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石庄灭妖 北辰之盟

第一百二十三章 石庄灭妖 北辰之盟

    落日时分,一名年轻书生匆匆赶至村东头,赶来拜访张衍。

    听得有村外有道人来找寻自己,他虽是有些不明所以,但却也不敢怠慢,要知南梁国内道士地位尊崇,若是大观出来的,便是县官见了都是礼遇有加。

    踏入堂中之后,见石庄老族长座上作陪,忙先上去见礼,这才来拜见张衍。

    他作揖道:“学生便是石彦傥,敢问道长何事宣见学生?”

    张衍上下看了他一眼,见其面容方正”眼睛明亮,额高而广,头上戴着方巾,一身文士袍浆洗得干干净净,不染纤尘,显是来此之前做过一番整理,就笑着言道:“贫道受石长庚道友临终所托,此来接你入那仙门之中修玄参道。”

    “石长庚?”石彦傥面上现出茫然之sè。

    也不怪他不知,石公年轻时出外求道,已是百年前的事了,庄中知道他的女已是少之又少。

    入青寸山前石公自知命不久矣,是以又生出思乡之念,故地重游之后,却偶尔发现石彦傥有修道之资,见其孑然一身,又无父母高堂需要赡养,是以动了接他前去修道的念头,当时他只与那族长谈了此事,却从未与石彦傥本人说起过。

    那族长咳了一声,道:“这位道长说得不差,此事老夫也是知晓的,按辈分来算,此老还是老夫堂叔,道行走很深的,这是决计没错的,九郎啊,道长也说了此事无人来逼你,是走是留,你可自择。”

    石彦傥犹豫了一年,小心翼翼回答道:“学生两年前已然成婚,如今家中有一妻一妾,还有一对儿女需要抚养,道长虽是好意但请恕学生不能从命。”

    说罢他深深一揖。

    张衍倒也不恼,只是笑道:“贫道若是愿意为你庄中除去那祸害,你可愿意跟贫道走?”

    老族长白眉耸动,有些失态地站起,睁大双目看着张衍道:“道长能为我等乡野之人等除此妖物?”

    半年前村中闹妖,有村民家中米仓被一夜搬空,牲畜被食甚至还有小儿莫名走失,村民当时请了附近道士前来收妖可却都是有去无回,几次三番下来,又凑了不少米粮,去请百里之外,那甚为有名的麻衣宫来人收妖”可宫中道人米粮倒是收下了,何时到来却没个准信,只是丢下一句“等着吧。”就把他们打发走了。

    这一等就是数月,再去催请,却被告知当初收了那米粮的道人早已出外云游去了,不知何时方能回转,这时村中便也不再抱什么希望了。

    可是妖怪这半年来越发猖獗,闹得他们苦不堪言,外村女子不敢嫁入本村,村民外出之时,所见之人无不是躲得远远的,生怕沾染了晦气,若不是舍不得此处田产,恐怕村民早就一走而空了。

    老族长当日虽未曾见过石公施展什么道术,但此老活了一百数十载仍是身休健朗,行走如飞,岂是普通道人可比?因此他猜想张衍也是有几分道行的。

    适才言谈之时,他就有意无意说及此事,只是张衍却始终笑而不答,如今忽听闻他有亲。承认有除妖之能,就如溺水之人捞到救命稻草一般,哪里还去管他什么真假,就拼命拿眼sè去示意石彦傥,显是要他答应下来。

    石彦傥顿时犹豫不决起来,他家中有jiāo妻美妾,又有儿女承欢膝下,委实舍不得离去。

    但他也知,那村中大害若是不除,这日子也走过不下去的,凝神想了半天,忽然抬头问道:“敢问道长,学生若是去那道观修道,将来可还得回转?”

    张衍淡淡一笑,道:“贫道只为还石道友人情这才前来引渡,这是你自家机缘,与贫道本无干系,你去了之后若要回转,自也无人会来拦阻于你。

    老族长看得着急,紧紧拽着稀落胡须,在旁插言道:“既如此,九郎你便应了吧,村中之事不能再拖了,你家中之事自有族中照拂,又不是一去不回了。”

    老族长在此地德高望重德,他这么一说,石彦傥不敢不应,一跺脚,咬牙道:“好,只要道长能除此妖物,学生愿意随道长前去。”

    张衍点头笑道:“此事易耳。”

    他从袖中取了几张符箓出来,交到田坤手上,道:“徒儿,你拿这符箓去东南西北四小方位上去烧了,再埋入地下即可。”

    田坤是七八岁的孩童,也有玩闹之心”立时兴奋应了一声,持了符箓兴冲冲跑了出去。

    老族长看得疑huo,往日有道士来除妖,都是摆香案,上供品,烧符水,召集村中青壮,敲锣打鼓,齐声呐喊,拿着黑狗血和秽物到处泼洒,非要闹腾一番不可,张衍此举,倒是让他有些看不明白。

    过得半个时辰,突然听得外间一阵喧闹,老族长一怔,方要遣人去查问何事,突闻“轰隆”一声,宛如同平地打了一个响雷,老族长和石彦傥都是耳鼓嗡嗡作响,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

    这时他们仿佛依稀听到有许多人在一起喊叫,只是听不得真切,正不明所以,那声音却越来越响,越来越近,随后一阵急促脚步声往里奔来,一个彪悍精壮的汉子冲入里间,将背上扛着的一物往地上一扔,兴奋大喊道:“老叔,这妖怪原来是一只老鼠成精,适才被小道长埋下的旱雷打中,如今已是断气了。”

    老族长抖抖索索地站起,凑上前一看,见地下这只死鼠大如牛犊,全身灰毛如钢刷一般,红红细细的爪趾蜷缩一团,七窍渗出少许黑血,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看了半天,他忽而想起什么,急急转过身想要出言道谢,却突然怔住,原来身后空空dàngdàng,张衍与那石彦傥早已是不知去向了。

    半月之后,丹阳山,北辰派左江庐。

    一座幽丽凉亭之中,严长老与张衍相对而坐身旁乃是万丈深壑皑皑如霜云霎时不时涌上身来,使人宛如置身冰川玉崖之上。

    严长老持起案上酒杯,微微笑道:“道友凝丹功成,当真可喜可贺,老夫敬道友一杯。”

    张衍也是端起玉杯笑道:“严真人,贫道也是在此恭贺了。”

    二十载不见,这位严长老也是一步跨入元婴境界当得上一声真人之称了。

    原本北辰派有此老支撑,这千年之内若无大变,当可无虑支撑下去。怎奈东华洲大劫剑将起,能否脱劫,还要看此老今后作为了。

    严长老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放下之后,便拱手道:“内子去岁来信,言及东海之事,老夫还要在这里谢过道友当日相救之思。

    张衍听他提及卢媚娘之事,这无疑是告知他卢氏姐弟已然出关,心中有数,便点了点头,笑道:“真人何须客套,若无真人指点,当日贫道也是寻不来那甲子四候水。”

    严长老哈哈一笑,他袍袖一摆,向崖下一指,道:“张道友,你看,日升月降,草木枯荣,万事万物有盛必有衰,此是天地常理,你我二人皆不是甘于平庸之辈,若是能携起手来,也未必不能再辟一片天地出来。”

    北辰派若想渡过大劫,唯有靠上溟沧这等万年大派,而张衍无疑是搭上溟沧派门中师徒一脉的最佳途径。

    当日张衍还是一名玄光修士时,严长老便看好于他,早早布下了先手。

    如今二十载过去,张衍已然是炼药丹成,回到门中之后必可更进一步,先前不便说得话便可挑开明言了。

    严正亭望着张衍,他确信对方不会拒绝这份好意,他自家夫人和小舅子要借那昭幽天池洞府练功修法,以期突破境界,那无疑是欠下了一份大大因果,再没有比此更为牢固的利益结合了。

    张衍自是心中明白,不过便是严长老没有此心,他也会想办法借卢媚娘之手使力拉拢此老。

    他有一处洞天在手,这无疑是极为遭人嫉恨的,便是不去争夺十大弟子之位,也迟早会有人逼上门来。

    可此事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毕竟他还要练功参道,努力提升境界,不可能事事都由自己来出手。

    需知溟沧派十大弟子,背后无不是有门中势力支持,想要将对方撬动,并不仅仅是将对手在明面上击败这般简单,无论在门外门内,都要有盟友相助,而严长老却是个极好选择,两人如今都是呈现上升之势,正可彼此互为援手。

    因此他只是稍作沉吟,便笑着言道:“真人之言,却是正合我意。”

    严长老放下心来,他目中透出湛湛精光,郑重端起酒杯,张衍亦是举杯而起,两人遥遥一对,一齐将杯中之酒饮下。

    放下酒杯之后,两人对视一眼,哈哈一笑,自是心照不宣。

    严长老抚须一笑,道:“我观适才道友背后那少年根器深厚,莫非是道友徒儿?

    张衍点头道:“正是,此是我那二徒弟。”

    严长老赞叹了一声,道:“道友收得徒儿,果然是个个了得。”

    张衍眉毛一挑,道:“真人此言,似是意有所指?”

    严长老略一沉吟,道:“道友当是有一个弟子名为刘雁依的?

    张衍微微一怔,沉声道:“小徒之名,怎会入得真人之耳?”

    严长老叹了声,道:“自道友走后,贫道也曾留意你溟沧派门内之事,你这位徒儿当真是不错,我听闻她五年前便成就玄光,可是没有你这师傅照拂,毕竟还是吃了不少苦头啊。”

    张衍眼中一冷,这片冰崖之上,似是陡然寒了几分。!。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