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五章 七星大挪玄枢阵

第八十五章 七星大挪玄枢阵

    那道人六阳魁首虽落,但元婴遁出躯壳之后,却裹着元灵,往一只如墩大鼓中落入,瞬时隐没不见。

    此鼓名为“秦阳鼓”,乃是秦阳苏氏历代所传真器。

    得此法宝护持,送去转生,可保些许前世记忆,不至于再次入世懵懂,昧了真灵。

    那法剑沾了鲜血之上,霎时放出一抹光亮来,似是置在烛光之下映照一般。

    那老道人站起身,上去看了几眼,转首对一名眼皮耷拉的瘦小道人言道:“七弟,轮到你了。”

    那瘦小道人哼了一声,对那童儿冷冷说了一句,“你过来,送老朽上路。”

    言罢,他亦是一抖身子,把那元婴遁出顶门,同样跃入那秦阳大鼓之中。

    童儿适才竟亲手斩杀了一名元婴真人,几疑置身幻梦之中,被这一唤,顿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先是望了一眼自家老祖,见其脸上并无什么表情,不由定了定神。

    有过一次之后,他胆气似乎壮了不少,稍稍平稳过呼吸后,走到那瘦小道人面前,把法剑高举,挥臂斩下,剑刃毫无滞涩般划颈而过,那道人项上人头便滚落下来。

    那法剑过血而去,原本只是如凡铁映光一般,可此刻再放眼前看去,似乎比方才更为闪亮,发出如润玉般的荧荧光华。

    “果是一把杀剑,童儿,轮到我了。”

    东南角上一名白衣修士站起。此人脸上带着笑意,似是对生死极是看得开,还不忘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衫,然后拿了一壶酒出来灌了两口,道:“童儿,下手利索些,那方才显得痛快。”

    童子上来,斩了两人之后,他也适应了许多,上来举剑要劈。却被那白衣修士用手指捏住剑刃。连连摆手,道:“慢着,且容我再喝一口酒。”

    老道人一皱眉,道:“老五,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快收起你拿惫懒性子!”

    白衣修士哈哈一笑,把头往前一伸,露出光洁溜溜的白皙颈脖。用手拍了拍,道:“冲这来。”

    童子握了握剑柄,照准了那处,发一声喊,举剑一斩,“噗”的一声。此人头颅也自掉下。

    只见血光一闪,一尊元婴自那断颈中跃出,入了那秦阳大鼓。

    这时,先前那名嗓音沙哑的道人摆了摆袖子,站起身来。

    此人头挽双髻。眉目疏朗,留着八字胡须,衣袍素雅,倒是有几分仙风道骨。

    他仰首一叹,怅然道:“若是再迟得一两日,我等又何必枉送性命?如今只能舍了肉身。待来日转生,再觅机缘了。”

    老道人也是叹道:“三弟小心去吧。”

    那道人躬身一揖,随后挺身而立,一动不动,摄于他身上气势,那童儿竟然一时不敢上前。

    老道人看了一眼,伸手一推,童儿不由自主上前了几步。一抬头,见那道人近在咫尺,脑中也不及多想,凭着方才那股冲劲,双手持剑一挥,不由鲜血飞溅,这颗头颅也自削去。

    连杀四名元婴修士,那童子没来由感到一阵气虚力怯,几乎要瘫倒在地。

    那老道人眼中暴起精芒,喝道:“快把法剑丢了。”

    童子不假思索,立刻松手,把剑一扔,可那把法剑却并未落在地上,而是嗡嗡作响,飞在空中。似是有了灵性一般。

    老道人伸手一抓,此剑便手心之中,他怔怔望着那一泓秋水也似的寒刃,目光复杂,也不知是喜是悲,喃喃道:“果是成了。”

    这把剑乃是一把杀剑,乃是当日苏默真人的遗物之一,据传是从一名魔道修士手中夺来。

    此剑有一桩奇异之处,剑下死者修为越高,则其威力越显。

    当日苏默唯恐难制此剑,曾强行抹去其中剑灵,炼为己用,后来又交到了老道人手中。

    如今他们用这四位元婴真人的性命祭养此剑,正是要借此剑之威,斩开那真龙之府上最后一道禁制,让这老道冲进去,再倾尽全力一试,看能否借那苍龙遗蜕成就洞天。

    若是成了,出其不意之下,不定能逃出生天。

    老道人持剑而起,凝神望着眼前那一块厚重石闸。

    这禁制已被他们五人合力炼化了二十余年,原本再有数年苦功,就可功成。

    便是拖上一二日,一个关键禁制破了,他们之中,也能少一人去活活祭剑。

    却不想,一日未到,外间阵法已破,迫不得已,唯有牺牲四名元婴真人,方将这杀剑喂饱,所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

    只是此刻多想已是无益,他嘴中念了几句,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那剑尖之上,随后把这法剑往空中一祭,就见其化一道精炼白光,往那禁制之上狠狠斩下!

    只闻一道霹雳爆响之声,似惊雷炸出,隆隆之声远远传出,就是溟沧派山门中也是清晰可闻。

    老道人把袖一挥,拂开烟尘,再望去时,见禁制尽去,府门已是大开,心中不由大喜,把那秦阳大鼓往袖中一收,便迫不及待往其中飞身进入。

    苏奕昂见这真龙之府大门竟然被其斩破,不由大吃了一惊。

    他有心跟着进去一探,但却又担忧被对方发现,想了半天之后,终是拿定了决心,正想引动这童儿心中杂念,蛊惑其入府之时,却听里面有声音传出道:“苏奕华,你且进来。”

    那童儿听得老祖唤自己之名,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怯惧,只是对方若要杀他,不过举手为之,他也无能反抗。

    心情忐忑地步入此间后,他左右一望,见此处空旷。无柱无梁,只有一座石碑孤零零地立在大殿正中,有一条条粗大锁链自顶而下,通向四面八方。

    他仔细看去,这才发现,自己所处之地,乃是悬在空中的一只铜盘上,只是底下黝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而此刻那老道人脸上正阴晴不定,望着那块石碑出神。

    他方才进来时。本是抱得破釜沉舟之心,怎奈见到了此物之后,那奋起的决心如潮水般退了下去。

    这玄碑乃是这真龙之府机枢所在,上有一座大阵,名为“七星大挪玄枢阵”,此阵若能发动,能将整座洞府转去他处。

    可如此一来,老道人便犹豫了。

    他斩开此门。先前不过是被逼到了绝境,想要殊死一搏,成就那洞天之位。

    然而且不说这只其中只有一线之机,便是他一旦踏入象相之境,溟沧派中洞天真人一齐赶来杀他,他想要逃脱出去。也是极难。

    本来他是无有退路,不得不如此做,然而进得此府之后,这玄碑却给他另一个选择,不免有些踌躇不定了。

    只是眼下他之所以迟迟不动。那是因为偌大一个真龙之府若想挪移出去,所耗费法力定是不浅,他并无十足把握,不定把自己搭了进去也未必能成。

    反反复复想了几遍之后,他终是觉得将此府挪移出去机会大些。

    既已下了决心,他也弃了先前所念。把手往那玄碑上一搭,把灵气灌入,将那法阵运转起来。

    只是方才启了那挪移阵法,他只觉那全身法力似决堤一般涌了出去,不觉皱眉,忽然道:“诸位师弟,快些出来请助为兄一臂之力!”

    这话一出,那四尊元婴一起跃出。同时使力,整块玄碑顿时放出光华来。

    只是他们没了肉身,此刻法力用上一点便少去一点,不过片刻功夫,原本金芒闪闪的四尊元婴,俱是变得黯淡无光,看上去也支撑不了多久了了。

    又过了几息时间,那四尊元婴终至枯竭,化作点点光屑散去,四道元灵没了护持,便重往他袖中而去。

    而此刻那玄碑却还差得一点,那老道人一望而知,除非他也能舍得散去自家元婴,尽数化为法力倾入其中,否则绝无可能再转动阵法,可如此一来,他这一身修为却也彻底散了。

    他已是寿元九百余,若想重新把修为炼回,已是绝无可能,心中暗叹一声,道:“罢了!”

    他转过头来,对那童儿喝道:“苏奕华,你记着了,待我等去后,你定要看好生守住这座洞府,耐心待我等转生回来,日后苏门重振,当为你记上首功!”

    那童子不解其意,迷茫应了一声。

    老道人也无暇与他多说,大喊道:“秦阳真人,还望你为我族照看此血脉一二……”

    这时一道光华闪过,一名黄衣少年走了出来,讥嘲道:“苏氏后辈自己无能,却要我老人家来照看一个未曾开脉的弟子,若传出去,我也无脸再见那几个老友了。”

    老道人道:“苏氏覆亡在际,若无我苏氏血脉祭炼,真人怕是永不得道。”

    少年斜撇了他一眼,道:“你休拿此事威胁我,这道理我怎能不懂?如不是苏默当初不听我劝,不自量力去战那凶人,连元灵亦未曾逃出,你苏氏又怎会落到今天这副田地?”

    老道人默然不语。

    少年看他这模样,没好气道:“好了,我老人家今日也没心思教训小儿辈。”

    他转过身来,对着那童子似笑非笑地言道:“小子,便宜你了,就看你造化如何了。”

    他起手在那童儿顶门上一拍,就将其整个人收了,随后自家也化光不见。

    见后路已是安排妥当,老道人再无犹疑,大喊了一声,元婴遁出顶门,全力将那阵法运转。

    霎时间,似是天塌地陷,山岳倾颓一般,一声震天大响,整个涌浪湖也是翻腾而起,那原本位于地下数十里深处的真龙之府,须臾之间,挪转虚空,不知去了何处。

    张衍这时正站于旗台之上,并未深入洞府,下方这般大的动静,他自也是察觉到了,微一沉吟,道:“苏道友,下方发生了何事,你可知晓?”

    苏奕昂气沮道:“回禀老爷,适才那苏氏老祖竟然打破了真龙府之门,启了其中挪移阵法,已把整座洞府挪去他处了。”

    张衍不觉有些惊讶,追问道:“你可知他们去了何处?”

    苏奕昂想了想,有点不确定的言道:“我那分魂即便是去得万里之外,也有能心有所感,可眼下却丝毫感应不到,怕是,怕是已不在东华洲之上了。”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