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十峰赠砂释善意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十峰赠砂释善意

    张衍到得灵机院中时,是一名姓殷的副掌院亲自出来招待,又将其请入了院厅之中落座。

    闲言了两句之后,张衍便道出了来意。

    听闻他想要那紫盈罡砂,这名殷副掌院却是怔了一怔,他招招手,对一名执事道人嘱咐道:“去把那剩余的罡砂取来。”

    听得剩余二字,张衍眼中光芒不禁微微动了动。

    那执事道人一个欠身,就转身出去,未有多久,托了一只玉盒上来,摆到了桌案上。

    殷副掌院伸出一手,将那盒盖掀开,露出其中紫光荧荧,置于笼烟氤氲之下的数十枚罡砂。

    他歉然道:“还请张掌院体谅,灵机院中所藏紫盈罡砂本就不多,适才又被人取走了不少,所以只余下这十几枚了。”

    张衍看了一眼,这盒中所放置的罡砂只够他数日之用,显然是太过稀少。

    不过他仍是神色平静,仿似随意问道:“不知殷掌院可否告,那些是被门中哪一位同门取去了?”

    殷副掌院微露笑容,目光在张衍脸上一转,放缓语调道:“是那十峰山上来得一名婢女。”

    “十峰山?”

    张衍了然点头,如今能以这处地界代称的,那便唯有霍轩一人了!

    不过霍轩并不修习那紫霄神雷,是以把这紫盈罡砂取去也是无用,而且此事又这般凑巧,他不用多想。也知对方此举必有深意,否则也不可能如实说出去向。

    念及此处,他也无心多留,站起身来,稽首道:“多谢殷掌院告知,告辞了。”

    他一甩袖,将那玉盒卷了进来,转身跨步而出。

    殷掌院起身回礼,目送张衍出得门去,他捋着胡须。似在思索什么,过了一会儿,他道:“来人。”

    那名执事弟子走了上来,道:“掌院有何吩咐?”

    殷副掌院眯眼道:“你去找陈长老门下探听些消息,看看霍师兄究竟何意,记住,勿要使得他人知晓,也无需说是我问的。”

    执事点头道:“弟子领命。”

    张衍出得灵机院后。就起了剑遁之法,辟天光虹一道,往那十峰山飞去。

    不过须臾,就到了鸿烈陆洲,往那最高峰之处一路飞纵,就远远瞧见一名身着粗布道袍的道人站在高岩之上。

    竟是那霍轩早已在此等候。张衍把云头按落,淡淡一稽首,道:“见过霍师兄。”

    霍轩笑了笑,一指身后洞府,道:“师弟想必是那紫盈罡砂而来。此事不急,且进来叙话。”

    张衍起手一拱,便随着他入了洞府。

    这十峰山巅虽也是灵气浓郁,但过去齐云天也只是门中大比之时才来此处。可霍轩成了那十弟子之首后,倒是把此地当作了久居之所,还把洞中诸多摆设搬来了此处。

    张衍一步踏入。发现这处洞府不大,左右不过五六丈,在顶上开了一处半月望洞。

    其内布置也是极简单,除了一方案几,几只蒲团之外,也就摆了一只宁神香炉,除此竟是别无他物,倒是如同清苦修士居处一般。

    张衍不禁微讶。以霍轩的身份,竟然只住这么大的洞府,比那苗坤还要不如,实在令人意想不到。

    两人在那蒲团之上坐下之后,霍轩就自袖囊中将那一袋“紫盈罡砂”拿出,伸手一推,就将其送至张衍面前,意味深长地笑道:“神通道术修炼不易,这罡砂需元婴真人去往极天之上修炼之时,方能顺手采得,平日也是不多,若是被人无故取去,再想得来,却不知要用上多久,我此次能助师弟一次,但若再有下次,也是不好出手,师弟且小心收好了。”

    他这番话说得再明白不过,这是告诉张衍有人不愿意看他能安稳修炼那紫霄神雷,是以欲从中作梗,不过霍轩得知之后,提前一步将那些罡砂取了过来。

    张衍心知肚明,对方故意卖他一个人情,定也必有其因,不会平白无故便宜了自己。

    他看了一眼那些罡砂,并不伸手去拿。只是淡然一笑,道:“师兄若有什么嘱咐,还请直言。”

    霍轩笑了笑,也不绕弯子,道:“那为兄便直言了,张师弟,听闻那四名下院真传弟子至今还未有洞府安置,此一事上,还请你通融一二。”

    原来那四位世家真传弟子虽已出了下院,亟待寻一处上好洞府修行,可因不得张衍之命,跃天阁不敢自作主张,是以至今仍寄居族中,霍轩所说,便是此事。

    这倒并非张衍有意为难,只是这些时日来他来回奔波,这些小事就暂且搁在了一边。

    张衍神色间略现诧异,若说霍轩只为了这等小事就相助于自己,他却有些不信。

    他又转念一想,对方既然不明说,自己不必主动出言相问。

    思索了一会儿,便顺水推舟道:“此非难事,既然师兄开口,那师弟我便回去好生安排。”

    霍轩很是客气,拱手道:“那就拜托师弟了。”

    张衍站起身,道:“小弟尚还有一桩要事去办,就不在师兄处多留了。”

    霍轩亦是起身,颌首道:“师弟好走,为兄便不送了。”

    张衍一个稽首,洒然出了洞府。

    张衍走后,霍轩重又坐下,冷笑一声,暗忖道:“那些长老莫非老糊涂了不成,以紫盈罡砂相挟,还当真以为张衍没有别的办法取得此物了么?”

    他先前所接书信,乃是陈族几名长老发来,所交代之事也绝非他表面上说得这般轻松,而是要他设法将紫盈罡砂取走,不给张衍留下一丝半毫,其目的也不复杂。

    张衍执掌下院,本就卡得世家好生难受,时日一长,谁又知道他会弄出什么动静来?

    是以世家千方百计在寻能拿捏住张衍的地方,而一听闻张衍要练那紫霄神雷,便立刻准备从中着手。

    但霍轩目光长远,知道那下院格局已成,恢复旧观那是无稽之谈,也不是张衍一个人能做主的。

    且观张衍先前所为,看似激烈,但总是留有底线,若是强硬逼迫,只会坏事。

    是以他并不理睬,相信自己卖其一个人情,张衍必然心中有数。

    他在这里思索,却听有细碎脚步声起,抬首看去,却见一名披着大氅,面如满月,貌美端庄的女子自洞府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俏丽小婢,她秀眉蹙起,眉宇间略显幽怨之色。

    霍轩不禁站了起来,讶道:“夫人,你怎么至此?”

    陈夫人幽幽道:“老爷自搬来在十峰山养炼法宝,已是久不回府了。”

    霍轩长叹一声,道:“夫人又不是不知,那魔劫将起,如今我为十弟子之首,又怎能不用心筹谋,以避此劫?”

    陈夫人轻轻一叹,道:“贱妾明白老爷的心思,只是夫妻本是一体,老爷要要做什么,也不要隐瞒贱妾,那族中长辈时时来训话,贱妾也是颇感委屈。”

    旁侧一名婢女也是插话道:“姑爷,娘子为了你,可是受了不少责骂。”

    霍轩似也有些不忍,上前几步,握住女子的柔荑,道:“都是为夫的不是,叫夫人难做了。”

    陈夫人靠前两步,垂首道:“老爷知晓妾身一片苦心就好,对了……”

    她似是想起什么,抬起螓首,道:“贱妾来此之时,三姑姑曾交代一事……”

    “何事?”

    陈夫人目注他面,道:“三姑姑关照你,既然要收那紫盈罡砂,那日后有多少收多少,万万不可让那什么张衍轻易得了去。”

    霍轩心下一哂,这“三姑姑”与那萧氏的萧穆岁本是道侣,门中传闻萧穆岁因张衍而死,有这心思倒也不奇怪。

    不过早有思量,心中打定主意不去理会。

    但他面上还是含笑言道:“此小事耳,夫人放心,回去告知三姑姑一声,若为夫有罡砂在手,定不叫那张衍取了去。”

    陈夫人欣然一笑,道:“那便好了。”

    她看了周围一眼,又反手紧握住霍轩的手,叹道:“老爷这里太过寒酸简陋了,贱妾此次带来了不少装点之物,老爷万勿推却。”

    说着,她也不问霍轩之意,便一抖袖,就有数百明珠器皿抖了出来,纤指连点几点,就将洞府重新布置了一番。

    她看着洞中满室生辉,满意点头,却不察觉霍轩眼底闪过一丝不悦之色。

    夫妻二人久不见面,又说了许久话,直到入夜,因怕耽误霍轩修行,陈夫人方才离去。

    待陈夫人走后,霍轩眼中柔情蜜意尽去,重又回复一片清明,面无表情一挥袖,又把满室摆设卷了去,重又恢复原来之貌。

    他坐在蒲团之上,眼望洞顶那一处半月缺口,看着那清辉冷寂的光芒洒落进来。

    适才陈夫人言语之中多次暗示提醒他,不要忘了自己这地位因何而来,不要做出出格之事,族中若有什么话交代下来,望他不要轻易推脱。

    霍轩露出冷笑,他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以自己今时今日之地位,又怎甘心被陈氏任意驱驰?

    他虽是陈氏赘婿,但并不愿意做一个牵线木偶。

    旁人只看眼下,而他却看长远,以现下门中格局来看,世家已现颓势,若是还去助其出头,那是不明大势。

    不过眼下他羽翼未丰,不妨先虚以委蛇,等自己那心中那番筹谋一成,那便再也无需看陈氏脸色了。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