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八十四章 宴中启衅

第八十四章 宴中启衅

    第八十四章 宴中启衅

    旭日渐升之时,公孙勉等五人乘飞舟来到鞠容山,放眼看去,宝丰观大殿坐于山巅之上,清幽寂静,观前古木森森,林中鸟鸣流水之音清晰入耳。

    楚少洪见下方并无一丝人踪,看了眼公孙勉,冷笑道:“公孙道兄,看来这位李道友并不把我等放在眼中啊,还是不知道我等到来,怎么连个迎候之人也无?”

    公孙勉今次请了这些人来,本意是存着交好张衍的心思。

    在他想来,宝会之上如有几人互相帮衬着,也好过一人独斗。

    张衍若是领了这份情,以那等随手送出灵草的魄力,定然也不会亏待于他,正巧他与这些人有来往,是以主动出面,邀请了过来介绍于张衍结识。

    可楚少洪却是不知他的真正用意,心中只认为是张衍请了公孙勉要宴请他们几人,是想入了他们的圈子,在宝会之上也能得个照应。

    而这几人之中,又是隐隐以他为首,心态上自然是高人一等,初时听张衍被被岳宏章高看已是嫉恨,如今又见遭受这般“冷遇”,心中更是不悦,脑中想着稍候怎么给张衍来个下马威。

    公孙勉摇头道:“楚师兄,你我皆是出世修道人,何须在意这等凡俗礼节?这宝丰观中多是俗世中的道士,我等飞遁来此,乃是惊世骇俗之举,李道兄不欲大张旗鼓,也在情理之中。”

    贺师兄呵呵一笑,也是接口道:“正是正是,李道友不是散修出身么?又是寄居在其同门师兄的道观中,想来也不好太过招摇。楚师兄这等大派弟子,出入皆有仆从力士相随,又何必太过苛责呢?,柯师妹,你说是不是?”

    他这最后一句,转首向那女修问去,此女望了眼公孙勉,又看了看楚少洪,淡淡笑了笑,道:“贺师兄说得不错。”

    楚少洪嘿了一声,也不再纠缠于此,他见宝丰观主殿前有片空地,便把手中牌符一挥,飞舟便往下落来。

    这时脚步声传来,张盘从殿中迎了出,对着五人稽首道:“各位尊客,我家老爷早在殿中恭候多时了。”

    楚少洪见他相貌丑陋,还是个精怪化形,心中鄙夷,暗道:“也不知哪里来的野道人,竟然学他人用妖物为亲仆,他人都选灵兽仙禽,你却弄了一个不知根脚的精怪,有仆如此,主人也高明不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他更不客气,呵斥道:“你这童儿,我等远道而来,你家老爷怎么如此怠慢?竟不亲自出来迎接?”

    张盘怔了怔,公孙勉一看不对,今日他可不是来得罪张衍的,忙走上前,咳了一声,道:“这位童儿,请前面引路吧。”

    张盘心思不多,人情世故也是知道的少,没察觉出什么异样来,稽首一礼之后,便侧开身子,手一引,道:“几位尊客请。”

    公孙勉瞥了眼楚少洪,眼中有责怪之色,随后踱步往里殿中走去,其余三人对视了一眼,也是起脚跟上。

    楚少洪对公孙勉的目光视若无睹,他自恃与太昊派门中几名弟子交好,并不用特意去看公孙勉的面子,因此哼了一声,一甩袖,往里跨步而入。

    五人到了观中,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丰姿伟岸的高大身影立在大殿之上。整个人如山岳耸峙,峻拔孤高,见了诸人进来,便笑着拱手道:“诸位道友,李某有失远迎了。”

    除了楚少洪之外,其余几人见他雄姿英发,威武不凡,浑身气息渊沉如海,看不出深浅来,都是不敢小看他,俱是稽首还礼。

    公孙勉站直身子后,笑道:“来来来,李道兄,我来替你引荐这几位道友。”

    他将诸人拉过来,把来历一一道出。

    成师兄名为成灏,出身长山门,乃是一名散修。

    而贺师兄倒是有些来历,此人名为贺仁轩,出身七笠山乌锦洞,这其上任洞主本是出身南华派的弟子。

    至于那名女修,名为柯秀君,除了楚少洪之外,倒是三人中来头最大,其母曾是蓬远派弟子,其父是五烟山径源仙府门下,一身道术乃是得自家传。

    几个人各自谦让了一番,最后楚少洪与公孙勉坐在了左右上首,余者在两旁案几上各自择了一席坐下。

    张衍笑着将青铜酒樽举起,道:“来,诸位远来是客,李某先敬诸位一杯。”

    起先公孙勉来信说要介绍几位同道与他认识,他并不在意,后来一想,入宝会之人都是想方设法结伴互助,自己单来独往未免太过显眼,倒也不妨寻几个人做掩饰。

    再者说。这是公孙勉一番好意,也不便退却,因此才愿意结识这几人,但也只是存了利用的心思,表面看起来客套,其实并未真正把这些人放在心上。

    楚少洪坐下后,他往四下里扫了一眼,忽见那一排空空落落的灯盏,心中一动,大声道:“李道兄,你这大殿虽是宽宏,但却是太过晦暗了,不如为兄来帮你添个亮!”

    他一拍手,手心里飞出一溜火星灿光,分成数十个光点往殿中其中那一排灯盏上落去。

    顷刻间,这殿上便腾起了数十道赤红色的玄光亮芒,此芒如冻火珠膏,聚而不散,在此间放出道道如火光华来。

    楚少洪嘴角微含得色,眼睛向张衍瞟去,道:“李师弟,如此,可入眼否?”

    他又伸手点了点自己特意留下的一排空灯盏,道:“为兄是客,师弟是主,这一排便请李师弟出手了。”

    这些人之中,人人皆是玄光境界,但却是由于功法差异,或者境界高下的原因,身上所修炼的玄光都不如楚少洪这般凝练精深。而且此时此刻,如此卖弄,却也不是为客之道。

    公孙勉见了,愈发恼火,拿在手中的酒杯往桌案上重重一放,他正要开口,楚少洪却做出一副恍然模样,拍着额头道:“啊呀,倒是师兄的不是了,我方才记起,李道兄乃是力道修士,此事情倒是师兄我有些强人所难了。”

    力道修士全身精气都是用来补益自身,自然不能如气道修士那般放出玄光来。

    楚少洪也是事先知道了此事,所以才想着由此入手,先给张衍一个难堪看看。

    张衍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朝阳将起,正当沐日之光,得享天华恩泽,此时起灯,岂不是颠倒阴阳,乱了昼夜乾坤?依在下看,还是罢了吧。”

    楚少洪心中得意,当他以为张衍已是吃下这个闷亏时,却见张衍一挥衣袖,倏尔之间狂风大作,暴气肆流,这殿上所有灯盏上的玄光都是在同一时间内被压灭了下去。

    殿上诸人齐齐一怔,继而往张衍看去,眼中俱是骇惧之色。

    成灏嘴巴微张,双眼瞪大看着张衍。

    贺仁轩暗暗吃惊,忖道:“这李元霸果然厉害,楚师兄这玄光已是凝练如一,可当法器来用,这人只凭了一股气息就将这玄光生生震散,若是与此人正面相斗,一拳打出来将是何等威势?”

    柯秀君一双晶亮的眼睛也是一瞬不瞬盯着张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美目中有一丝异彩闪过。

    楚少洪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

    贺仁轩见气氛不对劲,忙咳嗽了一声,招呼道:“来,来,诸位,喝酒,喝酒。”

    在他起头下,几人也是跟着举杯,只是这美酒一入肚腹,却觉此酒甘冽清凉,乍寒又暖,窍中发热。那成灏是个好酒的,不由脱口叫了一声,道:“好酒!仙酿甘露,不外如是!”

    此酒本是清羽门中一位妖王所赠,张衍本人并不贪杯,因此今日正好拿出来招待。

    楚少洪将酒放到嘴边,只是沾了沾唇,并未饮下,反而叹了声,道:“说到好酒,我前次去了吴府,有幸饮了一瓶‘松鹤寒’,那才称得上是真正好酒。”

    成灏双目发亮,急不可耐道:“哦,来,楚师兄说说,这酒好在何处?”

    楚少洪闻言,笑了笑,便把这“松鹤酒”的种种妙处说了出来,听得成灏如醉如痴,末了,楚少洪还摇头叹着,将杯中酒缓缓倒在地上,道:“自从饮了此酒,其余酒喝在嘴里,都是味同嚼醋啊,不饮也罢,不饮也罢。”

    成灏这时总算了听出几分不对来,看了张衍一眼,干干一笑,就不做声了。

    其余三人皆是皱眉,这分明是在故意挑衅,心中都想,“也不知道这楚少洪是怎么了,为何处处与这位李道友作对?”

    楚少洪并非头脑发热,他早已习惯了被人捧着,那如同众星拱月般的感觉,而且他为了此次宝会也早有了一番筹划。

    若是张衍修为比他弱,他自问能收拾得下来那就算了,可张衍偏偏修为不差,若是入了他们圈中,这几人究竟是听他的还听张衍的?

    他不禁感受到了威胁,因此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张衍接纳进来。

    而最直接,最妥当的方法,就是两人做过一场,虽则对方适才一举手压灭了他的玄光,但真正斗起来却是另一回事,他自然有信心取胜。

    他就不信,张衍被他当众教训之后,还有脸皮和他们走在一处!大不了下得狠手,废了就是,公孙勉难道还会为这个人出头不成?

    楚少洪斜着眼睛看着张衍,道:“说起来,我等还不知,李道友出身何门何派?尊师是哪一位?”

    张衍毫不客气地说道:“在下师门与楚道兄应无渊源,你就不必多问了。”

    楚少洪冷笑道:“莫非李道友有难言之隐?还是说……”他目光闪烁,喝道:“你是魔宗修士!”

    这话一出,在场其余四人都是脸色一变。

    张衍坐在殿上,目光俯视下来,冷笑道:“楚兄怕是喝多了,看来是要醒醒酒了。”

    楚少洪哈哈大笑,道:“若是我不愿意呢?”

    ……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