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五十章 冲玄借宝 真光镇水

第五十章 冲玄借宝 真光镇水

    ~.< 书海阁 >-~龙渊大泽,焦牧岛。

    岛主龚沛面色狠戾,然而眼神之间却充满了惶惑不安。

    他抓住手中微微变形的金杯,疯狂往嘴里灌着酒,便是酒水顺着两腮滴落到了衣襟之上,也无心去擦拭,只是红着眼言道:“宁冲玄,龚某奉陪到底,奉陪到底!”

    而此刻在岛外天际之中,宁冲玄一身白衣,背剑而立,脚下青云绕旋,素烟飏飞,他俯瞰岛上那闪耀不定的禁阵符箓,目光冷峻深邃。

    他欲要一夺那十大弟子之位,便要先得到真传弟子的身份,那就唯有择选一名世家之中的真传弟子与之绝争,通过这生死之战方将其人名分夺取过来。

    他所以选了这龚沛,并非无由。一来是此人与他一般俱是化丹境界,二来此人道侣身份特殊,乃是大大弟子之一苏闻天之徒,此次他在大比之上欲要一战的目标,却是正合适他出手。

    然而他却不知,龚沛那道侣如今是已是弃了其人而去。

    自前年始,宁冲玄便向焦牧岛发去了绝争斗书,因焦沛自知不是宁冲玄对手,心中畏怯,是以又将斗书原封不动送了回来。

    宁冲玄并不觉得意外,到了第二年,他再发斗贴,此人却仍是拒而不签。

    而就在半月之前,他第三次发出斗贴,这时龚沛已是躲无可躲,避无可避,若是再不应战,按门规论。则真传弟子身份当被削去。转而为宁冲玄所有。

    龚沛此前曾四处求援,却也没人愿意助他,他自知无望,因此写了封讨饶书信出去,言及愿意认输,并退出焦牧岛,将岛上诸物拱手让出,只求放他一条生路。

    怎奈宁冲玄却是看也不看便将那书信撕了,摆明了一副要斩尽杀绝的模样。

    到了这一步上,龚沛也是被逼上了悬崖。绝望之下,便将门下众徒尽皆遣散,岛上禁阵大开,只是一味龟缩不出。

    溟沧派中绝争之斗。因涉及弟子身家性命,因此可凭双方各出手段,只要不请他人出手相助,法宝阵法皆可驭使,因此若一方弟子并无绝对把握,便可借地利之便,开了禁阵在岛中藏匿。

    龚沛便是做这等打算。

    如今距离那门中大比只有一月,他指望能撑过这些时日,等到了大比之日时,他不信宁冲玄还会留在此地盯着自己。

    宁冲玄看着眼前那笼于霞雾之中的禁阵。轮廓分明的脸庞之上看不出任何波动,他手指一弹,发了一道飞剑符书出去。

    过不了一刻,就有一个少女驾着飞舟而来,此女生得体态纤丽,朱唇一点,眉目如画,到了宁冲玄面前,立刻下了飞舟,上前万福道:“徒儿拜见恩师。不知恩师唤徒儿何事?”

    宁冲玄起手一点,便有一枚如意神梭飞出,悬在半空,随后他负手言道:“你持此物,去张衍张师弟那里。将那破阵所用的‘五灵白鲤梭’借来一用。”

    少女连忙应下,她伸手摘了此梭下来。放入香囊之中,随后回了飞舟之上,将牌符一摇,须臾间就腾空飞去,出了龙渊大泽之后,往北驱驰,不多时便到了昭幽天池之外。

    她立在洞府之前,将手中如意神梭一发,打出一道青青光华来,高声言道:“小女乃是碧玄峰宁师门下弟子梅婉兮,受恩师之命,来寻张师叔有要事求见。”

    过不了多久,她面前阵门一开,刘雁亲自迎了出来,言语了几句之后,便将她请入主殿。

    到了洞府之内,梅婉兮不及寒暄,便急急道出来意,刘雁依一听,却是轻轻摇头,叹道:“这位梅师妹来得当真不巧,家师正在闭关之中,已是许多时日未曾出来了。”

    梅婉兮不由一急,道:“刘师姐,不知道张师叔何时出关?”

    刘雁依如实言道:“家师往年闭关,短则半载,多则一年,便会出关一次,可如今闭关已是十六个整月,显见此次修炼功法非同一般,我等弟子,我也无从知晓。”

    梅婉兮不由失望,轻轻一叹,道:“恩师尚在等候回音,是以小妹也不便久留,既是张师叔无暇,那小妹便先告辞了。”

    宁冲玄手中到不是没有了得法宝,但是那并非可破阵开禁之宝,而张衍手中“五灵白鲤梭”却是名声在外,对付那岛上禁阵却是最为合适不过,可既然因其闭关借不到法宝来此,梅婉兮便唯有先回去复命,随后再做决断了。

    正在她要离去时,却听到洞府之中有声音传来,道:“既是宁师兄门下,且来我府中一见。”

    刘雁依一听,露出喜色,~~-< 书海阁 >-网.更新首发~~道:“梅家师妹,那是恩师声音,你快些前去吧。”

    梅婉兮也是眉梢上挂上喜色,道:“是。”

    宁冲玄御徒极严,若是无功而返,虽不是她的过错,但却也怕受了责罚。

    梅婉兮由阵法之门来到十二层宫阙之中,她一抬首,见张衍端坐于大殿之上,皑皑如雪雾一般的烟气绕体飞旋,却是看不清面目。

    面对这位名声在外的师叔,她也不敢有丝毫失礼,上前万福道:“师侄梅婉兮见过张师叔,此次奉宁师之命,特来此向张师叔这里借那‘五灵白鲤梭’一用。”

    张衍点头笑道:“宁师兄昔日曾多次相助于我,便是不提此事,看在同门情谊之上,我也自当借宝于他一用。”

    他伸手一点,便有一枚形如鱼梭,周身银鳞闪烁的法宝飞入梅婉兮之手。

    梅婉兮不由欣喜,将此宝小心放入香囊之中,便道:“多谢张师叔,宁师尚在等着师侄复命,师侄便不在此不久留了。”

    张衍颌首道:“既是宁师兄在等候,你便速回吧,雁依她遁光迅快,我着她送你一程。”

    梅婉兮忙不迭地谢过,辞别了张衍之后,就由刘雁依领着,出了阵门,便携起她手,化一道清光飞去不见。

    此女走了之后,张衍自榻上长身而起,就往小壶镜中跨去。须臾便入了禁阵之中。

    早在第十五个月头之上,他便已成功将那土行真光法门倒推出来,或许是期间未有中断的缘故,此番推演顺利无比,这一月以来他则是在反复习练这门法诀,如今他却是要找一人试试这两门道术究竟威力几何了。

    这一年多来,萧翮都在禁阵中渡过,除了吐纳调息,便再无他事可做,忽然闻得有人前来,立刻收了功法,自地面之上一跃而起,瞪目望去,却见是张衍足踏瑞云而来,便喝了一声,道:“张衍,怎么是你?我还是以为又是你那徒儿!”

    张衍微微一笑,稽首道:“近日来我修行了一门道术,是以来此向萧道兄请教。”

    萧翮撇撇嘴,状若不屑道:“你少吹大气,不过两年未见,你还能练出什么门道来?”

    他虽是嘴上说得不当做一回事,可是他心中却是万分警惕,不敢有丝毫大意。

    张衍也不欲与萧翮在嘴皮子做多纠缠,便将肩膀轻轻一晃,忽然一声大响,就有一道清澈寒冽的水光从他背后升腾而起,并随之发出涌潮瀑流之声,萧翮目光一凝,面上起了几分戒备之色,他也看不出这究竟是何道术,但却能感觉到那绵绵不绝的水气扑面而来,他自持修行玄水之法日久,总不见在此道之上落在下风,是以也不甘示弱,将丹煞催动。

    只片刻间,他身上便起了无边大浪,搅起数丈高的汹涌波涛,在其御使之下,轰然向前卷压过去,张衍双袖背在身后,站立虚空不动,身后那水行真光连连闪动,任凭这怒涛奔涌而来,却似是落入了无边深壑之中,来多少便收去多少,始终不能撼动他分毫。

    萧翮见张衍既不发出丹煞阻挡,更不见其退后躲避,他先是大惊,随后像是醒悟过来了一般,面皮突的涨红,暴跳如雷,指着他骂道:“张衍,你竟是依仗禁阵之利与我相斗,你徒儿用这法子倒也罢了,你好歹也是化丹境界的修士,却也用这般法子来戏耍小爷,你可要脸?小爷我不服!”

    张衍大笑道:“我与道兄相斗,何须引动阵法,只是你不识我玄功妙法罢了。”

    萧翮哪里肯信,不过既然发动攻势无果,他便不再主动出手,将法诀一掐,身前凭空掀起一道道水墙来,将自身护在其中。

    原本他就是靠这一手,方才阻住张衍以飞剑攻入自己内圈之中,如今也是故技重施。

    张衍一哂,却是把身躯轻轻一摇,仿佛什么崩裂了一般,就有一声响如擂鼓的雄浑之音发出,自他身后飞出一片杏黄色的光幕来,这黄光到了半空之中,忽而向中间一聚,汇成一股,往那水墙之上落去。

    只闻一声震响,那护在萧翮面前的数面水墙轰然破碎,他根本来不及躲闪,便被那黄光扫中,不由大叫一声,霎时水浪破散,整个人如破布袋一般扫出了百丈之远,已是昏死过去。

    张衍见这土行真光威力奇大,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将那玄水破了,心中也是吃惊,于心中思索了一下,发觉很可能是那五行生克的缘故。

    沉思良久之后,他便将真光撤了,吩咐那镜灵道:“且将萧翮锁拿起来捆缚住,再有一月时日,便是门中大比,若是那萧翊上得门来,就将此人予他,他欲如何,无需多管。”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海阁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