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十四章 玄泽真水 一品丹煞

第三十四章 玄泽真水 一品丹煞

    ps:第三更!明天如果没事,我也尽量三更。

    萧翮被困禁阵之后,心中懊恼不已,于是毫无章法的到处乱闯乱撞,发泄心中怒气,只是数日下来后,尽管心中不甘愿,却也只得坐下来调息理气,可每当双目睁开之时,仍可见其中闪动着阵阵精光,似是并不服气.

    这一日,张衍自入定中醒来后,便起步走到小壶镜前,看着他这等模样,不由笑道:“近日来却是安分了不少。”

    黑衣书生从镜中走了出来,揖礼道:“老爷,此阵只能困人,不能伤人,却不知要小的如何处置此人?若要取他性命,只需用镜光消了他的灵气,取上一件法宝相助即可。”

    张衍摇了摇头,摆手道:“三年后门中大比,我正缺同门试手,此人既然自己送上门来,倒正可作此用,杀了倒是可惜了。”

    黑衣书生忙(-< 书海阁 >-屋最快更新

    ef="

    )道:“小的明白了,若是此人支撑不住时,小的也会送一些丹药与他,吊住他的性命,不叫他太过损耗元气。”

    张衍微微一笑,道:“正要如此,在此阵中也不虞他走了去,他实力越强,对我用处便越大。”

    萧翮练得也是溟沧派中正宗玄功,是以张衍有意拿他来一试自己身手,看看那门中五功究竟有何等奥妙之处,其威力又有多大,做到心中有数之后,三年大比上就多了几分把握。

    而且不单是他,有这阵法庇佑,连刘雁依也可上前拿此人试剑相信有一名化丹修士做磨剑石,他这徒儿的飞剑之术到了大比之时当能增进不少。

    就在此时,张衍却见那萧翮已是打坐完毕重又站了起来,又开始在其中大喊大叫,所说之话无非是让他出来一战,他便笑道:“既然你执意与我一斗,我也不欲扫兴,便遂了你的意吧。”

    他把长袖一甩,抬脚向前一步,便跨入了阵中,在萧翮背后出现他站定虚空,高声道:“萧翮你不是要与我比过么?”

    萧翮闻言,猛一回首,见一名俊逸逍遥的玄袍道人站在不远处,正含笑望着自己,瞧那面目正是那传说中的张衍,顿时双目发赤,这几日积累下来的怨气一齐冲了上来,大吼道:“张衍,所敢耍弄小爷!纳命来吧!”

    他单袖一挥哗哗一道水浪凭空现出,化作无边巨潮便向前压来。

    张行非但不退,发而向前一步低喝一声,身上升腾起无数白烟薄雾,亦是向前冲去,与那水浪搅在了一处,霎时烟水碰撞,在中流激起阵阵白雾水浪。

    萧翮见状,先是一怔,随后哈哈大笑道:“张衍你果然未曾习得门中玄功,竟拿丹煞来抵挡我这玄泽真水真是狂妄自大,小爷且看你能挡到何时!”

    他嘿了一声,拼命转动金丹,将一丝丝丹煞化为真水,须臾之间,便有铺天盖地的大水发动,前浪推后浪,似是无有穷尽一般,一重一重朝着张衍压挤过去。

    《玄泽真妙上洞功》乃是五功之中最擅久战的功法,此法到了后期,一缕丹煞能演江川,一丝丹煞能化湖海,施展开来当真犹如天河倒倾而下,铺天盖地,无可抵挡,便是不能一举毙敌,却也能靠那绵绵无尽的后力将对方压垮。

    在他看来,张衍竟然敢与自己正面比斗,而不用施展其最擅长的飞剑之术,当真是不知死活,便是金丹之中所蕴丹煞再多,又岂能比得过他这炼化出来的巨量玄泽真水?

    张衍神情冷静,面上微微带笑,似是毫不在意一般,将丹煞毫不吝惜一般放了出去,只见漫天皆是白雾烟云,几乎将两人视界都遮蔽了。

    斗了约莫有半个时辰,萧翮见张衍丹煞非但未有枯竭之象,反而有越聚越多之势,而且后力也是极为强韧,也里也是暗暗吃惊,忖道:“丹成一品果真如此厉害么?可惜我如今尚未突破‘壳关”若是凝聚了法力真印,这玄泽真水便能连作一片,当中无有断绝,又岂容他支撑这么许久?”

    如今他这玄泽真水并非一气而来,每用丹煞化出一浪,便需稍稍调息,将气息摆正,接着再发一浪,看似连绵不断,但其实当中断断续续,不能成连潮叠浪之势。

    可若是到了化丹二重境上,真印初步凝聚,所运化出的海潮巨浪就不再有这般破绽了。

    若有人敢于正面抵挡,这巨量水势便会不断增递,层层而上,越叠越高,越聚越强,只要对方一个承受不住,便会被其彻底冲垮,在这一泻千里之势下被扫荡干净。

    张衍试过几次之后,算是大致明白了,以自己此刻丹煞,倒是能抵挡得住修炼玄泽真水的化丹一重修士。

    但他也知,以此尚不能揣测那十大弟子。

    这十人是不能与门中寻常弟子等同来看的,他们不但将功法练得极深之处,而且每人皆会使用神通道术,一般修道士哪里能与他们抗衡?

    就拿眼前这萧翮来说,已很是了得,但依张衍来看,如此人没有其他手段,若是那庄不凡在此,只需大罗天袖一起,便能其连水带人一起卷入袖中,可以说几乎没有反抗逃脱的可能。

    他暗暗忖道:“难怪宁师兄修炼的是《云霄千夺剑经》,而不是五经之一,不是十大弟子,便不可能习得神通,若是按部就班去习练玄功正法,不说功行未必有十大弟子深厚,若一旦真交起手来,那是半点优势也占不到了。”

    眼下这萧翮所展现出来的玄泽真水不过是二十余年的火候,哪能与十大弟子动辄百年的功行相比?

    且玄泽真水到了元婴境时,便能习练其中最为高深的北冥真水,如今三代弟子中,习得这门功法的,唯有齐云天一人而已,只此一点,他便远远凌驾于其他九大弟子之上了。

    张衍试了一会儿,已是摸出来不少东西,不过他还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在这无边水势之下支撑多久,因此毫不退缩,迎浪而上,如中流舐柱一般站在那里,竟是在无边大潮之下纹丝不动。

    这一斗,晃眼就是六个时辰过去。

    萧翮见直到此刻还是放不翻张衍,当真是震惊了,他根本没有想到对方能坚持到现在,虽说他丹煞也还未到耗尽之时,但神思疲惫却是免不了的。

    他忍不住高声讥嘲道:“张衍,小爷丹成三品,过‘窍关’千难万难,而你丹成一品,休看你这丹煞积累深厚异常,但‘窍关’这一道小爷看你如何过去!”

    听着那略带酸味的语气,张衍却浑不在意地笑了笑,道:“道友如今深陷我这禁阵之中,前路渺茫,恐此生再无出头之日,你不好好想着自己如何脱身,却有闲心来关心张某,倒是有趣的很。

    萧翮被他说得浑身一个激灵,他在这阵中数日,外面却丝毫没有动静,这张衍此时还能来与自己争斗,分明是无人前来捞自己出去,心中不由惶恐,颤声言道:“胡说!我乃萧氏弟子,我萧族岂会对我坐视不理,你且看着,用不着几日,便有人找上门来,要你放我出去。”

    张衍一笑,也不去辩驳,只是全神相斗,忽忽间又过去了一时辰,他见萧翮再也别无新的手段使出来,心中暗想道:“按这般情形,如是等到我体内丹煞耗尽,那也是两日之后了,不管那萧翮能不能挺到那个时候,却是耽误我每日之修行了,不如再以飞斜试上一番,今日便到此为止吧。”

    想到这里,他索性收了丹煞,化一道烟气飞出。

    萧翮见他终于退了,还以为他丹煞耗尽,心中竟有一种解脱的感觉,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当下狂笑不已,道:“张衍,你能撑到如今也是不易了,小晨”。

    张衍哪里肯听他啰嗦,心神一动,眉心之中便飞出一点剑光,整个人随剑而走,只见一道剑光横空一闪,便朝着萧翮劈落下来。

    萧翮吓了一跳。脸色大变,溟沧派中只要知晓张衍之人,都知道他的飞剑之术最为了得,因此他一点不敢大意,急起滔滔大浪挡在眼前,将自己护得风雨不透。

    飞剑之法并不在于硬闯硬攻,而在于来去无踪,迅如疾光闪电,因此那剑芒见有水浪阻路,只一闪便绕开了过去,另觅一处空处杀去,谁知萧翮全然不做攻势,拼起命来遮护自己。

    经过了适才那一战,他一点也不敢再小看张衍。

    需知飞剑之术无孔不入,一个不提防便会被斩去头颅,他哪里敢大意,因此这一次几乎用尽了全力抵御。

    张衍也不展开那分光离合之法,只凭一道剑光来回,绕着萧翮走了几圈之后,那剑中神意照见之处,无不是水墙浪幕,滔天大潮,倒是没能寻得一点破绽。

    张衍不由一笑,也不再与萧翮交手,便收了剑光,一脚踏出禁阵,却仍是一脸意犹未尽,便回头嘱咐那镜灵道:“此人尚有大用,你且好生看着,不要让他死了残了。”

    黑衣书生恭敬揖礼道:“是,老爷。”

    张衍满意点头。

    接下来几日,他每日除了吸的真砂精气,入残玉推演功法之外,便特意抽出一个时辰出来与那萧翮交手,每一次争斗下来,他都自觉获益良多,心中甚至生出了多抓几个人前来试手的念头。

    又过了五日,他正端坐榻上吸纳真砂精气,那镜灵却闪了出来,揖礼道:“老爷,山门外有正清院来人,说是找老爷有要事相询。”

    张衍停下动作,将丹煞收了,微微一笑道:“终是来了,你放开禁制,请此人到殿上安坐,我稍候便去见他。”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