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得真种 五器之传

第一百二十八章 再得真种 五器之传

    张衍负手站在泰衡老祖身前,目光平静地看着。

    这具肉身原为岳御极所有,后来又被泰衡老祖所占据,但后者在其上所下功夫的并不多。

    魔道中人,一身法力大多合在元灵之中,以便危急之时,还能弃体而去,元灵另觅寄体而存,对肉身远不似玄门弟子那般重视。

    是以泰衡老魔转道入魔之时,只是重新把元婴炼化了一番,便是吸纳了血肉进来,也是元灵之中填补,并未太过顾及这具肉身。

    张衍把目光慢慢投注在那截断骨之中。

    适才那魔蛟元婴被北冥剑斩杀之后,似是又被此物重新吸纳了进来,其中定有古怪。

    泰衡老魔在大殿之上那番施为,他因离去的早,是以并未见得,但他知晓这老魔根脚,因此心中已是大致猜出了此物来历。

    张衍上前一步,伸手过去,握住那一截断骨,将其拿了起来。

    放才把灵气透入探查,便感受手臂轻轻一颤,其中精元之气似海啸狂澜一般,竟是庞大到无以复加。

    张衍不禁露出了一丝惊喜之色。

    泰衡老祖当年斩下那截蛟尾之时,除了那一缕残魂之外,还有其数千年修行下来的魔道精元,只是不得肉身接纳,那魔魂便是吸去也留之不住,因此一直未曾去动。

    虽说万年以来散失了大半,但余下精元皆在此中了。

    此本来是那泰衡老魔准备突破洞天之境所用。可是他夺舍张衍未成,这也一并留了下来。

    张衍本想用魔简将此物先吸摄了,但是想了一想,又觉得此物对自己来说至关重要,当要慎重,眼下倒不必急于一时,因为将这截断骨收入了囊中,准备回了洞府再做处置。

    他又把岳御极随身之物检视了一番,见那四件瑶阴派的传承之器俱在袖囊之中,一件不缺。不由点了点头,

    只是除此之外,他还意外发现其中尚有一枚封魔禁令。

    这禁令之上符箓隐隐,看那手法痕迹,似是封禁未久。

    张衍目光动了动,已是猜出其中封禁的是何人。

    不过此人一身修为也极是厉害,如今他倒不敢枉然卸了禁封,便一齐收起。

    待再无什么重要之物后。他把心意一催,那九摄伏魔简就自眉心中飞了出来,旋空一绕,自岳御极鼻窍而入,不过几息时间,就将其一身血肉吞吃了个干净。随即一声清鸣,又回了他身躯之中。

    张衍把袖一抖,那机枢金印飞了出来,催动法力一个运转,那金印一颤。飞出一道云气,整座瑶阴山之景物化影而出,历历呈现于眼前,他目光如炬,把整座大山观览了一遍,却见一座宫阙之中。方振鹭正隐在一处,神色之间颇为狼狈。

    张衍略一思忖,掌门之命紧要,再说他已隐藏了身份,此时倒也不便与相见,不妨先将此人困在这处,待禀明了掌门再做安排。

    他把机枢金印稍一运发,就有一道牌楼凭空出现。一甩大袖,就踏入往外而出。

    一步跨出阵门之后,他左右一扫,见此处距离青桐山不远,还有不少遁光在天边飞驰,不过开启阵门时,所选出路恰在一处隐秘山脚,动静倒也未曾让人察知。

    纵身转了一圈后,见确实无人,就起了机枢金印,略一运转,就将牌楼移去,将那山门紧紧合闭,随后再催动其中部分护山大阵运转。

    这护山大阵有人操持和无人操持那是天差地别,经他之手,那出入门户每时每刻都在变幻不定不说,连其中山道之路亦被锁死,只要不得他允许,便有大能修士到来,也是休想闯入其中。

    再检视了一遍,确认再无遗漏之后,他便拔身纵跃,驾剑光而起,起全力往溟沧派回返而去。

    但见一道剑遁光华横过天际,飞驰而去,眨眼消失不见。

    三日之后,张衍便回得昭幽天池,他也不惊动门中仆役弟子,开了阵门,直入十二重洞府,往小壶镜中一落,做定蒲团之上。

    那镜灵察觉动静,欣喜迎了出来,揖礼道:“是老爷回来了。”

    张衍笑了笑,把那些装有地煞的玉壶自袖囊中取出,叮嘱道:“此间有一十六道万年地煞,你且去放置好了。”

    镜灵神色一凛,他稳步上前,小心接过,想了想,道:“老爷,原先桂府主并未养炼地煞,府中倒是没有种煞之地,不过小的可现在动手,只需半日,就在这天池地下另辟一府,供老爷种煞。”

    张衍微一颌首,道:“此间地煞自我取出之后,已过去十三日,再有几日怕要消散而去,你当要小心了。”

    镜灵一拱手,沉稳言道:“老爷放心,若是散去些许,拿小的是问。”

    张衍又思忖了一会儿,就将那截魔蛟断骨取了出来,道:“此物也是至关紧要,不过我稍候要去拜见掌门,携在身上恐有不妥,你自收去放好,我回来再问你讨取。”

    镜灵见张衍说得郑重,不敢多问,也是上前接了。

    张衍尚要前去掌门处复命,府中之事也不去多问,又吩咐几句,就命那镜灵退下。

    随后他将掌门先前那信函拿出,目光下移,停在那下方法印信之上,把法诀一掐,那信笺一颤,就有一道光华把他一罩,裹着他冲出洞府,须臾冲破罡气,直入浮游天宫之中。

    这道金光到了天宫之中,似乎不欲惊动旁人,折了几折之后,就往一处偏殿落下。

    光芒一散,张衍脚踏实地,抬眼往去,这偏殿门前,有两座仙鹤铜像,香炉中烟气袅袅,脚步声起,一名眉清目秀的道童走了出来,稽首道:“张师叔,掌门祖师知你到来,特命小童在此等候,请随小童入殿。”

    张衍点了点头,踏上石阶,随小童入了殿中。

    一抬头,见秦掌门坐于殿中蒲团之上,怀抱拂尘,双目微闭,身后有一道无边无量的天河流转不停,忙走了两步,上前行礼,道:“弟子张衍,见过掌门。”

    秦掌门睁开眼睛,看了张衍几眼,温和一笑,道:“张衍,你回来了,此行可顺遂否?”

    张衍沉声道:“回禀掌门,得那三道法符之助,弟子幸不辱命。”

    他把那瑶阴派传承五器拿了出来,又将此行经过略去一些,修修改改,大致说了一遍。

    秦掌门却对那五件传承宝器并不多看一眼,只是叹道:“此行你为杀灭这万年魔头,舍了一道北冥师叔的分身剑形,却是门中亏欠了你,当要补偿你一番。”

    他手指一点,一道金光闪耀的符箓飞来,便钻入张衍眉心之中,言道:“我如今赐你一道真印之种,除了不可外传,用与不用,皆由你择之。”

    张衍一怔,随后大喜,他凝聚真印与他人不同,全无先人之路可寻,唯有自己摸索,而有了掌门这道真印在手,以作参照,自己再行推演起来当省力许多,一个稽首,道:“弟子多谢掌门赐下真印。”

    这时他忽然又想起一事来,道:“方师兄如今还被困界中,因此事紧要,弟子怕他泄露小界底细,是以不敢轻易放他出来。”

    掌门颌首道:“此事你处置妥当。你此行奉我之命,潜隐身份而去,不可外宣,待过得几日,你再持金印走上一遭,将他寻回,至于霍轩那处,我自有法旨前去,为你记上一功,不必再行分说。”

    张衍心中一定,此行他本是前去相助方振鹭,但后来因有密令在身,并未在其眼前以真面目出现,本来不好在霍轩那处交代,但有掌门降下法旨,替他遮掩,自是无需再去分辨什么了。

    秦掌门看了看张衍手中五件宝器,却也并不收回,微笑道:“这瑶阴派传承五器既现已归我溟沧派所有,当要择一传人才是,此事还是要落在你的身上。”

    张衍不免诧异,道:“弟子乃是溟沧派门下,又怎能接下瑶阴派传承?”

    秦掌门笑道:“我非是要你改换门庭,以你眼下之修为,这一方小界便是予你,你也守之不住,我如此说,那是因为此中另一番道理。”

    张衍谨慎言道:“还请掌门真人明示。”

    秦掌门看着他,道:“那传派之人另有其人,不过此番因果乃是你出面了结,是以那人转世之身当要拜入你之门下,三十年内,你且留心注意,一名眉心有眼之人,若是见得,当要领回山门。”

    张衍自忖此事利大于弊,便点头应下,心中暗忖道:“既是转世之身,不知此人前身是谁?”

    秦掌门一摆拂尘,又道:“此事你自留意便可,尚且不急,你出行之前,我曾承诺于你,只要除了那老魔,你便可再择一门神通修习,门中十二门神通,你看中了哪一门,可自去经罗院处翻看,若有不明之处,可来我处问询。”

    张衍听了此言,心中不免一喜。

    传下一门神通固然是好事,但能得掌门亲自指点,那是何等机缘?

    孟,朱,颜,孙四位洞天真人皆是掌门真人亲传弟子,可见其教徒之能。

    况且有了这层指点之恩,再有人想打他的注意,当要深思一番了。

    当下连忙拜谢。

    他心中隐隐察觉到,似乎自己为掌门办了此事之后,态度比之先前亲近不少,这其中或许还有更深一层的用意,只是却不是他现在所能看透了。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