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万年因果今了断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万年因果今了断

    “泰衡”这两字一出,以章伯彦的城府,也是被惊得骇异万分,下意识倒退了数步,满眼皆是不可置信之色,失声高喊道:“这,这如何可能?”

    只是再转念一想,方才对方几乎瞬时之间就将他元婴分身灭杀,再加上此人言语之中透漏出来的那等气魄,这的的确确是假冒不来的,顿时就将他震慑住了.

    不止是他,这内殿中几乎所有人都是双目大睁,震骇难言。

    诸人脑海之中一时千回百转,泰衡老祖乃是万年前破界飞升之人物,又怎会被封禁在此?此人又会否只是冒称?若其身份为真,当年莫非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唯有张衍,神情却是一振,双目之中精光闪烁,紧紧凝定在此人身上。

    此间之人,也只有他清楚对方底细。

    这人虽是自称泰衡,与当年那泰衡老祖相比,彼此之间也确实有所联系,但两者却并不是一回事。

    今朝他奉掌门之令前来,便是为了灭杀此僚!

    当年泰衡老祖道功近乎完满,可始终不能窥破那最后一层,与是前来问道于溟沧派开派祖师太冥真人。

    当日太冥真人见了他面之后,一语不发,提剑就杀,把泰衡老祖吓得当场遁走。

    回到洞府中之后,泰衡老祖先是不解,随后细细想来,终于恍然大悟,参透其中奥妙。

    他乃是魔蛟成道,便将自己心中魔念及一身修为寄托在蛟尾之上,果断一剑斩下,彻底了结过往,之后又去往海底秘穴,潜心修行上千载,终得功果圆满。

    破界飞升之前,因那指点之恩却还未报,他亲上溟沧派道谢。可此时太冥祖师已是先一步飞升而去。

    泰衡老祖不禁大为怅然,为偿还这份因果,他推算到东华洲日后有魔劫大起,便把自己那截已然成魔的断尾镇压在瑶阴山下,还传下一脉道统及诸多法宝,命大弟子易九阳待其飞升之后,在此处开一宗派看守三千载,若是那魔物并无动静。便可自去之,只等溟沧派有缘弟子日后来取,好助其避劫。

    泰衡老祖因怕溟沧派不肯受他好意,是以故意言明,此传承之中,既有他毕生所习魔宗功法,亦有道门传承,若是魔宗得了去,必会借势大起。

    此乃一策阳谋,若是溟沧派不知也还罢了。可如今知晓了,倒是不能置之不理了。

    又因这其中涉及诸多隐秘。是以此事只有溟沧派历代掌门知晓。

    且这也算得上是一步暗棋,自不可能大张旗鼓,秦掌门这才秘令张衍前去斩杀魔头,顺势取得那传承五器,好完此因果。

    那赐予张衍的三张法符,一张为除魔符,一张为护法符。一张为飞遁符。

    但是要使用这法符却有几个苛刻条件,掌门也是知晓,是以信中言明。若是一旦除魔不成,他可启了那剩余两张法符,及时脱身回来,无需勉强。

    不过张衍亦有自己算盘,泰衡老祖这一缕魔魂残念,万年来靠吸食那蛟尾精血而存,虽因被困许久,实力大不如前,但终归是泰衡老祖一身魔道修为精华所系,若是他能得了去,定能将那参神契功法大大提升一截。

    虽然要做到这一步比之除魔更难,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落败身亡,但这机缘万年难得,哪怕是再凶险,他也要试上一试!

    老魔章伯彦并不知晓此人底细,乍然面这等传说中的大能修士,他脑海中第一个转动的念头就是逃跑。

    但是转瞬间,他又想起,此地自成一界,出路早已封死,根本无处可逃。

    想到这里,他眼中又泛起凶厉之色,若是这样,那还不如殊死一搏!

    哪怕是泰衡老祖又如何,不过是拼个鱼死网破罢了。

    他毕竟是纵横天下多年的魔宗修士,那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忽然又觉出了几分不对劲。

    被囚禁了数千乃至近万年,任他是通天大能,此刻也应该是虚疲无力啊。

    况且若是此人当真如此厉害,又何必趁他与岳御极相斗之时出手抢夺身躯?直接出手灭杀自己不就可以了?

    对方并无肉身,顷刻间灭杀自己元婴分身的同时,还要设法克制住那岳御极的神魂,这是绝无可能做到之事。

    他一旦定下心来,越想越是通透,顷刻之间,就把事情猜了个**不离十。

    他脸上也是露出了冷笑,如是换了自己,此刻当是第一时间杀死在场所有人,而对方现在却还不动手,此刻定是外强中干,不过是在那里虚张声势!

    泰衡道人看了他一眼,似也是察觉自己底细已然被其看破,呵呵一笑,道:“这时才醒觉,怕是有些晚了。”

    “不晚!”章伯彦大喝一声,纵身冲上,这一番发动,声势煊赫,殿宇摇动,阴风碧火齐出,同时嘶喊道:“本座却是不信邪,你短短时间之内,又能恢复几成实力!”

    泰衡淡然一笑,他的确还未有恢复实力,但方才这点时间,已可将枚传承金印粗粗炼化了,此宝掌握此间阵法禁制,对他来说却是已经足够用了。

    他把手一指,轰隆一声,就有一座阵门凭空浮现,横在了章伯彦去路之上。

    章伯彦何等眼力,只瞧了一眼,便看出此为挪移阵门,若是不小心撞了进去,就要被挪至他处,他心中冷笑,凭此阵门就想阻碍自己?那却太过小看于他了!

    他把身躯一顿,就要出手将其毁去。

    可就在此时,泰衡却是淡淡一笑,再一摆袖,地上那方才被章伯彦摆脱的经卷倏尔飞起,“哗啦”一声,便自展开,化作十数丈大小,自其身后笼罩来。

    他这番动作,时机,快慢,切入点都是拿捏的恰到好处,在章伯彦已然运转玄功,身躯将动未动时插手进来。

    章伯彦未曾料到有此一招,顿时陷入两难之中,若是那轰击那阵门,那便很有可能被身后那飞来经卷缠住。

    对方无论是否是那泰衡老祖,总之是被囚禁了近万年的老魔头,哪怕是自己被制住片刻,谁又知道会用什么法门来炮制自己?

    但若想要避开,已是不能,此刻上下左右皆是无路,唯有一条道路可走,就是被逼得进入阵门之中。

    这刹那间,已容不得他多做思量,在万分纠结憋闷之下,章伯彦最后不甘心的大叫了一声,把手收回,向前一冲,一头撞入了阵门之中。

    泰衡似是早已料到一般,面上平静无波一挥手,阵门轰然一闭,眨眼间就将其挪去了他处。

    此间所有修士皆是愣住,这自称泰衡老祖几乎没有用什么惊天震地的神通手段,但却只是简单几个动作,就将一名魔宗高人逼得不得不顺着其意愿而走。

    做完了此事后,泰衡一脸云淡风轻,这阵门只是把章伯彦挪移去了山脚下,对方若再想上来,那势必需沿着山道飞遁,虽是用不了多久,但对他来说,争取到这点时间已是足够了。

    只需十几息时间,他就可尽全力将岳御极神魂压服,进而彻底夺下这具肉身。

    那时便是那章伯彦再来,也是任由他宰割,根本无需多虑。

    待解决这里所有麻烦之后,炼化了那枚金印,就能彻底将此一小界握入掌中了。

    然而就在此时,张衍却目光一闪,突然一掐诀,手中法剑一摆,化一道剑虹飞起,就朝其斩落下去,同时嘴中喊道:“此人乃是万年魔头,非是那泰衡老祖,诸位还不快快动手!”

    他已是隐约察觉出了对方目的所在,此刻必须阻止此人,否则若等其彻底掌控了局面,那要对付起来可就当真不易了。

    他乃是化丹修士,在正常情形下,若不是动用那最后手段,根本无法与对方相抗衡,不过此刻,他只要阻得少许时间便已足够了!

    他这一动手,第一个是反映过来的是那少清康童,这自称泰衡之人本是封禁于此,且上来便夺人肉身,绝非什么正道人士,是敌非友,因此毫不犹豫的跟着出手!

    但见那一道剑光飞起之后,却是后发先至,一闪之间,已然到了泰衡头上。

    其次出手的,便是那细须修士,他见到自家师兄被占了身躯去,怎能不急?手指一点,就有一团金云飞起,内有祥光滚动,往其顶上就是一落!

    只是面对这等老魔,此刻有勇气出手的毕竟只是少数。

    除了康童与那细须修士之外,方振鹭,左陌等人皆是一脸谨慎,作壁上观。

    泰衡先是讶然,再是欣赏,他想不到这里几名化丹修士之中,竟有人能看出自己所谋,尤为关键的是,还敢于出手阻止于他。

    他轻轻一笑,伸出手去,一指点在那飞来剑丸之上,一道封咒顺势裹了上去,这枚剑丸抖了一抖,灵光全消,顿如凡物一般掉落在地,竟是眨眼间就被封禁起来。

    而张衍那柄法剑才至,他手中拂尘一架,一缠,瞬间断成了无数截,随后袍袖一卷,落下那团金云便自消失不见。

    不过顷刻,他就将三人攻势化解与无形,似乎要杀死他们也只是翻掌之间的事。

    然而张衍非但不气沮,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因为他知道经过这片刻耽搁,对方已然无法来顾忌自己了。

    果然,泰衡老祖第一次皱起了眉头,转首向外看去。

    应成霖身后跟着鹰女,双手大袖下垂,浑身青云笼罩,罡气绕裹,面色凝重地踏入殿中。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