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一章 玄龟遗蜕 参神三重

第五十一章 玄龟遗蜕 参神三重

    得了张衍之命后,那镜灵丝毫不敢迟疑,立刻将那萧翮全身用云阳金锁捆了,又在卤门之上贴了符箓。因怕他有秘法逃出,是以犹嫌不够,再用白泥塞闭了其七窍出入门户,这才放心提去宫阙囚室内关了,只等萧翊上门前来提人。

    夺舍之事凶险万分,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之局,就算做了十足准备,也不见得定能功成.

    张衍当初之所以答应萧翊,也是想看看其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不过就算此人侥幸成功了,也需从头来过,费上百十年的功夫把修为重新炼回来,只有到了那时,方才有与他对话的资格,是以他关照下去之后,便不再多问了。

    他负手站在大殿之上,眼望对面那一块斜对穹宇的石刻圆盘,此物名为“载舆盘”,是这洞中观时望气所用,其上自现有天干地支,十二时辰变化,又有**动向,四时气候征表。

    张衍只瞧了一眼,就看出再有三十一日,便是门中大比了。

    他在洞府之内来回走了几步,凝神细思,如今那两道太玄真光他已是有所小成,虽是自忖与那十大弟子已有一战之力,但心底还是觉得稍有不足,暗中想道:“那十大弟子个个非比等闲,若要与他们相斗,不可有一丝半毫留手,当要使出全力才是……”

    他目光微微闪动,自语道:“看来,是用上那物事的时候了。”

    打定主意后,他一摆袖,便起步往那小壶镜内踏入进去。

    随着那镜面之上荡起一阵如水涟漪,他就入了这镜内天地之中。

    这里不比外界,无有节气冷暖之变,满眼都是柳绿桃红。春花烂漫,香气扑鼻,馥郁芬芳,他踩在碎石小径上往前行去,步履间自有片片桃瓣飞舞,缤纷而落,煞是好看。

    不过他此刻无暇观赏,一直来到那水塘之边。方才停下。

    朝那水中看了片刻之后。就把袖袍一撩,起手一指,水面顿如沸水般滚动翻涌而起,不多时,就有一头形容狰狞。硕大无朋的玄龟浮到了水面之上。

    这玄龟鸾颈驼头,鼍足虎掌,坚鳞片片,趾间有厚蹼,背驮巨壳,如丘坟隆起。又似倒扣大碗,其上有怪纹玄图,只是此刻双目紧阖,寂然无声,显见得已是死去多时了。

    这便是那昔日大妖桂从尧的遗蜕,毕竟是数千年修行的大妖,此躯壳也是珍贵无比。若是能请一位炼器能手拿去祭炼,定能成就一件上好法宝。

    桂从尧当年曾与张衍约定。若是后者能助自己解脱,就将自己身后遗躯赠于他,但因怕死后遭其余几名老妖觊觎,是以在身上事先安排了一枚符诏,借张衍之剑兵解之后,便藉此送回了这小壶镜中,一直放到如今。

    张衍原先也曾打算利用这遗蜕炼制一件法宝出来,但此刻他手中却是并不缺少法宝,一时之间倒也用不着,与其由得此物摆在这里蒙尘,倒还不如取出来助他成就玄功。

    他心意一催,一阵清越仙音起中,就有一枚晶莹剔透,如华光玉露凝成的玉简飞腾了出来,见了那玄龟尸骸,如蚊蝇见血,欢悦无比,发出一声声响亮之极的清啸,绕空转了一圈,便化作一道流光,往其鼻窍之中一钻,就入了那硕大躯壳之内。

    张衍则往那水塘边的岩石之上一坐,静静看着,默然不动。

    忽忽间一日一夜过去,他见这玄龟躯壳只是稍稍干瘪下去了一点,心中感叹,倒也不愧是大妖之躯,就是那九摄伏魔简要吸尽这一身精血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既如此,他索性也不去管它,闭上双目,调息理气去了。

    又足足过了十八日之后,那魔简方才将这玄龟一身血肉彻底化去,只是还余一只龟壳留在那里,不论其如何努力也是拿此物无可奈何。

    不甘心地绕了数圈,魔简这才向张衍飞来,却是飞得晃晃悠悠,如同太过大补,吞食得痴肥了一般,不复先前那般轻灵模样。

    张衍一笑,起指一点,这玉简得了助力,一声欢鸣,就化一抹精光往他眉心中一钻,甫一入他体内,就迫不及待地将那满满欲溢的精气反哺了过来。

    张衍神阙之中有一块蛰伏已久的气团,此时得了精气滋补,似是眠虫惊醒,霎时破膜而出,轻轻一震,就拼命将其吸纳入体,迅快无比的壮大起来。

    直至增不可增之时,这气团又倏尔向外一吐,朝着四肢百脉渡去了无数精气,这一吐之后,气团向内一缩,接着又是竭力一吸,又把精气重新扯了回来,便再度涨开。

    这一呼一吸之间,精气泊泊流转,绕遍周身,抚窍摩穴,揉关拿节,张衍全身上下每一处窍穴都是跳动起来,骨节也是跟着咔咔响动,先是麻酥难耐,再是发热发涨,如同灌入了沸水一般,再后来,就是连带发梢毛孔之内也是感到似如火烫烟炙一般。

    不仅如此,连他内脏随着那精气出入,也似乎被不知多少精巧细手在反复梳理摩弄一般。

    又过了许久之后,他皮肤之上也是泛红如火,两耳面上更是如涂朱血,腾腾烟气从各处毛窍之中冒了出来,头顶之上更是氤氲如蒸笼一般,这些烟云却是并不散去,而是化作丝丝缕缕缠绕其身,整个人不一会儿便被浓雾裹住,远远望去,形如一只丈许高的白茧一般,已是看不见具体形貌了。

    如此再过得九日,张衍一声清喝,陡然睁开双目,漆黑如墨的眼眸之中,有一道如星火般的精光一闪而逝,他伸出手指一弹,轰隆一声,这围绕全身的白烟就爆散开去。

    他缓缓从那石上站起,随后举拳一握,随着脊骨一颤,那脚掌处亦是轻轻震动,忽然听得“咔嚓”一声,他低头一看,原来适才运力之时,不知不觉间就将脚下之石震碎了。

    他挑了挑眉毛,站在原地轻轻吐纳几遍,再度迈步出去,便再无半点异状了。

    他想了想,把法诀一掐,便有一对表面坑坑洼洼的金锤飞出,绕空一匝后,就往他头颅之上呼啸而落。

    只闻砰砰两声闷响,这两只金锤他却连身形也没有撼动,便自弹飞了出去。

    张衍微微点头,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得了这大妖躯壳一身精血之助,他此刻已是踏入了参神契三重境中,如是比较起来,他此刻这肉身相当于炼至化丹境界的力道修士,不止是皮肉筋骨不惧刀斧加身,就算是五脏六腑也是锻成一块,内外浑然一团,纵然有诸如锤锏等神兵锤打猛击,也是伤不了他根本。

    他回过身来,起手一指,那只龟壳就又往水中沉浸下去。

    此物如此坚凝,连九摄伏魔简也奈何不得,未来当也可炼一件宝贝,只是眼下无暇顾及,就只能先深藏起来了。

    只是做了这许多,他似是犹自觉得不足,再细想了片刻,暗道:“昔日与齐师兄闲聊之时,曾说及门中有几件法宝擅长困人,一旦被其罩住,若是抵死不降,须臾便可炼化而去,那十大弟子之中,保不准其中便有人握有此等法宝,倒是不可不防。”

    想到这里,他高声道:“镜灵何在?去将那‘经罗遁钧宝佑衣’拿来于我。”

    镜灵听了吩咐,立刻去将宝库开了,亲自将那宝衣放在玉盘之中端了上来。

    这宝衣乃是一副,不但有袍有冠,还有鞋履丝绦,拂尘如意,是那桂从尧留下的两件玄器之一。

    这老妖生性仁厚,但凡携在身边的法宝,都不是用来伤人的,俱是以守御为主。

    张衍伸手将冠带袍服拿了过中,心神往里一探,见其真识如水清澈,不染丝毫杂质,显见得从未被人正经祭炼过,是以通透一片,如初生婴儿一般。

    不过细细一想也是,桂从尧本是洞天大妖,又是玄龟成道,世上能伤得了他的人已是少之又少,当然不需要此物了,不定也是他哪里顺手得来的。

    如此倒也好办,张衍从那镜灵之处问出祭炼口诀,便取了一滴精血出来,开始着手炼化。

    有正经法诀在手,自是无需再多费心思苦磨,只用了数个时辰便将其彻底祭炼完毕。

    手掌在宝衣之上一抚,又打了一道法诀入内,这法衣和那冠带鞋履就飞腾在空,往他身上一罩,须臾便穿戴齐整,又一掐法诀,将那拂尘如意收入法衣之中。

    他起身展开双臂,看了一遍,这法衣之上有星宿图形,云纹符箓,隐隐放出璀璨华光,上下更有清气流转,只一望便知不是凡品,与那先前可变幻形状色泽的“七星束阳袍”截然不同。

    虽则看起来惹眼了一点,不过比起那护身妙用,却也算不得什么了,且在大比之上,不定有人比他穿得更为醒目,不用太过在意。

    现在他内着从萧翰处得来的“七星束阳袍”,外穿这“经罗遁钧宝佑衣”,再加上一身坚若金铁之躯,他已是底气十足,只等在大比之上一展头角。

    他在小壶镜中又待了一日之后,便从中退了出来。

    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微微一笑,起手一招,外间便有一道光华向他投来。

    此是那“五灵白鲤梭”归来,他一抬袖,任由其落入自己袖囊之中,随后往玉榻之上坐定,只等那大比之日到来。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