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九十章 化形药芝

第九十章 化形药芝

    兰遇春身前浮着一只银光烁烁的八角剑盘,旋游转动之间,辉光乱闪,百数把飞剑往来如织,将与包定衡同来之人都逼到了外侧,只余他一个人在剑阵之下苦苦支撑。

    包定衡手中只有两柄法剑,尽管剑法精熟,催发出阵阵寒光烁芒将这飞腾的剑光堪堪抵住,但他也知,兰遇春这剑阵一经展开,若无相应的手段克制抵挡,自己败亡只是迟早的事。

    他心中不由暗恨自己那位护短的师叔,便是将这兰遇春逐出山门去,竟还任由其携此法器,分明是故意纵容,若是他还有机会脱身,日后定要回去恩师面前告上一状。

    元阳派弟子每个人都有一只剑盘随身,此盘可凝金气化剑成阵。门中弟子比斗之时,有无剑盘在手,实力相差极大,但若是一旦被驱除出派,这件法器便会被收缴上去。

    这原本也是包定衡自认能胜过兰遇春的信心所在,但是如今对方却出乎意料祭了剑盘出来,且又抢先了一步,以至于他被杀了措手不及,除了拼命抵御之外,连抽手使出自己剑盘的空隙也无。

    兰遇春和包定衡的恩怨由来已久,早已说不清谁是谁非,今日既然有这个机会报仇,他又怎会错过?

    见包定衡已被他杀得汗流浃背,不复那元阳派高弟的风采,他厉喝一声,催动法诀,那些金气汇聚的飞剑陡然速度一快,汇聚成一股如瀑剑流,便朝着下方连环斩落。

    下方那两把法剑瞬息之间接了不下上百道剑光的洗刷,纵然品质上乘。此时也是支撑不住,两声哀鸣之后,竟是先后断裂,

    如包定衡与兰遇春这等彼此知根知底的人交上手,一旦有一方落于下风,则另一方便绝不会给对方留下翻盘的机会。

    是以在兰遇春步步紧逼之下。包定衡已是知道自己结局。之所以支持到如今。只是不肯束手就毙罢了。此时见了这两柄随身法剑被毁,再挣扎已是徒劳,他惨笑一声,闭目待死。

    兰遇春眼见得老仇人就要死自己的在剑下。他不禁发出了极为放肆的大笑。

    可偏偏就在此时,突然有个人影往剑阵中闯来,这人来时气势汹涌,所过之处林中密叶枝如遭暴雨侵袭一般大片散落,随后就站定在了包定衡面前。

    兰遇春先是一怔,随后冷嗤道:“找死!”

    他脸露狰狞之色。把法力猛然催动。剑盘越转越疾。霎时间,上百柄金气化成的飞剑如蝗雨而下。倒是有大半都撞在了这个人身上,却传出了一阵密集的金铁交鸣之声。

    在这夜幕之下,他居然能瞧见飞剑与那人躯体激撞时所迸射出的金星火花。

    然而令兰遇春震惊的是,此人在如此狂暴的剑气飞斩之下非但未死,反而顶着剑雨把手一拨,将还未飞至面前的飞剑拍散,随后大喝一声,向前一个纵身,仿佛平地起了一道惊雷,忽然间狂风大作,气浪压面,竟是已一步已跨到了兰遇春面前,一拳便向他打了过来。

    兰遇春猛然间大吃了一惊,仓促之间哪里顾得上其他,双手一拢,两把悬于半空的法剑发出一阵嗡鸣颤动之音,剑锋一转,便往自己面前那人斩去。

    兰遇春本指望能阻住此人,这两把法剑并不比包定衡手中那两把差上多少,但在此人一拳之下,居然应声而碎。

    这一下他更是骇然,几乎是一瞬间便知道此人定是一名力道修士,此时唯一的念头远离此人,哪里顾得上什么其他,一挥袖,扔了一只铜盆状的法器出来挡在身前,自己驾起玄光便欲遁逃。

    这铜盆状的法器一落下,就有七色毫光隐现,只是还未等它放出光彩之时,便有一只金锤重重砸了下来,只闻“咣”的一声震响,此物竟是已被一锤砸扁在地。

    兰遇春方才驾光离地半丈之遥,忽觉一股狂风气旋自身后卷来,只觉自己则如乘坐在小舟中一般,上下晃荡,摇摇欲坠,不用回头也知是那人追了上来。

    他心中一慌,力道修士一旦进入丈许之地,每一举动间身周都有风云相随,若是被牵制住片刻,再等那不远处的包定衡回过气来,那时自己又有命在?

    想到这里,他一狠心,心念转动间便将剑盘召来挡在了身后,只觉得身后传来一声震响,那剑盘便被砸出去了一边。

    不过借此机会,兰遇春迅如疾电般向前一窜,却是如脱出了泥沼一般,浑身陡然一轻,他厉啸一声,便往外飞遁。

    包定衡原本自忖必死,哪晓得突然有人来救,得了这一丝空隙,他来不及欢喜,喝了一声,把剑盘祭了出来,眼见兰遇春纵身逃遁,来不及布上剑阵,把手一指,便是一剑杀到。

    包定衡慌忙把嘴一张,吐出一道白气,将这斩来的剑芒托住,自己则一扭身,化光欲走。

    此时张衍看到了破绽,哪会给他这个机会,一声大喝,手中金锤脱手掷出,化作一道金光飞去。

    兰遇春正飞身在空,却是躲避不及,被一锤砸在了侧胸,顿时一口鲜血喷出,惨叫一声,横着飞了出去。

    包定衡也是手疾,丝毫不给兰遇春翻盘的机会,把法诀捏起,空中剑芒杀至,只对着兰遇春的颈脖绕了一圈,便将他头颅切下,一具无头尸首从半空中落下。

    包定衡神色不动,骈指一点,一道剑芒垂下,又将元灵狠狠杀散。

    兰遇春被斩,争斗双方皆是看在眼里,那些随兰遇春而来之人修为远不及他,如今见他一死,更是无心恋战,皆是四散奔逃,只是还未飞遁出去多远,便一个个被横里杀到的遁光挡下,无奈之下,只得再度奋起精神厮杀起来。

    包定衡环视一圈,起初这兰遇春身边尚有五人,此刻却只剩下了三人,且正被己方圈在一处围攻,便知已无需自己再出手,抬手一招,将法剑及剑盘收了袖中,随后对着张衍一稽首,郑重道:“亏得李道友出手,保全了贫道这条性命。”

    张衍微微一笑,拱手还礼道:“包道长客气了,不过彼此相助耳。”

    包定衡点了点头,正色道:“李道友,此次若能顺利捉到那药芝,贫道做主,可将那品质最好的一株送你。”

    张衍大笑一声,道:“那好,在下便愧领了。”

    他此次虽是为“芝祖”而来,但若是上好药芝主动送到自己面前,他自然也不会推拒。

    包定衡一怔,没想到这李元霸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心中有些别扭,只得挤出一丝笑容来对着他点了点头。

    他们在这里说话,而兰遇春那方最后一人此时也被一剑斩落尘埃,方阖降下云头,上来低声道:“师兄,恕师弟我无能,却是被走脱了一人。”

    他身旁一名持剑白袍道人出言道:“却怪不得方师兄,实在是这厮狡猾,那兰遇春还未身死前便逃了出去。”

    包定衡闻言,却没有出言怪责,沉吟了一会儿,道:“那我等便要快些了,这一人倒是无关紧要,但他若是看出了什么东西来,引了他人往此处来,怕是要坏了大事啊。”

    方阖忙不迭说道:“对对对,芝药要紧,石公,我这就去将石公请来。”

    他转身出去,不一会儿,便寻了石公和柯秀君两人回来。

    包定衡不待这二人走进,便主动上前,眼中露出探询之色,道:“石公,不知如何了?此前我等争斗可曾惊了药芝?”

    石公看了看手中石盘上白烟,见其恢复了之前向某一处飘动的模样,沉声道:“包道长勿虑,此番尚算大幸,这行人身上所携金气太重,以至于扰乱了木气,倒是未曾惊动那些药芝,不过若是晚上一步,便殊难预料了。”

    听到这里,包定衡神情一松,虽则己方有石公相助,便是此次当真惊走了那些药芝,也不过再换一处。但是白白废了许多功夫总是不甘,而且谁知道下次又会生出变数来呢?

    石公抬眼又看了看四周,向众人关照道:“再往前去随时可能遇上药芝,此物灵敏,如是到了二十丈之内,稍有惊动便能被其察知,是以我等不便飞遁前行,只能步涉而去,诸位请跟着我,万万不要走错了路。”

    说完之后,他便持了石盘在前领路,不过每每停下来注意着那缕白烟,转变方位。

    张衍也是跟在众人身后,他见那石公每次都是有意无意地避开上风位置,心中便暗暗把这个细节记下。

    众人往前行了十数里之后,地势便渐渐高了起来,鼻端之间也渐渐闻到了一股异香。

    石公神色振奋,脚步也越发轻快起来,又行了数里地,前方出现了一片开阔地,只有几棵五人合抱,枝桠茂密的大树撑在那处,那树冠之上传来了一阵阵奇怪的声音。

    在石公示意之下,众人连忙屏息止步。

    这时已到寅时初刻,虽是天边未曾发亮,但众人皆是修道之士,视界丝毫不受影响,睁眼看去时,只见在一株高树的横枝之上,正有一个头扎冲天辫,粉妆玉琢的小童坐在其上,正对着天上月华手舞足蹈,呀呀直叫。

    石公低低惊呼了一声,激动道:“当真是好运气,我等竟是遇上了化形药芝!”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