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九章 元阳弃徒

第八十九章 元阳弃徒

    第八十九章  元阳弃徒

    青寸山有数万里广大,虽则入此山的修士足有数千之多,但却如石投大海,半点浪花也掀不起来。

    张衍这一行人往九头峰去时,起初还能见到寥寥几道遁光,行了半日之后,却是半个人影也见不到了。

    九头峰上有九座壁立而起而雄峻山岩,远远便能望见,有一高冠道人便笑着说道:“九头山其数为九,如今我等也正是九人,岂不是喻义今日运数在我等身上?”

    这话听得包定衡朗声一笑,道:“高道友妙言。”

    众人飞遁之速迅快,到了近午时分,便到了这座山岭之中,最后在一处高岩上站定。

    这时,众人之中有一个满面风霜的驼背老者在这山岩上走了几步,又向四处看了几眼,见周围青藤杂草自石缝中钻出,时而有几只嬉闹猿猴挂着山藤老枯在上来回晃荡,不由满意点头,道:“此处甚好。”

    他将背后一只包袱解下,从中取了一只石盘出来,又拿了一根香插在其上,满是枯褶的手往上一拢,再放开时,这香便已点起,冒出了一道笔直而上的白烟。

    此烟有如实质,便是阵阵山风过来,也是纹丝不动。

    张衍自来到这几人中时,便一直在留意此人。

    先前听包定衡所言,称这人为“石公”,看他飞遁时用得是法器便知道这人不过是明气修为,而且气息晦涩,驳杂不纯,显然不是玄门大派出身,但此人在众人面前却是一点也不显怯弱。

    而且尤为奇异的是,此老因修为无法与玄光修士相比,因此在路途上每每要停下调理气脉,另几人非但对此没有异议,反而还有意无意把他护在中间,好像是他极为重要的人一般。

    别看是包定衡一路引着众人前行,但凡此老有所动作,他都会露出询问探究之色。

    此刻张衍见了他这番举动,已经能够肯定,此老定是身怀秘法,可找寻那一气芝的下落!

    难怪包定衡先前看起来信心十足,哪怕多了两人也并不在意,想来也是有此老的缘故在内。

    石公眯着眼睛看着这缕白烟,还时不时挪动了一下那底下石盘,每隔一段时间又会抬头看看天色。

    这一待便是一个时辰,但是周围竟无一人露出焦急不耐烦的神色来,那方阖更是双目一瞬不瞬看着那道白烟,手指不停扣着自己的手背,神色中隐隐有所期待。

    柯秀君虽是不解其意,但是她在这行人中属于后来者,又是晚辈,包定衡不说,她也不好发问,却也隐约猜到了此老的作用,也是一瞬不瞬地看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石贤公那浑浊的双目之中突然闪出一道精光,这白烟起了微微变化,似是如被人牵引一般向南方飘去。

    方阖最为激动,急忙上来道:“石公,是不是……”

    石公淡淡看了他一眼,沉声道:“不用急,再等等。”

    方阖忙道:“是是是。”

    又是半个时辰之后,却见那道白烟似是被人猛的一扯,继而向西面飘去,石公神色一动,激动道:“找到了!如此大的木灵之气,怕是这药芝不下十五之数。”

    一听此言,在场之人都是神情振奋,包定衡却是其中最为沉稳的一个,上来对着此老一稽首,请教道:“敢问石公,我等下一步该如何?”

    石公抚了抚颌下稀稀落落的白须,思忖了一会儿,又看了看那道白烟,道:“再等!”

    众人面面相觑,方阖更是急着想要说什么,石公却撇了他一眼,悠悠道:“药芝见阳则避,见阴则缩,日日藏于木根之中,只有在寅时昼夜相交之际,才会破土而出吸纳灵气,一时回不得去,是以此时捉拿方是最为稳妥,否则,呵呵,不是我小瞧诸位道友,怕是你们连一个都未必能捉得住。”

    包定衡点了点头,道:“就听石公的安排。”

    张衍听了此言,却是暗暗记在了心里。他倒是想看看,按照此老的方式,究竟能有几成把握。

    他又看了看那只石盘和上面那弯曲的白烟,心中忖道:“也不知此物是否对那芝祖有用,有机会时倒是可以旁侧敲击一番。”

    此时距离寅时尚早,听了包定衡之言,在场诸人都是分头散开,各自寻了一处遮风避雨之处打坐去了。

    直至丑时时分,石公突然见那白烟抖动了起来,却是脸色一变,将石盘抬起,道:“包道长,快快随老夫来。”

    包定衡闻言一惊,忙把遁光放开,其余诸人也被惊动,不待吩咐,都是腾空而起,这石公起了法器正要飞腾上空,却见有数道遁光在落入前方林中,他不由面皮一紧。

    方阖失声惊呼道:“不好,有人抢先一步。”

    他扭头厉声喝问道:“石公,你不是说除你之外再也无人懂得搜寻药芝之法么?”

    石公面沉如水,只是哼了一声。

    包定衡倒是不慌,他一摆袖子,道:“方师弟你胡说什么,石公的本事天下独一份。这九头峰虽然广大,但想必也有不少修士来此搜寻,怕是凑巧罢了。”

    方阖怪声怪气说道:“是啊,这九头峰如此大,我等先前未曾见过一人,可为何眼下却偏偏撞到了呢?”

    包定衡听了这话,也是眉头一皱,石公站在那里却是面无表情,也不出言辩解。

    张衍看了前方几眼,却是笑着说道:“我却以为那行人是凑巧来此,诸位请看。”他指了指前方,道:“那些个遁光起落不定,茫无头绪,只是胡乱瞎闯罢了,若是当真找准了那药芝藏身之所,连掩盖行迹都来不及,哪里会如此大张旗鼓?”

    包定衡眼前一亮,转过头来看着张衍,赞同道:“李道友说得不错。”

    众人听了这话,也觉得张衍说得有道理,纷纷点头称是,悬起的心思稍稍放下了一点。

    那石公也是投了一眼过来,对他微微点头。

    方阖嘿了一声,道:“既如此,我等需速速去把这群人赶跑,免得惊动了药芝。”

    包定衡看了一眼,冷笑道:“不用我等去找,他们已是来了。”

    果然,天空中有一道遁光往此处而来,到了这一行人面前一停,显露出一个短髯宽肩的修士来,此人开口便是令宿鸟惊飞的大嗓门,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包师兄和方师弟,正是不巧啊,此地我和几位同道先到一步,已是圈定了下来,你等还是往别处去吧。”

    包定衡还未开口,方阖却已经跳了出来,指着此人骂道:“兰遇春,原来你这个弃徒,哼,我等早已先到了此地,要滚也是你等滚开!”

    兰遇春哈哈大笑,道:“方阖,你这么着急,莫非你已查明此处有药芝不成?”

    听了此语,方阖语声不由一滞。

    兰遇春原本只是说了句玩笑话,需知这药芝极难找寻,当真是只能撞运气,可眼下见了方阖神色,他心下不免狐疑,暗道:“莫此处当真有药芝?”

    随即他又暗自哂然,忖道:“管他那么许多干什么,总之将他们赶走就是了。”

    他嘿嘿笑道:“包师兄,你们若是非要占了此地,那便先来与我等做过一场,我兰遇春在前面等着你们!有胆便来!”

    他说完之后,也是不敢多留,忙起了遁光往去前方林中而去,显是汇合他那几名同伴去了。

    方阖跺脚道:“师兄,为何不将他留下?”

    包定衡皱了皱眉,他望了望天上明月,缓缓道:“石公,我等若是在此动手,是否会将药芝惊走?”

    石公沉吟了片刻,叹道:“包道长眼下唯有试着争上一争了,老夫看得出来,这些个人根本不知该如何找寻药芝,只是凭着道听途说之法胡乱闯动,若是那一气芝当真受了惊扰,往地下蛰伏,怕是再等上个十天半月也未必会出来了。”

    包定衡听了这番话,心中便有了决断,眼中有寒芒闪过,道:“看来唯有将这些人尽数除了放能了事,那兰遇春本就是我派弃徒,我包定衡今日便要清理门户了,诸位道友可愿助我?”

    方阖答应的极快,道:“我自然是跟随师兄的。”又环视了一圈,道:“诸位呢?”

    柯秀君马上说道:“包师叔说什么就是什么。”

    剩下四人却有些迟疑,那高冠道人出言道:“我们几个并不清楚贵门中的恩怨,但也曾听闻过,这兰遇春虽是你们元阳派的弃徒,却仍得贵派中武锋真人看重,杀了此人会不会……”

    包定衡自然听得出他言语中未尽之意,他朗声道:“诸位道友的顾虑贫道也深知,兰遇春此人不用劳烦诸位道友,由贫道亲手解决便可。”

    这话一出,这剩下四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彼此对视了一眼,齐声道:“我等愿助道友一臂之力。”

    包定衡点了点头,他把柯秀君喊了过来,吩咐她务必要看护好石公,随后,他又转过头来对着张衍说道:“李道友,还请你在外守御,如是见到有人逃遁,你切不可放走一人。”

    张衍知道包定衡并未见过自己出手,对他不太放心,是以做了这个安排。

    不过便是不选他,此事也需有人来做,他微微一笑,当即点头应了下来。

    包定衡几句话关照完毕,便喝了一声,领着众人驾起遁光,杀气腾腾往前方林中飞驰而去。

    张衍却是乘风上了云头,目光往下方俯视而来。

    那林中初始倒还平静,只是不出一刻,却见其中遁光乱闪,剑芒宝光往来,怒叱连声,显是正争斗的激烈。

    这时,他突然听一声震响,那夜幕之下似有千万道光华如银蛇乱闪,只闻包定衡那又惊又怒声音传出,道:“兰遇春,你怎么会有这剑盘在手?”

    兰遇春那嚣张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包定衡,你想不到我有此一招吧?昔日你一剑之赐,今日我便要连本带利讨回来!受死吧!”

    张衍一听这话,双目一闪,倏尔化空而遁,周身挟起风云之势,便往下方林中冲去。

    ……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