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七章 一入天门 八方云动

第八十七章 一入天门 八方云动

    功德院上法榜一出,十大弟子之名赫然在列,其中尤以张衍之名最为引人注目,这千数年以来,他是唯一一名以非洞天真人弟子的身份,而能得入此榜的修士。

    张衍的出现,不免让门中低辈弟子浮想联翩,他们隐隐看到了一丝可能,若是勤修苦练,有朝一日,自己会不会也与这位张师兄一般,得入此榜之中呢?

    哪怕是世家之中,一些弟子也似是看到了一条明路,是以张衍这身份非但未曾让人小视,反而令人肃然起敬,这消息不几日便传到了山门之外,便是其余几个大派亦有听闻。

    北辰派尧景楼中,一名玉树临风般的青年男子正搬运丹煞,磨练气机,此正是北辰派掌门江霖。

    半个时辰之后,他缓缓收功,不紧不慢走出殿门,这时忽听得门外童子禀报,道:“掌门真人,严长老求见,已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江掌门一怔,忙道:“快快有请,不,我亲自前去迎接。”

    本门之中唯一一名元婴真人来此,他也是不敢托大,理了理冠束,便着迎了出来,笑道:“原来是严师伯到此。”

    他仔细看了一眼,讶道:“师伯今日眉带喜色,莫非是有什么好事关照小侄不成?”

    江霖为人风趣,平素也没有什么掌门架子,且北辰派也不似那等大门大派注重礼仪规矩,因此言笑之间很是随意。

    严长老笑着行了一礼。两人各自落座之后,他捋着胡须道:“正要禀明掌门,掌门可记得当日来此的溟沧派高徒张衍?”

    江霖神色略动,笑道:“怎能不记得,只是他前次来时,我因有要事在身,不在山门之中,却是与他错过了,殊为惋惜,长老所说喜事。莫非是与他有关么?”

    他虽说得客气,但实际却有些不以为然。

    溟沧派虽玄门大派,但一个普通真传弟子,还非是洞天真人嫡传,哪里值得自己关注?

    再如何,他也是一派掌门,当日有严长老这位元婴真人出面,已是大大给了面子了。哪里还用得着自己亲自出面招待?

    严长老面带笑容道:“回掌门,老朽方才得了消息,如今这张衍已是那溟沧派门内十大弟子之一。

    江霖初时还并没有太过在意,正要拿过茶水饮用,乍然听闻后,不觉耸然动容。霍然站起,道:“此话当真?”

    严长老也是陪着站起,道:“确凿无误。”

    江霖缓缓将茶盏放下,背着手在房内来回走了几步,脸上现出沉思之色。

    溟沧派中十大弟子意味何事。他也是知晓的,只要能坐稳此位,来日必是渡真殿中上长老,地位尊崇,话语权也是极大,若是稍稍偏向一点北辰派。好处自然是极大的。

    只是对他张衍毕竟了解不深,所知一切皆是从严长老处得来,是以不免有些犹疑。

    这张衍毕竟不是洞天真人弟子,根基不固,万一北辰派付出许多之后,他又被从那座位之上掀下来呢?

    这还只是小事,若是掺和进去,跟着受了连累。万一触怒了溟沧派中某个势力,北辰派毕竟只是小门小派,可当不起对方雷霆之怒,他身为一派掌门,不得不为门下弟子考虑再三。

    严长老也知道掌门的顾虑,因为不打断江霖思索,只是在一旁静静坐着。

    约莫过得盏茶功夫,江霖回过身来,拱了拱手,歉然道:“严长老,久候了。”

    严长老正色道:“掌门说哪里话来,此事事关重大,自当思量清楚才是。”

    江霖回了席上,面上也是透出一股坚定之色,沉声道:“我已决定,遣人前去恭贺,严长老,你看当要送上何物?”

    他经过一番仔细思量后,还是觉得可以下此一注。

    这并不是说明他对张衍有十足信心了,而是他相信严长老的判断。

    此老向来目光长远,行事大胆而又不失谨慎,远不是他所能及,如不是要一心修行,此掌门之位本是此老来坐,因此他愿意一试。

    严长老熟悉江霖脾性,来此之时,便有了几分把握,此刻见掌门应下,虽不出意料之外,却也有几分欣喜,他想了想,又道:“先前我已与张小友已有了几番交集,此去倒不至显得唐突,不过他如今已是溟沧派十大弟子,礼物也不可送得太过寒酸,当要下一剂猛药,依老夫之见,不若将那一壶‘蓬莱气’送些与他。”

    江霖不由吃惊道:“严长老,此物乃是当日祖师所遗,便是玄门十派之中,也未见得能有,耗得一分便上一分,你当真要送么?”

    此宝来历也是奇特,乃是北辰派祖师自海外无意寻来,每百年能生出六口仙灵之气。

    若是在突破境界之时吸得一口,更能感悟玄妙,成算大增,可以说,严长老能跨过元婴境界,还多亏了此物相助。

    但此物毕竟数目有限,珍贵无比,百年之内,也只能供门内长老与掌门相用,其余弟子更是听都未曾听说过。

    严长老道:“我已与我家那大郎说得明白,原本为他留得的那一口蓬莱气,就拿来送与张道友。”

    江霖目注严长老半晌,认真言道:“长老说得极是,非此物不可打动此人。”

    他站起身,按住严长来欲起之身,言道:“长老请稍候片刻,我去去就来。”

    他转去了里间,不一会儿,便又走了出来,手中把一只金壶小心放在桌案上,道:“加上我这三口蓬莱气,还有我兄长那一口,也一并与长老一起送去。”

    严长老动容道:“掌门。你突破在即,若是少了三口仙灵之气,岂不是大大失却成算?”

    江霖大笑道:“严长老既然舍得,我江霖身为掌门,又有什么舍不得的?你为山门禅精竭虑,所行诸事我皆是看在眼中,我虽才薄德浅,但既为一派弟子,当要共进退才是。”

    严长老感慨道:“掌门胸襟大度,何愁我山门不兴!”

    江霖这次也是下了血本。除却严长老已用去的那一口蓬莱气外,将剩余的其余那五口仙灵气一并拿了出来,再要取得其气,那还要等上三十余载才到得下一个百年,等若是将自己大有把握的破关之日,向后延缓了这许多时日。

    但严长老来看,那却是值得的。

    溟沧派弟子一旦坐上那十大弟子之位,门下也必然会有无数人前来投靠。且张衍还有昭幽天池在手,背后也隐隐约约有洞天真人支持,不用百年,那便能形成以此人为首的一股庞大势力,任谁也不能小视。

    他起身道:“老夫这就前去准备,不日前往昭幽天池。”

    还真观。栖洌山中。

    赵厚舟与佘雨棠收到了这消息后,也都是惊讶万分。

    赵厚舟正容言道:“听闻张道友此次成了十大弟子之一,于情于理,我等当要前去恭贺才是。”

    佘雨棠目泛异彩,赞同道:“师兄说得在理。当日张道友助我等炼成了那‘囊灵护命幡”使得我等得以入那仙府,取得秘传,只是当日回去造访张道友之时,他恰逢闭关,未曾见得。甚是遗憾,这数年来我等功行大进,全是托了张道友之福,今次这般喜事,我等又怎能不去?”

    少清派,奔雷殿。

    仇昆看着手中飞剑传书,心中也是感慨万千,暗忖道:“当日与张道友在飞舟仙市上一别。距今已是二十余载,当年他尚是玄光境界,我如今已是踏入化丹,本以为再见之时定能胜得一筹,未曾想,他如今却已成了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一,却是先我一步了。”

    他细思了良久,便喝道:“来人。”

    一名僮仆走了进来,拜在地上,道:“小人在此,老爷有事,但请吩咐下来。”

    仇昆吩咐道:“于我准备一份厚礼,记得不要小气,不日我当要亲去溟沧派一行。”

    古定阳郡,今南梁国齐州。

    周子尚面色阴沉,抖了抖手中一封信笺,对着面一名年轻修士言道:“师弟,这传闻可真?”

    那年轻修士恭敬道:“师兄,师弟万万不敢有虚言。”

    周子尚将那信纸一抖,登时化成无数碎屑,他恨恨言道:“当日一时错招,却不想叫他咸鱼翻身,当了今日,已是势大难制。”

    当年他给了张衍一本《玄元内参妙录》,要坏他根基,还在下人面前夸下海口,要那乖乖下山,可谁知等来的消息却是张衍于蚀文法会上扬名,跟着又成了溟沧派下院弟子,致使他颜面大失,不得已回了山门,为此还被族中长辈责骂了一顿。

    如今他自己尚是玄光二重境界,可这张衍居然已是丹成一品,成为溟沧派十大弟子之一,无论地位修为,已远在他之上,他心惊不已的同时,也是隐隐感觉到了一丝惧意和烦躁之感。

    那年轻修士看着他的脸色,小心言道:“师兄,可要去告知师姐?”

    周子尚皱了下眉头,摆手道:“不用了,如今她在南海潜修,说了反而不美,我知晓就好,你等谁也不需多言,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那年轻修士又低声道:“怕就怕有人多嘴。”

    周子尚哼了一声,道:“大姐此番修行,若是不得功成,必不会回转,按我思量,这数十年内怕是见不着她面了,你们不说,又有何人知道?”

    玉霄派也不不亚于溟沧派的玄门大派,而且一个在南,一个在北,平素交集极少,这消息眼下虽是引人注目,但过得些时日,自也会渐渐淡忘,再也无人提及了。

    ……

    ……(未完待续)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