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三章 齐聚峰巅展雄心

第六十三章 齐聚峰巅展雄心

    张衍甫一出现,便成了万众焦点,立时感觉到自十峰山上传来数道不善的目光。

    萧傥坐于峰巅玉台之上,见其风神潇洒,器宇不凡,便指着下方,问左右道:“此乃何人?”

    随shi弟子立刻上来躬身言道:“此乃是昭幽天池府主,张衍。”

    “哦,此人便是张衍?”

    萧傥眼眸微微一凝,道:“便是那丹成一品,又擒了翮侄儿去的张衍?”

    弟子立刻回道:“正是此人!”

    萧傥面sè顿时沉了下来,哼了一声。

    族中让此人扫了好大一个脸面,失了族人不提,还等若奉送了一件法宝上去,此事遭致其余几家大族小辈的取笑,虽然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但他看到张衍又哪会有好脸sè?

    他身后那相貌寻常的中年男子上来一步,仔细看着张衍,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目中精光灼灼,似乎要将他看穿一般。

    萧傥瞧他这样子,不觉沉声言道:“洛师弟,此人可堪做你的对手否?”

    洛师弟不做声,似乎正在斟酌,随后才开口,却是神sè严肃道:“此人神凝意坚,为师弟我生平仅见,究竟有多少火候,唯有斗过方知。”

    萧傥知道他这师弟从来不说虚言,抚了抚颌下长髯,沉吟道:“唔,此次大比,牵扯门中大势,师徒一脉必有一番布置,虽我世家之中也有应对。但你等都不要掉以轻心。此人若不来寻衅,便先不去理会他。”

    洛元华及身后一干弟子都是应声称是。

    而另一座峰头之上,封臻一瞅见张衍的身影,眼圈旁便有一道道火纹渐渐浮了出来,身上戾气渐升。

    站在他身旁的莫道人一惊,怕他失态惹得杜德不喜,一把抓住了他手腕,低声在他耳边言道:“师弟,稍安勿躁,大比之上有的是机会。此刻切勿失态,被恩师看到,小心责罚!”

    封臻心中一惊,忙收摄心神。向莫道人投去感ji的一瞥,小声道:“多谢师兄提醒。”

    他适才一见张衍,觉得xiong臆之中有股火气左右冲撞,极yu要发泄出来,他修道多年,自己情绪本是极易控制,可是那一刻却几乎按捺不住。

    到了此时,他只以为自己是修行那小神通时过于ji进,导致行功过猛,根基有所不固的缘故。他想了想,觉得眼下也无需多虑,等着那大比之后,回去再好生调理就是了。

    石崖上几名执事道人见阵中出得人来,有一人站了出来,上前对着张衍一稽首,指了指后方,道:“这位师兄,还请去崖上楼阁安坐。”

    张衍顺着他指着的方向望去,见自己这处山壁上有几座飞阁。翘角飞檐,倚在壁岩之中,不过他做站这处山崖,与那对面十峰山一比,却是矮了半截。他冷哂一声,道:“不必。”

    言罢。他把剑丸一催,化一道光华纵入云中,袍袖一甩,便放出了一驾飞榻,稳稳往上一坐,所居之高,竟是与那十峰平齐!

    峰上诸弟子见了这一幕,先是怔忪,随后纷纷怒道:“此人狂妄!”

    任谁都看得出,张衍这番举动,却是明摆出了一副与那十峰山分庭抗礼的架势。

    杜德神情冷漠依旧,但身上素袍却是无风自动,眸光亦是凌厉了几分,玉阶之下众弟子皆感心颤。

    此刻那第十峰上,坐着一名眉清目秀,玉面朱chun的男子,乃十大弟子排名最末的方振鹭,他在十弟子中年岁最小,但为人自视甚高,最是傲气,见了张衍如此做派,皱了皱眉头,不悦道:“哪家弟子这般不知规矩。竟敢与我等比肩?来人……”

    他话一出,身旁一名女修立刻踱步上来,在他耳边低语道:“姑爷,大局为重,不可逞一时意气。”

    方振鹭修眉一挑,哼了声道:“既如此,且先不与他计较。”

    那执事道人一阵愣怔,回过神来之后,顿时一阵气急,忙驾云上来,急急嚷道:“师兄怎可在此处落脚?请快快随贫道下去吧。”

    张衍笑道:“怎么,难道门规有定,不许我停驻此处么?”

    执事道人不觉一噎,嚅嗫道:“这却是没有……”

    张衍笑道:“既如此,我在此也与人无尤,这位师兄请回吧。”

    执事道人心中觉得不对,但思来想去,却又拿不出反驳的理由,憋了半晌,才挤出一句话,道:“师兄这般执mi不悟,我自会却禀明师长……”

    张衍一甩袖,推出一阵清风,道:“请便。”

    执事道人无奈,悻悻降下云头。

    他说是禀明师长,实则不过找个台阶下而已,莫说他人微言轻,说话无人理会,就算把话递了上去,又哪有人会来为这等小事来费神?

    这时一股寒风骤来,吹动袍袖猎猎,张衍眼望远山,斗志高昂,他自忖此行是为夺那十大弟子之位而来,此是堂堂正正之举,又何必躲躲闪闪,瑟缩在后?

    此时十大弟子还有三人未曾到来,大比未始,纵然有人心中不忿恼火,对他怒目而视,但却也没人甘冒大不韪上来寻他麻烦,便是真个上来,张衍也是不惧,今日到此,就是以要此坚躯,撞出一片晴天来,与人相斗,正是求之不得!

    心有意,则气形于外,他这边孤悬长空,蹈虚独坐,顾盼四方,在气势之上自有一股刚勇无回之气,恰似出鞘寒刃,锋芒毕lu,咄咄逼人。

    过得有半柱香的功夫,张衍来时那山谷之中云雾一滚,忽然一声响动,阵门大开,又有一名神sè冷峻,英气逼人的白衣道人步出大阵。

    他眼中冷芒如电,在那各家峰头之上扫了一番,被他看过之人,凡功行不及他者,都是觉得心底一寒,皮肤之上起了一层细密疙瘩。

    这白衣道人待撇见张衍端坐云中后,立时拔地而起,化一道青云上得天际,身立虚空之中,负手道:“张师弟好闲情。”

    张衍长笑一声,道:“宁师兄,需知此间风光独好。”

    宁冲玄回身而望,眼见得山峦重重,高低起伏,十峰山在云中若隐若现,赞同道:“说得好,唯有登临绝顶,方能抱揽群山,xiong容百川。”

    他们二人在云天之上高谈,底下阵势又有变化,隆隆几声响动后,接连出来了几个人,当先一人,正是黄复州,他神sè沉稳,面孔方正,踱步时不快不慢,。

    他身后乃是一个女子,云髻峨峨,身姿款款,只是面上罩了一层轻纱,只lu一双妙目在外,叫人难以窥见真容。

    这两人出阵门之后,只是略带惊异地看了张衍那处,尤其是那道人,眼神略显复杂,但倒也未有什么出格之事,便随了执事道人去了崖阁之中。

    站在萧傥身后那洛师弟,自黄复州出来之后,目光便一直跟随着此人,一瞬不瞬。

    黄复州似也感觉到一道犀利冷芒始终投在自己背上,他一路只当不知,只是行至那阁楼门前,借那掀帘之际,脚步顿了一顿,似要转身望去。可就在这时,他背后那女子突然上来两步,轻抬玉臂,主动将珠帘一掀,低声轻语道:“黄师兄,可别忘了真人的吩咐,勿要与那世家中人起了什么冲突。”

    她声音细声细气,软糯轻柔,甚是好听,但黄复州却觉得心中一闷,他沉声道:“真人吩咐,我自是记得,师妹无需提醒。”

    那女子点了点头,柔柔一笑,道:“那便好,师兄先请。”

    黄复州看了她一眼,再不回头,迈步踏入阁中。

    萧傥瞧了瞧,冷笑道:“黄复州果然不死心,今朝又来此地,洛师弟,此番可有胜他把握?”

    洛师弟把身形站得笔直,目光森然,锵然道:“四十五年磨剑,正待一雪前耻!”

    这刻已到寅时,天边微亮,朝白yu发。

    又过得有半个时辰,一轮旭日破夜而出,自龙渊大泽之上升起,霎时放出金霞万丈,天空yin霾散尽,絮云点点,灿灿若染。

    就在这时,众人一个恍惚之间,却见一点亮芒忽现,似是自那朝阳中跃出一般,随着一声久久不绝的长啸,化一道瑰丽长烟飞来,瞬息而至,眨就落在了那第二峰上,整座山峰霎时放出一道道金红霞bo,辟空映日,流转不息。

    宁冲玄看了一眼,冷声言道:“是那霍轩到了。”

    霍轩在十大弟子之中排名第二,张衍不觉多留意此人几眼。

    不过此人竟不似其余诸等携了弟子而至,而是孤身前来,倒也显得特立独行。

    溟沧派中五大族,分别为陈、杜、萧、韩、苏。

    陈氏乃是第一大姓,但其与另几族不同,并不只是栽培后辈弟子,还从诸多小世家中提携出资质出众的弟子,招赘入门。

    十大弟子中,霍轩与方振鹭二人皆是陈氏女婿,他们原本乃是盛宗小族出身,虽有天资,但前路艰难,直至入赘陈氏之后,方才得了鼎力支撑,进而鱼跃龙门。

    只是霍轩虽是在十大弟子之中排名第二,认为是继齐云天之后,最先可能成就元婴之人,但却也颇有一些人看不起他的出身,反而方振鹭排名最末,却无人诟病。

    这时忽听得北位之上潮水隆隆,似万瀑齐至,千江奔流,宁冲玄举目望去,高声道:“齐师兄到了!”

    ……

    ……(未完待续。!。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