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三章 名声犹在 余威迫人

第三章 名声犹在 余威迫人

    第三章

    名声犹在

    余威迫人

    天幕中云霭一分,出来六个人影,当先者是一个骨骼宽大,身躯肥大,面如满月的中年道人,袍袖大如袋口,迎风摆动,猎猎作响,脚下烟云托体,煞气隐隐,一望可知是一名化丹修士

    不过看这那身上道袍配饰,皆是表明此一行人乃是正清院门下。

    张衍面无表情,刘雁依和秋涵月都是心中一惊,文安才刚刚生死,便有正清院弟子前来,无论怎么看都是来意不善,是以两人暗暗升起了戒备之心。

    刘雁依更是暗暗担忧,需知对方有一人乃是化丹修士,若是冲突起来,也不知道恩师能否抵敌得住?

    文安乃是正清院注籍在册的正牌执事,似此等人在正清院供堂之上都有一支本命精烛供奉,一旦身死,那烛火便自熄灭,立刻就会被院中值守之人知晓。

    这自天囚峰上匆匆赶来此处的六人都是面色凝重,胆敢在溟沧派山门之外杀死正清院执事,不论是何人所为,应当都不是易于之辈,想来是少不得一场好斗。

    当先那中年道人目光望下一落,第一眼便看见了张衍,他眼睛先是眯了一下,随后嘴角浮起一丝微妙的笑意,便慢悠悠把云头按下。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不急着叱问出手,而是上前稽首,朗声笑道:“张师弟,当日听闻你出山寻药,贫道也不及相送,细细一算,却是有二十余载未见了。”

    张衍见了此人,也是微微一笑,稽首道:“原来是潘副掌院,当年正清院上匆匆一别,未曾想今日又在此处相会。”

    潘副掌院身后那几个弟子原本是只待他一声令下便自出手,可忽见两个人居然打起了招呼,似乎还颇为相熟,一时之间有些怔愣,面面相觑起来。

    潘副掌院又仔细了看了张衍一眼,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些年来,张师弟看来是别有一番际遇啊。”

    张衍这身修为刘雁依和秋涵月因功行尚浅看不出来,可却是瞒不过同为化丹修士的潘副掌院。

    张衍只是笑而不语。

    潘副掌院也不以为意,呵呵一笑,指着张衍向身后那几名正清院弟子说道:“你们不是平日极为佩服那斩破四象阵,一剑敌百众的张师兄么,喏,这位便是了。”

    “什么?”

    此话一出,顿时引来一阵惊呼,这几名弟子看向张衍的目光立时不一样了,甚至有人低呼一声“原来是张师兄”。

    正清院门下多是师徒一脉弟子,对于当日狠狠削了世家脸面的张衍多是充满好感,崇拜者有之,钦佩者更有之,此刻见他站在面前,这几人眼中都隐隐透出好奇敬佩之意。

    潘副掌院又与张衍寒暄了几句,随后仿佛不经意提道:“贫道适才发现那文安执事精魄消亡,循着他身上所携玉符一路寻来此地,不知张师弟可知他的下落?”

    张衍淡淡一笑,似是毫不在意地说道:“这文安甚至无礼,意欲欺辱我徒儿,是以被我随手杀了。”

    他说得如此轻描淡写,仿佛文安只是无关紧要的路边鸡犬一般,那几个弟子便是对他有好感,也是听得脸上微微变色。

    潘副掌院却似是对此并不惊讶,反而哈哈一笑,道:“如是这样,那便怪不得张师弟了。”

    张衍也是深深看了一眼此人,这件事本来也未想善了,需知庄不凡可是正清院副掌院,如是今天来得不是潘副掌院而是此人的话,他也做好了与之冲突的准备,而潘副掌院与自己本无交情,充其量只能说是有点头之交,不知道为何做出此等明显偏帮自己的举动来?

    溟沧派师徒一脉中,能修炼到化丹境界的弟子,皆不是简单易于之辈,而对方能做到正清院副掌院,更是不能小看,此举定是暗含深意。

    两人如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谈笑了几句之后,便自互相稽首告辞,临走之时,潘副掌院忽然低声说了一句:“当年葛师叔之事,多亏师弟了。”

    罢,对着张衍善意一笑,便自带着手下诸人飞遁离去。

    听了这话,张衍顿时心下了然,自己当日无意攀咬葛硕,虽是得罪一些人,却也另结下了一个善果。

    潘副掌院别了张衍之后,一路飞遁,往正清院回返,眼神却是不停闪动。

    他今日不与张衍冲突,并不仅仅因为张衍当年帮助过葛硕那么简单。而是因为他看到张衍如今已是化丹修士,且又有真传弟子的身份,争斗起来他未必讨得了好。

    更何况,那文安乃是方洪之徒,与他本就不对付,他又何必替此人出头?

    再则,潘副掌院还记得当年张衍把庄不凡门下削去一臂,扔在正清院门前的情形。看似行事激烈,不顾后果,可后来非但无事,反而令庄不凡差点连正清院副掌院之位也险些丢了,这分明是谋定而后动之举,此事之后,他便不敢小觑张衍。

    而今日张衍直接打杀文安,若说只是一时冲动,潘副掌院是决计不信的,指不定早已备好一个坑等着别人跳下去,这潭浑水他万万不肯趟的。

    他这二十年来他被庄不凡苦苦压制,丝毫动弹不得,手中权力也被夺去了不少,张衍这一次回来,他觉得好戏即将上演,自剿灭三泊之后平静了许多年的山门又要掀起一场波澜了,想到此处,他心中也禁不住幸灾乐祸起来,于心中想道:“此事与我何干?还是留着给庄不凡和方洪头疼去吧,哈哈……”

    张衍目送潘副掌院离去之后,便对刘雁依笑着言道:“徒儿,此次为师外出,却又收了一个徒弟,日后你便是大师姐了,适才我为见你等乍遇危险,是以将他放下,只身赶来,你这师弟修为尚浅,尚不会飞遁,需去将他接来。”

    刘雁依正色道:“恩师,有事弟子服其劳,这等小事怎可劳动恩师,徒儿自去把师弟接来。”

    秋涵月眼珠一转,上前抓着刘雁依的袖子,道:“姐姐,我随你一起去。”

    两人相视一笑,便自起了遁光而去。

    看着两人身影,张衍心中暗暗点头,有个聪颖灵慧,又善解人意的弟子就是好,根本无需自己多说,便懂得该如何做。

    如张盘之类,只是仆从童儿,不需有太多心思,生硬蠢笨也没什么关系,能使唤就好,而作为门下弟子,却必须要找那等资质灵性兼备之人。

    日后随着他身份修为的提高,有些事情根本无需亲自出面,只要关照一声,便自有弟子代劳。

    似溟沧派门中十大弟之流,就不可能整日冲杀在前,到了他们那等地步,多数时间只需一门心思修炼即可,劳心劳力之事全由他人去做,若无这等好处,他们又何必费尽心思苦苦争夺此位?

    不过一刻之后,刘雁依与秋涵月便牵着田坤飞来,听田坤已是一口一个师姐叫得亲热,张衍微微一笑,道:“你们是姐弟二人有什么话,且回洞府再说不迟。”又看了一眼秋涵月,道:“秋师侄也不妨一起来吧。”

    秋涵月早就想见识见识昭幽天池是何模样,先前虽是刘雁依曾允诺带她入得此间,可如今张衍回转,她便做不了主了,心中正想着找个什么理跟过去,得了张衍亲口邀请,心中自是欢喜,雀跃道:“是,师叔。”

    张衍大笑一声,一挥衣袖,这几人只觉身上一轻,便自被一股清风卷起,直奔昭幽天池而去。

    只是他们前行未久,却远远望见有几人正在云中拼斗,张扬目光犀利,一眼便看见当中一条妖娆身影正是罗萧,正有三人围着她战个不停,另有二人站在远处指指点点。

    其中有一人大喊道:“将此妖女斩杀了,我等便又能记上一功了!”

    他们五人本是万彰请来堵住昭幽天池出路的,罗萧接了刘雁依的牌符的之后,就赶出府门前来相救,便被他们阻住,发现她乃一个妖修之后,就有人动了将其斩杀的念头。

    张衍目芒闪动,他一个踏步,倏忽间就到了这几人面前,那围攻罗萧的三人尚未反应过来之时,他肩膀一抖,背后一道水色光华微微一闪,这三人顿时消失无踪。

    罗萧忽然见面前光华一闪,与她对敌之人便自不见,正自惊诧,抬头一看,不由惊喜呼道:“老爷!”

    张衍站定云中,把双袖负后,微笑言道:“罗道友,别来无恙乎?”

    罗萧美目闪动,仔细看了张衍一眼,忽然用手掩住娇艳红唇,眸子中忍不住流露出万般惊喜之色。

    她如今已是玄光三重修士,也自到了炼窍一关,又与张衍有血誓相连,自是也能辨出张衍如今修为。

    那站在一旁另有两人,见张衍眨眼间就把他们同伴弄得不知去向,此刻又旁若无人在那里叙旧,心中惊疑不定,有一名细眼绿袍的修士壮着胆子上前问道:“尊驾何人,为何无故拿人?”

    张衍目光一转,扫了这两人一眼,淡淡言道:“我乃张衍,尔等回去告诉这三人师长,若要找人,让他们亲自上门来寻我,三日内若是不来,便不要来了。”

    听到眼前这人自称张衍,这二人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那细目修士拱了拱手,谨慎言道:“原来是张师叔当面,我等自当回去将师叔之话一字不漏的转告。”

    完之后,这两人也不敢有片刻多留,一脸惶惶地离去了。

    秋涵月看得双目闪亮,张衍当初杀破六川四岛的余威犹在,如今甫一回来,稍显峥嵘,便自将这几人吓退,在她看来端的是威风无比。

    罗萧妙目一转,上去执住刘雁依的手,嫣然一笑道:“雁依可曾受了伤?快让奴家来好生看看。”

    刘雁依轻声言道:“罗师叔,雁依惭愧,幸得恩师出手,方能脱险。”

    秋涵月好奇地看了几眼罗萧,以她眼光自是能看出后者乃是妖族出身,只当她是张衍留在洞府之中的姬妾。

    罗萧把美目往她身上一扫,惊道:“好灵秀的小姑娘,奴家来猜一猜,你定是雁依回回都要说起的涵月妹妹吧?果然是貌美娇艳,我见犹怜呢。”

    秋涵月心性单纯,哪里是罗萧这等积年老妖的对手?被她几句**汤一灌,就被说得眉开眼笑,觉得这位姐姐是好人来的。

    张衍见她们说个不停,不觉摇头失笑,把袖一挥,便当先往昭幽天池行去。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