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章 解阵开禁 泰衡老祖

第一百二十章 解阵开禁 泰衡老祖

    就在应成霖与章伯彦僵持之时,岳御极趺坐在殿内,双目炯炯,手指尖上一朵碧火熊熊,向那禁制之中侵略而入。

    那封阵金光忽如涟漪一般,层层荡开,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猛地颤动了起来。

    任谁也能看出,这封阵已是到了随时可能溃散的地步,躲在周围的修士皆是忍不住睁眼瞧了过来。

    有几名修士甚至身体前倾,想看清楚这瑶阴派传承五器到底有何等神妙之处。

    岳御极此刻双目一睁,骤然加大了催发之力,那火光忽地一跳,就又旺盛了几分。

    细眉修士神色紧张了起来,似这等时候,正是需要加倍提放之时。

    他手托明珠,站在画壁口警惕戒备,并不敢有丝毫放松,时而自那众人面上扫过,时而又转首看向外间。

    岳御极鬓角隐隐现出了汗渍。

    在外人看来,他此刻在那把那封禁一层层的化去,已然功成在即了。

    然而他自己却是有苦自知,那封阵之上所蕴含的禁力其实并没有被他化开,不过是向内退去,积蓄了起来,越到最后,这封阵之力越是强韧,甚至隐隐有一股反压之势。

    这时他才知道这封阵的真正厉害之处,犹如一个高明对手,知道无法正面与他相抗,便不断抛下诱饵,将他一步步引诱进来,令他不断消耗元气,最后再汇集全力,与他殊死一搏。

    此刻他若是弃手不顾,这封阵必会千百倍的回敬过来,前功尽弃不说。自己也会受创不浅,唯有全力攻破这禁制这一途可走。

    但他此刻元气消耗也是极其严重,若要继续为之,几乎不亚于与同辈修士大战一场了。

    当前这局面,可说得上是极为凶险了。若是有敌来袭,他根本无力抵御。

    还真观擅长各种封魔禁阵,科仪法门,他在暗骂这个设下封阵之人的同时,却也不由暗中佩服。

    然而越是如此。他面上越是做出一副轻松之色,在手中火势猛烈压制之下,那封阵金光已似风中残烛,飘摇不定。

    又过得一炷香的功夫,那金光一颤,隐隐有崩散之势,就在那即将破开的一瞬间。外面却陡然传来一阵凄厉呼啸,那方才退去的老魔元婴分身,又自外间如旋风般冲了过来。

    那细须修士大吃一惊,忙将手中那颗明珠祭起,放出一阵莹亮毫光。延伸出去,将画壁之前五丈之地照得一片明亮。

    可那元婴法身竟然是视若无睹般,毫不停留地撞了上来,这方才对付那些个魔头颇为奏效的法宝,此时在这一撞之下,发出轰隆一声大响。光华竟是黯淡了几分。

    细须修士只觉胸中一闷,还未等他回过气来,那元婴分身又再次往上一个冲撞。

    值此重要关头。岳御极神情尤其专注,仿佛对身外之事充耳不闻,手中那清火与那禁制俱是在不停颤动,显是双方较劲到了最后关头。

    几息之后,这内殿中诸人耳边听闻一声惊雷大响,大殿似是摇了一摇。顶上细灰簌簌而落,只见那封阵已是化作点点金光散去。

    岳御极本闷哼一声。向后倒退了几步,嘴角隐见血渍。

    那五件传派法器嗡嗡一响,倏尔飞起在半空之中,陡然放出万道金光来,而那底下那口高井失了镇压,井盖之上也是“咔嚓”一声,裂开了一丝细缝。

    岳御极眼中紧紧盯着,脚下一动,正要上前收取。

    可就在此时,轰隆一声,那明珠光华顿告破碎,细须修士本人也是吐血暴跌出去,一阵阴风卷了进来,身侧更兼带碧鳞火芒,有两名弟子因为闪躲不及,立时化飞灰而去。

    躲在殿内的十多名修士见他如此凶横,哪里肯上前与其相斗,纷纷往后避退。

    那元婴分身冲进来之后,也根本不去理会他人,直朝着那五件法器之扑去,看那样子,竟是想要趁势将其卷入自己怀抱之中。

    岳御极见状,怎会令他如意,冷笑道:“就知你魔性不改,按捺不住!”

    他肩膀一颤,顶上忽地飞出一卷经书,哗啦一声,一开一阖,那魔威无边的元婴分身竟一下就被其裹住。

    他再向下一指,其便身不由主摔落下去,竟眨眼间就被镇压在地,动弹不得。

    岳御极适才已被那封阵反震之势激荡的几欲吐血,然而他还是强忍心头不适,一翻手腕,拿了一柄拂尘出来,眼中杀意显露,作势欲拂。

    只要将这元婴分身灭杀当场,那他拿这五件法器便是十拿九稳,再无阻碍之人了。

    至于那章伯彦本尊,此刻被应成霖拖住,眼下根本来不得此地。

    那元婴分身怎能甘心,虽被那经卷压住,但手足尚能动作,伸手一抓,这间内室之中倏地起了一阵阴风,就卷了两名猝不及防的修士过来,往前掷去。

    岳御极只当其是垂死挣扎,冷哂一声,轻轻一拂,就挪开一人,再想将第二个挪开之时,那名弟子脸上原本惊恐之色突然隐去,换成了一副诡异笑容。

    他忽觉不对,然而此刻两者距离极近,再想有所动作却已是来不及了,那名弟子忽然身躯一震,竟是从顶门之中跃出一尊浑身乌黑如墨的元婴来。

    此元婴一伸手,一张法符便显然出来,一掌就拍在了岳御极额头之上,后者身躯一抖,本已堪堪冒出顶门的元婴又被压了回去。

    随后那元婴上来一把将他抱住,拼命吸纳起其全身精血。

    岳御极拼命运转功法抵御,脸上惊怒万分,双目现出难以置信之色,言道:“章伯彦?你怎会在此处?你不是在与那应老道纠缠么?”

    章伯彦一边催发法力,一边哈哈大笑,道:“你岂知我三阴不死身之奥妙!”

    “三阴不死身”乃是一门魔道神通。修行极其不易,需擒得三尊元婴祭炼,方可习成。

    修炼此法者,若是到了生死之局,可舍了躯壳。把一身修为尽数转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寄魂分身之上,由此躲避灾劫,是谓“不死”。

    又因此法一生之中,只可施展三次,可避三次命难。所以冠以“三阴”之名。

    而章伯彦把这神通用在此处,并不是为了避劫,而是为了能一举击杀岳御极,再将泰衡老祖传承五器夺下!

    此前他那寄魂分身混在人众之中,本为探查此处虚实,却无意中发现岳御极与应成霖二人面和心不和,便计上心头。筹谋出一个各个击破的法子来。

    他先是大模大样杀上山来,扬言与应成霖了结恩怨,并一气祭了四件法宝出来,务必营造出声势喧天的效果。

    他对人心把握极准,捏准了应成霖的脾气。知其性子谨慎,如今转生在即,没有血气敢与他放手对攻,自己这般虚张声势,定是令其更为谨慎。

    果不其然,应成霖不敢妄动。只是一味防守。

    而岳御极恨不得他们二人拼个两败俱伤,躲在里间不肯出来,自己则可放心大胆炼化封阵。

    随后章伯彦命那寄魂分身煽动诸修士闯入里间。潜伏在侧,等那岳御极在炼化封阵的前一刻,先以元婴分身正面相攻,将其注意力吸引之后,他果断施展三阴不死神通,将自己一身修为尽数转移到寄魂魄分身之上。再出其不意发动攻势,果然一举建功!

    他这般行事也是大胆。若是一旦被识破,势必引发两名真人的联手围攻。

    但他的确是成功欺瞒了对手,应成霖直到现在还不自知,仍以为与自己交战的乃是正主,却不想章伯彦只留了一个虚影在此处与他对峙,而自身已是倾尽全力杀向了岳御极。

    此刻章伯彦虽把岳御极制住,但一时刻半刻却还拿之不下。

    感觉到其身躯之中那磅礴欲发之力,元婴隐隐似要透顶而出,心中不禁后悔,暗道自己若不贪图对方一很精血,直接将其杀死,此人眼下又哪里来什么反抗之力?

    岳御极察觉到自己身上精气正在缓缓流逝,知道不能再这般下去了,出言道:“老魔被贫道牵制,此刻动弹不得,诸位道友还不快快出手!诛杀此僚!”

    章伯彦心里一个咯噔,顿时大急。

    康童第一个反应过来,把手中剑丸一发,一道剑光就朝其劈落下来。

    他这剑术若是直接斩杀上来,章伯彦纵然不惧,但却足以使得岳御极一口气喘了过来,到那时便就妙了。

    他不愧成名已久的魔头,这万般危机之刻,丝毫不乱,嘿了一声,把那“三阴不死术”一个运转,整个人倏尔消失,一身修为转到了那元婴分身之上。

    随后鼓起全力,将那身上经卷震开,自地上一跃而起,再次朝岳御极扑来。

    岳御极身上一松,然而那康童剑光适才是全力施为,此刻陡然失了目标,却也改变不了方向,是以朝其劈落过来。

    岳御极见得此状,来不及做其他动作,忙吹了一口清气出来,就将那剑光震偏一边。

    借了这个机会,章伯彦又一次窜到他身前,看样子想要故技重施。

    岳御极哪会容其再次得逞,手中拂尘一个挥舞,扫荡过来,若是章伯彦原势不变,势必两败俱伤。

    可这个时候,章伯彦眼中凶芒爆射,暗施法门,再度运转那“三阴不死术”!

    下一刻,他又一次转到了那寄魂分身之上,等不及遁出元婴,轰然一声,就将这具身躯爆开,向前一扑,与那元婴分身一齐夹攻而来。

    岳御极万万没有料到有此一变,眼中露出了慌乱之色,手中动作顿时一滞。

    章伯彦哪里会与他客气,一伸手,就将其一把抱住,死命吸食精血,随后那元婴分身化一缕烟气,便往其眉心处一钻而入,全力往其识海钻去。

    岳御极一招失机,满盘皆输,立时僵在了原地。

    刹那之间,形势倒转。

    章伯彦经过三次神通之变,已然稳稳控制住了局势,此战可谓大获全胜!

    便是那瑶阴派五件传承宝器,稍候也只会落入他手,得了其中法宝之后,再再去收拾那应成霖,那就是十拿九稳,想到此处,他不由狂笑出声。

    可他却并没有留意,此时那井盖失了五件法器镇压,就自那其中缝隙内冒出一缕烟气,化作一个淡淡人影,往岳御极身躯之内走去,

    章伯彦突然浑身一颤,笑声戛然而止,倏尔往后暴退,露出一脸惊惧之色。

    他方才察觉到,自己那元婴分身几乎瞬时就被灭杀了,不由又惊又惧。

    见他退开,岳御极也不去理会,伸手一指,那五件飞在空中的传承宝器毫不抗拒,往他身体里就是一落。

    章伯彦身为魔宗修士,极其熟悉眼前一幕,此时哪还不知眼前这岳御极被他人夺了躯壳去?

    他顿时惊怒交加,厉声喝问道:“你是何人?”

    “岳御极”转目看来,眼中光华隐隐,深邃如渊,神情中自有一股睥睨天下之意,他双手往背后一拢,沉声道:“贫道,泰衡!”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