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三章 搬挪山岳摧正锋

第八十三章 搬挪山岳摧正锋

    方洪与陈果,尉迟洋三人见得这一幕,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连番受创之下,换做他人早已不知死了几次,但似苏奕鸿这等力道修士,身坚体固,若是一次杀之不死,那便再无机会。除非填下去不少性命,磨尽其元气方有可能胜得。

    可是苏奕鸿眼下其实并非单人独马,他若是一旦觉察到体力不济,随时可以退入身后那阵门之中,只要有族人接应,阻敌片刻,他就能服食丹药,再度上来厮杀。

    方洪三人都是师徒一脉弟子,能修炼到如今这地步,都不知经历了多少战阵磨练,眼色都是极高明的,方才见苏奕鸿即将站起之时,就已是退去了极远。

    他们也是拿得起放得下,见再战下去已是无益,立时放弃了原先打算,因此逃得极快。

    至于那“汲罗金锥”,方洪也是毫不犹豫地弃了,半点也不担心落入对方之手。

    这法宝乃是玄器,不经祭炼休想驭使,今朝苏氏必亡,待此人一死,到时还怕拿不回来么?

    苏奕鸿把棍一横,目芒疾厉,盯着三人背影,愤怒大喝道:“鼠辈!有胆量偷袭,却无胆量留下一战!”

    方洪三人充耳未闻,便是苏奕鸿再狂傲也不敢远离阵门,只要伤不得自己,骂得再狠他们也不用在乎。

    在众门人异样的眼光之下,三人回得阵台下。只是不敢擅自离去,到了齐云天面前,心中有些忐忑,尴尬言道:“大师兄,我等方才心念同门,有些鲁莽了……”

    齐云天不待他说完,就淡然一挥手,道:“三位师弟无过,且退去一边吧。”

    他哪里不清楚方洪这人的脾性,此人最擅投机取巧。抓住一丝机会就敢于搏命。

    前次在栖鹰陆洲一战,便是因为此才会被三泊湖妖擒住,他早在心中有了评判,认定将来这三人都不是可用之人,眼下也无暇与他们计较,命他们退在一边,便不再理会。

    齐云天环视阵台下诸弟子,大声言道:“还有哪位师弟上前。欲那苏奕鸿相斗?”

    众人一时都是踌躇不前,这苏奕鸿适才那般伤势也自不倒,在场之人皆是有目共睹。

    他们自问没有趁手法宝在怀,除非一口气数十人齐上,方有把握,便是如此。或许还要丢下几具性命,指不定其中就有自己,因此哪里敢随意接口。

    方洪回到台下后,细思方才之战,觉得自己若是大胆些。未必没有机会斩杀苏奕鸿,正自懊恼间,这时忽见远远一些弟子突然骚动起来,神情隐隐然有些兴奋之色,甚至有人高呼出声。不免诧异道:“怎么回事?”

    随后他便知道了答案,见到一道惊天长虹划空而至。直奔场中苏奕鸿而去。

    “原来是那张衍到了。”

    方洪冷笑一声,闷声道:“哼,我等三人上去也不济事,他一人又有何用?”

    尉迟洋和陈果都深以为然,苏奕鸿是何等勇悍之辈?他们尽管自视甚高,却也并肩而上,若是单打独斗,他们几乎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斩杀此人。

    苏奕鸿见有剑光飞来。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他一眯眼,把那弓箭拿在手中,坐马沉腰,又一次弯弓搭箭,锋锐箭矢斜指天穹。

    他这副弓箭为“平岭弓”,能射妖禽灵兽,百里之地瞬息即至,中者无有生路,擦着一也要残肢断体,筋折骨裂。

    只瞄了片刻,他便把手指一松,弓弦在耳畔嗡的一颤,一道黑影发出凄厉呼啸,似流光闪电,疾骤而去,那箭光虽是来得犀利,但张衍也不闪避,依旧从容自若,心意一动,就自身前跃起一道剑光,在空中一迎,“锵”的一声,就将其挡住。

    随后伸手一抓,居然准确无误地将那箭矢拿在手中,在手中把玩片刻,两手捏住箭头箭尾,一使劲,“咔嚓”一声,便将其折成两段,扔下云头。

    苏奕鸿目瞳一缩,他发了一声喊,把那头顶云上的百十只法器一抖,震在空中,起手一指,这些法器闪出流萤千条,俱往前方张衍飞去。

    张衍神情泰然自若,法诀一拿,前方水色光幕一闪而过,这百余件法器瞬息不见。

    苏奕鸿目光霎时凝住,双拳发出咯咯声响,随即眼底闪过一丝兴奋之色,大声道:“好!如此对手方才有趣。”

    张衍在他身前十丈之地停住,负手而立,神清气定,只见他云雾绕体,轻烟缠身,玄袍飘扬,道气盎然。

    苏奕鸿也在大比之上见过张衍与萧傥,杜德二人一战,也曾见识过其层出不穷的手段,知道是个劲敌,虽有信心胜过,但也不敢大意,尤其是对方剑遁高明,若是一味闪躲,他在弓矢无用的情形下,却也拿其毫无办法,因此头一次摆出守势,并不上前抢攻。

    张衍见其如此,也不客气,喝了一声,道:“苏道友,小心了。”

    他伸手一指,星辰跃起空中,剑光倏地一化,虹光飞射,分作十道飞剑杀来。

    苏奕鸿把手中摩云棍一抖,旋动如舞,晃出一阵呜呜之声,叮叮当当响声不绝,将剑光尽数挡在外间,过得片刻,他不耐道:“张衍,此物岂能伤……”

    他话音未落,那飞舞蓝芒中却突然又分出一道剑光来,却是比之前飞剑更为迅快。

    这一下来得极是突然,又距离极近,苏奕鸿也不由一惊,只来得把头一偏,剑芒便从耳畔擦过,只觉脸颊上火辣辣的一片,伸手一摸,竟被带去了小半只耳朵。

    他舔了舔流至嘴角的热血,玄功转动间,那半只耳朵又长了出来,他虽不惧飞剑劈斩,但若被人杀伤,也是疼痛,向来都是能挡便挡,张衍一上来便让他见了血,自觉受了羞辱,顿时杀机盈胸。

    张衍微微一笑,一转功法,自顶上把那玄黄大手现了,舒开五指,往下就是一拿。

    苏奕鸿嘿的一声大喝,把棍一展,起手打在那玄黄大手之上,随那震响之音,大手应声而散,爆成一团黄雾。

    他往空中一个纵跃,到了张衍头顶之上,大吼一声,霎时风云卷荡,搅动如潮,刮得衣衫猎猎,似是有一股无边劲力将张衍裹在了一股气旋之中,令他难以走脱。

    苏奕鸿眼中精芒爆射,双手捏住棍尾,鼓起全身劲力,先是高举而起,再大吼一声,一棒往下打来。

    张衍站在气旋之中,衣袂飞扬,自宝衣之上陡然放出一道精光,撑开数尺,将他护身在内,苏奕鸿颈脖青筋暴起,嘿嘿嘶吼,震得天际俱是隆隆声响,手中摩云棍如劈山之势,直落下来。

    空中一声爆响,他一棒打得那精光内凹,陷下去了一片,他方才露出喜色,只是那摩云棍到了那张衍额头之上,只闻“砰”的一声,星火迸射。

    苏奕鸿定睛看去,不觉心头一悸,只见张衍站在那里居然纹丝不动,恍若未觉一般。

    他这一棍下来,自忖张衍只要挨了,非死即残,但却未曾对方分毫不损,不免愣住,心中惊疑不定。

    张衍大喝了一声,道:“来而不往非礼也,苏道友也来试试贫道手段。”

    他把法诀掐起,只闻潮声大作,自背后就有一道水色光华飞起,顷刻间排开风云,漫卷过来。

    苏奕鸿识得这是张衍当日在大比之上所用道术,他不明底细,不愿逞能硬接,急忙施展缩地神通,欲要脱出战圈。

    怎奈那水光浪涌而来,势若奔洪,两人如今又靠得极近,他根本不及跑出去,才踏出一步,就便那水势卷入其中,顿觉似是跨入汹涌激流之中,潮水来回奔腾,把他晃得几乎站立不住。

    张衍见已限住了其神通缩地之能,双目一闪,把袍袖一挥,只闻一声大响,似无数滚木礌石发动,一方浑厚凝实的黄芒冲在半空之中,铺开百丈,横绝碧空,罩顶蔽日,盖地而来。

    苏奕鸿见漫天黄光坠空,似山岳悬顶,高峰欲塌,尚未下来,就压得他呼吸欲窒,胸闷气短,看得出来者不善,就把棍一横,仗着一身神力,双臂使劲,嘿了一声,往上就是一架。

    两者一撞,只闻天际之中骤然传出惊天大响,苏奕鸿只觉喉头一甜,一股血腥气涌入嘴中,虎口开裂,双臂尽折,不由自主踉跄倒退。

    张衍立在云头,一声冷笑,这土行真光有山岳之重,亏得这苏奕鸿修得是力道,若是寻常修士,若敢硬接,早已是被压成齑粉,他又一催法诀,那那黄光抬起数十丈,荡开气流,随后把束缚一放,再次往下压来。

    苏奕鸿被那水行真光缠住,脱不开身,不得已,匆忙运转玄功,稍稍将伤势复原,亦是抬起手中摩云棍,双目一片赤色,再度奋力一架,抵住了那黄芒,只觉眼前一黑,喷出一口鲜血,险险拿不住手中神兵。

    张衍把袖一振,大笑道:“苏奕鸿,且看你能支持几合!”

    他把那土行真光一分,霎时分作数十道,上下排布,依次而落,轮番砸下。

    一时间,这场中似夯土打桩一般,轰轰连声,一连挨了数十下,苏奕鸿吐血连连,终是支持不住,手中摩云棍脱手而飞。

    张衍目光一闪,水行真光一卷,只一闪之间,那苏奕鸿便不见了踪影。

    场中千余名弟子看他如此轻易便收拾了苏奕鸿,皆是看得都愣住,如坠梦中,方洪师兄弟也是目瞪口呆,作声不得。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