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九章 欲坐山外观虎斗

第二十九章 欲坐山外观虎斗

    莫道人也是在张衍身上吃过暗亏的,虽然觉得封臻太过高看张衍了,但这等思量倒也并无不妥,小心一点总是好的,因此也赞同道:“师弟所言甚是,且此事宜早不宜迟。”

    封臻暗暗筹谋对策,他如今乃是化丹修士了,自矜身份,这点小事倒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烦叔祖,是以只是自己想办法,不过他也不似二十余年前一般才从盘螭岛上修道而出,也自有了一番见识,仔细想了片刻之后,他眼前一亮,举拳击在掌心,道:“有了!”.

    莫道人精神一振,道:“说来听听。”

    封臻拱手道:“此法疏漏,师兄见多识广,还请为弟拾遗补缺。”

    莫道人呵呵笑道:“师弟客气了,为兄不过有一点浅显漏见,若能为师弟参详一二,定是不吝相告。”

    封臻目光闪烁,道:“师兄可还记得涂宣?”

    莫道细细一想,猜出来了几分,试探道:“师弟之意,是要找一人前去试探张衍?”

    封臻点头道:“然也,此举不外是重施故技耳。”

    莫道人起手在胡须之上,慢慢顺了下来,沉声道:“此法倒是可行,只是这人选却是不易,眼下张衍凶焰正盛,又是丹成一品,比他境界高者多有顾忌,恐是不愿出面,与他境界相仿者,又有谁敢上去与他赤手相搏?”

    品丹大会之后,至少明面上张衍并未被得传什么玄功妙法,法宝道器,且师徒一脉四位真人齐皆闭关。这传递而出的意思相当明显,分明是不想与玄门世家此时撕破脸皮。

    世家诸族自也能领会其意。况且他们刚吃了个暗亏,郑、封、杜三族族长也都在闭关之中,五巨姓从头到尾皆是一声不吭,诸族无人挑头,自也只能是蛰伏不动,等那三年后大比之上再作计较。

    这等情形之下,诸族弟子都被长辈勒令在族中修行。是以也没人会跳出来去招惹张衍,山门之中表面上正是风平浪静之时。

    封臻神自得一笑,道:“无妨,师弟我有一计,可挑得一家与张衍动手。”

    莫道人往前凑了凑,不自觉想听听他这位师弟有什么高妙计策。

    封臻用手指敲了敲桌案。发出两声轻响。“师兄可知二十年前,张衍曾在外海之上与诸派弟子相斗一事?”

    莫道人宽大下巴稍稍抬起,道:“自是知道的,那又如何?左右死得不过是些外道弟子,杀便杀了,难道他们还敢找上我溟沧派来寻仇不成?”

    身为玄门世家弟子,他自然对张衍在外海之上扬威一事不本能的排斥。但在他看来,张衍终究是溟沧派弟子,杀几个别派弟子又算得什么,如是对方有胆子找上门来,他若是遇见,不用等张衍出手,也是当场出手杀了。

    封臻摇头道:“师弟说得不是那些无关紧要之人,而是……”他语声一顿。压低了声音,道:“而是萧氏……”

    “萧氏?”

    莫道人神情一动。脑海之中像是隐隐抓到了什么,还未等他深思下去。封臻已是揭破了谜底,道:“传言萧氏之中,那萧穆岁与萧翰当时便在外海之上,如今已经二十多年未归了,而之所以失踪,便很可能是与那张衍有关。”

    莫道人摇了摇头,嗤笑道:“不是我小瞧张衍,要收拾萧翰,以他当时修为倒也有几分可能,但要对付萧穆岁这位元婴真人,这分明就是玩笑了。”

    封臻偏头看了看他,道:“师兄莫非忘记了陶真人?”

    莫道人心头一凛,脸上微微一变。

    封臻幽幽言道:“那张衍为何要在外海之上相助陶真人夺取仙府?此间之意,耐人寻味,若是陶真人替他出手解决萧穆岁,这二人自是手到擒来,毫无还手之力。”

    莫道人惊怒道:“那陶真宏岂有这般大胆?”

    但这话一出,他又马上沉默下去。

    到了洞天真人这一境,轻易不会与人生死相斗,就算萧穆岁当真是为陶真宏所杀,但只要没有真凭实据,世家之中几位洞天真人也不会为了此人万里迢迢跑过去与一名陶真宏交手,他们之中只消折损了一人,门中实力立即就要发生变化,这分明是得不偿失之举。

    就如当年三泊之战,最后也是以阵法做过收场,就是因为双方谁也不愿意上阵肉搏。

    封臻叹道:“修行到了这等境地,所作所为,已不是我等可以揣测了。”

    莫道人顺着他的想法思考了一阵,试探道:“如此说来,师弟是想挑动那萧家与张衍不和,可此事你能知晓,萧氏也想必早已知晓了,他们能忍到现在都不动手,足可见他们如今也还不想出手对付他。”

    封臻突然大笑一声,道:“师兄,他们之所以视而不见,那是因为此事尚未挑明罢了,若是我等寻人将此事在门中处宣扬,一旦闹得沸沸扬扬,你说他们会忍得住么?

    莫道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师弟当真胆大,把主意都打到萧氏头上了。

    他把心神压定,认真想了想,却发现了一个问题,便出言道:“师弟此言虽有几分道理,但以兄浅见,萧氏身为五大族之一,这事就算传扬出去,也损不了他们丝毫名声,门中大比之前,以兄之见,他们是不会有所动作的。”

    萧氏乃是万载门第,些许流言伤不了他们分毫,而且他们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挑动师徒一脉的神经,更关键的是,他们绝对是不愿意第一个出头的。

    封臻神秘一笑,道:“此举师弟我也早有预料,纵然那些老家伙坐得住,可那些年轻小辈么?”

    莫道人心头一动,道:“师弟是指……”

    封臻沉声道:“那萧翮想必师兄也是认得,他乃是萧翰嫡亲兄弟,只是为人偏狭自私,鲁莽冲动,若不是因为他资质百年难得一见,族中还不曾放弃他,早就被人收拾了,师兄,你只瞧他化丹之后,究竟闹了多少事情出来便可知此人是如何乖戾无礼了。

    “萧翮……”

    想到这个名字,莫道人脑海中便浮现出一张傲慢无放肆的脸来,心中没来由的涌起一阵厌恶。

    这萧翮为人行事张扬至极,仗着自己丹成三品,又是萧氏嫡传,到处惹是生非,还曾无缘无故杀得几个大族弟子,只是因为这些人穿得道袍与他身上所着有些相同,是以后来萧族把召了回来,命他在门中修行,无事不得外出。

    封臻压低声音,道:“小弟敢断定,萧族之中定然还对他瞒着此事,免得他弄出什么漏子来,否则依那萧翮那性子,若是得知道了这件事,又哪里会坐得住?多半是直接找上门去,寻那张衍的麻烦,嘿嘿,那时便有好戏看了,是以师弟我这计策,并不是对着萧氏,而是冲着此人去的。”

    莫道人不禁侧目看着自己师弟,没想到竟能想出这个法子来,虽说格局小了些,但却也不失是个办法。

    封臻神情颇为阴狠地言道:“不是小弟胡言,那张衍何等凶悍,那萧翮多半不是他的对手,若是他去了,必定是有去无回,到那时,且看萧氏作何回应。”

    莫道人眼神有些复杂,他突然一叹,道:“师弟好计策,只是此事需小心,否则那萧氏若知道是你做得,必然不会放过你。”

    封臻哼了一声,面上流露出些许愤愤然,道:“品丹法会之上,五大族挑动我十二巨室出头,自己却安坐不动,好处他们得,出了事全由我们顶着,岂有如此便宜之事?今日我也要他们也不得安生,给我一起跳到这潭浑水里来。”

    莫道人重重一叹,道:“好,既然师弟决心已下,那么师兄我必定全力相助,只是其中有些细节之处却是不得不想清楚了,免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封臻肃容道:“正要请师兄与我详细谋划一番。”

    为了此事,两人密议整整一夜,到了天亮时分,这才分别回了洞府。

    又过去几日之后,门中便开始传出了一个消息,说是张衍在外海之上寻药时,曾得遇萧氏叔侄,当时三人因为互争一药各不相让,只是萧穆岁乃是元婴真人,张衍争斗不过,一怒之下,后来请得陶真宏陶真人出手相助,便把萧穆岁叔侄二人给拿去了,是以至今未归。

    这件事传出后,许多人都是暗自兴奋,等着看好戏,怎奈萧氏上下却是毫无动静,恍若未闻一般,却是不免让人失望,可倒也没人敢说什么,说萧氏畏惧张衍那显然是不可能,只是他们做得什么打算就不得而知了。

    此流言传出之后,在有心人的巧妙安排之下,自然也是传到了萧翮的耳朵里,他也是从一名妾侍嘴里得知此事,顿时大怒不已,扬言要找张衍报仇。

    只是族中似也知他这人极不安分,因此早早遣人将他看住,命他在府内静坐,哪里也不许去,免得惹出什么事端来,弄得最后不好收场。

    这事传到莫道人与封臻耳朵里后,却是丝毫不急,他们事先早已打听的清楚,这萧翮二十多年在门中未生事端,对他的看管早已不似先前那般严厉了,他们只需等着看好戏就行了。

    ……

    ……(未完待续……)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