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山门阵图起心潮

第一百三十五章 山门阵图起心潮

    ps:ps:祝大家元旦快乐!

    两名魔宗修士一路遁逃,去了数千里之后,在一处密林里转了一圈,这才停顿下来。

    那干瘦道人起烟飞遁,不多时,他便擒了一只麋鹿过来,扔在脚下。

    奇貌修士接连咳出了两口鲜血,自袖中拿出了一只玉瓶,倒了几颗鲜红药丸在手,扔在嘴中咀嚼了几下,随后把手一抓,将那麋鹿摄起,随意伸指一戳,就点出一个血洞,仰脖一灌,药末就和着泊泊热血吞咽了下去。

    他把玄功运转,待药力化开,伤势稍稍好转,这才长长吐出了一口气出来。

    他抹了抹嘴角血渍,万分惊疑道:“这张衍在溟沧派十弟子中只排名第九,便身携三件玄器,道术威宏,他已是这般了得,不知那霍轩和钟穆清又要厉害到何种地步?”

    干瘦道人沉默不言,好一会儿,他才道:“眼下尚不能妄下定论,看那张衍行迹,形色匆匆,不定是去办什么大事,这才有了这番准备吧?若是放手相斗,我师兄弟二人未必会输。”

    奇貌修士点了点头,他们二人适才被张衍逼得落荒而逃,此刻也不说些宽慰之言而已。

    他们二人自从宗门出来之后,便先找上了溟沧派,本是满怀信心,哪知出师便即不利,不觉有些气沮。

    沉默了有时,奇貌修士主动开口道:“师兄,我等下来该如何?”

    干瘦道人仔细想了想,沉声道:“这张衍虽看出我等身份,但并不知晓我等出来做什么,还是按原先所谋行事吧。”

    奇貌修士颇觉惋惜道:“我等携来兜空棉罗帕不过六副,原本准备应付少清三子时用上,没想到此人身上就用去了一副,这下却是有些难办了。

    干瘦道人拍了拍飞梭道:“有秘砮飞梭在手,五副棉罗帕也是足够用了。”

    他沉吟了一会儿,取出纸笔,洋洋洒洒写了一页纸下来随后一抖袖,那字迹飞起,他又拿一根墨玉简中飞来,晃了一晃,字迹就往里投入,旋即敛去不见。

    此次十六派斗剑,将是魔门六宗与玄门十派的较量,这张衍潜力无穷也极有可能去得斗剑大会,是以他不吝笔墨,将他们与张衍争斗的详细经过写下,到时门中弟子便能有的放矢。

    三日之后,张衍赶至青桐山。

    他立于天际之上,朝下望去。

    这瑶阴山出入门户已闭,护山大阵又有些许运转,要想自外界破入,那是难之又难,是以许多大能修士来此查验也无果。

    不过仍旧有许多修士在此逗留恋栈不去希望能撞得几分机缘。

    张衍有意避开诸人只是转了几处,却发现竟有几名元婴真人站在山巅俯览诸山,不觉一皱眉。

    若是他此刻启了阵门,那牌楼一出动静甚大,必定被其察知。进去容易,出来可就不妙了。

    他一转念,需得寻一个法子才好。

    将那金印取出,正待启开大阵门户,可灵气往里一入,却觉其中有一股磅礴法力跃然而出,牵引着他自身法力连破十八重禁制,须臾就将这枚金印祭炼完毕,运使由心。

    他不禁又惊又喜,原本以他功行,要完全炼化这金印,非要半年之功不可,然而有了这股法力相助,却是不费吹灰之力。

    此定是那掌门所遗,助他一臂之力。

    而且不止如此,那灵气破禁之时,他也隐隐体悟了些许法力运转之妙,似乎是掌门特意借此机会,指点于他。

    明晰了这层变化之后,他日后若是炼化类似宝器,当也无需如先前那般磕磕绊绊了。

    尤其是这金印彻底炼化后,他已无必要再犯险上前,哪怕是在瑶阴山门之外,也能运使护山大阵,不虞被他人察觉了去。

    他飞剑一转,就近寻了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头,按落云头,停至一处山腹,随后盘膝往一块山石上坐下,拿起金印,心神往里细细一探。

    原来这金印共是控制了八十一座阵势,周而复始,流转不休,且每一座门户又分出三十六道出入之口,在这青桐山上,几近三千座阵门,彼此又勾连如径,相互贯通,难怪那阵门开启之时,似能无处不在,他尚是头一回看到一派护山大阵内中诸般变化,不觉为之大开眼界。

    他不禁感慨,这里毕竟是一派根本重地,阵法之势玄奥莫测,难怪这许多修士在此忙活了有日,也是对其无可奈何。

    昭幽天池护山之阵虽也不差,但桂从尧乃是借小壶镜开辟,他自身并不明阵理变化,只是粗陋排布,拿来与此阵一比,却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张衍暗忖道:“昭幽天池孤悬在龙渊大泽之外,眼下尚能应付,若是将来魔劫一起,难保无有恶客能破开阵门,杀入府内,那便不好对付了,此事当要放在心上,这阵法布置当也要深研一番,或去寻一名精通阵法之道的能人,向其请教才是。”

    虽是他洞府与溟沧派也算得上相邻,但应付魔劫时,不能全然指望门中,以往他是思虑不及,可如今既然看到真正的护山大阵该是这般模样,知道自身洞府有所疏漏,当然要设法弥补。

    不过似这等山门大阵,万万不能托付他人,否则等若太阿倒持,授人以柄,唯有自己布置,方才安心。

    他仔细想了一想,门中擅长阵法者,孟真人算是一个,不过自己就算能请动他,也不会传以真法,至于门中另一些高人,他却并无交情,再去设法结交,他也没那等闲情。

    将在自己所识之人在脑海里转了一遍,顿时想起一人来,此人也是精通阵法之道的,那便是远在东海之上的清羽门掌门陶真宏。

    这位洞天真人承诺可允他三事,如是向其请教阵法,想必定是会倾囊相授的。

    只是这事也不用急在一时,就算要重履东海,也是炼成参神契第四重炼之后的事了。

    想停当后,他收了心思,把灵气发出,那金印微微一跳,顿时就将那护山大阵启了。

    这青桐山之外本来风和日丽,可随他拨转大阵,只眨眼间,就起了一阵乱雾,无有一阵响的功夫,就笼遍山头。

    周遭修士不知出了何事,也拿不准这大雾之中是否隐藏他物,心凛之下,都是纷纷驾起遁法,飞身上空,不敢靠近。

    由于起的匆忙,有些过于匆忙的修士,法器还撞在了一处,一言不合,又相斗起来,以至于场面一时有些混乱,这等局面正合张衍之意,他起一袖,往那金印之上一盖,遮了此物放出的毫光,再度催动灵机,随着手中传来一阵震颤,轰的一声,他识海之内似乎钻入一副图画,瑶阴山中诸般景物历历在目。

    他凝神观去,须臾遍览山川,扫尽十八道山梁,宫观楼阁无一遗漏,只一会儿,就寻到了方振鹭躲藏之处张衍不禁讶然一笑,此刻这名门中高徒竟然与他先前一般,躲藏在了那塔阁之中,不过正好方便他行事,他先择定阵门,随后驱了金印,将那塔阁之中的门户一个挪移。

    方振鹭这些时日来,一直在躲躲藏藏,后来发觉此山人踪俱无,就是泰衡老祖也不见了踪迹,开始还小心翼翼,后来才胆子大了些,把悬起的心思放了下来。

    这几日他也在找寻出山之法,这时突然感觉力上身来,大惊之下正要强挣,又哪里可能与整座护山大阵相抗衡?

    一阵天旋地转后,再睁眼开去时,见到眼前景色,却是有些难以置信。

    自己……竟然已在山门之外了?

    他恍惚了一阵后,定了定心神,想及自己被困有日,族中定也忧心,且还需将此行之事及时告知门中,因此不及多想,纵身一跃,化一虹清霞飞去。

    张衍见他驾烟飞去,那掌门之托便算完成,顿觉一身轻松,此事既了,自己当可回府潜心修炼了。

    他回首看了看青桐山,又扫了一眼漫天修道之士,见这些人还是不死心,不由失笑摇头,把袖一挥,就白日飞空,往昭幽天池回返。

    他虽是比方振鹭晚走些许,但因剑遁迅捷,倒是先一步回了门中。

    开了阵门,往主殿上一落,方才站定,却见袁燕回跪在大殿之中,身旁还有一名男弟子也是一般跪着,正是她的同门师兄翁知远。

    见得张衍回府,二人连忙叩首。

    那翁知远头不敢抬,伏地言道:“府主,我师妹自小在门中修行,并不谙人情世故,又性情率真,此次行事也是她未及多想,还望府主恕罪。”

    张衍将那高冠道人与锦袍修士丢给袁燕回处置,此女不明其意,不知该如何是好,彷徨之中,只得向自己正在闭关的师兄请教。

    翁知远问明情形之后,他思忖下来,觉得如今他们二人寄人篱下,无论此事对错,总之先请罪总是没正确的,因此他二话不说,立刻拉着自己师妹,与自己一起跪在大殿之上。

    这时商裳走到近前,轻声道:“老爷,他们二人自老爷走后就跪在此处了。”

    张衍不置可否,淡淡看了二人一眼,道:“你们何罪之有?”

    翁知远并不起身,只是道:“在下这师妹行事莽撞,只想到自己,却不想她如今已是昭幽天池门下,若是在山门之外被人擒去,却是损了府主的威名,非是门下所为,这也是在下平日里未曾看管好,才致师妹有此举动,是以特来请罪。”

    说完之后,他又往地上重重一个叩首。

    张衍闻言,不觉向下投去一瞥,这个翁知远,倒是意外的不错。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