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章 火云喧嚣烟霞举 丹煞一起化尘去

第八章 火云喧嚣烟霞举 丹煞一起化尘去

    ~日期:~09月30日~

    更多好看的小说,txt下载~请上~久久中文~ ~.

    涂宣一句话说完,便驭起玄光,猝然发难,此举并非是他等不及了,而是早有谋划,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的。

    他深知张衍极擅剑遁之术,一旦展开剑势,那便是来去不定,无可捉摸,是以绝不可与其缠斗,因而选定了这片鸾鸣采矶与其相搏。

    可尽管如此,适才张衍一路行来时,那如日当空的气势却还是让他觉得不太托底。

    那一瞬间,他脑中转过千百个想法,当即就动了要将张衍在极短时间内拿下的念头。

    他为人称得上狡诈狠辣,为了能达到目的,绝不会顾惜区区一点面子,哪怕自认为修为在张衍之上,也要抢先一步出手,不使对方有半点反击的余地!

    是以他一上来便竭尽全力。

    大喝一声,顶上那团如火玄光旋动如舞,分散出上千朵焰苗,威炽赫赫飞在空中,再一簇簇如星雨而落,一瞬间几乎将百丈之内所有事物一起笼罩了进去。

    他见张衍站在原处一动不动,看不清脸上表情,倒似是被他的这一击惊呆了,他脸上却也忍不住露出了一抹喜色,暗道:“且看你如何躲得!”

    他为什么要先一步来到场中?那就是因为他现下所站立的位置左右有碎石夹压,根本无法在第一时间内遁身出去!张衍只要来到他面前,便是落入了他的彀中。

    这一瞬间,他气势猛涨,漫天熊熊烈火,蒸腾如沸,暴动飙飏,顷刻间使出了如同化丹修士一般的威势来!

    这鸾鸣矶上也似是腾起了一团星火彤云,将天色都映照地一片火红。

    围看众人都是脸上变色。谁也未曾想这涂宣的玄光竟然如此霸道,只看爆发出来的威势。竟丝毫不弱于化丹修士出手一击。

    只见那酷烈浩大。芒腾威烈的火光方一落下,转瞬之间便将张衍整个人罩了进去,在外观战的秋涵月惊呼一声,花容失色。不由紧紧攥住了范长青的袖管。

    谢宗元紧皱眉头,手中的一只银杯早已扭曲变形。而站在另一边冯铭则是霍然站起,暗暗言道:“不好!”,

    刘雁依虽也知晓自己恩师久历战阵。不至于如此轻易便会落败。可见得眼下这情形,心中却也免不了担忧,琴楠晶亮的双眸一瞬不瞬地望着前方,反手将她微微有些发颤的玉腕握住摇了摇,低声宽慰道:“妹妹放心,张师兄必不至有事。”

    封臻和莫道人对视了一眼。俱都从对方言中看到了讶然,没想涂宣竟然炼成了师门中的“炉龙显信种”♀门道法乃是杜德所传,法诀运转之时,需将全身真力毕集于一处,再于须臾之间爆发而出,是师门中唯一一门不留丝毫退路的道法,

    需知修士相争,若不是双方修为境界相差太多,便有太多因素左右战局,谁都不敢全无濒的孤注一掷。

    似这等偏激法门,虽则威力浩大,但也是弊端多多,但门中却很少有人会去费心习练,没想到这涂宣却是暗中练成了。

    涂宣若不是只凝成了一粒小金丹,也是不会去习练这门道术,而此法术又是太过凶险,轻易不能施展,是以练成之后也无人知晓,直至今朝方才于人前显露,只是为将张衍一举拿下。

    莫师兄望着那那火焰嚣腾之处,意味深长的说道:“涂师弟这些年来看来也未曾懈怠啊。”

    小金丹修士多数之所以难以攀升大道,不仅仅因为是再度凝丹也多是丹成下品,关键还是受了挫折,心境不稳所致。

    多数修士失败一次之后,于道途之上便失去了先前那般自信从容之心,但是涂宣却反而练成了这门斩断后路的道法,足可见得其心不死,仍还有意一窥大道,而绝非他平日说得那般无所谓。

    封臻目光如刀般看了前方几眼,忽然大笑起来,一拳捶在木栏杆上,道:“此战张衍必输无疑了!”

    莫道人看了几眼之后,见那火光不散,也是抚须点头道:“不错,张衍输定了。”

    封臻此来,还带来了几个门下弟子,有人不解,出言问道:“恩师,为何那张衍便就输了?”

    封臻微微一笑,也不急着说出,而是指着莫道人道:“平素你们总想向莫师伯讨教,如今莫师伯就站在尔等面前,何不问他?”

    莫道人哈哈一笑,也不谦让,一指前方,大声道:“我来告诉你等,这‘炉龙显信种’乃是你们师公所创,一使出来,当真铺天盖地,如卷席而至,只要对手功行稍有不及,则必遭重创,若是张衍能及时展开剑遁避去,只消挺过先前几个回合,等到涂师弟后力不继,则至少可以维持不败之局,可是你们看,那张衍身旁有诸多飞石阻路,逃脱不得,等若已是身处绝地,又怎能抵挡得住你们涂师兄的攻势?是以此战他必败无疑!”

    门下几名弟子听了这番话,不禁恍然了悟,有拨云见日之感,纷纷叹道:“听了师伯这一番指点,却胜过数年苦修也。”

    而在另一处,时刻紧盯战局的戴辛原本还指望看一场精彩剑斗,可眼下却见张衍似乎毫无还手之力,脸上微露失望之色,哼了一声,道:“自大骄狂,终是落得这般下场!只是我却不能再一试剑锋了,可悲可叹!”

    此刻围在四周的弟子也是多数不看好张衍,师徒一脉弟子都是紧张焦急地看着,而世家门下却是面露喜色,只等他落败的那一刻。

    那火芒如地火喷涌,其势虽猛,但来去也快,去得也快,又过了片刻,待烟尘渐渐散开之后,有人指着前方大喊道:“快看!”

    只见张衍袍袖飘扬,卓然立于虚空之中,面上微微带笑,如闲庭信步,他面前正飞出道道白雾轻烟,似祥云一般挡在前方。变化出万般形状,任那朵朵炽热红焰前仆后继而来。卦岿然不动。

    岛外溟沧派诸弟子无不瞪大了双目。只是一道烟气便能阻住这等狂猛攻势,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烟举霞腾,雾幻云飞,化丹不能为之!

    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一阵轰然大哗,惊声如潮而起。师徒一脉中有人激动不已,手舞足蹈大喊道:“丹煞,那是丹煞v师兄已然丹成也!”

    冯铭看了几眼之后→忪半晌之后,却是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道:“张师兄,你果真了得!师弟我又落你一步矣!”

    封臻“咔嚓”一下捏裂了手中木栏,惊怒交集道:“张衍,他。他竟然成丹了?怎会如此?怎会如此!”

    莫道人面皮一阵阵的抽搐,感觉到身旁偷偷摸摸投来的怪异目光。不禁脸上泛红,羞恼万分。

    适才他断语下得太早,以至于让那些封臻门下弟子看了笑话,哪还有脸留在这里?他闷哼了一声,索性拂袖而去,也不顾后面封臻连连叫喊,霎时便化一道烟云遁去不见了。

    那些六川四岛的修士原本看得振奋,只待张衍一战败北,他们便可扬眉吐气,洗却耻辱,可眼下这般景象却无疑是在他们心头重重敲了一锤,俱是脸色难看,相对无语。

    戴辛眼皮连跳,手指微微颤抖,他自以为苦修二十余载,再不济也能与张衍一战,可是万万没想到,张衍竟然先他一步攀上天梯,他这许多年来因为习练飞剑之术,修为精进却是不大。

    修道之途,一步落后,则步步落后,可以想见,未来张衍差距会与他越拉越大,要想赶上却是千难万难,一时之间他胸中郁郁不已,长叹一声,也是震袖而去。

    涂宣见那烟云腾起,于虚空之中缭绕而升,也是瞠目结舌,惊震异常,他千算万算,却没有想到张衍已是炼药功成,成就金丹,突觉腹中一阵绞痛,“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来,先前那飞扬如火的气势顿时一阵暴跌,如流星般散去消逝。

    此时他知道事不可违,便要想开口认输。

    张衍哪会给他这个机会,大喝一声,舌绽春雷,将他欲说之语生生盖压下去。

    随后大袖一卷,旋起阵阵烟尘,道道白雾,将余火拍在一边,再一震肩膀,一只通体浑黄的大手霎时冲出顶门,五指大张,如山岳凌空一般往下压来。

    “玄黄擒龙大手?”

    涂宣以为张衍要借机将他灭杀当场,此时弄一个“失手”倒的确可行,一念至此,顿时惊得魂不附体,狂喝一声,勉强挤出一丝玄光来裹住身躯,便拼命向往遁去。

    只是那大手来势甚急,且他往外去一分,那大手便跟着涨大一分,他出去了数十丈,却仍是躲避不开,眼见这大手越压越低,他心中一急,目光左右乱扫,寻谋出路,只是这处地界原先是他选定,本就是为了阻止飞遁之术,匆忙之间哪里有路可走?

    在这急切之间,他突然目光一凝,却见不远处有几块飞石千疮百孔,不复适才那般厚实模样,见此情状,他精神复振,一股狂喜之意涌上心头。

    他暗呼一声:“天助我也。”

    腾出手来摸出一只飞锥,手一抖,便向那处飞石袭去。

    原来这几块乱石适才被他那玄光侵蚀了一遍,只需轻轻一击便可洞开,如此一来,只要他破石而出,便能逃过这一劫了,那张衍总不敢冒着杀戮同门的风险过来追杀他吧?

    这番动作落在张衍眼中,自是看出了涂宣的用意,他嘴角露出一丝哂笑,袖中法诀一掐,一道几乎无法察觉的黄芒飞了出去,先一步落入那飞石之中。

    此乃是他修得的一道土行真光,重如山岳,凝土如钢,只往那飞石中一钻,霎时便将其凝得如金石一般坚硬。

    涂宣本拟先用飞锥洞开石壁,再行穿梭过去,是以那飞锥往那飞石上一击之后,也不去看那结局,便急不可耐往那处撞去,整个动作做得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可待他冲上去时,却见那飞石居然纹丝未动,仍是坚守一块,他不禁骇然失色,只是这个时候他去势已起,这一身冲力何其之大?再想避也没这个可能了,只闻“砰”的一声,顿时脑浆迸裂,一头撞死在了这石壁之上。

    张衍微微一叹,把双袖笼在身后,道:“却不想涂师兄性情刚烈如斯,不过是同门较技,纵然输了一场,你又何必自寻短见?”

    ……

    ……

    更多好看的小说,txt下载~请上~久久中文~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