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六章 小寒界

第二十六章 小寒界

    ~日期:~10月09日~

    ,nbsp;第二十六章小寒界

    那宫观之中传来一阵有气无力地声音道:“又是哪个遭瘟没福的到这里受罪来了?”

    只是这句话刚刚说完,宫观之中忽然哗啦啦一声响动,随后大门一开,从里飞出来一名披头散发,浑身邋遢的老道人,几乎是折之间就到了张衍面前。h

    hne-< 书海阁 >-/ 广告 全文字tt下载

    张衍心头微微一凛,这位袁长老果然同样也是一位元婴真人。

    袁长老鼻子抽了几抽,随后瞪着张衍,没好气地言道:“你与那龚老匹夫到底喝了多少酒?”

    张衍笑道:“却是不多,不过龚长老还命在下送来半坛……”

    这话一说,袁长老眼前发亮,急得抓耳挠腮,围着张衍转圈子,不停搓手道:“酒呢,酒呢,快拿出来啊!”

    张衍把袖子一抖,就有半坛美酒飘了出来,袁长老迫不及待伸手一抓,就将其拿了过来,他脸上一片贪婪之色,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再一仰脖,嘟咕嘟喝下了几大口,只见他头顶上冒出一缕缕寒气,上升而起,顶上一株松枝顷刻间便染上了一层僵霜。

    张衍看了几眼,就知那是袁长老借着酒劲从体内驱逐出去的寒气。

    过了半晌,袁长老才似极为舒坦一般出了一口长气,他抹了抹嘴,嘿嘿笑道:“方才飞书来此,老道我就等着龚老儿这还阳酒救命呢,没想到却是托了你的福气啊。”

    张衍拱了拱手,道:“袁长老,在下此来只为入小寒界中一观前人心得体悟,不知可否通融?”

    袁长老适才喝了还阳酒下去,吃人嘴短,自然不好把人拒之在外,摆袖笑道:“你且随我来。”

    随着他这句话,平地起了一阵大风,张衍也不抗拒,任由此风裹着自己往里行去,不过几息时间,就到了一座高有一丈的黑沉石门之前,门两面趴着两只僵木不动的玄龟,各以锁链缠绕,对两人来此也不闻不问,无有丝毫动静。

    洞门之上挂了一只昏暗明珠,也不知在此置了多少年,色泽晦暗,放出幽幽微光,在旁侧还有一条小径,袁长老冲着张衍招了招手,道了声:“来。”便当先往那里行去。

    不过五十余步,就到了一处不过三四丈宽大的洞窟之中,此处点着长明灯,灯烛如豆,当中摆着一只大石桌,成捆的玉简摆在石壁开凿出来的龛上,因有为阵法的缘故,倒也没有蛛网灰尘,仍是晶莹透亮。//-< 书海阁 >-//(shuhaige& -< 书海阁 >- 全文字tt下载

    袁长老沉声道:“张师弟,入此界之前,老道我需告知你一声,这小寒界广大深远,周有数万里之遥,其中不知多少洞窟深涧,寒潭幽水,你要查那前人心得体悟,若无头绪,怕是找上数载也未必能有结果,你不妨告知我你修炼的是哪本经书道法,老道我在此处看守了三百余年,对其中情形不说了若指掌,但却也是知之甚详。”

    张衍坦然言道:“在下修炼功法乃是门中五功三经之一,《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

    “竟是这门功法……”

    袁长老惊异地看了张衍几眼,他皱紧了眉头,沉思了一会儿,紧捋了几把胡须,道:“近百年来,倒是没有人习练这门功法,待我好生想想。”

    他走了几步,又去龛上翻了几捆玉简下来,解开查看,稍候又放了回去,再到另一头取了几捆下来,几次三番之后,他才摆弄停当,走到石桌边,从袖中取了一一张也不知是什么珍禽皮毛所制的地图出来,又取了一支朱笔在手,在其上刷刷勾了十几处出来,随后拿起交给张衍,指着道:“这几处洞府你可前去探询一番,多半不会错。”

    张衍伸手接过,看了几眼,便收入怀中,拱手拜谢道:“多谢袁长老关照。”

    他方才看得清楚,那勾出来的十几处洞府分散在各个方位,互相毫无关联,若无这袁长老尽心竭力告知,他休想能找到的,那半坛还阳酒倒是给得十分值当。

    袁长老嘿嘿笑道:“你休要谢我,老道我看得出你与那龚老道关系匪浅,若是将来还有美酒,不要忘了我这老不死的才好。”

    张衍当即应下,痛快言道:“袁长老放心,若是我下次再与龚长老饮酒,必为你留下一些。”

    袁长老听得眉开眼笑,连声道好。

    现下洞府开启时辰未到,他独自一人在此地看守,门中也无后辈子侄,平时也无有人前来,如今见了张衍,就忍不住和他说起一些昔年往事来,却是倒出了不少门中秘辛来。

    张衍听得目光微微闪动,他虽也听周崇举说过不少,但这位袁长老寿有八百岁,又是溟沧派弟子出身,是以有些隐秘之事知道得比周崇举还要清楚,一番对话下来,他对门中如今局势隐隐有了一些了悟。

    待到子时时分,忽听得洞窟之中隆隆一阵响动,袁长老站起道:“张师弟,界门已启,且随老道来吧。”

    袁长老当先引路,两人重回洞门之前,只见原本那黑沉石门已是洞开,其中有一股彻骨冷风刮了出来,吹在了身上,以张衍这等修为,还是饮了那还阳酒,也是顿觉一阵寒意。

    袁长老眯了眯眼,沉声道:“这小寒界中每日有六个时辰会刮起这九幽寒风,修为稍低者被那阴风一刮,立时便冻彻心肺,僵死在地,是以此间闭关修士都是躲在洞府之中修行,你若是来时不饮上几口还阳酒,休说御风飞渡,只消被吹上几遍就再也迈不动步了。”

    张衍心中一动,想到那龚长老赠与他的‘春来瓶’,暗道:“原来此酒还有此等功效,如此一来,我便能在外飞遁了,否则每天就有半日只能枯坐洞中了,那却甚为耗磨时间。”

    他其实不知,先前几任小寒界的看守都是百年未到便已死去,就是因为被这九幽寒风侵袭入骨的缘故。

    而袁长老自看守洞府以来,却有还阳酒驱寒,至今过去已是三百五十余年,却是仍然无事,可却也弄得他一日不饮,便觉浑身难受。

    袁长老在袖中摸索了一阵,取了一枚符箓递于他,关照道:“张师弟,且拿好此物,若是想出来,只需在每日午时拍开这符,便能出得此界,还有一事需提醒你,这小界深处囚有一人,你若见得大阵禁制,需远远避开,否则恐误伤了你。”

    张衍微觉意外,不过能被囚在此处者,想必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眼下这修为怕是还招惹不得,便道:“在下理会的。”

    袁长老点点头,他闭上双目,伸手指了指前方,便不再说话了。

    张衍对着他拱了拱手,便往洞中行去,走了大约数十步后,他忽觉眼前视界一开,见山岭起伏,脚下是皑皑白雪,放眼望去,俱是冰晶玉川,冷岩冻壁,天色灰暗犹如晚暮,皆是寒森森的一片。

    他朝北方看了几眼,思索片刻,便运起丹煞,纵身而起,化一道白烟飞遁,往此地图中所记最近的一处洞府寻去。

    出了百里之后,天上九幽寒风似有愈刮愈猛之势,他不禁微微皱眉,此风虽不至于将他从云头之上刮落,却也感到手脚有些冰凉,心中暗呼厉害,忙将那“春来瓶”取了出来,饮了几口酒下去,身体这才渐渐回暖。

    实则若是寻侈士,便是有还阳酒在身,也无法做到如他这般飞遁远行,只能寻觅一地暂避,待寒风过去才敢出来,而他之所以能如此,是因为修习了参神契魔功,浑身上下如金铁锻造,半丝寒风也侵入不得体内。

    又飞遁了百里之后,他见下方山川地貌与地图所示有**分相似,再仔细看了一眼,确认无误后,就把云头稍稍按落,在山中转了一圈,就看到一处半掩半闭的废弃洞府。

    张衍袖袍一振,便飞身入了洞府之中,此处洞口不大,但内里却颇为广阔,洞中套洞,怪石堆砌,他挥了挥袍袖,就有数十粒明珠飞了出来,悬浮在他身周围,顿时将洞中照得一片明亮。

    他往前行去,小心打量着四周,不多时就到了洞内深处,这时,他忽有所觉般抬首一望,却见不及自己三丈远处的岩石之上,正端坐着一个须发皆张的威猛道人,浑身**,怒睁双目,双拳紧攥,似乎就要对他开口呵斥一般。

    张衍淡淡看了一眼,便转身过去,这道人也不知坐化在此多少岁月了,连身上法衣也化去了,看他神情,想来是在得知自己将要死去之时,心中涌起了强烈不甘的念头,这才如此形状。

    溟沧派开派万载,然而真正能踏上长生大道,飞升天外者却也不过那么几人而已,期间不知道有多少惊才绝艳,天资横溢之辈死在了这修道途中。

    张衍默默想着,大道苍茫,长生难求,自己若不把握住每一个机缘,不去奋力争夺那一线成道之机,有朝一日,怕也是这般下场。

    这道人也不知道是门中哪位前辈,先人遗蜕,他也不想损毁,因此小心绕过,目光在两壁之上巡弋搜寻,此处应该是这道人身前主要居处,如若有心得体悟,应该就在附近。

    果然,未有多久,他便在东南一处石壁上发现了密密麻麻的文字,看那功诀,说得正是那《九数太始灵宝玄明真经》。

    张衍心中一喜,不愿耽搁时间,随手一挥,那数十枚明珠便上下依次悬飘,顿时就将这整面石壁照亮。

    ……

    ……

    ,.com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