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秘砮飞梭天外遁

第一百三十四章 秘砮飞梭天外遁

    张衍因有掌门之命在身,入了洞府之后,把那二人用符纸镇了气脉,随手丢给了袁燕回,而后也不多问,把镜灵唤来稍作吩咐之后,就出了洞府,遁起剑光,往青桐山而去。

    那两名魔宗修士则在后紧紧跟随,这二人乘着一只奇形飞梭,遁速并不比飞剑慢上半分,且飞行之时,尚有一层腻腻银光,在日光之下闪烁跳跃,极是耀眼。

    这二人一路跟了上来,未有多久,便被张衍察知。

    修士于天穹之上飞遁时,视野开阔,一目千里,若是有人接近,想不察觉也难,是以二人根本没有隐匿身形的打算。

    张衍目光往后一撇,淡然一笑,并不去作理会,遁光依旧,往前飞驰。

    二人尾随了一阵,奇貌修士见张衍竟是对自己二人不理不睬,好像毫不在意,不由嗤笑了一声,语声戏谑道:“这张衍死到临头,尚不自知。”

    干瘦道人似是早有预料,微笑一下,笃定说道:“这岂不正合我等之意?且这些个玄门大派弟子,胸中俱有傲气,此等反应,也在情理之中,不足为奇。”

    他伸手指了指前方,道:“师弟你看,过了前面那座山头,你我便就动手。”

    此处距离溟沧派地界尚是不远,只消一个飞符,门中大能修士瞬息而至,就能叫要他们一个都走不脱,因此他们觉得动手时机未至。张衍若是此时回身来斗,他们多半会先行退开,而不会留下接战。

    过不了多时,三人已去了千里之远,张衍一挑眉,把剑一按,制住遁光,把身回转,神情淡淡言道:“两位跟了贫道许久,若要动手。此地便可。”

    他此行要去将方振鹭从瑶阴山中放出,这涉及门中隐秘之事,当然不能放任身后之人一路尾随下去,而且这两人之行头相貌,一望可知是魔宗修,其用意不问可知。

    两人怕自己回话露底,因此皆是不发一言。

    那奇貌修士喝了一声,起袖一挥。就有炫光闪过,一蓬星火烟尘之中,窜出一只雕虫刻兽的铜钳,两尾一张,开了双颚,露出森森锯齿。带着一股腥气,往下凶狠绞杀而来。

    干瘦道人则是闷声不响,手指不经意间轻轻一弹,也发了一团黑气出来。

    这黑气一眼看去貌不惊人,但若仔细察看。便能发现是其是由一圈若隐若现的套结绳索绕成,三丈大小,约有指头粗细,索身之上,有许多牛眼大小的绳圈,每一只圈中皆绑扎有一只狞恶凶厉的鬼头。在那里挣扎作势,似要飞窜出来。

    此物名为“厉叱索命圈”,索身本是一件玄门至宝,经九幽阴气污秽了之后再经魔道手段祭炼成型。

    但此还不是这法宝厉害之处,这绳圈之上还炼化有千数生前犯有滔天杀孽的冤魂厉鬼,修士一旦被其套中,便挣脱不得,待这上千邪魔齐涌上来。哪怕你有宝衫法衣相护,也能在片刻之内被吃净血肉而亡,再魂魄拘上索来,受炼狱之苦。

    这二人此次出行,乃是奉了门中之命,身负查探玄门弟子之责,二人虽是擅长遁法,但为免二人出得什么意外,便又赐下了诸多法宝相助,是以此来寻张衍晦气也是有底气的。

    此刻他们甫一出手,就放出了两件玄器,可谓是大手笔了。

    如是他人见得这般场面,恐怕唯有退避一途,然而张衍却是不惧。

    他冷笑一声,起手一指,灿灿华光飞腾,五灵白鲤梭飞出袖囊,把尾一摆,就往那铜钳迎去,霎时斗在一处。

    同一时刻,清光一闪,那“福寿锁阳蝉”自眉心之飞出,冲向那“厉叱索命圈”。

    这魔圈似也知道厉害,绳上千百凶魂发出厉啸,往旁侧躲闪,可那锁阳蝉极为灵活,不论避往何处,总是须臾便被追上,不过躲得几回,便被其定在空中。

    这魔门至宝也不肯服输,千余鬼头一只只伸长细颈,仰首长嘶,兀自在那里摇摆挣扎,。

    三人一对上,便是四件玄器出手,这般场面就算元婴修士相斗也极是少见。

    干瘦道人和奇貌修士见张衍如此轻易接下他们攻势,俱是一愣,不禁膛目以对。

    那奇貌修士大嘴一张,伸出一条血红舌头,其上露出一双眼睛,眼睑分作三层,此刻不禁睁大,失声道:“此人不过是化丹修士,纵是门中十大弟子之一,怎会有这般身家?”

    寻常修士所用法宝,不过是一二件趁手灵器,那些小宗弟子行走在外,只有一二法器充数,能有一件下等灵器便当窃喜了。

    而大派弟子稍好一些,随身带有一二件上等灵器,若再多得一件,同辈之中也可称雄了。

    似玄器一流,溟沧派中原先五大族也不过寥寥几件,轻易不会拿出。

    瑶阴山中一战,章伯彦,应成霖,岳御极等人虽是元婴修士,但玄器却一件也无,可见是如何稀少。

    这两名魔宗修士本想着自己这两件玄器一出,纵然拿不下张衍,也能挫其锐气,好生拾掇一番。

    可未曾想张衍一出手,亦是两件玄器回敬过来,如不是知晓己方行踪此人绝无可能察知,险些要以为对方早有准备了。

    那奇貌修士很不服气,恶狠狠言道:“我却不信,此人还有法宝随身不成!”

    他一捏法诀,将一物祭起,此是一只螺纹拧结,色呈黑灰的牛角,飞在空中,旋动如钻,呜呜怪啸,扎刺下来。

    张衍冷哂一声,却是不闪不避,心意一动,身上宝衣倏尔放出一道毫光,如日焰喷出,那牛角钻进去几分,就陷入其中,只是一味使劲,却不得而下。

    奇貌修士脸上虽无眼无鼻,但也是止不住一阵变色,惊呼道:“此人还有宝衣护身?”

    他这牛角乃是师门所传,纵是比不上玄器,也是灵器中的上品,如今被张衍轻而易举挡下,那只能说对方护身法衣品阶可能更高。

    三件玄器?

    这骇人结论一得出,便是二人底气再足,也是一阵心虚胆怯。

    他们对视一眼,眼下最大依仗不见建功,再斗下去也是徒劳无用,若张衍还有什么惊人手段,不定要将自己性命搭上,这念头一起,顿时萌生退意。

    奇貌修士沉声道:“师兄,你先走。”

    两人师出同门,彼此配合默契,那干瘦道人知道谦让不得,点头道:“师弟小心!”

    他把一掐诀,把那半空中铜钳收了回来,随后一拨飞梭,居然眨眼间就闪去无踪,先一步遁逃而去。

    张衍见二人欲走,喝了一声,一点剑光飞出眉心,如电而至。

    那奇貌修士则踏烟而起,在四方来回飘飞,他看着张衍,神色凝重,那飞梭有挪移之能,若是没有法宝在外,他要走也是容易,可如今要收回这两件玄器,却不能不付出点代价了。

    他脸上露出肉疼之色,手一挥,将一方罗帕祭出。

    此物一出,倏尔一长,霎时方圆十数里尽皆笼罩,无数毒气韧丝纠缠喷吐而出,不断侵夺空间,往中间张衍逼来。

    这法宝名为“兜空棉罗帕”,乃是采集百种奇虫吐丝织就,先以魔穴地毒之火淬炼,再以寒星磁光浸染,养炼三十六载始成,不但能滞碍剑修飞遁,还能困人阻敌。

    不过他也知这也只能阻碍张衍片刻,因此不敢犹豫,嘴中念了一道法诀,那“厉叱索命圈”忽的一震,化作无数烟气一散,就摆脱了那锁阳蝉的纠缠,化作千余只魔头往四面八方飞去。

    他再伸出手指一点,那烟气即刻聚拢过来,拿至手中时,见其上厉鬼至少去了两成,原本浓浊的黑气也是淡了几分,暗暗一叹,道:“回去定要受师祖责骂了。”

    没了飞钳对峙,那五灵白鲤梭得了解脱,把头尾一摆,就寻他而来。

    此人也是了得,嘿嘿一笑,把身躯一抖,居然化作滚滚飞烟散开,眨眼飞去,到了千丈之外后,又把身一合,重新聚形而出。

    一道光华亮起,那干瘦修士操着飞梭从虚空中遁出,将其接了。

    奇貌修士方一落在飞梭之上,就吐了一口鲜血出来,脸色变得惨白,这逃遁之法极伤元气,不过不如此他也脱身不得。

    干瘦道人将他一把搀住,道:“师弟可好?”

    奇貌修士摇头道:“无事,此人厉害,那‘兜空棉罗帕’怕是困不了他多久,快走!”

    干瘦道人又把机枢一转,待要离去。

    张衍接连撕扯开上百道织网,方才摆脱了那棉罗帕围困,出来之时,恰好见其脱身欲走。

    他冷哂一声,小诸天挪移遁法一转,只一步跨出,霎时就来至此二人背后,轰隆一声,顶上玄黄大手飞出,须臾变作百丈大手,似遮天蔽日一般,似山岳压顶般抓落下来。

    两人见状,俱是大骇不已,那干瘦修士狂喝一声,把胸口一拍,喷出一口精血在那机枢之上。

    见那飞梭霎时一震,倏地化光而去,每闪得一闪,便出去数百丈,几息之后,便消逝天边。

    张衍负手立在空中,眼望远空,暗自想道:“这二人法宝奇功层出不穷,定也不是魔宗之中无名之辈。”

    尤其是那飞梭乃是一件至宝,他自忖便是自己赶上去,也不见得能追及,且他身上还有掌门之命,此事耽搁不得。

    思索片刻之后,他把袖一挥,将剑遁起了,一道虹光飞入云霄,倏尔不见。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