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六章 心吞玄宝 意夺躯壳

第三十六章 心吞玄宝 意夺躯壳

    张衍既然敢把这位候氏族长扔在地上,又岂会没有防备这一手?

    不过对他来说,此人是死是活根本无关紧要,他今日所谋并不在此-< 书海阁 >./

    他笑了笑,手一翻,从袖中拿了一物出来,道:“此是那候伯叙随身所用之宝,名为‘五灵白鲤梭’。”

    潘副掌院看了一眼那赤发道人,随后道:“若我记得不错,此宝不是萧家所有么?”

    张衍面上一肃,点头道:“正是。”

    玄器炼制不易,似此等法宝,都是名声在外,纵然寻常弟子不知,但身为一派同门,又是正清院副掌院,潘副掌院自是十分清楚的。

    那赤发道人胡须一阵抖动,好像是要说些什么,但却又忍了下去,最后勉强做出一副惊奇模样,皱着眉头道:“咦,难道此人真是那侯伯叙不成?”

    潘副掌院转过脸,笑眯眯地言道:“萧师兄此话何意啊?”

    赤发道人暗骂了一声,面上做出露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叹道:“候氏与我萧氏乃是姻亲,这五灵白鲤梭亦是我萧氏赐予他的,早非我族中之物了,如若当真是此人持有,那这人定是那候不伯叙无疑了,却不想他竟拿来残害同门,着实可恨!”

    他纵然心中不甘愿,但这话却不得不说,他不用看也知道这件法宝上必定有候伯叙精血在上,只需一查便知,是以这件事是抵赖不得的,只有坚持否认此宝为萧氏所有,才能将此事彻底撇干净。

    张衍点点头。道:“既如此,那么这法宝在下便代为收起了。”

    潘副掌院哈哈一笑。道:“此物既非萧氏之物,而是师弟所擒奸所得,今后自是归师弟所用了。

    赤发道人惋惜地看了这眼这法宝,玄器难得,便是萧氏也没有几件,今日却白白便宜了张衍。

    想到这里,他心中一动。突然醒悟过来,莫非张衍今日只是为了这法宝不成?

    思来想去,他觉得倒是极为可能的。

    不过他却并不为适才那番举动后悔,那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便是再来一次。他也一样会出手毙了那候伯叙。

    否则坐实了萧氏谋害同门之嫌。纵然门中眼下不会拿他们如何,但脱层皮却是免不了的,甚至可能削减族中洞府灵脉,这远远不是一件玄器可以弥补的。

    他这番揣测大致不差,张衍今日本就没有对付萧氏的心思。

    只凭一个候伯叙要想扳倒萧氏那是笑话,最多只能给他们添点麻烦而已,自己却什么好处都捞不到。此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干的。

    他只是想借由此人引出这件法宝而已。

    这“五灵白鲤梭”入他手中时日也不短了,不过在名义上终究是萧氏所有,若是说不清楚来历,一旦暴露人前,反而会惹来无穷无尽麻烦。

    而且这法宝上还有精血禁制,萧氏嫡系弟子见了,随时随地都能收回去,不解决此事。终究是空欢喜一场。

    但大比在即,他需从各方面增添自己的战力。玄器在手,若放着不能用。却是殊为可惜,而今天当着庄不凡和潘副掌院两人之面,只需逼得萧氏族人坦承此宝并非萧氏所有,日后便可光明正大为自己所用了,这个目的达到他便大功告成了。

    张衍站在石上,朗声道:“三年后门中即要大比,在下近日奉师命闭门苦修,若是两位师兄再无其他事,那在下便告辞了。”

    潘副掌院面上一笑,道:“师弟自去便可。”

    庄不凡深深看了张衍一眼,也同样不做阻拦。

    至于那萧翮,却是谁都没有再提半个字,适才赤发道人所为众人都是看在眼里,彼此心照不宣,若是还揪着不放,一旦闹大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张衍笑着对着两人一拱手,便振衣而起,往云天中去了。

    庄不凡一语不发,亦是甩袖而走。

    潘副掌院笑着摇头,今日张衍来正这正清院中,他本不看好,以为多少会吃点小亏,却没想到反而让其白得了一件法宝去,这位师弟当真是有手段。

    他看了眼怔怔站在那里的赤发道人,稽首言道:“萧师兄,在下也告辞了。”

    赤发道人忙还礼道:“潘副掌院请便。”

    待此间人俱都走散后,他暗自一叹,萧翮之事看来自己是无能为力了,只能由得他自求多福了,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决定先去将今日之事禀明族中,免得有族人看到张衍使用那“五灵白鲤梭”,又生出什么误会来,摇了摇头,他起了遁法,回宗门去了。

    张衍乘风驾云,回了昭幽天池,一入殿中后,他立刻把罗萧唤来,道:“罗道友,我思虑了一番,那汪氏姐妹拜师之事不宜大张旗鼓,请柬你也暂且留着不发,此礼可待日后再补,你且去封书信,将坤儿与那汪氏姐妹先唤来门中,我自有安排。”

    罗萧这几日原本正安排此事,可眼下却见张衍说得郑重其事,忙应道:“奴家谨遵老爷之命。”

    罗萧一走,张衍转身回了十二重宫阙之中,往那榻上一坐,便入定去了。

    过了两日之后,那小壶镜上微微泛起波动,张衍双目一睁,自那镜面上望去,却见一个眉上有痣的年轻修士站在山门之前,看那气息神貌,像是一名明气修士,不过面上自信从容,有一股使人见之难忘的潇洒气质。

    张衍沉声问道:“此人来了多久了?”

    那镜中镜灵言道:“回老爷,此人自老爷前日回府后便来到此处,他也不开口求见,只是站在那里,可要小得将他驱走?”

    张衍微微沉吟,道:“不必,你带他来府中见我。”

    不多时,这年轻修士就被带到一座偏殿上,见张衍高坐云榻之上,立刻急走几步,上前打躬道:“可是张衍张师兄?在下萧翊,在此见过师兄了。”

    张衍双目如芒,从此人身上扫过,淡淡问道:“萧翊?你是萧氏门下弟子?”

    萧翊恭敬回答道:“是,在下在族中排名十五,族中都以那十五郎称之,张师兄前日所见那赤发红眉者,便是在下堂伯。”

    “那你此来,可是你伯父有什么话要与我说么?”

    萧翊摇头道:“非也,在下此来找寻师兄,乃是有一桩交易要谈。”

    张衍并不说话,目光平静,候着此人下文。

    萧翊展开双臂,苦笑道:“想必师兄也看出来了,在下如今不过是明气一重修为,在下修道至今,已有三十余载,若是不得仙家奇缘,或者转修魔道,那么此生再也无望大道,不过是寿数到了,寻一户我萧氏后裔,转生为人而已……”

    他说到这里,声音不自觉地压低,“听闻师兄囚了我那族兄萧翮,若是师兄允可,在下想借此人身躯一用!”

    张衍眉毛微微扬起,目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沉声问道:“你想夺舍?”

    萧翊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恨声道:“是!萧翮有天分才情,却不好好珍惜,徒然浪费了这身好皮囊,还不如让出,让有德者占之。”

    张衍看着他道:“你可想清楚了,不说夺舍一事千难万难,不一小心便是元灵毁散的下场,且你便是成功了,那萧翮一身修为你也驾驭不住,必是尽散而去的后果,那身躯同样也是元气大伤,寿数大损,你夺了又有何用?”

    萧翊却是断然言道:“便是再有损伤,也远远超过在下这身躯壳,便是修为散尽,不过是从头来过,我萧翊只要以此为基努力修行,却不信不能达不到萧翮今时今日之成就!”

    张衍微微点头,道:“你倒是下得了决心。”

    萧翊此乃破釜沉舟之举,夺舍之后,不但寄主修为尽散,而且再也无法往生为人,可以说前路后路俱都斩尽,对自己端得是狠辣无比。

    萧翊见张衍似是并无反对之意,心中一喜,忙又抛出自己早已思索好的条件,道:“只要张师兄愿意相助,在下……”

    张衍却一抬手,却是阻止他继续说下去,道:“此事我自会遣一管事来与你细谈,成与不成全在你能否说服他,我绝不过问。”

    说完之后,他也不与萧翊打招呼,竟起身就走。

    萧翊见张衍突然离去,先是怔了怔,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依旧是面上带笑,高声打躬道:“在下恭送张师兄!”

    张衍也不回头,这萧翊心很大,但要说能达到能对自己有所助益的地步,也不知道要走多久,不过等那萧翮等榨干净他身上的价值后,倒也不妨扔给此人,就当今日下个暗棋在这里了。

    萧翊等了不一会儿,就有一个黑衣书生转了出来,对着萧翊稽首言道:“萧道长,在下张境,久在老爷身边服侍,有什么话对在下说也是一样的。”

    “原来是张管事。”

    萧翊一惊,连忙站起来稽首还礼,连道“不敢”。

    这黑衣书生一出来,他就感到并没有半点生人气息,他好歹也是萧氏门中弟子,这点见识还是有的,顿时明白这人应是法宝真灵一流,心中自是惊震万分。

    似这等化灵而出的法宝,在门中只有洞天真人才掌握手中,没想到这张衍竟然也有,他不由心头凛然,得对张衍的评价再上了台阶,原本的一些小心思也灭去了几分。

    ……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