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寸山外鸿飞去(上) 版

第一百一十二章 青寸山外鸿飞去(上) 版

    九头峰中,张衍盘膝坐在石台之,背后浮起一团浑黄色泽的薄雾,高高悬在头顶,正缓移慢挪,变幻形状。

    此雾浑厚凝重,如铅云塌压,巨石临渊,又似山岳欲崩,天峰将坠,望之森然。

    张衍把这光雾运转几遍之后,又法诀一拿,便将其缓缓收拢,重新纳入体内,这才收敛灵机,抬起头来。

    不觉一晃已是两载光阴,他因种种顾虑未曾烧窍炼穴,俱把心思放在了修炼太玄真光之。

    水乃五行之源,土乃五行之母,无土不生,无水不长,他先前所练的水行真光已略有小成,短时期内再想提升已绝无可能,是以又择了一门土行真光修习。

    尽管有残玉相助,但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也不过只能将这一团真光堪堪凝聚,距离放出伤人还遥不可及。

    他掐指算了算,再有数个时辰便是这青寸山开阵之时,差不多是动身的时候了,便郎声一笑,道:“阵门即开,童儿还不回来?”

    洞府外一块轱辘大的石台,正有一小童与一只羽毛鲜丽的山雀嬉闹,听了这声招呼,脆脆应了一声,小巧的身躯一拱,便化一道清气进来,往他袖中一钻。

    张衍笑了笑,石公已在一年之前逝去,自己既曾答应带这芝童去那凡俗间玩乐,自也不会违背先前所言,今番出阵之日正该带。

    他起身步出洞府。站在山崖眺望远峰,忽然,天边青气映照空,染得重云皆碧,纷纷洒洒飞叶飘落,一团青云飞至。半空中有声音响起道:“李道,今日当去,你可曾准备妥当?”

    张衍足尖一点,身随清风了云头,在东槿子面前不远顿住身形。笑道:“既与东槿道有约在先,自当遵从,你可放心,出得阵后,李某便会寻机脱身。”

    东槿子冷声道:“如此便好,那芝祖躯壳万万不可有失,少顷且看本座手段。当可为道辟开一道去路。”

    张衍微微颌首,这事他们早已谈妥,又谈议了几句后,便各自往云一坐,只等大阵开启。

    此时在那阵门之外,儒雅道人和那清瑶道姑皆已到来,正稽首为礼,互祝慕词,这两人身周围清气萦绕,引得香花异鸟绕身旋飞。脚下俱是一片的葫芦叶,水绿嫩青,随风缓摆。

    倏忽间,一道化光在旁隐现,从中传出了一声咳嗽,两人侧头看去,见不远出出现还一个身高不及三尺的白须道人。

    此人坐在一叶芭蕉之。干枯瘦小,满脸褶皱,手拿竹杖,挂一只紫红葫芦,耷拉着眼皮。一副半梦半醒的模样,正是那曾在紫竹山中与张衍有过一面之缘的寒孤子。

    儒雅道人诧异道:“师弟何来?”

    他这师弟早已被齐云天破了元婴,守着一块丹玉苟延残喘,没想到今日竟会来此,也不知他用了何法才能出得山来。

    寒孤子哑着嗓音说道:“劳师兄过问,今日来此,是师弟我有一桩心结未解。”

    儒雅道人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他这师弟自被坏了根基后便脾气古怪,不好接近,只是出于同门礼数不好不打招呼。

    寒孤子双目紧盯阵门,那日他托岳宏章去试探张衍底细,可是岳宏章却阴奉阳违,表面恭敬,实际丝毫不屑理会于他。

    自从坏了根基之后,他性情大变,心思敏感,便是门下弟子窃窃私语私语也会怀疑在暗中讥讽自己,如今被小辈如此对待,更是羞恼万分。

    只是他也知道毕竟自己今不如昔,岳家不是他能招惹得了的,满腔怨愤却是牵扯到张衍身,他越想越觉得张衍来历古怪,心中发誓定要拿住此人问个明白,因此才在这开阵之日来到此处,顺便也叫他人看看,他不是什么只能缩在山中的废人。

    另一侧清瑶道姑与儒雅道人却是有说有笑,她朝儒雅道人身后一名年轻修士打量了一眼,见对方面貌俊雅,眸如点漆,束发长袍,矫矫不群,便出言道:“郝师兄,这便是你那徒儿么?”

    郝道人一笑,道:“正是。”又呵斥一声,道:“荆岚,还不来见过师叔?”

    这年轻修士倒也恭敬,对着清瑶道姑一鞠,道:“小侄霍荆岚拜见师叔。”

    清瑶道姑含笑点头,言说:“无须多礼。”

    寒孤子在远处侧目看来,见赫道人毫无叫那霍荆岚给自己见礼的打算,似是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脸色更是阴郁的仿佛滴出水来。

    而距此数里开外的一座山头,候伯叙带着候氏几名弟子远远站着,目望那被浓云深埋而起的重重山峦,不觉眉头紧皱。

    不知怎的,候伯叙总觉得有些心中不安,不过一想到候三郎有那“五灵白鲤梭”相助,便又觉得是自己好像是多心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远山间的迷蒙烟气来回荡动,晃如起伏波澜,三载以来一直笼罩青寸山的薄雾终于飘散开来。

    此阵一开,人踪未现,便先有一道符箓飞出。

    赫道人神色一振,伸手接过。

    因大虚御阵一闭,他也不知青寸山中情形,为免东槿子弄出什么莫测事端来,因此便事先安排了几名记名入阵,这飞符正是其中一名弟子所发。

    开了飞符一看,却是眉头一皱,暗道:“怎么会有如此变数,这李元霸是何人?那芝祖躯壳究竟在何人手中?”

    只是思虑了一会儿,便将那飞符交给身旁一名随侍童子,言道:“你去关照守阵弟子,待阵中之人出来时,如见有相貌与此符中所现相同者,便设法将其留下,便说是我的吩咐。”

    童子立刻领命去了。

    赫道人又转首对他徒儿言道:“荆岚,稍候那老魔分身阵中分身出来,便由你去应付。”

    霍荆岚忙应道:“是,恩师。”

    郝道人双目凝注着他,沉声道:“为师只能助能助你到这一步,那老魔分身与你一般也是玄光修为,为师绝不出手干涉,是否能夺到那躯壳,便看你自己的了。”

    霍荆岚知道赫道人此举也暗含考校之意,此事其实也是不易,但他不敢不从,当即道:“徒儿得蒙恩师照拂已是惭愧,不敢再劳动恩师出马。”

    赫道人点了点头,他环视一圈,见数十名太昊派弟子守在阵门之外,请来的同道好不下百十人,应是出不了什么意外,若是自己这徒儿在此等情形下还夺不得芝祖,就算资质再好,也没有必要在他身再花什么心思了。

    此刻青寸山中,那大虚阵阵门方开,阵中数千修士已是迫不及待要往外出来。

    这三年中,他们屡遭东槿子侵袭,虽则有阵旗护法,却也是终日提心吊胆,早已期盼出阵,如今哪里还肯耽搁,纷纷争先恐后往外飞腾。

    东槿子也是用青气遮面,混在众人之间,他心中早有定计,等到了阵门之外,便出手杀得几名太昊守阵弟子,到时必会引起混乱,届时便无人注意张衍行踪,可顺利携那芝祖躯壳远去。

    这个筹谋本是妥当,可是行至半途,还未等他出手,突然袖中那“五灵白鲤梭”一个跳动,倏忽间便从他身挣脱而去,他不禁面色大变,暗骂了一句。

    自从候三郎死后,这灵梭无论如何催发也是驱使不动,仿佛失了灵性一般,以他眼力,自然能分辨这是被原主下了禁制所致,这具玄光分身却是无能破除。

    他原本也没有放在心,只待他元婴法身一到,自然能破除禁制,仍可重为己用,可眼下大阵一开,此物便往外飞驰,这一道光华实在太过突然醒目,霎时引得众人瞩目,当下便知已是无法隐匿身形。

    那灵梭极是显眼,立刻把赫道人的目光引了过来,几乎是一眼便看出东槿子的身份,眼中光芒闪动,当即起拂尘向下一指,沉喝一声,道:“老魔在此!徒儿还不速速出手斩杀!”

    霍荆岚闻言,忙抖擞精神,便欲往下杀来。

    然而就在此时,天边有一道接天连云的青气喷出,只一晃眼间,就化作一道碧芒腾空而至,到了百丈外倏尔一分,走出来两名女子。

    这两女容貌一模一样,像是一对孪生姐妹,左边那女子眉心一点红痣,身无配饰,肤若白雪,淡容素装,清雅如寒梅俏立。

    而右侧一女佩戴绿玉耳坠,身挂金铃玉环,驾风行进间叮当作响,极是悦耳,双瞳剪水,顾盼时自有万般美艳。

    清瑶道姑皱眉道:“听闻魔门九灵宗门下擅长炼化修士为己分身,而这老魔出身奇异,习练九灵宗功法得天独厚,这两女想必俱都是此魔法身了。”

    郝道人面现凝重之色,道:“不错,师妹且小心了。左边那女子名叫谭若水,右边那女子名叫潭若月,原先乃是郦山派道,俱是元婴修为时遭了毒手,切勿小觑。”

    清瑶道姑原先还不在意,如今听了这话,却是面色一寒,沉声道:“果然是外道邪魔,阴毒诡谲,若让其得了芝祖躯壳去,脱劫功成,岂不是更要为祸世间?今日不来便也罢了,既已来此,就算不惜此身,也要阻此魔头脱灾。”

    他们两人在这里说话,寒孤子却丝毫不来过问,只是睁着一双通红的双眼四面扫视,忽然间,他瞳光一厉,凝定一个高大身影之。

    ……

    ……未完待续。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