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十五章 六合大药 铜鱼称丹

第十五章 六合大药 铜鱼称丹

    第三遍钟磬之声传出之后,按科仪,焚香祝祷,祭拜诸祖先师,有一道人着法衣,戴莲花冠,拿玉圭笏板,熏香净浴而出,颁规讲旨,朗朗诵读,随后萧瑟琴笛齐奏,洒下彩气花瓣,洁水清露,品丹法会始启。

    郑氏族长郑宏图缓缓站起,稽首道:“置备匆忙,法仪简陋,还望诸位道友勿怪。”.

    在座真人都是起身还礼,肃容正色,口称无碍。

    又是几句礼节言语往来,方才坐定。

    郑宏图脸上带笑,他从袖中拿出一只白玉斛斗,手托而起,大声言道:“此物为一斛‘离源精玉’,为我郑氏族中费数百年苦功所采,今日品丹,若有弟子力压同侪,拔得头筹,尽可拿走此物。”

    此语一出,登时引起一片哗然,底下嗡嗡作响,在飞楼之上那些优哉游哉的化丹弟子皆是目瞪口呆,而有些早已丹成二重境之上的修士于怔忪之后,便是捶胸顿足不已,暗恼自己成丹之时怎无如此境遇?

    修士化丹之后,需聚五行之精粹,容地脉之煞气,孕养金丹,增长丹力。

    多数修士需经历那数十,乃至数百载苦磨之功,直到那丹力增无可增之时,方才开始尝试踏入那第二重境界。

    而那离源精玉又被称之为“**大药”,是此界中极为稀罕的灵秀之物,却是少数能壮大丹力的妙药之一。

    此物生出时,需不着天,不落地,不沾雨,不染尘,不闻音。不见光方能才最佳,这一斛离源精玉,郑宏图说是采集了数百年,却是没有半分虚言。

    在座的五位真人皆是一惊,没想到郑宏图有如此大手笔,为了此次法会,当真是下了血本了,此物若不是他们早已成就元婴。怕是也要眼热。

    龚长老嘴里嘀咕了几句。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张衍看了那斛斗几眼,他也是明白此物的价值,他眉毛微扬,嘴角却是飘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来。

    郑宏图见下方群情激动,笑了笑。手一挥,自有一名高冠冷面的道人踏烟而出。

    海滩之上有一方雄突而起的大石,这道人往上一立,大唱道:“今日为我溟沧派品丹法会,门中真传弟子,凡十年之内成丹者。皆可前来称量!”

    他话音才落,就有一名身着红袍,头上挽髻的弟子应声而出,高喊道:“我来一试!”

    此人一笼袍袖,自飞楼之上纵身而出,须臾便到了怒浪岩高崖之下,在滩涂之上站定。先是对着诸位真人行了一礼,这才转过身。面朝一侧看去。

    在他面前那湿漉漉的海滩之上,共是摆下了八十一只铜球,个个俱是压入泥沙之中,细细观来,可看出只由两条阴阳铜鱼合抱成圆,如球一般浑若一体。

    此物每一只有皆有三千斤之重,铜即“金”,鱼为“丹”,两者合一便是代指“金丹”,称量丹力,便是多以此物衡量。

    这名红袍弟子在万众注目之下上前两步,他面色有些紧张,犹豫了一下,他又退开几步,到那一旁摆好的蒲团之上调息理气。

    几个呼吸之后,他才站起身来,把双拳一攥,低低喊了一声,一道烟气就自卤门之中升起,经他心神驾驭之后,便往那下方一落,霎时便将一只铜鱼盖住。

    那烟气那其上缓缓摩动,倏忽间他嘿了一声,烟气往上一提,便将其摄拿起来,悬在空中。

    那烟气轻舒薄张,徐徐往外扩去,随着一团白雾过处,这深陷在泥坑之中的铜鱼一只只被他带起,此举让那些只顾看热闹的弟子纷纷叫好,呼喝不已。

    到了十只铜鱼的时候,他显是有些吃力了,再咬牙苦拼了一会儿,终是又提了两只铜鱼起来,共是十二只浮在头顶。

    张衍在空中看得分明,说起来,他气海中所藏的幽阴重水,每一滴的分量皆是超过这底下铜鱼。

    不过此水乃是他辛苦熬炼凝聚而成,飞腾之时耗费元真,还需以法诀驭使,说穿了,其实是一门道术,而摄这阴阳铜球纯粹是以丹力拘拿,这丹力若是演化出法力神通来,便是凭空震碎了这些铜球也不话下,是以两者倒是不能相提并论。

    郑宏图在云榻之上看了几眼,问道:“此是何人?

    立刻有随侍弟子上来道:“此是林氏门下,林越。”

    郑宏图点头道:“能凭空摄拿一十二只阴阳铜鱼,当是丹成七品了。”

    这阴阳铜鱼,下三品者,丹力至多能提一十二数,中三品者,能提三十六数,上三品者,超拔百零八数以上。

    林越提了一十二只,这已是他的极限,终其一生,也无法再行超越了。

    坐在郑宏图左首上位的,是杜氏族长杜若愚,他叹了声道:“虽则勤勉,却也可惜。”

    丹成下三品者,俱是大道无望,丹成七品,却也只得去那做孕养丹药,祭炼法器,采集煞气,熬煮五精,或者看护弟子等诸多杂事了。

    郑宏图关照随侍弟子道:“看他也是难得,也不要寒了他的心,去,赐他一杯真砂。”,

    这林越达到也知道自己丹成之品不高,上不得台面,之所以第一个上来,也是有人关照,不过是给后来大族弟子做个铺垫,原本也是没什么想法,只望应付一下即走,却没想到竟能得赐一杯真砂,当下喜出望外,连连拜谢不止。

    待他在一片艳羡目光下喜不自胜地离去后,那立在那突起大石上的冷面道人又自喊道:“还有何人?”

    此刻,那坐在一座飞楼之中的黑面道人神色一动,他自思自己丹成六品,这个时候该是轮到自己了,因此不假思索,纵身而起,往那崖上投去。

    只是此时。却有另有一个人也是飞身而出,两人几乎是不约而同落在了崖前,对视一眼,均未想到对方会同时而来。,

    那年轻修士长得舒眉朗目,皮肤***,他笑道:“寇师弟,何不让为兄先试?”

    黑面道人叹了口气。道:“徐师兄丹力胜我。若是师兄先试了,师弟我岂有脸面再上?还是让小弟先行。”

    徐师兄虽也眼热那离源精玉,但他也知是轮不到自己的,那就唯有在诸族面前搏一个好名声了。

    只是他听闻这位寇师弟这些时日勤加修炼,似乎丹力颇有长进。他也不无担心,怕对方胜过自己,他便没脸再上了,是以他也不肯就此退让。

    坐在郑宏图右手下位的是封氏族长封海清,此人留着山羊胡须,面貌清癯。白发白眉,看着似是七旬老翁,见两个各不相让,他饶有兴趣地问道:“此二人是谁?”

    一名随侍弟子稍稍欠身,指着下方言道:“禀真人,那个黑脸的,乃是寇氏弟子寇养辰。而那个白脸的,则是徐氏弟子徐中流。”

    封海清呵呵一笑。道:“既是争执不下,那便按家名,排序低者先上,郑兄以为如何?”

    郑宏图自无不可,道:“可。”

    此语一出,立刻就有人将这意思传了下去。

    寻常来说,各族家名排序自是势力越大排名越是靠前,不过寇氏与徐氏在十二巨室之中一个排名为九,一个排名为十,相差甚微,两者实力也是相差无几。

    但徐氏之名既在寇氏之上,便只能由得黑面道人先上了。

    黑面道人拱手笑道:“却是占了徐师兄一个便宜。”

    徐中流无奈摇头,退了下去。

    寇养辰先是冲着天际之上一礼,随后把下摆撩起一扎,腾空驾风来到一块礁石之上,眼望海水之下那数头庞然巨影。

    围看众弟子顿时来了兴趣。

    杜若愚抚须笑道:“哦,他这是要压服龙鲸么?”

    铜鱼再重,也是死物,但龙鲸却是活物,而且体躯庞大,在水中还能搅起滔天巨浪,两者难易之别,一望而知。

    多数只有那些丹成上三品的修士称量丹力,方才会做出此等选择。

    这黑面道人迎着海风,深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岸上力士大声喊道:“放四头!”

    等候在一边的徐中流听他所言,顿时心中一惊,不由紧紧盯着。

    那些肌肉虬结,***上身的力士闻言,没有犹豫,纷纷推动绞盘,放开云阳金锁。

    这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万余名弟子纷纷伸长颈脖,入神观望。

    那锁链方一松脱,底下浪潮便开始翻涌起来,黑面道人见状,不敢耽搁,大吼一声,便将丹煞之气放出。

    不过此时并未如他先前那般一头头上去压服,而是一口气分了四道烟柱下来,分别往那四头龙鲸身上压去。

    那海浪之下方浮现出数个暗影,便遭那烟气迎头痛击,几声闷响之后,便被其牢牢压到海床之上,一时竟然动弹不得,顿时有人轰然叫好起来。

    黑面道人坚持了一刻之后,脸色已是涨红了,手脚也在微微颤抖,那品评道人跃过来看了几眼,随后冲他点了点头。

    黑面道人心神一松,“噔噔”倒退几步,脚下一软,差点坐到在地,取了绢帕出来,擦了擦头上汗水,长出了一口气,暗呼侥幸。

    他虽是一气压服了四头龙鲸,看似比之先前强出了许多,但实际上他却是占了些便宜。

    他并未等到那些龙鲸活络了血脉,恢复气力之后方才动手,是以严格来说,他的丹力并不足以压服这四头龙鲸,不过他丹成之品又不高,也无人有意说破,那几位真人自是不会与他计较。

    杜若愚赞道:“好好,丹成六品,能压服四头龙鲸,也算难得了,足见其平日里勤修苦练,若按着这韧劲下去,也有成道一日。”

    他看了一眼郑宏图,笑道:“适才既然师兄有赐,师弟我也不可后人,来,把我曾用过的法剑拿来,赐予此人。”

    立刻有弟子应了,捧了一柄垂有杏黄流苏的法剑下去。

    黑面道人接过此剑之后,不由大喜,连忙拜谢道:“多谢杜真人相赐!”

    他下来之后,却是轮到那徐中流了,那品道道人目光往他这处看来。

    徐中流来到崖上看了几眼,他沉思片刻,最后摇头对那品丹道人言道:“弟子上去便是再使力,却也比不过寇师弟了,上去徒惹人笑,还是不试了。”

    黑面道人闻言一怔,面色惭色道:“徐师兄,我……”

    徐中流一笑,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就自飘然去了。

    那封氏族长封海清见了,颌首道:“我世家弟子,果多是品行高洁,有自知之明之辈。”

    这声音不高,传到那侧龚长老耳朵里,他嘴角扯了扯,不由哼了一声。

    封海清也不理他,而是转首看张衍,突然言道:“张衍,我世家弟子已下几人,你何不也去称量称量丹力?”

    他这声音出来后,却是隆隆大振,令所有人不由自主再次把目光集于张衍身上。

    张衍笑着拱了拱手,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封真人,怕还不是时候。”

    封海清曾听杜,郑两族中人言,这张衍或是丹成六品以上,眼下方是品了下三品,许是还能在撑得住,因此也不多加催逼,呵呵一笑,眯眼道:“那老夫边等着了。”

    ……

    ……(未完待续……)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