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五章 剑中也有生克变

第五十五章 剑中也有生克变

    ~.<  >-~    

    赵光梧没想到张衍说动手便动手,不由暗听了一惊,急切之间脚踏烟气一退,同时一枚剑丸飞出,瞬息间拉出一道金色弧光,将疾飞而来的星辰剑丸架住,随后法诀一引,身化虹光飞去,便到了远处。

    他也是精通剑术之辈,拜在洛其深门下时,常与洛元化比斗,知道两名剑修放对时,若是一方抢先出手,另一方不是着急反攻,而是要设法脱出战圈,先避开那如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势,稳住阵脚之后,然后再谈其他。

    张衍虽不知道他的打算,但他还从来未与如赵光梧这般剑修动交过手,此时乍然遇到,见猎心喜,自是不肯错过这等良机,就算此人做出什么退让姿态来,他也不会轻易放了过去,同样是身化长虹,驭起剑遁追来。

    两道虹光在天空之中一追一逐,俱是一般快如电闪,迅似飞星,眨眼间就出去了数里之外。

    赵光梧自幼习剑,自恃剑术了得,在他想来,张衍虽然也以斜道闻名,但却也未必能与自己相提并论,是以来此之前信心满满。

    但他很快惊奇发现,对方那剑遁之速,却丝毫不比自弓来得慢多少,甚至还隐隐快上几分。

    见到此景,他眸光一凝,但倒也是不慌,喝了一声,把剑芒一催,遁光倏尔间变得忽快忽慢,忽左忽右,让人捉摸不透究竟欲去何方。

    连闪了数十次后,他到了一座山头之上,随后专找那峰石间隙之处穿行,又接连转了几圈,这才与身后那道剑光稍稍拉开一点距离,随后返身过来,立在空中,口中叱喝一声,将剑丸抖开,霎时间,就有十二轮剑芒结成半月光轮,飞闪出来。

    他也曾听说过张衍的能一气御使十六剑,不过他不以为意,据他所知,张衍与他一般,都并未曾习得那门中上乘剑经,尚不能将此法之威尽数发挥出来。

    只是他则稍有不同,非但也懂得这分光离合之法,而且与在洛氏门下习剑时常与同门剑修切磋,斗阵经验丰富,纵然少了几道剑光,也自信可以用那精巧的来剑技来弥补不足。

    他嘴角微微弯起,把心意一催,这几轮剑光分分合合,忽聚忽散,似吐似缩,在张衍身周跃动不止,来去不定,寻觅攻敌之机,只要窥出一丝空隙,便能从中杀进去。

    见到这赵光梧竟能一气化出十二剑来,张衍不惊反喜,心中道了声“好”一声清啸,亦是将剑光展开,共有十六道剑影一齐飞出,化作道道纷舞荧芒,护在身前。

    难得遇上一位同道,他有心观摩此人剑技,因此也不急着抢攻,只是一味守御。

    如今他身着宝衣,又把参神契练到了三重境界,便是对方有什么杀招,把飞剑漏了进来,他也是不惧其斩杀。

    赵光梧见张衍已被自己困住,不由面带喜色。

    他与张衍乃是同门,事先又没有以斗贴相邀,此番相斗只能以切磋相论,伤了谁的性命也无法交代,是以他只只望能将张衍击败,逼其认输,如此一来,对方自也无脸去那大比之上争胜了。

    因此他不惜一切鼓动真元,将剑丸驱动得急骤如雨,只见一团如金雨一般的光华裹住一层星光,无孔不入泼洒下去,似是竭力要将其碾碎一般。

    那道道如飞梭一般的星光虽比那璀璨银芒小了一圈,但却韧性极大,在不停逼压之下反复变幻形状,虽看似炭炭可危,但却始终能应付得过来。

    这两色光华互相碰撞,激荡出悦耳之音,似是琴鸣铃响,便是数十里外也能听闻。

    两人这一战,不知不觉便是半个时辰过去。

    张衍气息绵长,丹煞雄浑,还不觉得如何,赵光梧几次三番都未能破~~.shuhaige-更新首发~~入其中那剑网之中,却是已微觉疲惫,他也是暗暗心惊,道:“这张衍斗到如今却仍是气定神闲,不见丝毫吃力,听闻他乃是丹成一品,难道其后劲果真是这般无穷无尽么?”

    似他这般御使剑光,心意与那剑丸相合,纯凭心眼剑识寻找敌方破绽,虽则剑光飘忽不定,来去叫人无可捉摸,能占据主动之势,但他却还未曾修炼到那圆融无暇的地步,必须先立在一处,心神不得有丝毫分散,方能发挥出最大威势来。

    剑芒一但飞起,其速飞驰如电,往往瞬息之间就能出得数十上百剑,需剑意神识契合一处,全然顾不得其他。

    但若是飞腾往来,所出之剑去不到自己欲去之处,只消偏上一点,便无从谈及压制敌手了。

    且一气催动十二剑,也并非轻松之事,反而是极重负担,是以少清派中一些剑修,纵然懂得分光之法,也只喜专于一剑,并不滥用此招,免得元气耗损过重,被人翻盘。

    赵光梧此时便感到体内丹煞在急剧散逸,他也是心知肚明,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若还不能将张衍压制住,就再过得些时候,就要轮到对方来收拾自己了。

    然而他还未曾筹谋出对敌之策,张衍却是已感觉到了此人似乎后力不继,目光微微一闪,便把剑势一涨,蓝芒乱闪,就将那裹住自身的金光迫退了许多,似是要将其撑破一般。

    赵光梧不觉惊异,张衍那剑光与适才相比,纵横之间,已是老辣了不少。

    以张衍一气十六剑的手段,许多剑式并非做不到,而是不经对战,无法凭空想象出来,他本还有长足成长潜力,此时经这赵光梧练手,倒是让他有了一番新的体悟,明了不少玄机。

    赵光梧也是看得明白,若自己不能将此人一举拿下,再如此缠斗下去纯粹是给对方磨练剑术,心念一转,决定另换他法,因此就把剑丸一招,跳出了战圈。

    他本是主攻一方,当然说退就退,到了远处之后,他收剑而立,叹了一声,道:“我拦不住张师兄,那此斗也无意义,师兄请去吧。”

    他侧身一闪,故作大方般让开了前路。

    张衍冷哂道:“赵道兄倒是懈旱轻巧,你无故拦我前路,现在想走就走,当我好欺不成?”

    他把手一点,剑光一长,再度向赵光梧杀来。

    赵光梧眉头暗皱,他有一门隐剑之法,能潜身在侧,骤然杀出,不过这法门需慢慢等候时机,若是对方有了防备,那便不好施展了,他本打算用言语唬得张衍以为自己当真退去,待其大意之后,再出其不意动手,没想到对方却不上当。

    见其剑芒杀至,不得已又振作起精神应付。

    张衍此番出手,没有再留手的打算,剑光一撞,阻住其身形之后,便连绵不断展开剑势。

    赵光梧无心久战,毕竟他斗剑经验丰富,应对了几手之后,找准一个破绽,就重施故技,飞遁出去。

    可是张衍怎会放任他如此轻易脱身,适才只是想一窥他剑招,这才没有展开全力,此刻见他欲去,立刻清喝一声,身与剑合,化光飞跃,倏尔间赶在前方,又分出一剑斩了下来。

    那离合分光之法对不通剑道之人甚是好用,但是对付赵光梧这等人便不那么简单了,因此他发挥出自身所长,也不去玩弄什么精巧招式,只是仗着剑遁之术比对方迅快,不叫其能展开剑势。

    赵光梧见其剑光迅疾无侍,如是不当,决计逃脱不去,他也是无奈,只得停下身形,再次招架,只应付了一会儿,便感压力大增,因张衍在他身侧不停绕走,那一道剑光飞腾挪闪,每每从刁钻之处杀来,叫他应接不暇。

    照这般杀下去,只消一个疏忽,便是失手局面,他哪里敢冒这等险,当即大喊一声,再把剑丸洒开,化作十二道剑光将那星辰剑丸逼退,随后迫不及待纵光而去。

    只是他尚未跑出多远,只见前方光华一闪,张衍又一次到了前方,一声长啸,如同先前一般驱剑斩至。

    那一道剑光飞来时,如流星赶月,寒气飙溢,眨肌刺骨,逼得赵光梧不得不先出手应对,待稍稍稳住阵脚之后,他也知道先前太过急切了,因此也不先着忙离去,而是急攻了一阵。

    张衍暗自一笑,把剑芒一展,将他这轮攻势挡了平来。

    赵光梧见又稍稍占了一点上风后,便暗自退后一步,突然一起法诀,纵光飞驰而去。

    张衍冷笑一声,他早就放着他这一手,几乎在同一时刻展开剑遁,几息之间,便又追了上来,还是如适才那般一剑劈落。

    赵光梧见还是走不脱,不由暗骂一句,不得不再度停下应行。

    几次三番之后,他也知道今日定难逃脱了。

    他虽也是剑修,但是也为张衍这等打法感到一阵烦躁,只感到束手束脚,明明有一身实力却是发挥不出来。

    两人交手剑光往来何等迅捷,容不得半点分心,也是他先前那一阵出手过于迅疾,导致元气耗损过大,这时心绪忽有波动,放在全威之时倒也不算什么,可此刻却导致剑网稍稍露出了一丝空隙,却立刻便被张衍察觉了。

    张衍眼芒陡闪,低喝了一声,星辰剑丸霎时一分,重化十六道剑光,也不展开,而是在一狭小范围内密集绞杀而来。

    赵光梧不提放他突然用出这一手,猛吃了一惊,好在他反应迅捷,亦是将剑光抖开,仗着精妙剑技,堪堪挡住。

    这个时候,张衍看准了机会,手指一弹,便有六滴幽阴重水倏尔穿出,如连珠一般飞至。

    赵光梧仓促间也不辨这是何物,此刻剑势去尽,已来不及回身招架,因此强运丹煞而起,护在身前。

    然而这重水每一滴都有千钧之重,岂是匆忙间丹煞能抵御得住的,俱都重重打在他的胸腹肩膀上,霎时胸肋肩头骨骼尽皆碎裂,口中狂喷鲜血,他惨叫了一声,拼着还有一丝神智时,驱起那保命法诀,身化一道剑光仓皇而去,瞬息不见——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