。

    他摇了摇头,便又择了另一枚罡砂,依旧如此施为。

    使了几次之后,他微微皱起了眉头,停了下来。

    这罡砂之中,暗含一丝天极雷霆之力,暴烈难驯,是以他每次运化之时,都要经受一番折磨。

    也亏得是他,身躯坚硬如铁,只当无事,要是换了一人前来,岂能忍受得住?

    这还罢了,他运每次化之后,虽将多数雷气化去,但仍有一丝最为顽固的无法化去,几次之后,已是积蓄起来。

    此气愈多,则对肉身伤害愈大,难以想象,等他将这数千紫盈雷罡吸纳之后,那积累在躯体之中的雷气将是何等惊人,一旦肆虐起来,怕是要立毙当场,尸骨无存了。

    他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门中神通绝无可能是致死之法,这其中必有道理。

    反复将早已倒背如流的法诀再观览了几遍,他还是未曾找到解决法门,思虑了一番之后,他不免想起掌门先前所言,自己修行之中,若是有什么不明之处,可去问询。

    他长身立起,自阵门跨出洞府,驾起遁法往山门飞驰而去。

    到得龙渊大泽之下,他把法符一启,化一道金光纵入浮游天宫之中,才一入得宫中,这法符似是受了什么指引,往前次来过的偏殿折去,转了几转之后,须臾落下。

    他踱到大殿之前,对值役道童一个稽首,言道:“门下弟子张衍,欲拜谒掌门,烦请禀告一声。”

    那道童见过张衍,也是回了一礼,道:“张师叔稍等片刻,小童这就去禀报掌门。”

    不一会儿,道童回转出来传命,道:“张师叔,掌门唤你进去。”

    张衍举步入内,到了殿中,见秦掌门端坐于玉台之上,忙上前见礼,道:“弟子张衍,见过掌门,今日此来,是弟子有一桩疑惑,不得不向掌门真人请益。”

    秦掌门笑道:“你择了那紫霄神雷之术,我便料你必来,你且上得前来。”

    张衍跨前几步,到得近前,掌门伸手一指,点在他的眉心之上,霎时间,似乎无穷妙法传入识海之中。

    秦掌门将手收回,一摆拂尘,又道:“要练得这门雷术,其实极易,你需炼得一块器石,将那精雷滤洗一遍即可,此石炼制之法我已传授于你。且回去好生修行吧。”

    张衍得了法门传授,来此目的已然达到,见掌门闭目不言,便稽首一礼,缓步退出。

    出了浮游天宫之后,他驾剑飞去,把掌门所传要诀细细体悟一番,须臾就明了其中玄奥。

    原来世上万物行阴阳两道,乘五行之变,相生相克。那器石名为“乘金精瑞石”,能平抑刚健雄气,使其温和驯服,那罡砂内狂猛雷气只消在其中走上一遭,就能为修士所用。

    此法看似简简单单,但若无人指点,弟子不得其法,修炼过程之中。定是要吃尽苦头,就算如此,也还不见得能练成法门。

    张衍心下不免寻思,掌门所授,分明就是溟沧派中不录书册的秘传要诀。

    溟沧派万年传承,似这等真正能轻易过得关隘的法门。怕也只有掌门真人才知晓。

    似是齐云天,怕是就知悉了不少隐秘要诀,方才能练得许多厉害道术。

    一念及此,张衍又忽然想到,那门中十二神通。指不定都有这等秘法,如得掌门信任,只要轻轻点拨几句,就能少走不少弯路,想来以后要多来请益了。

    他遁光自虚空急掠而过,一刻之后。就回了昭幽天池,并不回去主殿,而是指开阵门,直入炼器洞府,身形落至鱼龙宝鼎之前停下。他自炉中暗藏火种中择出一种合用的,一挥大袖,登时炉火轰然,焰光飞扬。熊熊腾起。

    那“乘金精瑞石”炼制不难,有了前次在此炼化护命幡的经历,他眼下根本无需旁人相助,自己就能炼化。

    至于祭炼此物所需数十种天材地宝,对门中其余弟子来说收集不易,但对他而言,却属寻常,只桂从尧当日所遗之物就足够应付了。

    信手打了一道法诀出去,命那镜灵前去搜罗,自己则往蒲团上一坐。

    等了十几息后,就见阵门一开,镜灵踏步进来,作揖道:“老爷,你命小的寻得诸物,皆在此处了。”

    张衍道:“取来我看。”

    镜灵把手一招,就有数十祭炼宝材飞在空中。

    这其中有泥壤,有刚砂,有金石,还有异玉,精金,穴气,多属金土之物。

    张衍见法门上所述之物皆是备齐,并无遗漏,不免点头嘉许,喝道:“张境,你且在一旁看住炉火,火势若有变化,记得出声提醒于我。”

    镜灵连忙大声应了。

    张衍用手点了几点,先以一方合沙精胚为引,置入炉中,随后放出雄浑丹煞来,催动炉火,耐心祭炼。

    约莫三日夜后,那炉身一晃,有击撞震之声从里传出,他心中明白是那胚石已成,丹煞鼓动不停,继续运转,再按法诀所指,引了那数十宝材按次序分布,先后往鱼龙宝鼎内投入。

    再有七日之后,只见炉鼎摇晃,白气蒸腾,顶盖气门中流泻而出。

    张衍随手一挥,将那炉门开了,只见有一块棱角处处的瑞石被烟气托在半空中,正翻滚不定。

    他伸手一指,一道锐气飞出,在那石上一扎,但闻一声大响,此石喀喀几声,掉落无数碎石,最后露出一方浑圆饱满,不过婴孩一拳大小的玉石出来。

    张衍精神一振,手掌一番,这“乘金精瑞石”就落入手心之中,拿在眼前细观,只见此物前后有一如蚁孔窍,玲珑剔透,晶莹润泽,不由满意点头。

    他若是在祭炼此物时细心琢磨,这卖相其实还能好些。不过这只是用来自家淬炼雷气,外间形貌无足道哉,他也并不十分在意,总之不损效用就成了。

    携了这块瑞石,他起身回了主殿坐定。

    再取了一粒罡砂过来剖开,指引那雷气往石中转了一转后,徐徐吸入体内,这一次,那雷气果是平和温顺,不似先前暴躁难伏。

    不止如此,这雷气转了一转后,就是先前那些个积攒体内的雷芒,似也是被其同化而去。

    张衍心中不觉一喜,他本还将设法将那雷气驱除,眼下倒是免得他再费一番手脚了。

    目注那堆罡砂,他轻喝一声,星辰剑丸倏尔发出,闪动之间,就化作十六道剑光盘旋飞绕,在心意牵动之下,往那紫盈罡砂上一斩,眨眼便腾起十六道紫气。

    张口一吸,把十六道雷气一齐吸入体内,就运功调和起来。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