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六章 比丹较力

第十六章 比丹较力

    寇、许二人下去之后,又有数名弟子按捺不住,亦是跳下场去称量丹力。

    他们也是各自暗含攀比之心,这些人俱是丹成六至五品不等,但也皆有自知之明,不敢拿海下龙鲸试手,只是在那阴阳铜鱼上做文章.

    张衍仔细看过,发现这些弟子皆是十二巨室门下,而四十六名门,二百盛族中人却是一个未见。

    这倒不是名门盛族之中这十年来并无杰出弟子,而是因为十二巨室皆是千年大族,蒂固根深,似这可令门下族人等扬名显威的法会,自是不愿族名差了一等的世家弟子插手进来。

    此时又有一个人上来,这人长得矮小痴肥,留着两撇鼠须,眼珠子又小又亮,样貌很是滑稽,上得云头时,因为身体圆不溜丢,倒像是一只肉球滚了上去,引得众人一阵大笑。

    这人虽是长得丑陋,但倒也不在意他人取笑自己,一步三摇来到那些铜鱼面前,绕着转了两圈之后,嘿嘿一笑,将心诀一引,大团烟气从两笼袖中喷出,凭空一旋,罩定三十六只铜鱼,道了声:“起来!”

    在这一声大喝中,他吸气往上一提,竟是轻轻松松就将这三十六只铜鱼摄起。

    做完此举后,他面上神色不变,显是游刃有余。

    场中顿时传来一声惊呼,不只是云上几位真人,便是一些低辈弟子也能从他那举重若轻的模样上看出来,此人距离那化丹二重境已是为时不远了。

    封海清白眉微动。道:“哦,丹成四品,好,且丹力已是打磨得老辣圆融。不见瑕疵了,此人是谁?”

    杜若愚笑着插言道:“这名弟子我倒是知晓,听闻乃是艾氏门下,虽则貌相古怪,但倒也有几分本事。”

    艾氏自然是指安丰艾氏,在十二巨室之中排名最末。

    张衍闻此言,心中一动,安丰艾氏?当初下院之中。艾氏门下的艾仲文倒也与自己有几分交情,如今二十年过去,此人想必也应来得上院了。

    封海清捻着胡须点头道:“我世家人才辈出,自当大兴啊。”

    在座几位真人纷纷点头赞同。

    那矮胖道人称量了丹力之后。得意洋洋看了周围,这才驾云而走,只是此时,却再也无人敢因相貌而小视于他。

    只是他已是丹成四品,若要能将其压过。非要丹成三品之上不可,是以自他离去之后,一时倒也无人下场。

    郑宏图目光侧过,移到了张衍身上。对他和颜悦色地言道:“张师侄,可有意下去品丹否?”

    张衍笑了笑。诚恳言道:“郑真人,如今时机未至。我若出场,恐其后无人矣。”

    封海清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心中却是暗暗讥嘲:“不过是大言炎炎之辈。”

    他戏谑的目光有意无意撇向龚长老,不过后者似是早已把自己当成了聋子瞎子,是以只当未曾听闻,丝毫不向这里看上一眼。

    郑真人微微一笑,不再多问,在他看来,张衍只是在死撑而已,不过这也无妨,由得他去,今日落得就是师徒一脉的脸面,叫诸派弟子好好看一看他们世家诸族之中如龙似凤一般的后辈俊彦。

    他事先倒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张衍或可能丹成三品之上,但经过反复思量之后,觉得这个可能性实在太小。

    别的不提,只看溟沧派中,百年之内也不过只有宁冲玄一人丹成二品,可见这是何等艰难。

    至于丹成一品,他根本不会去多想。

    这并非是他过于武断,而是因为修士炼药化丹之时,总会遇上“损真”这一关,或许是因为真火不够,或许是那药性不足,也或许是上三药缺失,总之任你怎么天资横溢之辈,凝丹之时总要遇上这样那样的疏漏,似是天心有意设阻一般。

    溟沧派自开派以来,只有两个人丹成一品,除却开派祖师之外,另一人也早已不在此界之中了。

    场中又等了许久之后,见还是无人下场,那始终在饮酒的美服少年一脚踹开桌案,喝道:“循哥儿,看我替你出气。”

    他身躯一跃,化作一道烟云飞出天楼之外,往那高崖之上一落,双手往后一背,抬首向张衍这处看来,大声言道:“张衍,你也是真传弟子,为何无胆来称量丹力?那你可是心怯了?你们师徒一脉俱是如你这般藏头缩尾么?本人今日站在此处,你可敢下来与我比过?”

    郑宏图目光闪动,呵呵一笑,转过身对张衍言温言道:“张师侄,休听他言,这是我那侄孙郑婴,他向来狂悖,你无需理会他。”

    张衍却是淡淡一笑,道:“既然这位郑师兄要与在下比试丹力,我自也不好让他扫了兴。”

    “哦?”

    郑宏图等几位真人对视了一眼,张衍几次三番推拒,他们都是以为他会一直忍气吞声下去,虽然嘴上不服输,但却也不会下场了,倒是没想到他居然一口应下了。

    郑宏图看张衍那副镇定模样,微一皱眉,心中升起了一丝疑虑,暗忖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忽略了,但事到如今,却也多想无益,因此立刻将这心思抛却一边了。

    龚长老也是诧看来,先前他还以为张衍也是受逼不过来此,估摸着后者是打定主意不愿下去品丹,这倒也是个对策,至少不用丢两次脸,可没想到张衍倒当真敢下去,莫非是……

    他心中一动,喝酒的动作也不由慢了几分,目光在张衍身上来回巡弋。

    张衍既已应下,便毫不拖泥带水,把衣袖一拨,化一道剑虹下了云头,到了郑婴面前站定。

    崖外上万弟子见他下去。皆是屏息凝神,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高崖之上的二道人影。

    一时之间,天地之中仿佛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郑婴上下看了张衍一眼,冷笑道:“你倒是有胆。我今日……”

    张衍一挥袖,打断他道:“口舌之辨无益,手底下见真章,郑师弟,请。”

    他出外寻药二十载,经历过诸多生死杀伐之战,便是元婴真人也曾斩杀,是以这一句话出来当真是凛然生威。如金石铿锵,先声夺人,自有一股不容违逆的慑人气势。

    两相比较下,郑婴纵然天资聪颖。但却从未曾在外历练过,却是显得稚嫩了许多,在张衍一声呵斥之下,气息顿时为之一虚,堵得下面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最后只是闷哼一声,避开张衍目光,微有恼意地走到一边,冲着下方发泄似的大喊道:“开锁。开锁,俱都给我开了!”

    围观众弟子霎时惊呼一片。需知这海下如今共有九头龙鲸,这郑婴竟要一次放开。莫非是有一举降伏这九鲸之力?

    这却不是一般修士所能做到的了,一时岸上鸦雀无声,都是紧紧盯着直看。

    九只绞盘一起转动,闷声连响,震耳欲聋,不一会儿,那锁链便俱已松脱。

    九头龙鲸放出,这是何等威势,这海面之上先是一片寂静,随后仿佛被挤碎了一般,轰然大响,霎时间浪沫滔天,惊涛卷岸。

    只是过了片刻,张衍与郑婴所站的高崖之下也隐隐传来震动之感,原来这崖壁正被那九头凶兽反复撞击,嘶鸣之声一阵急过一阵,似是要其坍塌泄愤一般。

    崖外那些尚不能飞遁的弟子听闻这骇人声势,俱是脸上变色,战战兢兢。

    郑婴倒是不屑似那黑面道人一般占便宜,待下方海浪高涌,龙鲸尽情舒展开身躯之后,他冷笑了一声,先是斜乜了张衍一眼,这才把身躯一抖,身上烟气喷涌而出,化作九股,往下方落去。

    这九道烟柱一入海中,便各自寻了一头龙鲸,往那庞大身躯之上就是一按。

    这烟气看似轻柔飘忽,却如有万钧之重,海水骤裂,压得九龙龙鲸不停往下急坠,这些凶兽猝然遭袭,顿时怒吼挣扎起来。

    郑婴哼了一声,脸上拂过一抹嫣红,手中法诀一起,腰脊一挺,开声大喊,只闻轰隆一声闷响,仿佛天摇地动,这九头龙鲸竟被他一气按到了水底之下!

    他身形笔直地站在崖上,一动不动,只剩衣衫在狂风之中飘扬。

    过了须臾,那下方海水虽则仍在涌动晃荡,却也瞧得出已是渐渐平复。

    而在崖上众弟子看来,仿佛郑婴一个人便将那如沸海水,泼天巨浪镇压了下去,都是瞪大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修道到了这一步,竟然可以以一人之丹力生伏九鲸,这是何等神威!他们都是心旌摇荡,震撼不已。

    那玉霄派田真人此时也微微动容,沉声道:“此子是郑真人族亲?果是不凡,丹成三品却能压服九鲸,丹力甚为可观,若再加以勤修苦练,大道可期。”

    郑宏图在那里抚须含笑不语。

    世家大族之中,似这等丹成上三品的弟子,只要不出了什么意外,定能成就元婴的。

    龚长老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原本见张衍下场时,他还有几分期盼,可是看到此处,却是彻底没了念想,只剩下摇头叹息。

    需知上三品与中三品虽是一线之隔,但却是一条巨大的鸿沟,所能驾驭的丹力相差何止数倍之多。

    且看郑婴这副驾轻就熟的模样,不用想也知道,此人定是早已成丹,只不过先前蛰伏不出,直到如今方在人前显露锋芒,暗中不知道修炼了多少时日了。

    与郑婴一比,张衍无论从哪里看都不占优势。

    那品丹道人上来看了几眼,对郑婴言道:“丹成三品,你不错,你可收手了。”

    郑婴嘿了一声,把烟气一收,随后转过身来,挑衅似地看向张衍,那神情中,自有一股傲然之色。

    张衍一笑,转过头来看向下方,目注那九头正被再度锁起的龙鲸,眼中露出了思索之色。

    这举动,落在了他人眼中,却是以为他露怯了,原本还有几分期待之人都是摇头放弃,多数人却都是在准备看他的笑话了。

    几位真人对视一眼,眼底都是浮现出了笑意。

    龚长老侧过脸去,有些不忍看了。

    ……

    ……(未完待续……)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