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九章 玄梭建功 师徒复振

第五十九章 玄梭建功 师徒复振

    第二日辰时,刘雁依拜别张衍,重入峰中闯关,一路未逢敌手,轻松连过两阵,径直来那第十九峰上。

    她立在峰巅,举目眺望。

    只见孤拔高峰之下,有一片宽敞谷地,东面立着十几株数人合抱的参天巨树,枝流叶布,翠霞蔓蔓.

    西面是一片阔地,地面枯枝败叶皆早被收拾干净,山壁之挑出一处宽约三十丈大小的半圆石崖,修葺得甚为平整,正中摆了一只一人高的三脚香炉。

    石崖之后是一座嵌入山壁的三层飞观,攀藤挂枝,檐角冒出,朱柱玄瓦,宫观一侧山隙中有三道流瀑冲刷下来,到了谷地中汇成一股晶莹匹练,蜿蜒前行,将谷地一分为二,割如阴阳。第五十九章

    玄梭建功

    师徒复振

    崖台之上早已坐着数名弟子,俱是比她先一步闯入此峰之人。

    刘雁依踏清风而下,袅袅飘至台前,美目一转,见自己是第七个到来此间的,那几名弟子侧目瞧了她一眼,便不再多看,仍是屏息危坐。

    这一峰镇守长老共有五人,分别是从灵机院,上明院,功德院,正清院而来,俱都端坐于飞观前方高台之上。

    坐在正中那道人看似四旬上下,鼻直口方,一脸正气,卧蚕眉,长须垂至腹间,目光中威势凛凛,他身畔童儿高声喊道:“上明院季长老在此,入谷弟子速速通报姓名。”

    刘雁依上前屈膝行礼,道:“弟子刘雁依,见过季长老。

    季长老听了这名字,微微睁目,看了她几眼,出声道:“且坐于一边暂候。”

    刘雁依择了一只空蒲团坐下,她点了一下,连带自己在内,这里共有一十六个座次,显得见此一十六人,便是此次最后一阵大比之人数。

    到了午时之后,又陆陆续续来了几人,满了一十六之数,除了翁知远,袁燕回,刘雁依,以及一名叫做朱青松第五十九章

    玄梭建功

    师徒复振的弟子外,余者皆是玄门世家中真传弟子。

    季长老见弟子人数已齐,便高声道:“封关!”

    语声方歇,山涧之中一声金钟响,自青雾之中飞出一道旗门,此旗门一现,阵关立闭,绝了入谷之路,后面弟子已是无法再入此间。

    季长老站起身,又朝上空看了一眼,道:“各家师长若要训话,毋需耽搁过久,检视之后,弟子可入谷中大比。”

    弟子最后一阵大比,按例需由其师长检视其弟子,查看有无遭得什么符咒蛊虫暗算,再将其送入最后一道关门。

    此举是因溟沧派开派之时与东华洲北方妖魔鏖战,门中便是大比时,弟子亦需小心提防,由师长护持。

    如今万年过去,溟沧派早以是东华大派,已无人敢做此事,但此例却是遵循了下来。

    季长老说完此话之后,他一挥拂尘,峰顶之上,有一座石屏大开,其中别有天地,他与身后四长老纵云在空,一起往里投入,转瞬不见,只余两名执事道人一左一右,守住关门。

    这时天空中之中祥云一散,落下九道云岚来,自每个弟子身上一绕,便被他们各自接了上去。

    刘雁依任由那轻柔烟气缠住了自己,往那云天中去,须臾便落在了一处飞榻上。

    张衍正安坐其上,笑着点头道:“雁依,这最后一关,由为师送你一程。”

    他伸手一指,就有一道烟气飞出,将她一托,便随清风一道,去了谷中。

    张衍将自己徒儿送入阵门后,便目光一扫,只见此刻这片天幕之间,除他与祝长老,以及另一名胡姓长老外,其余来此的化丹修士,皆是出自五大姓及十二巨室门下,但那望族盛宗却是一个不见。

    凡世家中人,皆以五大族为首,其下便是十二巨室,再次才是望族盛宗,等级森严稳固,似门中大比后所得下赐,这十七族都分不够,余者自是不敢上来争抢。

    张衍心中暗暗冷笑,这样一来,每逢门中大比,等于将那些小世家变相隔绝在外。

    若说这些小世家心中没有怨气,他是决计不信的,只是这五大族和十二巨室几乎了占去了门内世家十之七八的实力,他们便想反抗也绝无可能。

    张衍目光再转,往祝长老那处看去,祝长老面前站着一男一女两名弟子,他门下两名弟子皆是入了最后一峰,心中也是满意,只是看到张衍目光投来之后,气息微微一滞,也不往这里多看,只把两名徒儿唤至跟前细细叮嘱。

    那名男弟子身着玄紫描金道袍,白袜芒履,道髻高挽,两眉青青,俊朗高瘦,即便站在众弟子之中,也是形容出众,叫人不能小视。

    而那名女子则头绾双螺,系着朱红丝带,随风飘摇,煞是好看,一身石榴色曳地仙裙,腰裹玉白丝绦,末端悬挂凤纹细银环,虽是身材娇小可人,但鼻挺而直,双眸有神,英姿飒然。

    祝长老把话说完之后,又从袖中不知拿了什么东西交给二人。

    这举动落在有心人眼里,猜想那应该是宝物之流,不过直到此时方才肯拿出交给弟子,定也不是威能甚大之物,一时间,看到这一幕的几名弟子都是心头一凛。

    张衍颇为玩味地看了祝长老一眼。

    此人给出的法宝究竟是什么,威力如何?无人知晓。但有时候反而是看不见的反而是最令人畏惧的。

    此老看起来极擅把握人心,当着众人直面做出这番动作,分明就是要让别人与他弟子对上时心存忌惮,放不开手脚。

    过了一刻之后,此处九位化丹修士分别将自己门下送入了阵中之中,便回过头来,互相攀谈起来。

    其中有一人看了张衍一眼,故意出声道:“师弟啊有些出身凡民,根基浅薄之辈,自不量力,却妄图与我等世家相争,着实可笑。”

    立刻有人接了话头道:“郑师兄所言甚是,想我世家大姓,哪一族不是有着数千年的根基,岂是区区修道二三十年之人可比。”

    张衍听得他们之姓,得知原来是郑家弟子,这也难怪对自己这般敌视了,当日品丹大会之上,他可是狠狠扫了郑家的脸面。

    他洒然一笑懒得与这两人去计较,只是坐等大比结果。

    过得半个时辰,只听一声鼓响,石门大开,就有八名弟子陆陆续续从飞出。

    这些弟子俱是先被对手斗败之人,自是不能在那谷中久留。

    那郑师兄原本自自信满满,忽然见到自己弟子也在其中,不由神情一变站起来失声道:“郑旭,你有宝衫罩身,又有金雷钉在握,怎么会失手?”

    那弟子原本是一脸垂头丧气,听自家师傅责问,心中不免惶惧上得飞榻来“扑通”一声跪下叩首,哭丧着脸道:“回禀恩师非是徒儿不尽力,实是那刘雁依有‘五灵白鲤梭,在手,徒儿已是出了全力,可委实抵挡不住啊……”

    “五灵白鲤梭?”

    郑师兄差点跳脚,他一转首,怒气冲冲朝着张衍看过来一副要吃了后者的模样。

    萧氏这件法宝落在张衍手中已是人尽皆知,他为此还暗中嘲笑过萧氏几次可没想到这么快报应就落到自己头上了。

    玄器一流,在五大族中也是少见。

    更何况这“五灵白鲤梭”名声在外,在玄器之中也是上品中的上品,专破法宝禁制,除了真器,也只有少数几件法宝能够克制。

    郑师兄顿时心中憋闷,难怪与他交好的几人此次大比竟不遣弟子来此,现在想来,想是早就料到可能有此一着。

    往日里都是他们世家门下仗着法宝去欺压师徒弟子,怎么如今却是反过来了?

    他实在按捺不住,愤愤来到~~-更新首发~~张衍面前,大声道:“张衍,今日你法宝厉害,我徒儿也算输得不冤,不过这天底下,也并非只有你一家有上好法宝在手,休以为无人可以制你,后日大比之上,我当要领教很高明,告辞了。”

    说完,他一拂袖,带着弟子遁烟而走。

    祝长老听了“五灵白鲤梭”几个字,神色微微一变,他抚着胡须沉吟不语。

    过了没有多久,他似乎拿定了什么主意,突然走到了一边,在门前执事道人耳边轻语了几句,那道人迷惑而惊奇得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郑重认真,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转身往石门中走去。

    众人皆是好奇,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有人登时忍不住站起,喝问道:“这位师兄且慢,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二人在那里鬼鬼祟祟说些什么?”

    那执事道人不同外间那些弟子,自身亦是上明殿长老,乃是师徒一脉出身,见此人问得不客气,他也是丝毫不给面子,冷声道:“此乃祝长老关照门下弟子一些私事,稍候贫道自会禀明季长老决断,这位师兄若有见疑,可自去找季长老分说,不必大惊小怪,失了身份。”

    “你……”那人他顶得噎住,但却由发作不得,哼了一声,只得重新坐了回去。

    众人又候了半个时辰,石门再开,此次却有四个弟子神情黯然地飞出谷外,见了自己徒儿败北,那几个师傅也是脸上无光,自是无意多留,带了自家徒儿飞腾而去。

    此刻这天际之上,竟止余下了张衍,祝长老,胡长老三人。

    祝长老与胡长老彼此对视一眼,都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几分惊讶,如是不出意外,那此次大比,竟是师徒一脉弟子占了前四座次!

    这可是百多年来头一遭!

    只是究竟谁人门下能夺第一,还要再等等方能见得分晓。

    到得酉时,听得谷中一声钟磬音之声,包括张衍在内,他们三人都抬眼看去,只见石门之中,有四道遁光一齐飞出了阵门。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