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114 第一百一十四章 神渡峰

114 第一百一十四章 神渡峰

    天杯具的没调休成,改成明天了,晚上继续码字,保证大明天中午前还能再看一章。

    从青寸山出来后,张衍便小心寻了一处隐蔽之地落下,取了那千幻图鉴出来,将李元霸的外相收了,又转了一圈,见无人跟来,这才往宝丰观回转而去。

    他一路风驰电掣,未几日便望见了鞠容山的形貌,又沿着那白练似的滔滔江水往南而行,不出半个时辰,便看定一处先前所留的记号,纵身往江水中一跃,分开波浪,往水下一处洞府寻去。

    此处为他三年所辟,是那陈氏母子藏身之地,洞府周围有一座“诸云应星三气镇宫阵”,也是他亲手所立,自是阻不住他,把法诀掐起,便一路畅通无阻入了洞府之门,直趋地下深处。

    他这一入洞中。在洞内打坐的张盘先自察觉,跃出一看,不觉惊喜道:“可是老爷回来了?”

    张衍把身形一顿,双手负后,笑道:“是我。”

    张盘忙上前拜倒,道:“小的见过老爷。”

    对张盘这等精怪来说,心性单纯,耐得住性子,三年也只当一瞬,是以分别这些时日,倒也没有什么感触。

    张衍点点头,问道:“我来问你,分别有日,那陈夫人母子二人你可曾照顾好了?”

    张盘恭恭敬敬回答道:“回老爷,小的不敢怠慢,三年来小心侍奉,这母子二人一切安好。”

    如是寻常下人·张衍说了这几句话后,不用多作关照,就晓得此刻应去把那陈氏母子唤出来了,可张盘听了这话后,却还木木站在那里。

    张衍知道他的性子·是以也不以若意。对他来说,身边使唤人似这等性子却是正好,不用多么聪明,只要听话忠心就是了,因此沉声道:“我要与他们一见,你去把他们母子二人唤出来吧。”

    张盘连忙应下,转身往里行去。

    张衍这才打量洞内摆设,见洞壁上嵌有不少明珠彩石·光亮一片·与白昼相仿·使人不觉身处地穴之中,洞中石桌石凳亦是一应俱全,鼻端还微微有股沁润心肺的花香。

    当初他开辟此处洞府时,只是粗粗挖了几处穴室,而张盘粗直,自然那没有心思布置这些的,显然是那陈夫人的手笔。

    他等了不过片刻,听到脚步声起,回首一望·见张盘在前,身后跟着陈夫人,她手中执着一个垂绺童子,那童子长得敦实粗壮,看起来倒有七八岁的模样,只是神情木讷老实,不似寻常孩童那般跳脱。

    陈夫人眉宇中却是笼着一层忧色,对着张衍勉强笑了笑,道:“奴家见过张道长了·三载未见,道长风采依然。”

    她在那小童背后轻轻一按,呵斥道:“我儿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快上前拜见恩师!”

    她心中也是复杂,这孩儿生下来一月便能走路,个子也是长得极快,只是有一桩不好,憨头憨脑,全无灵性,什么事也要教个十几遍才会做,这三年来她也是患得患失,怕张衍不肯再收自己孩儿为徒。

    童子不敢违抗自家母亲之命,忙上前叩了响头,道:“小子见过恩师。”

    张衍笑了笑,和颜悦色道:“不必多礼,起来吧。”

    “哦。”童子老老实实站起来,立在一边。

    张衍看了他几眼,点了点头,又向陈夫人问道:“陈夫人可曾为这孩儿起了名字?”

    陈夫人叹道:“奴家是妇道人家,这名字本该奴家夫君来取,奈何他如今也去了学了仙道,想必也是不要我母子二人了,奴家俗家姓田,张道长既然收了我这孩儿为徒,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就烦请道长为这孩儿起个名吧。

    说了这些话后,陈夫人气喘不已,轻轻咳嗽了几声。

    自她诞下了这孩儿后,身子每况愈下,站得久了便觉疲乏,便是服了张盘给出的许多丹药也不见好转。

    那童子见了,连忙跑上前为自己娘亲轻轻捶背,陈夫人眉头一皱,道:“为娘这里不需你照顾,还不为你恩师搬个座椅去。”

    这童子“哦”了一声,跑到一边,两只小手一抱,竟将一只成人分量的石凳轻松搬起,稳稳走了几步,便放到张衍面前,仰着头,用清脆童音说道:“恩师请坐。”

    张衍微微颌首,道了声:“好。”便坐了下来。

    他望着这童子,心中也是感慨,只看这小童这乖顺模样,谁能想得到当初那个叱诧风云的大妖?

    任你有多大修为,转生之后,前世记忆亦是成了过往云烟,再不复原先那人了。

    他沉吟了片刻,便笑着对陈夫人说道:“我观这孩儿眉清目朗,性情敦厚,行走之时,双足刚健有力,不晃不■似有万斤气力,我便替他取个名字,叫作‘坤,吧。”

    陈夫人念了两遍,“田坤,田坤。”

    她轻轻点头,又瞪了自己孩儿一眼,教训道:“你这孩儿,还不跪下叩头,多谢恩师赐名?”

    田坤最怕自家母亲,听她呵斥,忙又跪下“咚咚”磕头。

    其实陈夫人也是白担心了,张衍与桂从尧所结因果甚深,不是说抛下便能抛下的,哪怕这孩童当真无法入道,他也会保证一辈子衣食无忧,富贵荣华。

    更何况在陈夫人看来的“愚笨”,在张衍看来却是一块浑金璞玉,正是载道之器。

    张衍受了田坤几,只是没人唤他,却也不知道停下,仍在那里叩头,便笑着将其拉起,又对陈夫人说道:“陈夫人,贫道此次回来,只是来看看我这徒儿过得是否安好,贫道身上还另有要事要办,少则三五年,多则七八载必会回转,届时接坤儿返回山门,还留张盘在此,照顾你母子二人。”

    陈夫人自小在舅父处长大,也隐隐约约知道似张衍这等修道人与寻常道士不用,尤为讲究机缘定数,不可以常理揣度,还以为他是有什么用意安排,连忙说道:“不碍的,这孩子奴家自会好生教导,道长有事便先请去。”

    张衍点了点头,站起身对田坤言道:“坤儿,你如今尚小,还不能习得上乘妙-法,我这道法诀给你,好生修习吧。”

    说罢,他一抬手,取了一道符出来,往其后脑上一拍,此符便一闪而没,不见了踪影。

    这道符来历也不简单,乃是桂从尧当日亲手所画,今日借张衍之手又用在转世之身上。

    田坤怔怔站了片刻,忽然间福至心灵,似乎明白了许多道理,恭恭敬敬跪下道:“多谢恩师赐法。”

    张衍朗声一笑,袍袖一抖,扔下许多丹药来,便化一道清风出了水下洞府,纵身上了云天,随后认定方向,往神渡峰飞遁而去。

    神渡峰在东华洲之北,与此地相距甚远,张衍身上尚有两穴未开,是以也不着急,一路走走停停,观览景色,体悟天心。

    他出发时还是初春,正是万物萌动,冰河解裂之时,大河大江裹挟冰渣冲刷而下,这等天地之威,端的是声势浩大。

    等他到得神渡峰后,已是一月之后,草长莺飞的暮春时节,处处青山翠峰,鸟语花香,洋溢着一派盎然生机。

    此时他立于一座山巅之上,放眼望去,只见那神渡主峰没入云霄之中,雾幻云翻,虹彩飞腾。

    主峰四周,尚有百十座奇骏险山,峰顶在那飘渺云雾中如浮岛般若隐若现。若是过是了这茫茫雄山,再往北去十五万里,那便是妖物遍布的北冥洲地界了。

    或许是两洲交汇之地,这神渡诸峰有颇多奇异之处,处处峰上皆是孕有雷泽天池。到了夏季,每有天地交媾,行云布雨之时,便会震动雷池,引发电闪雷轰。

    而此雷乃是生发之雷,有滋润万物之能,对未曾化形的妖物来说,功能伐毛洗髓,壮大内气,因此每年这个时候,便会引得北冥、东华两洲上无数妖禽往此地聚集而来,浴雷修行,而妖鸟洗练渡雷次数愈多,则脊骨中那“藏炼髓”的药质便愈佳。

    张衍来此之前,曾翻看那严正亭送与他的那本书册,其中写明了如何取这“藏炼髓”诸多方法。

    不过此物看似好取,却也有不少忌讳和难处,还时常引发众多修士之间的拼杀争斗,因此需要好好琢磨方能下手……

    张衍忖道:“如今夏日未至,左右也是无事,不妨先去那几处仙市去转上一转,先去请人打造一只摄雷金盘,再想其他不迟。”

    因此地常年有修士往来,是以也有数座飞舟仙市,在此处便是上好的藏炼髓也能购得。不过周崇举曾告诫他,藏炼髓与阙厥雷乃是一体两物,若不在同一时辰内采得,便是效用再好也是次了一等,因此他并不准备在仙市上购置这两物。

    可飞舟仙市人多眼杂,他于心中揣测,若是有人要对付自己,例如候氏之流,在东华洲各处遍寻自己不果的话,也极有可能在那里守株待兔。

    如此一来,他就不能用眼下这副形貌了。

    微微沉吟了片刻,他把袖子抬起,又取了那千幻图鉴出来,翻了几页,选定一个貌不惊人的青年相貌,微微一晃,把法诀一念,一道金光过处,他便变作了那画中人的模样,随后飞身而起,化一道青色遁光往云天中飞去。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