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玄幻小说 > 大道争锋 > 第六十四章 百年谋算,图穷匕见

第六十四章 百年谋算,图穷匕见

    第六十四章百年谋算,图穷匕见

    海上两方对峙,沈鸣孤却立足在一片阴气中,俯瞰下方。

    这阴气非雾非云,只是身上这把“阴戮刀”的刀气所化,借以藏身敛气,便是元婴真人如不仔细查探,也未必能够窥破他的身形。

    修炼离元阴阳飞刀的修士本是攻势犀利,守御不足,然而得了此刀,他便能来去自如,瞬息间至百里之外。

    眼下他修为未够,若是境界一到,其中刀灵能亦能听他指挥,那时同辈修士根本无需放在眼里,只是若想此刀威能臻至最大,必需饱饮鲜血,方能勉强请动刀中真灵。

    眼下化丹修士他暂时招惹不起,只能临时选一个玄光修士祭刀了,他眼神如阴鸷一般扫来扫去,似在搜寻猎物。

    海舟之中,曾寒,辛蝉真、丘居,褚纠等一众玄光修为的弟子站于一处,对前方阵势之中的人物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那人便是张衍么?”曾寒看了一眼,点头赞道:“倒不愧大派弟子,如此风采不是寻常修道人能比。”

    辛蝉真也是看过去,张衍立身海舟之顶,风姿伟岸,气息飘逸出尘,一身玄袍猎猎而动,直欲乘风而去,身量又足足比旁人高出一头,放在哪里都能一眼看出不凡来。

    这与那沉香殿弟子所描述的形象一般无二,因此她已能确定,取去七绝桩的定是此人。

    她此来虽为讨回此宝,然而在看到了张衍后,却感到此人是难得的对手,若能与此人一斗,对自身定能有所磨砺,于是手抚剑柄,静静说道:“此人是我的对手。”

    曾寒无所谓的一笑,道:“既是辛师妹选定的对手,我等自当谦让,只是此人看来也极了得,你当需小心了。”

    辛蝉真轻轻点头。

    张衍适才将五位真人的争执看在眼中,心下思忖,若是这陶真人能压得住这四名元婴真人,那么一切好说,如是压服不住,他们之中只消出来一人,自己这一方便不好过。

    这时,十数里外突然传来一声雷霆震响,倏尔冒出一道虹芒,须臾之间,便将半边海天染得红透。

    海上众人听得心中骤然一紧,然而这阵阵轰鸣声并未停歇,犹如战鼓擂动般,一声响过一声,只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又听得一声推山覆海般的爆响,仿佛天地也被震得晃了两晃。

    海上陡然金光遍洒,浪花一阵翻涌,继而海潮波涛向两边分去,水下传来钟磬仙乐,只见灵云喷涌,四十九座宝殿仙府徐徐浮上海面,座座铜柱金顶,琉璃覆瓦,以回廊长桥相接,金红色霞光耀天宙,紫雾瑞气承托玉阶,屋脊之上的瑞兽齐齐喷出霞雾,只见一道精巧符诏在其中隐现飞腾,放出灿灿金光。

    若能得了这道符诏,便能炼化宫阙,得一宫为己用,在场修士无不心热眼红,蠢蠢欲动。

    只是如今五位元婴真人都是恍若未闻,安坐不动,因此没一个人敢上前争抢。

    这四十九座仙府被一派仙灵之气包裹,从外表上看俱是大同小异,难分伯仲。

    然而张衍事先得了陶真人密语相授,知道其中只有一座仙阙是群宫之主,正位所在。

    他举目望去,目光最后在东南角上一处不起眼的宫阙上凝定,眼睛不由稍稍眯了眯。

    此时陶真人长身而起,身旁童子将拂尘递上,他拿过一摆,遥指一处宫观,喝道:“各路道友,紫玉仙阙四十九府,清羽门下只取一座,余者诸位皆可自取之。”

    他话音一落,门下弟子以赵正诚为首躬身一拜,随后便起遁光选定一处宫阙落去,身后王英芳,百数道剑光齐皆跟上。

    清羽门下弟子这一动,阵中六名妖王亦是不甘人后,也是带领门下徒众纷纷跃入场中,各据一处宫观。

    海上众散修亦是按捺不住,从四面八方涌来,试图抢夺一座仙府,倒也声势喧天。

    陶真人所聚集这些妖王散修先前早有约定,是以并不怎么慌乱,行动中可见章法,而这些散修却是一拥而上,混乱不堪,甚至不少已忍不住先自动起手来。

    而另一侧四名真人却是没有立刻动作,丘老道闭目细思片刻,随后睁眼道:“百年前,我与陶真宏来此时,他曾从仙宫中无意得了一座刻星盘,能找准主宫之位,需小心他故布迷阵。”

    叶风波冷笑道:“不论如何,他门下弟子相中的仙府我等却不能放过。”

    裴真人冷然一笑,道:“正是此理,管他占了几处,全都杀了便是!今日如不借天机大势将陶真宏一门上下尽数翻覆,我等又岂能得偿所愿?”

    丘老道缓缓颌首,他目光中射出一缕精芒,喝道:“如此,便动手吧!”

    这一声“动手”说出,仿佛金戈铁马驰骋漠海,撞翻大山,杀气四溢,身后数百修士如浪潮般汹涌而上,一时遁光飞剑如乱蛇飞舞,爆出万千华彩。

    辛蝉真却是第一时间下了海舟,化作一道白光,直奔张衍而去。

    裴真人看定陶真宏,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只把袖袍一扬,一道匹练似的白虹便朝着后者劈面打去。

    陶真人笑道:“道友慢来。”他脚下不动,手中玉如意轻轻一摆,将白虹架在一边。

    丘老道喝了一声,一头四足踏烟气的黑虎应声飞来,他翻身而上,一声虎啸上了云头,来到北方之位上,双指一点,便有一道赤红光芒当头洒下。

    陶真人肩膀一振,顶上飞出一道白光,在空中凝成天鹤形状,对着那赤芒上去就是一啄。

    这赤芒往旁处灵活一避,昂起头来嘶嘶吐信,双目凶毒,竟是一条足有六丈长短,红鳞白肚,腹生双翅的怪蛇。

    林道人一皱眉头,暗自一叹,一跺脚,一道火光中纵跃出一只浑身通红如血,头顶彩冠的朱鸟,鸣啸声中,亦是载他上了云头,往西方位上一立。

    叶风波早已冲至东方位上,脸上冷笑道:“诸位道友,此时还留什么手?”

    他大喝一声,顶上两气开散,烟云弥漫,一尊手持碧玉荷叶,脚踏一团清气的淡金色元婴跃出顶门。

    其余三人也知陶真人修为远在他们之上,不是一人可敌,不敢犹豫,纷纷震开顶门,将自身元婴放了出来。

    此时四人各自站定一个方位,将陶真人团团围住,可是他却并无慌乱之色,一声大喝,身上放出金光,只把身体一长,亦是现了元婴之身,只见一名道人悬在虚空之中,脚下踏玄武,左手如意,右手拂尘,身伴天鹤祥云,一条吐珠长蛇环绕周身,身后悬有黑白两剑,剑气虹芒吞吐不定。

    见了此景,这四名真人齐皆骇然,惊呼道:“元婴法身?”

    丘老道眼中生出一丝惊颤,这陶真宏的修为何时竟到了如此地步?难道是……

    到了元婴法身这一境界,不但元婴能离体而去,遨游四海。而且只差一步,或者说一个机缘便能成就洞天真人之位。可法身在此,那真身又去了何处?

    这一瞬间,他脑海中转过了千百个念头,终于醒悟了陶真人的打算,他第一个反应过来,跺脚道:“不好!陶真宏怕是早已占了主殿,他这是要借此成道,需速速找出他真身所在!”

    另外三人中,林道人最为了解其中缘由,此时得了提醒,也是恍然醒悟,望向陶真人的目光中又惊又佩,暗叹一声,道:“陶师兄,好算计!”

    这仙宫主府若是得了符诏,只需一二天便能炼化,但若强行攻破禁制,没有百年时间苦功那是休想。

    虽然陶真人当年便得了刻星盘,但是丘老道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陶真宏竟这百年来在东华洲上四处开派,绝对无暇前往海上,因此他也放心。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陶真宏心机居然如此之深,不知何时便已成就了元婴法身。在东华洲上高调走动不过是为了迷惑他人耳目,用以掩盖真身在仙府中祭炼的真实目的,到了今日,他只差最后一步便能一举开派立道了。

    陶真人知道一动手,这事情就瞒不住,他大笑一声,道:“诸位道友,此时得知,怕是为时已晚!”

    他一摆拂尘,便有光雾撒出,身上天鹤、长蛇,黑白两气飞剑一齐飞了下来,竟将四人一起拉进了战圈。

    丘老道与那两把飞剑斗了几个回合,见对方剑芒厉害,一时半刻脱身不得,心头不由发急,若是等陶真宏炼化了仙府,自己先前所有辛劳岂不是付诸东流?而且对方一旦炼成仙府,开派海上,十有**便能借此气运玄机一举成就洞天真人之位。

    他心知此时此刻唯有找出那仙宫主府,或许还有一线之机!

    可是四十九座仙阙,究竟哪一处才是主府?

    丘老道一咬牙,顿时下了决断,于心中掐起“九元玄数”要算定那主府所在。

    此数若是算凡人或许无碍,但如今所算之人乃是修道中人,牵扯因果又是巨大,只一恍惚间,他便“噗”的吐出一口血,居然被生生磨去了数百年道行,原本乌黑的头发顷刻间变得灰白,皮肉也是苍老褶皱,连那尊元婴也是变得朦胧稀薄,仿佛会随风化去一般。

    林道人惊呼道:“师兄!”

    叶风波也是大吃一惊,道:“丘道友,你这是为何?”

    裴真人却是皱了皱眉,显得有些不以为然。

    丘老道勉力将两把飞剑架开,颤颤巍巍说道:“东南角上,主府之位。”

    四人抽空往那处望了一眼,却见那里足有八座宫阙,而清羽门下弟子,以及那六大妖王居然都聚在那里,显是早有防备。

    林道人深吸了一口气,今日往日情面却是不能再留了,大喝道:“诸弟子听了,予我全力抢夺东南角上那八座玄殿!”

    ……

    ……

    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 target="_blank">www.kanshula.org

    www.kanshula.org