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三章 力战四方

第九十三章 力战四方

    高道人脚踩玄光,却是一脸阴沉,他一指身后,对着包定衡道:“包道兄,你若不出手,我与这两位道友大不了一走了之,我看你到时如何收场!”

    包定衡心头一凛,他的确是想让高道人与张衍先斗起来,不过眼下看来,这李元霸的实力似是比之前还要胜上一筹,光凭高道人这三人怕也对付不了。

    他暗自皱眉,心道也不知从哪里冒出这么一个人来,如此厉害,怎么之前从未听说?当下便稽首道:“高道友莫急,贫道师兄弟自当出手,待我需齐心合力除了此僚,再论其他。”

    高道人哼了一声,只拿眼睛瞅他,却是再也不肯先动手,一副摆明了不信任他的模样。

    包定衡心中不愉,只是也知眼下不是争意气的时候,便向方阖使了个眼色。

    方阖立时会意,当即一指下方,冲着张衍呵斥道:“小辈,安敢说此大话!你莫仗着身坚如铁便肆无忌惮,且接我这一剑试试!”

    他一拍腰际,悬挂在那处的法剑“锵”的一声,脱鞘而出,化作一道流光急电往下斩落。

    此剑到了张衍面前,方阖眉头一挑,面上浮现出一抹狡笑,暗中把法诀一掐。这法剑一震,剑上发出青青碧光,忽而一散,便化作两道细细绿芒向张衍双目射去。

    方阖自以为这一招使得高妙,又在极近的地方发出,总能杀张衍一个措手不及。

    他也知力道修士纵然被刺瞎了双目,若是不得贯脑而入,对方只需把玄功运转,不消片刻就能完好如初。

    但修士之间相斗,争得就是那一线之机,只要张衍稍稍露出破绽,他师兄弟二人也不是没有斩妖除魔的手段,后面自有高明招数招呼。

    包定衡见方阖这剑招使得阴毒。自己先前却从未见过,心头也不由自主升起警惕之心,但同时亦是紧紧盯着这两道剑芒,手中紧扣法剑,指望能够一击奏功,他也好祭出杀招。

    张衍把头微侧,本待闪过,只是却发现这两道绿芒如同有灵性一般。也是随着他头颅摆动一起偏转,依旧是往他双目而来。

    此刻他已瞧得清楚,这两道绿芒实则只是两把薄如蝉翼,约有两指宽的飞梭,是以方能在极细微之处变化转折自如,也不知方阖用了何法将其掩去了其本来面目,让人从外表上看去只当是一把飞剑。

    若是换了一个寻常力道修士在此,怕是立时就要吃一个闷亏。

    不过张衍却是不屑一笑,他冷喝一声,自口中“呵”的出了一道太乙玄光。将这两道碧梭上的灵气一磨,眨眼间便将其消成了两只凡物。复又一闪,便化作一坯烟灰散落。

    在空中这几人只见一道金光飞出,一闪一缩之间,那两道绿芒便不知去了哪里,正觉诧异时,方阖却觉心口一疼,喉咙中就有一股咸腥上涌。为免丢脸,连忙吞咽回去,只有还是有一丝溢出了嘴角。忙又举起衣袖擦拭,显得极为狼狈,心中却是暗惊不已,也不知道张衍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张衍起手一招,那两只金锤又自从远处飞来,在身侧环绕,脚下一踏,自有云气托升,拔身冲天而起,直奔这几人而来。

    众人见他来势凶猛,忙各自分开,不过却不是胡乱飞腾,而是各自占了一个方位,隐隐把他围在了中间。

    高道人脚踏玄光,把身一横,出去了数十丈外,他先是看了一眼包道人和方阖两人所站立的方位,心中一定,随后自袖中摸出一枚铜印,起手一祭,道了声:“震!”

    这铜印在空中一翻,将有字一面对着张衍,忽而放出一声大响,如同金鼓齐鸣,锤击锣钹,有一道雷光飞出,迅疾无比劈向张衍。

    张衍见来得迅疾,就将双锤一举,迎了上去,只闻“喀喇”一声震响,他虽将雷光震散,但身形也是晃了晃。

    高道人把法诀一引,连连发动此宝,铜印之上又是接二连三有雷光击出。

    他口中喊道:“包道友,贫道已出了劈雷印,暂时可将此僚牵制,你等此刻切切不可手软,快快斩杀了他。”

    包定衡知道要对付力道修士,一剑斩颅方是最好,不过要抓准机会却是极难,可眼下他们人多势众,局面还是占了上风的,倒是可以集合在场数人之力合击,将张衍锐气慢慢磨去,再图击杀。

    当下他也不怎么犹豫,深吸一气,将八角剑盘取出拿在身前,又把全身白虎真煞玄光催发到极致,低喝一声,一指点在了剑盘之上。

    得了灵机催发,这法器如遭雷殛,猛的一颤,便飞了出去,只一旋动,霎时金芒煞气腾霄裂空,凝聚成百余道寒气飙射,萧瑟肃杀的气剑,一路破开飞叶落枝,悍然绞杀而下。

    方阖见状,精神振奋,连忙大喊道:“师兄,我来助你!”

    他也是一抖袍袖,飞出一只无棱无角的墨色剑盘来,继而也是暗吸一气,把气海之中的灵气引了上来,再连连喷了三口上去。这剑盘霎时间如被狂风卷动,似陀螺旋转,发出嗡嗡之声,卷起无数细碎的青色剑芒。

    他起手向下一点,便有茫茫细雨般的剑气骤然下落。

    站在高道人身后的两人也是虽是修为弱了点,但是眼光不差,也是同样看出了机会。

    他们知晓眼下是出手的最好时机,那白袍道人猛睁双目,起了食,中二指竖起并拢,嘴中念念有词,顶上玄光似水银般淌下,一点一滴汇聚指尖,最后化作一道游走不定的白色长虹,他又朝前一指,这白虹倏尔化虹飞出,亦是去往张衍那处击去。

    而最后一人乃是一个披发散修,他既无法宝又无杀手锏,也知此刻正是围攻之势,这一口气绝不能泄去,只能狠了狠心,一下咬破舌尖,朝着自家那只鹤嘴形的法器上喷了一口精血上去,此物顿时灵光大盛,扭动不止,似是脱手欲飞。

    只是使出此法之后,他却是脸色一阵苍白,显是精元损耗过多,也顾不得多做拿捏,喘了口气,把手一松,道了声:“去!”便将这法器投了下来。

    四人从四面一齐发动,皆是不留余力。

    他们自忖在高道人牵制之下,便是一下杀不死这个李元霸,四人轮番攻击之下,后续攻势也能连绵不断,总能将此人拖至身疲力竭那一刻,到了那时,便是这李元霸败亡之时。

    力道修士虽能运转玄功恢复自身伤势,但是全赖自身一口精气,若是精气损耗太过,一旦后继无力,那时比之气道修士也强不到哪里去,同样可以用寻常手段斩杀。

    只是他们想法虽好,但对上张衍,却完全不能以常理揣度。

    见四方各有杀招落下,张衍眼眸中寒光迸现,大喝一声,把袍袖一振,自顶门上冲出一只通体浑黄的大手,五指一张,倏尔之间化作十丈大小,如撑天巨手般往上一挡,便将高道人自避雷印中发来的雷光震散,随后在呼啸声中来回拨挡,不拘剑芒光虹从何处飞来,都是尽数接下,半点不漏。

    四人俱是看呆了,哪里会想到这李元霸居然还会使出这么一招,不由气势一滞。

    包道人却似是觉得这门道术似是在哪里听闻过,皱眉一思,暗中惊呼道:“此莫非是清羽门‘玄黄擒龙大手’?”

    玄黄擒龙大手能攻能守,便是被震散了去,只要还有戊己土精之气填补,便永无枯竭之日。

    当日陶真人座下三名弟子就是依仗此法,硬是挡住了数倍于己的修士围攻,因此此法虽先前名声不显,但自外海之上争夺仙府那一战后,此道法已是为东华洲修道士所尽知。

    包定衡忽觉出几分不妙来,这李元霸非但是力道修士,且还有气道修士的手段,眼前面对己方围攻丝毫不落下风,此等人物,放在玄门大派之中也是真传弟子一流,若是放在清羽门这等新兴门派之下,更有可能是陶真宏亲传弟子,此刻入了这太昊派门下青寸山中,又岂能没有护身保命的手段?

    可这李元霸却未曾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手段,显见得还留有后手,有了这个念头,包定衡便暗自存了心思,收了几分气力回来,不再如适才一般猛冲猛攻。

    而其他几人,包括方阖在内,一时间却是还未曾看出,只是他们这顿了一顿之后,张衍却是趁机将玄黄大手催动,此手一张一伸,往上空抓来,霎时便转了一圈。

    见其来势威猛无俦,天上五人不敢捍拒其锋,都是化光而走,纷纷抽身闪避。

    然而适才那披发散修却是由于喷出了不少精血,以至于此刻闪躲之时,身形却比之平日不觉慢了一拍,一个不慎,却是被掌风刮过,不由自主在云头跌了一跤。

    张衍哪里会错过这个机会,玄黄大手横扫过来,将其从空中拍得吐血而落,随后伸手一捞,便将此人抓在手中。

    这人心胆俱裂,待要求饶,但来不及呼喝半声,张衍就已心神转动,玄黄大手五指骤然合拢,手掌狠狠一攥,只听得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挤压声响,这人整个便被捏成了一团不复原先前形状的碎肉烂渣。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