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四十七章 后浪推前浪,波涛翻涌急

第四十七章 后浪推前浪,波涛翻涌急

    ~.< 书海阁 >-~养悦岛因为黄复州出关,诸弟子都喜上眉梢,岛上一派欢声笑语。

    在他们看来,当年大师兄并非不敌萧傥,而是因为后者耍弄了诡计,否则为何不肯出来一战?

    而至于黄复州所言不及之语,他们也只以为是谦逊之言,并不放在心上。

    岛上诸弟子自老师仙去之后,在门中说话总是没有什么底气,甚至时常被人看不起,是以这养悦岛上弟子是溟沧派山门中最为抱团的,一人遭了欺辱,常常同门一起出手讨公道。

    而且岛上总算还有黄复州这主心骨在,他毕竟还是一名化丹境修士,还曾有战败过剑仙洛元化,旁人摄于他的威名,倒也不敢做得太过分,但有冲突,也是适可而止。

    近一甲子以来,岛上诸弟子将自身得来的所有修道外物俱都给了黄复州一人,指望他能夺下那十大弟子之位,若是能够如此,他们也能跟着一起扬眉吐气,甚至日后修行起来,也无需这般劳苦了。

    黄复州与众师弟叙了旧情之后,便笑着问道:“为兄闭关四十余载,不知这山门中可有什么变故?”

    有一名弟子立刻言道:“门中倒是有不少大事发生,那对面三泊湖妖,已被我溟沧派驱逐而去,说起这事,倒是不得不提我师徒一脉中出了一个了得人物,此人姓张名衍,乃是那丹鼎院掌座周真人门下……”

    黄复州讶道:“哦。竟是周掌院门下?”

    他又点了点头。道:“有传言说周掌院曾是大族弟子,而且他也是元婴修士,想必教出来的徒弟是不差的。”

    “不止如此……”

    这弟子口沫飞溅,将张衍昔日所做之事眉飞色舞地说了一遍,最后言道:“大师兄,那张师兄还是真传弟子,想来此次大比之上师兄也能见得他。”

    他之所以对张衍有好感,这也多亏了封臻前些时日传出来的谣言,言及张衍设计杀死了萧翰叔侄,后来又把萧翮弄入了阵中。来了个生死不知,萧氏还拿他无可奈何。

    当日黄复州曾被萧傥用言语逼退,因此也是恨上了萧氏,张衍这番作为。倒是让养悦岛上弟子觉得无比解气。

    “什么?此人是真传弟子?”

    黄复州面色一肃,若说适才还是有些不在意,此刻却是彻底收起了轻视之心。

    他也知自当年门中大变之后,师徒一脉已是百年无有真传弟子了,若自己师弟所言是实,那这人实在是不简单,便是想想,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陡然间,他便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压力,暗道:“我闭关四十余载。虽则成就了玄功,但想必门中又出来了不少俊彦,当不可有矜骄之心,免再蹈当年覆辙。”

    想到这里,他抚了抚长须,缓缓站起道:“为兄需出岛一次,多则半月,少则三五日便会回转。”

    众弟子忙问:“师兄哪里去?”

    黄复州沉声道:“既然已出关了,便要去见一见齐师兄。”

    众弟子一听,纷纷点头称是。他们恩师早逝,当日黄复州也得了齐云天的支持,方才能去挑战夺那十大弟子之位,这番出关之后,于情于理也都应该去见一面。

    只是他们都不知。黄复州听了张衍之事后,心中却多了几分忧虑。

    这张衍不过是这二十多年来崛起的弟子。那么再往前呢?是否还有这般人物?

    对修道士来说,四十六年只是一瞬,但他明白,只要有名师指点照拂,却足以涌出许多惊才绝艳之辈。

    如今齐师兄是否还会似当年一般支持自己么?

    这全无定数。

    是以他也没有了心思在此惬意言谈,与师弟们别过之后,便拔地而起,化作一道飞烟,往玄水真宫而去。

    山中无岁月,张衍自闭关之后,又是半年过去。

    此时昭幽主府之中,他已是推演到了紧要关头,随着一口丹煞用尽,他全身气息一鼓,像是打破了什么壁障般,识海之中那最后一条道途轰然崩塌!

    霎时间,一股玄之又玄,难以名状的感觉袭上心头,他身躯微微一震,伸出手来,以指划地,笔走龙蛇般接连写出了百数个蚀文出来,直到那灵觉消退,正好手指停在了那最后一笔上。

    默坐片刻,他再度睁眼时,心中暗呼好险。

    他也没有想到,这法诀推演到这最后一步,竟会生出如此变化。

    适才那最后一刻居然触动灵机,使得无数玄奥感应生出,自识海之中闪过,但这竟是稍纵即逝,他本还想以残玉重演出来,但却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那一刻他若不是蚀文功底深厚,抓住这股灵觉妙感及时写下这百数个蚀文下来,怕是前番苦功便要尽弃了。

    不过如今,终是完满了。

    他洒然一笑,颇为放松地拍了拍膝盖,再起手一点,那百数个蚀文就一个个自地面上漂浮而起,随后目注其上,须臾便看了下来。

    此过程中,他也是发现,自己所推演出来的法诀,用常文写下难以尽述其意,便是解读出来,也是落了下乘,唯有以那蚀文方能承载其理,由此,他心中不免揣测,想必那些上古大能,道德真仙,也是这般感应玄机,体悟天地至理,再将其以蚀文书录下来的。

    这道功法在胸中转了一圈之后,无需多久他就已了然于心,不过到底能将水行真光运使至多大威力,还需练过之后才知道。

    他略一沉吟,道:“镜灵何在?”

    黑衣书生闻声而出,恭敬道:“老爷,小的在此。”

    张衍沉声道:“洞府内外可还安好?”

    黑衣书生道:“回禀老爷,如今洞府之中诸事皆无,便是那被困于阵中的萧翮也是无有异状,安稳的紧,倒是溟沧山门之中,老爷闭关不久,听闻有一名昔日颇为不凡的化丹修士出关。”

    张衍微微诧异,道:“哦,你耳目倒是通灵,连那山门中琐碎之事也能知晓?”

    他在昭幽天池之中修行,有好处也有坏处,此地灵气充裕,修行起来比之山门中弟子更是容易,但坏处却是山门中但凡有事发生,大事还有人会以飞剑传书,小事就无从知晓了,想不到这镜灵还能打听得来,却有些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黑衣书生不敢居功,忙摆手道:“倒也不是小的功劳,只是刘娘子在门中有几位关系甚好的手帕交,时不时会去山门中走动,回来之后,无论大小琐事都会用笔记下,留贴在案,以备老爷查看。”

    张衍想起秋涵月,琴楠等人都与刘雁依交好,不由暗暗点头,忖道:“雁依身为女儿家,倒是心细的很。”

    他清楚刘雁依既是特意提起这人,那么当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于是言道:“你把此人之事说来我听。”

    黑衣书生把腰一弯,言道:“此人名为黄复州,乃是师徒一脉弟子,听闻前次门中大比之时,他曾战败剑仙洛元化,引得门内震动,只是后来被十大弟子之一的萧傥用言语迫退,如今过去四十六年,此人开关而出,并放言出来,欲要在大比之上再战萧傥。”

    张衍听了这名字,觉得有些耳熟,略作回忆,就忆起昔日和齐云天,范长青等人闲聊之时,曾隐约提到过此人,言及(-< 书海阁 >-屋.最快更新.)其玄功高明,尤其擅破法宝飞剑,也是师徒一脉中的非凡人物。

    他微微一笑,若是自己猜得不错的话,此人之所以此时放言出来,怕是要告知他人,萧傥乃是他所选定的对手,不许他人来争。

    张衍虽也要争夺十大弟子之位,但选定的目标倒不是那萧傥,而是另有其人,是以他与这人倒是并无什么利益冲突,甚至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可能是盟友。

    思索了一会儿,他就将这事抛在一边,又查问起门下弟子修行精进来。

    镜灵掌管洞府,内外之事皆是了若指掌,立刻将各弟子情形一一说来,不敢有所遗漏。

    如今张衍门下,也唯有刘雁依一人能入门中大比,自那次与萧翮比过之后,她也是察觉到了自身许多不足之处,是以每隔一月必要去找萧翮试剑,飞剑之术正在突飞猛进之中。

    田坤自小在水府之中修行,早已习惯一人清修,即便没有师长督促,也是终日闭关不出,一味闷头苦练,论起勤奋倒是无一人比得上,张衍也无需在他身上多huā什么心思。

    倒是汪氏姐妹经过了刘雁依这一年多来的指点,在蚀文一道上长进不小,而且以她们的年纪,也不能再耽搁下去,已是到了传授玄功的时候了。

    张衍颌首道:“这两姐妹也算是用功了,你去把她们唤来我跟前。”

    黑衣书生领命,忙揖礼而去。

    汪氏姐妹正在洞府之中翻读蚀文典籍,忽然听闻恩师相召,不敢怠慢,各自稍加洗漱,整过仪容之后,便往主府而来。

    自那日拜师之后,她们再也没有见过张衍,但是敬畏之心却一点也不曾减去。

    在这昭幽天池之中住了有年,她们也是知晓了当年门中之事,得知自家老师曾做了下那许多在她们看来惊天动地的大事,都是又惊又佩,此刻一想到要去见恩师,心中顿时忐忑不已。

    两姐妹由镜灵引入阵门,但见眼间景物一变,须臾便换到了一处陌生洞府之中,见张衍正端坐玉榻之上,两人忙上来跪下叩首,齐声道:“徒儿拜见恩师。”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海阁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