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八章 九摄玉简 暗夺魔气

第一百一十八章 九摄玉简 暗夺魔气

    张衍飞出大殿,沿着抄廊飞驰,那三只魔头紧追不舍而来。

    到得那偏殿之外,这里已是别无人踪,他倏然回过身来,把星辰剑丸往半空中一祭。

    只见剑光横过,各自在那三只魔头之上斩了一记,但却并不能如适才康童一般斩杀开来,只是进去半尺,便再也不能深入。

    张衍暗忖道:“康童学得的少清三脉之一的‘杀剑术’,其剑犀利无俦,讲究一剑飞去,无物不斩,我这剑丸未经秘法养炼,还不能与他相比。”

    不过他手段众多,有的是办法对付此魔头,因此丝毫不见气沮。一声大喝,放了滚滚丹煞出来,就将其中两只魔头分别拨开在了两侧。

    那烟气或刚或柔,不停分合聚散,生出无穷奥妙变化,任其如何拼命嘶吼乱叫,在其中翻滚乱窜,却始终不得挤进来。

    独独当中只魔头受他放任,无有阻碍,因此得了空,往里寻隙钻来。

    张衍正是要它如此,抬眼一看,见那魔头一脸恶行恶状,凶残暴虐,却是不慌不忙,掐动法诀,玄黄大手飞出顶门,往下一抓,霎时将其擒住。

    他把玄功一运,五指骤然捏紧,攒成拳头,这只魔头哪里支撑得住,霎时黑烟崩散,支离破碎。

    只是如此,张衍似是还犹觉不够,又把星辰剑丸祭出,把手一指,将剑光分化,共是十六道剑华急掠而下。旋个不停,朝那破碎残躯之上好一通绞杀。

    这几息时间内,他连续攻出了数百上千剑,他仗着自己丹煞雄浑,不虞枯竭,剑光在一刻之内舞个不停,直至将这个魔头切得片片缕缕,几欲淡去之时,方才把袖一抖,将剑芒罢开。

    那魔气虽被斩碎。但瞬时之间,似是得了什么号令,发出狂风卷啸之声,那万千丝缕又往中间复聚,好像要再度现出形状来。

    到得这一步,张衍又岂会轻松将其放过,就自心意中呼唤那“九摄伏魔简”。

    方才起意,只闻清音袅袅。一枚玉简飞挪入空,无需关照,就主动往那沸反盈天的魔气中一滚。

    这玉简一如其中,仿似如鱼得水,发出状极欢悦的响声,那漫天魔气先是一乱。再是形如朝拜一般,俱往简身上来投来。

    这魔简初始吞吸魔气之时还颇文雅,恍若抽丝剥茧,一丝一缕吸摄而入,但到得后来。却似鲸吞海吸,主动跃出,所过之处,将那处魔气疯狂卷席,吃相极是难看。

    张衍见其得劲,也不去管它。把注意力投到另两只魔头上。

    这两物还不知死活在那里想要攻入内圈之中,只是不得其门而入,始终盘旋在外,乱撞乱冲,他不禁微微一笑,收了些许法力,又放了一只进来。

    左侧那一只魔头率先得了解脱,凶蛮干嚎一声。往里一头冲了下来。

    这一回张衍也不用玄幻大手招呼,而是腹下精气一鼓,汇聚力道法力,照着其面门之上,就是一拳轰出,半空陡然响起一声爆音,落拳之处,更是一阵轰鸣,似乎塌陷下去了一般,那魔头小半个躯体被轰成了漫天碎烟飞散。

    他大喝一声,连连挥拳,空中爆响不断,不过须臾,就将这魔头打了个稀烂,由于被他劲气鼓荡排挤,这一团魔气似是在那水中化开的墨滴,一层层不停向外扩散,只是不得合拢。

    这魔头其实并不十分厉害,但胜在杀之不灭,又能靠吸食血肉滋养壮大,但若是能有制其聚合的手段,那便不足为惧了。

    不用张衍再起诀催动,那魔简得了感应,须臾飞到近前,简身轻轻一颤,凭空发出一股无穷吸力,似长鲸吸水般,将所有魔气吞吸了干干净净。

    张衍不由一声大笑,道了声:“好宝贝!”

    得了夸赞,那九摄伏魔简也是如斯响应,欢鸣一声。

    张衍登时察觉到,自己心神中忽然泛起一股愉悦感觉,知是自那魔简传递而来。

    他神情不由略略一动,这玉简随着吞吸精气越来越多,也愈发显得灵性十足了,要说养炼法宝,他原先也是不敢想的,就算洞天真人也是要靠诸般机缘,才能侥幸做到。

    但这魔简在入手之时,便已是孕育出了真识,如今更是茁壮成长,再照这般吸摄下去,会否慢慢生出真灵来?

    这念头在脑海中一闪即逝,随即他摇了摇头,眼下也无需去多想这些,收拾了心神后,便撤了那右侧那一股丹煞,把那最后一只魔头也放了进来。

    这魔头发出一声尖啸,迫不及待朝着张衍这处飞至,狠狠噬咬过来,只是到得半途,见一道水色光华一闪,却是撞上了一团血腥气十足的六翼血线金虫,这一番相遇,两者虽同是魔物,但却如同遇上了什么死仇大敌一般,互相拼命啃噬起来。

    这血线金虫又被张衍关了许多时日,已是饿得疯了,这时见这一团浓郁魔气,哪里还肯放过,自然不管不顾就放开撕咬。

    两物形似疯狗一般对咬了半晌后,终究是那血线金虫胜在数量尤多,又灵活诡变,终将那魔头压在了下风,

    但同时张衍也注意到,随着血线金虫啃噬魔气愈发增多,自身也似遭了魔气攻袭,一只只掉落尘埃,很快地上堆起了浅浅一堆,到得最后,只有一头虫扔在那里盘旋,虽身体却是比原先足足大了数倍,飞动之间却是迟缓滞涩,不复先前灵动。

    而那魔头,比之先前,也是缩小了整整一大圈,少了几分猛恶之态,显然这是一个两败俱伤之局。

    张衍不欲再等。水行真光一放,将那头虫收了,再驱动玄黄大手往下一抓,将那魔头一把捏爆,九摄伏魔简上去一卷,如风卷残云一般料理了个干净。

    将这三只魔头收拾妥当之后,他将九摄伏魔简召唤入手,按照参神契约第四重法诀一个运转,就有源源不断的精气反哺入身。

    过得片刻,他便神采飞昂地站起。那两只黑漆漆的眸子之中精光闪烁,似是镀上了一层釉光,好一会儿方才隐去。

    他不由暗暗点头,这些自魔头身上得来精气果然与魔功极是般配,其效用也是远好与吸摄那些玄门修士的血肉。

    不过是三只魔头,那腹下那团精气就充实了不少,便连自身元灵也能感受其在运转之中不停壮大。

    感受他这等好处,他一想起那殿中百数个魔头。心中微微一热,把袖一挥,重往殿内钻去。

    这一会儿功夫,殿内原本百余名弟子已是被吃剩到了三十个多人,他们也知一个人无法抵抗这些个魔头,又不敢随意飞身在空。于是背靠一处,各自放出法宝法器,结阵御敌相抗。

    张衍入了大殿之后,环视一圈,却对这些弟子下场却并不乐观。

    他适才已经察觉到了。这些魔头似还有污秽法器之能,短时间内看不出端倪,但等到发现的时候,那却已是为时过晚。

    适才他除了三个魔头,怕对方察觉出什么来,因此并不急着动手。暗起戒备之心,在一旁仔细查看,若有发现什么不妥,便立刻收手。

    只是他这一番查探,却是意外发现了几个异状。

    原来那些个魔头也并不是全无神智,其中有三数头目现狡猾之色,俱都是围在在康童,方振鹭。左陌这等战力最强几人身侧,将他们紧紧缠住,致使其不得脱身,而那些只是依靠着本能行事的魔头却在四下里围攻余下弟子。

    与此同时,他还发现了一名年轻修士有几分不对劲。

    其人手中所用,并非是什么得力法宝,只是寻常一把法剑而已,但却能依靠一人之力,抵住数个魔头围攻。

    偏偏那些魔头忽上忽下,一沾即走,看似打得激烈,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这人神态看似吃力,实则却是轻松写意,还时不时溜目四顾。

    张衍再看了几眼之后,已能肯定,此人就算不是那章伯彦的寄魂分身,也必定是那魔宗弟子无疑。

    这样大的破绽,本该早就被人发现,只是此刻众人情势危急,只顾着自己,便连方振鹭也在围攻之下无暇顾及其他,又哪里会注意到此人身上?

    张衍也不去招惹此人,只把这人容貌先行记在心中。

    等了半晌之后,他确定自己吸摄魔头并未被那老魔察觉,因此不再犹豫,把袖一扬,立时发一道丹煞过去,将几个魔头搅得一通乱转,随后驾起一道云烟,重新往那偏殿而去。

    这般举动,顿时一口气惹来了五只魔头,齐齐衔尾追来,他不由暗道一声:“来得好!”

    纵身向外飞去,到了偏殿之后,把身形一顿,回转头来,见这些个魔头也是如影随形,呼啸而至,不由露出一丝哂笑,又一次将玄黄大手祭出,一把抓下。

    有了先前那番动作,他已是熟门熟路,知晓如何拾掇这些个魔头,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把这只魔头料理了个干净,成了那滋养魔简的精气,随后身不停留,又一次冲入大殿之中。

    章伯彦这尊分身元婴,能分出一百零八个魔头出来,虽是被张衍暗中收去了数只,但是适才也吞噬不少血肉入体,只以为是被那些个玄门弟子斩杀的,根本不以为意,一晃之间,又闪出数个魔头来,重新将那百零八数补满。

    这却便宜了张衍,再次入殿之后,他如法炮制,又引得几个出来,再引到了偏殿之中。

    几次三番之后,他连续剿杀了不下二十余只魔头。

    这一番动作,等若是章伯彦这尊元婴分身适才吞下去的精血又给吐了出来。

    其中有一头眼神灵活的魔头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飞起空中,如灯笼一般的双目放出一道森厉寒光出来,来回左右扫视,似是要把那个使得自己吃亏之人搜寻出来。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