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七十章 十年苦修 重回东华

第七十章 十年苦修 重回东华

    第七十章 十年苦修 重回东华

    春去秋来,一觉已是十载寒暑。(du kan ,)

    昏暗静室之内,张衍缓缓睁开双目,霎时间寒光乍现,瞳中闪出一泓逼人精芒,继而这道光华又收敛下去。他徐徐吐出一缕清气,站起身来,跨步推门而出。

    洞府之外是一处四面环碧的山谷,绿荫掩映下,一道碎石阶蜿蜒而去,曲曲折折弯入一潭泉涧中。

    谷中苍翠松柏满植,香花舞蝶,清溪淙淙,偶还能见到几只幼鹿从石上蹦跳而过。

    这片静谧之地实则在海下三千丈一处灵穴之中,出入此间皆需符器护持,此地灵气虽不及东华洲十大灵穴,但借仙府之助聚气养元,也足以能使一派立足了。

    十年前那一场争夺仙府之战,南华派,太昊派及无当灵殿下诸多长老弟子俱被陶真人一网成擒,一个都没能逃回去。

    不过当时还有不少围看的散修,此事未有多久便传遍了东海,之后更是余波不息。

    尤其是崇越真观,听闻真传弟子沈鸣孤被张衍所斩杀,曾一度派出大能修士在外海搜寻,然而因陶真人借紫玉仙府之力,将清羽门举派迁往远海,张衍亦是一同前往,因此无功而返。

    听闻之后数年崇越真观也不曾放弃,每每派出修士巡弋海上,搜寻张衍踪迹。

    如此行事,有心人也能看出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区区一个真传弟子,可尽管有诸多猜测,却始终无人看出真正原委,只有张衍一人对此心知肚明。

    清羽门在此处立派后,张衍送上了十几份丹方作为开派之礼,其中有一两种丹方也是极为罕见……

    此正值清羽门初创之际,诸多地方都有欠缺,这些丹方却足可助门派延长千载气数,是以这一份礼极重,陶真人见了之后,立时延请张衍入观中讲道数月。

    陶真人乃是玄门正道出身,又得上古仙人传承,张衍正好借此良机向他讨教。

    但凡他有所疑问,陶真人都是欣然回答,耐心点拨,毫不藏私,并还提醒他,若是想要在凝丹之时更上层楼,便不用先急着突破境界,而是要将根基扎稳牢固。

    这番话张衍自然虚心接纳,这十年来,他以水磨工夫熬炼玄光,耐心打磨体内元精,认真调理气脉,如今他感觉少则数月,多则半年便能踏入第三重境界了。

    可以说,他用十载岁月,将自己所学从头到尾梳理一遍,明白了诸多先前未曾开解的疑难,又得高人点拨,眼前已有豁然开朗之感,收获可谓巨大。

    只是眼下,却是离去的时候了。

    张衍在山道上悠然观景,缓步前行,不自觉便到了石阶尽处,抬头一看,却见有一块巨大的青石横亘在前。

    他本待飞身而过,忽然心神一动,喝了一声,顶门上有一只通体浑黄的大手飞出来,迎风一涨化作十丈大小,只向下一拿,只闻一声闷响,便将这巨石捏得粉碎。

    张衍微微一笑,肩膀一抖,又将这大手收了。

    当初陶真人曾应允过,若是张衍肯相助于他,事后不但请张衍担任清羽门中客卿长老,答应他三件事,还可以任学一门清羽门中功法,当时他便选中了这“玄黄擒龙大手”。

    清羽门下修习此门法诀时,用得俱是陶真人解读出来的释本,然而张衍却是直接求了蚀文原书翻看,回头再去看陶真人所解读的道册,不觉另有体悟,这些年来他修炼不辍,也算略有小成。

    他之所以选中这道法门,不止是因为这法门练到高深境界有搬山挪海之能,而是修炼此法需用上戊己土精之气,此正是他所要搜集的五方精气之一。

    陶真人有一件宝物,名曰“元坤壤精”,此宝能生土精之气,用以开岛辟陆,那玄灵岛便是依仗了这件宝物方能聚集成形,此宝为陶真人门下四大弟子轮流掌管。

    张衍正是以修炼这玄黄擒龙大手为借口,向郭烈索取了不少这土精之气。

    需知土乃五行之母,水乃五行之源,有了这两方精气之后,便已能初步修炼那五方五行太玄真光。

    只是当他真正下手修炼此门法诀时,却是倍感艰难。

    这太玄真光不说口诀繁复,便是著述所用蚀文也是异常难解,每走一步都需得用残玉反复推演。

    而且往往他以为自己已尽解其意时,在玉中修炼时却又有感觉走了歪路,便需推倒重来。

    如此反反复复,花了三年时间解读蚀文,后又用了七年之间修炼那一门水行真光之法,到如今也不过是初窥门径,可见此法是何等难练。

    他也是心下感慨不已,亏得自己习练的还是玄门正传,若是旁门散修,若无玄门功法为底,便是有大能之助,也休想练成此法。

    这时,一道烟气自东飞来,见了他之后,自往下一落,便有一声大笑传来,道:“张老弟,恩师说你今日便要回返东华洲,看上去果是如此,老郭我特来送行。”

    张衍抬眼看去,见郭烈带着一名清秀道童跨步而来,举动间神采奕奕,意态飞扬,便笑道:“多日不见,郭道兄功行又有进境。”

    郭烈一咧嘴,道:“嘿,还不是多亏了张师弟你的丹水,老郭我才有今日的造化。”

    十年前,张衍用七叶宣真草炼出了一瓶化丹水,郭烈得以去芜还真,彻底炼化了那颗小金丹,这几年来重新用功调养,终在两年前再次凝丹功成。

    按照常理,郭烈原本至多只能是丹成下三品,好在他得陶真人以*力相助,自身根基又牢,最终意外丹成六品,也算是侥天之幸,日后还有一线成道之望。

    “修道之路慢慢,何必天天放在嘴上,不说此事,不说此事。”

    郭烈把身旁那小道童拉过来,得意道:“来,张师弟,我老郭也收徒弟了,你看如何?”

    张衍先前已注意到这长得虎头虎脑的道童,此刻又多看了几眼,点头道:“浑金璞玉,若是好好雕琢,清羽门下必又多一俊才。”

    郭烈听了这夸赞,哈哈大笑一声,又对他那道童一瞪眼,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磕头叫师叔!”

    “哦。”

    这道童看起来颇为惧怕郭烈,骨碌一下跪了下来,对着张衍梆梆连磕几个响头。

    张衍微微一笑,道:“今日我起了一卦,却是说我要破财,初时还不解其意,原来应在郭道兄这徒弟身上。”

    郭烈嘿嘿一笑,道:“张老弟,谁不知你这洞府中有不少好东西,教个徒弟花销甚大,我老郭数百年独来独往惯了,也不曾攥下什么家当,只好厚着脸皮到老弟这里求舍来了。”

    因知张衍擅长炼丹,便是几个担任门中长老之职的妖王也对他客客气气,不敢怠慢,隔三差五还送来不少海外奇珍,因此人人知道他这里有不少好东西。

    张衍想了想,从袖中取了一瓶丹药来,塞入那道童手中。

    郭烈面色凝重起来,对着张衍拱了拱手,虽然不知道这是何物,但是他也知道凡是张衍送出来的丹药俱都不是凡品。

    别看今日他来这里蹭好处,但若是将来张衍弟子求到他门上,他自也是无法回绝的。

    他不禁叹道:“张老弟,我这清羽岛上也有不少凝丹之物,如不是恩师说不要妨了你的机缘,我还真想送些于你。”

    张衍笑道:“郭道兄无需客气,卢妖王姐弟和荆妖王若是闭关出来,请代我转告,我日后丹成回山,自当请他们三位来我昭幽天池道场一坐。”

    郭烈拍着胸脯道:“道友宽心,此事我等定当转告。”

    卢媚娘和君悦妖身为一方妖王,虽跟着张衍前来远海,但却不愿意受清羽门中长老一职,陶真人自是看得明白他们的意思,因此特意将三人唤去指点了一番,这三人也知这是因为张衍的缘故才有了这番机缘,心下更是坚定了先前所想,只是眼下他们俱是功法未成,仍在闭门潜修之中。

    郭烈从袖中取出一枚符诏,递到张衍手中,道:“此是恩师赐予你的法符,可助你出得远海,一路疾驰,回转东华洲,不虞有人来找你麻烦。”

    张衍伸手接过,他想了想,又道:“我走之后,那顾楚儿就烦劳郭道兄就替我多多费心了。”

    顾楚儿在鸿雁观中顺利开脉之后,那玉简之上又现出另一门法诀来。

    当日朴鱼子曾言,开脉之后,这徒儿就无需他来照看了,张衍索性将她留在清羽门中,至于之后是何造化,便与他无关了。

    郭烈嘿嘿一笑,道:“这几日我已将那小娘子接来与我这徒儿同住,两人年纪相仿,正好结个伴,老弟你就不用担心了。”

    张衍一笑,大有深意地瞧了郭烈一眼。

    这顾楚儿是朴鱼子的嫡传弟子的事他只和郭烈说过,补天阁炼器之道独步天下,他哪还不清楚郭烈打得什么主意。

    这顾楚儿如今已是二十出头,郭烈这徒儿不过七八岁,什么年纪相仿,纯粹胡说八道,不外乎是看上了朴鱼子的家当了。

    不过他也不去揭穿,便笑着点头道:“如此,郭道兄,在下便告辞了。”

    郭烈郑重拱手一礼,道:“张老弟一路珍重!”

    张衍发出一声清越长笑,纵光而起,竟是说走便走。

    似他这等修道人,寿元漫长,心无羁绊,自是来去了无牵挂。

    他一出仙府,便将陶真人所赐符诏拍开,将自身护持住,一道就金光乘海渡浪,便往东华洲折返而去了。

    ……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