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四章 大比启幕欲争先

第六十四章 大比启幕欲争先

    这声音方出,众人无不看去,就见天边横来一道江水,玉波翻腾,白沫如雪,两条狰狞墨蛟项扣金锁,拖一驾墨盘龙蟒锁厢车,搅起波涛,滚浪前行。

    齐云天一身伏波玄清道衣,丝绦束腰,大袖如云,神色沉凝,身侧站有再个捧卷道童,端坐车架之中,正往此处而来。

    不出片刻,车架就在第一峰上落定,他抬袖轻挥,便将那浩荡之水一收,似是万顷天水齐落,忽闻一声大响,连整座山头都被撼动,轻轻摇了一摇,再看去时,那层层大浪已是消弭不见,只余隆隆震音。回荡不绝。

    此时除了那第三峰独缺一人之外,十大弟子已至九人,其余八峰之上,无论师徒门下,抑或是世家弟子,都是起身稽首,齐声道“吾等见过大师兄。”

    齐云天立在峰巅,他身形高大笔直,巍巍如山,崇如高岳,如炬双目环视一圈之后,在那第三峰微微停留,便略了过去,曼声道:“诸位师弟请起。”

    诸弟子闻言,纷纷站直身形。

    就在这时,有一个手持骑鹤女童飞来,大声言道:“见过齐真人,钟师叔因需闭关参玄,正值紧要关头,此次大比恐不能至。

    这话说得极是清亮,清清楚楚传到在场每一人耳朵里,齐云天淡淡一笑,言道:“钟师弟修行勤苦,此乃我门中幸事,此次大比,不来也罢。,、

    十大弟子之中,唯有这个钟穆清已是百多年不曾在大比之上露面。

    此人原是孟真人弟子,与齐云天乃是同门师兄弟,年岁也是相当,只是功行却略差了一筹,当年门中大变之后,他被秦真人看中,要去做了徒弟。

    钟穆清虽是十大弟子之一,大比屡屡不至,但却偏偏无人置啄。

    这全是因为秦真人在门中地位超然,乃是前任掌门之女,背后隐隐还有渡真殿中几名长老支持,无论是世家还是师徒一脉,即便拉拢不了她,却也是不想开罪于她。

    索性这位真人也甚少出现,从来不管门中之事,前次若不是三泊湖妖劫掠了她弟子去,她也不会去那竹节岛露面。钟穆清不来大比,想必也是出自秦真人的授意,免得掺和进问中之争。

    如霍轩,杜德这等世家弟子早已是对此习以为常,况且这十大弟子之位,一人只能占据三百六十年,此人便是回避争斗,也总有挪出座次的那一日。

    齐力天到场之后,似是带来了一股庞然无侍的威势,其余八峰皆是寂然无声,世家门下更是远不似起初那般谈笑自如。

    张衍暗暗点头,齐云天当之无愧三代大师兄,世家弟子之中,暂还无有能与其争锋者。

    难怪师徒一脉实际在十大弟子之中只有三人撑住场面,却也往往能占住上风,只他一人,便能力压群雄。

    张衍转首往第二峰看去,传闻那人距离那元婴之境也是一步之遥,只是这一步若是跨得不好,所成就的元婴便无法臻至完满,也不知此人何时才会迈出。

    霍轩孤独一人坐于峰顶岩石之上,默然无声。

    此人脸颊消瘦,眼窝略陷,一身灰岚织阳道袍,看起来貌不惊人,只是眼底时不时闪过了一抹令人心悸的精芒。

    此时谷底那阵中又见动静,陆陆续续走出来三十余名化丹修士,这些人能闯过大阵,手下也至少败了十数名同门,俱都称得上是溟沧派门中英才俊杰了。

    任名遥步出阵门,他本是昂首阔步,只是一眼便看见张衍和宁冲玄坐于云烟之上,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身形也是顿了顿,止步不前。

    身后有人出言道:“任师兄,何事?”

    那人不等他回答,顺着他目光上来一看,感叹道:“原来是宁师兄与张师兄,看这模样,想来这二位皆有意挑夺那十大弟子之位,倒是好胆魄。”

    任名遥忽觉心中一阵烦闷,冷声道:“宁师兄得孙、真人与齐师兄之助,倒是有不少胜算,可这张衍,却未必能成了,试问这峰上在座之人,哪一个不是修道百年之上?不过成就化丹境界未就,就敢凯觎那十大弟子之位,当真是不自量力。”

    那人没有注意他脸色,不觉笑道:“师兄此言谬也,这张师兄入道晚不假,但却飞剑之术高明,又有五灵白鲤锁这等法宝相助,胜机是小,但却也未必会输啊,与那世家几人斗上一斗又如何?”

    任么遥哼了一声,便转身走开了。

    他之所以不忿,那是因为他曾也被齐云天选中,只是后来不知如何,此事却又不了了之了。

    他不过是孟真人记名弟子,又不是范长青那等齐云天的心腹,自是并不明白其中真正原因是由于牵扯到了两派斗法,却反而怀疑是张衍抢了原属于他的座次去,心中哪里会甘心。

    待众弟子各安其位坐定,齐云天命童子点起香炉,又自童儿手中拿出一卷法卷,解开软绳束扣之后,摊开在桌案之上,默念法诀,须臾,把手一指,就有一束金光射出,顿时现出无数符文金箓,与那袅袅青烟一般冲上了云霄,同时言道:“弟子等恭迎真人法驾。”

    忽然间,只听得云中大响,仙乐阵阵,天空之中忽放异彩,瑞霄千条,祥光万道,隐隐所约看见数个身影,只是各分东西,壁垒分明,不在一处。

    张衍知是门中那几位洞天真人已到,只是云中气流卷荡,光色瑰丽,不能一窥真容,是以到底来得几人,他也是看不出来。

    十峰山上诸弟子见得这异兆,或揖或跪,都是赶忙下拜齐声高呼,道:“弟子拜见诸位真人。”

    云中有悠远声音传下,道:“众弟子免礼。”

    齐云天直起身来又道:“诸位真人在上,门中弟子已是齐至,大比可始否?还请诸位真人示下。”

    过得片刻,就听有一把浑厚声音言道:“准。”

    登时,溟沧派山门之中,雄浑磬钟之声再度响起,远远传了出去,久久回荡于天际之中,惊起无数戏水灵禽一群群自那龙渊大泽之上振翅飞起。

    与此同时,十峰山外已是聚涌来了数万名弟子,此来都是为一睹十大弟子风姿。

    但他们已是距离那处实则极远,尽管修道之人眼力非比寻常,但穷极目力,也只是依稀可辨。

    因为自家恩师此番也是入得十峰山中,刘雁依,秋涵月,田坤,以及汪氏姐妹亦是站在飞舟上远远观望。

    刘雁依正与秋涵月说说笑笑,忽有一道飞烟而来,到了飞舟之上一立现出一婀娜身影来。

    众人一看,却是那齐梦娇笑盈盈站在那里。

    刘雁依惊喜道:“师姐怎不去那大比,反而来此?”

    齐梦娇微笑摇头道:“师姐我修为不高,上去徒然丢恩师的脸面,还是不要掺和了。”

    秋涵月上来挽住齐梦娇的柔臂,嘻嘻笑道:“师姐不去最好,我知师姐有一法宝,可观百里之外风光山色,今日定是带来了吧?”

    卒梦娇眼波一转叹气道:“却是被秋师妹猜中了。”

    她手一翻,就从袖中拿了一面银镜出来纤指一点,就将其中荡出一抹云光,扩至三尺大小,光影闪烁,不多时就从中现出此时十峰山中情形来。

    在场诸人不免一齐望去,只见此时那场中出来一名大约六七岁的童子,只是神情肃穆,行止做派都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

    汪采婷“咦”了一声,讶道:“怎么门中大比,还有小娃娃在此?好生奇怪。”

    齐梦娇低声言道:“师妹慎言,此人乃是门飞剑之术第一的荀一鹤荀真人,德高望重,修为精深,乃是此次大比裁正。”

    众人都是低呼了一声,不觉凝神细看。

    十峰山前。

    张衍看了一眼宁冲玄,见他此刻还并无出场之意,正思忖自己是否此时下场,这时却见一个人影抢了出来,高声道:“孟师座下记名弟子,任名遥,特来请教方师兄。”

    他足踏飞鹞,一袭青衫,两袖乘风,外貌也是俊逸,立时升来一片注目。

    任名遥所修习的功法却并非是五功之一,只是后来得了一名元阳派长老毕生苦练的剑盘,自觉用得颇为趁意,特意请了孟真人改了一门威能颇大的功法予他,自认为功行也不是差。

    这番他第一个抢身而出,也不要求能胜得那方振莺,只要能与其同门斗个有来有回,最好是能战败几人,使他能在诸位师长面前露得几分脸面,便算达到目的了。

    门中大比,通常而言,除非事涉十大弟子之位更替,十大弟子不会亲自动手,只是命门下前去比过,而他们在一旁指点品评。

    此也是门中惯例,至少在大比之上,每一名前来讨教的后进弟子,若是与他们修为相差较远,他们便皆有指点提携之责。

    似当年黄复州找至萧傥面前,便是只用言语说退了他,根本未曾动手,当初也是惹得一干世家弟子钦佩不已。

    只是任名遥却不曾想到,方振莺听得有人向自己邀战,他本也不欲出战,但转念一想,这大比第一场,也不要太过难看了,因此挥退一名欲要上前的同门,傲然起身,道:“此阵我亲自上前会他,尔等无需插手。”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