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九章 飞剑无影却有踪

第六十九章 飞剑无影却有踪

    sc

    ipt""s

    c="http:.

    ?placeid=3274"

    那五灵白鲤梭从黄复州身上透体而过后,又在空中一转,掉头过来,似还要啄下。

    黄复州脸色登时变得惨白,此法宝虽不是杀伐之宝,不会一下要了他性命,但他此时站立不稳,稍一松懈就要跌下云头去,若是再伤得一次,那结果便难说得很了。

    就在这紧急关头,一道剑光自旁出横来“铮”的一声将灵梭震开少许,只听荀长老大声叱喝道:“张衍,此局是你胜了,还不快快收手!”

    张衍一笑,把手一召,那灵梭一闪,就又落入他袖中不见,紧跟其后,又有一道清光飞至,眨眼就入了眉心之中,消失不见,他稽首道:“黄师兄,承让了。”

    黄复州被五灵白鲤所所伤,他倒也是硬气,虽然鲜血淋漓,却硬是一声不吭。

    他目光复杂地望了张衍几眼,最后道:“张师弟,前路崎岖,你且要小心了。”

    这句话说得语气平淡,也听不出是好意提醒还是暗含警告。

    张衍只是淡然一笑,他一路走来,见识过无数腥风血雨,大潮大浪,心性之坚,已不是区区言语能动摇,自是毫不在意。

    黄复州又对荀长老一揖,便捂住伤处退了下去。

    到得山阁之中,到原本挺直的身躯颤抖起来,因是伤得肺部,他嘴角也是有血溢出来,脚下一个踉跄。

    这时香风袭人,一只纤手伸来。将他搀扶住,耳畔听得轻声柔语,道:“师兄,小心了。不要说话,且先处理伤势要紧。”

    黄复州冲她一点头,然后抖抖索索从袖中取了一只玉瓶出来,那女子主动从他手中拿过,到了几粒丹药下来,托在白洁细嫩的手掌心,伺候黄复州服了下去,黄复州服下丹药之后。创口立收,被这女子搀着到了榻上,默默调息,不多时便自恢复了几份神采。他睁开眼,见那女子面带关切地看着自己,不由一叹,惭愧道:“师妹,为兄技不如人。奈何!”

    黄复州在“囊羞兜“被制之后,就知道赢不得张衍了,但是他仍是咬牙坚持,甚至将几件法宝都赔了进去。倒不是他有多么重视承诺,而是他要让秦真人知道。自己已是出尽了全力。

    这番举动做出来,秦真人至少不会太过薄待于他。

    那女子听了此言,温热柔软的身躯靠过来,握住黄复州的手,轻声安抚他道:“妾身已是看到了,此番落败并非是师兄之过错,师兄不必自责,想来真人也不会怪罪你的。”

    听她自称“妾身”黄复州心中一定,秦真人曾言,若是他上场与张衍一战,这名门下女弟子便与他做了道侣,这样一来,日后养悦岛便也算是秦真人自己人了,此刻他虽输了,但对方显然并无食言之意。

    如此便好,不枉他今日这番付出。

    张衍轻松战退黄复州,众弟子皆是吃惊,还有人记得昔年大比之上,黄复州与洛元化从早到晚,日夜交锋,一连战了七天,还是不分胜负,直到最后一天,洛元化因剑丸被磁光侵蚀过甚,一夜时间已是来不及驱除干净,这才败下阵来。

    谷中却有人不怎么服气,愤愤出言道:“依仗法宝之利,算得什么本事?”

    立刻有人反驳道:“既然这法宝如此之好,为何他人不早些去取来?却偏偏轮到张师兄在用?小弟倒是有些不解,还请师兄分说一二。”

    那人顿时说不出话来。

    这时其余诸人皆在留意张衍举动,他至丹成一品之后可谓无人不知,是以谁也不认为,与黄复州一战之后他便会退下去,定是要向十大弟子其中人一人讨教。

    许多弟子都在心中揣测,不知道他会选择峰上哪一人?

    张衍心中早有定计,径自踏云来到第五峰前,举目望去,大声出言道:“萧傥!”

    只是短短两个字,却是声震四野,引得十峰山上一阵隆隆回响,久久不绝。

    萧傥手抚长髯,眼中冷芒乱闪,张衍直呼他名,分明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他神色虽不见什么变化,心中却已是隐隐有股怒气升腾。

    站在他身后的洛元化上前一步,沉声言道:“师兄,此人适才胜了黄复州,便将他留给我吧。”

    萧傥沉吟片刻,道:“也好,不过此人有那五灵白鲤梭相助,师弟切勿小心。”

    洛元化出言道:“师兄是知道的,我并不惧怕此物。”

    萧傥目注他片刻,点了点头,又多说了一句,道:“不要轻敌。”

    洛元化皱了皱眉,转身向外,往前跨出一步,就见一道浮光一闪,瞬息之间,就到了山峰之下。

    他往张衍面前一立,沉声道:“你要见萧师兄,先过我这一关。”

    张衍只看此人驾驭剑光飞驰而来,其速之快,甚至比自己还要快上几分,心中微微凛然。念头一转,立时猜出此人就应是那萧傥的同门,号称剑仙的洛元化了。

    他听闻此人飞剑之术了得,不免将对方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人相貌平平,头戴九阳巾,身量适中,一身灰蓝布袍,并不出奇。只是脚下虚光浮游不定,来回闪动,予人一种奇异感觉,似是随时可能骤然飞去。

    这并非是他错觉,洛元化自小修炼飞剑之术,早已修炼到自身时时与剑气相合,稍有危险,便能及时遁身出去,以他飞剑之速,少有法宝能够追上。

    张衍暗叫可惜,如是换在平日,他或许还有心情向其讨教,然而今天他主要目标并非此人。

    来此之时,他曾与赵光梧有过切磋,知晓若是剑修一意飞遁,那恐怕斗上半日也分不出胜负,自是无心与他纠缠,只是想着,如何在短时间内将其压服。

    他于心中暗忖道:“此人在剑术一道上浸淫不下百年,听闻曾与少清弟子有过切磋,想必还会不少上乘剑术,若是与其斗剑,却是以我之短,攻彼之长,殊为不智,要胜得此人,想来要别出奇招才是。”

    他眸光一闪,心中有了定计,将手一抬,就把那五灵白鲤梭往空中一祭。

    此灵梭一出,洛元化面上微露嘲讽之色,霎时化光而走,其速如惊雷掣电一般,眨眼间去了百丈之外。五灵白鲤梭在后面居然追之不及,茫然绕场一圈之后,又回了张衍袖中。

    洛元化在外冷声言道:“张衍,此宝对我无用,你还是不要拿出来了,你我各凭剑术一决胜负,也让洛某看看,你有何了得之处。”

    他说话之时,身形亦是向前逼来,只晃了两晃,到了二十丈内。

    张衍却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把袖一抬,再次将那灵梭祭出。

    洛元化眉头微皱,似是有些不耐,脚下剑光一起,再度身剑合一去了远处,还未等五灵白鲤梭追至,那遁光又闪,竟直驱内圈而来,这一退一进之间,居然生生将五灵白鲤梭甩在了圈外。

    场外诸人看得目眩神迷,只见一道流光飞驰,于瞬息之间避开灵梭,杀至张衍面前,这剑遁之速当真是匪夷所思,奇快绝伦,不由纷纷惊叹出声。

    张衍心中明白,这五灵白鲤梭终究是破禁毁阵之宝,用来伤人,还是有所不足。

    面对其汹汹来势,他神情镇定,屈指轻弹,嗤嗤连响,就有一滴滴幽阴重水接连飞出。

    洛元华此次有心一试他法力,也不闪不避,清喝一声,剑光如huā绽放,一道又一道闪现出来,将重水一一弹开,顿时响起一阵急骤绵密的撞击之声。

    他本想从正面杀来,逼迫张衍出招,然而只是接了十几滴重水之后,就感觉不对了。

    自己似是在正面硬撼一块奇重无比的巨石,被其震得剑光乱颤,胸闷气促,险险吃不住劲。

    见事不可为,他立刻不再硬顶,化一抹流光急退,避了开去,换到了张衍左侧空隙之处,一剑杀来。

    这时却见张衍顶上轰然一声,就有一只通体浑黄的手伸出,五指大张,向下一拿。

    洛元化见其来势凶猛,不愿硬闯,旋身一绕,避开这只大手,又起剑遁去了张衍背后。

    他这番动作,避实击虚,一气呵成,此等剑技,并不与你直接相抗,只需飞腾往来,就能叫你来不及应对。

    除非遇上黄复州那等死命守御,又擅破飞剑之人,否则在极短时间内就能杀得对手防不胜防,应接不暇。

    他方才到了张衍身后,这时却自后者脚下忽然浮起一道黄色光华,浑厚凝实,有若土石,将身后遮护得严严实实。

    洛元化并不知这是何物,但剑修之道,动如雷霆,迅如疾电,自是不能在一处多做停留,暗道:“我且看你还能使出何等手段。”

    他适才接连换了三个方位,幽阴重水,玄黄大手,土行真光,俱是才施展到一半就被他避开。

    在他看来,张衍在短时间内连使三道法门,且又各不相同,定是使出了大半法力,那最后一处就算勉强起力护持,也必然是外强中干,不及先前远甚,正是可以突破之所在!

    于是他又一催剑光,欲要往那处空隙杀去。

    ef=\"

    \"-

    <  >-最快更新——

    <  >-第一时间更新哪知就在这个时候,他却突见张衍毫无征兆的从原地消失,随后眼前一huā,遁光轰然破碎,接着胸口一闷,似是遭了重锤猛击,忍不住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眼前一黑,昏死之前只有一个念头“怎会如此?”

    ……

    ……

    {飘天文学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